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八章

达令家

苍天之下,一座不知名的山峰。

一片荆棘丛中。

孙悟空缓缓地睁开眼来,四周死一般的静寂,漆黑一片的远方,零落的星星在天空中忽闪忽闪的。

这是在哪?

孙悟空想动,却发现全身都撕裂一般地疼。

根本动弹不得。

于是他只能那样一动不动地躺着,脑子开始一点一点地清晰过来。

他想起了仿如隔世的之前。

在天宫的锁神殿中。

先是天蓬和卷帘的出现,后是吴刚。

这些人看起来,很陌生。

而陌生之中却又透着那么一丝不清道不明的熟悉。

他和他们应该是认识的吧。

若不然,那天蓬和卷帘为何喊他大哥,那吴刚为何会拼死救他?

定是前世的渊源,只是他已不记得。

他们怎么样了?

若是为他而死,他岂不是又欠下这世间一笔人情债?

铁扇公主和牛魔王呢?

一种莫名的难受在他心里汹涌着,无法发泄。

一世英雄,八百年的传,曾叱咤纵横于天地,一怒起风云,为何,今日竟如此不堪!

为何,当日我没有死去。

死了,也是个战死的英雄。

好过如今这般窝囊。

自己活得窝囊也就罢了,却还要连累那么多人。

孙悟空啊孙悟空,你真不如死了。

因为你活着,也斗不过这苍天,也保护不了那些关心你和你关心的人。你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唯有你死了,这天下就太平了。

一种悲凉,慢慢地,覆过他的心里。绝望如黑暗将他那曾倔强的心吞没。

“大哥,你要活着啊,只要能让你活着,我什么都愿意做,即便是死!”他想起了六耳,那热血激荡的声音,如在耳边。

为了救他,死伤了多少兄弟。

一整个花果山都没了。

他能就这样死去吗?

不能!

他心里有着坚过钢铁般的声音,如洪流般从心底深处吼出!

这世界,只有战死的孙悟空!

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我也一定要战斗到底!

要么毁天灭地。

要么,我以战斗的姿态死去!

所以,他是不能死的。

因为他还有抱负,还肩负着那么多人的理想与期望,他要踏平这苍天,实现一千年以来,那些已化为白骨的兄弟们的夙愿!

他想起了那高大魁梧的和尚,那漫天的金佛,西天如来,前世在北昆仑下与元始天尊联手灭杀他的人物。

这一世,仍差点杀了他。

不过,他仍活着。

活着就有希望。

他想起了那个如幽灵般时有时无的黑影,自称来自混沌鸿蒙中的魔,好强大,要是能跟他学点本事,何愁不能把这世界打出个天崩地裂!

可那又何其难。

根本不知那魔在什么地方,甚至,就算在面前的时候,都看不见他的存在。所以,还是去东海龙宫找金箍棒靠谱。

他摸了摸身上,那颗玉面狐狸送他的辟水珠还在,让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一阵,孙悟空感觉身体的痛楚消去了许多,身上的伤势应该自愈了不少,当即再次试着爬了起来。

忍着痛,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

他要去东海,去拿到属于他的如意金箍棒。那是前世陪他战斗的武器,与他出生入死的伙伴,他必须找回来!

夜仍一片漆黑,遥远的天际零落的星星,照不亮大地。

深夜近凌晨的山风有着几许凉意。

孙悟空摸着路,前往东海。

无论成败,他都将尽力,拼尽最后的希望。无论生死,他与苍天及诸神,都只有你死我活,不会回头!

 

另一处山坳。

吴刚带着铁扇公主落下,还听得见那苍穹断裂的轰然巨响,如同闷雷。

“猴子,猴子,大神,你帮忙救救猴子啊。”铁扇公主抓着吴刚的胳膊,满脸焦急而担心地恳求。

吴刚:“你不要着急,孙悟空没那么容易死的。”

“可是,他已经不是八百年前的那个孙悟空,他现在没有法力。”铁扇公主。

吴刚:“没有法力,也不会那么容易死。”

铁扇公主不解:“为什么?”

吴刚:“因为他是孙悟空,他是这千年以来,最勇敢而顽强的神话,他会被命运眷顾的。”

“可我还是担心他,他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强大了。”铁扇公主,“现在的他,我感觉他像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你们是怎么被抓到天庭的?”吴刚问。

铁扇公主当即了花果山被二郎神烧掉,她和孙悟空一起去摩云洞找玉面狐狸借了辟水珠,然后打算去东海帮孙悟空拿回金箍

棒,没想被同行的狮驼王出卖,结果二郎神带着从不周山征召的三千大妖和天兵天将赶到,用了一个碟子把他们都抓上了天庭。

“原来如此。”吴刚,“那我们去东海吧。”

“去东海?”铁扇公主一愣,“干什么?”

吴刚:“你不是孙悟空本来打算去东海龙宫拿金箍棒的吗?孙悟空只要没死,他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去东海龙宫拿金箍棒。所以,我们去那里找他,比较稳妥。”

“恩,有道理。”铁扇公主的精神一振,“走,我们去东海找他吧。”

此时,她心里有千万遍地祈祷,孙悟空千万不要出事。

千万不要出事。

这些年来,她那一颗漂泊无依的心,从千万人前路过,有多少冷清寂寞,只有她懂。然而,遇见他,不清道不明的,她就把他烙印在了心里。

从此,风雨或生死,都难忘记。

这世间若无他,她便再无活着的意义。

哪怕是找到他的墓穴,她也要与他躺在一起。

这,就是她心里的爱情。

 

天庭之上,升月台。

元始天尊乘九龙沉香辇而来。

看见了躺在那里的嫦娥,那苍白如雪的脸色,紧闭的美目,顿时明白。

他从身上祭出盘古幡,迎着那远方已经沉沦灭去如黑球一般的月,口中念念有词,再将盘古幡扇出。

一股银色的清辉如大海无垠,铺天盖地而出。

光辉涌至黑月之时,黑月如漩涡,将所有的光辉都吸收过去。

然后,那如黑球般的月,慢慢地有了光泽。

慢慢地,变得明亮。

元始天尊再将盘古幡往嫦娥一晃。

嫦娥悠悠醒转。

睁眼看见这一片银色的苍穹时,还以为在做梦,她记得自己将灵气散尽,毁去明月,应该会归与寂灭的。

怎么,还活着;怎么,这世界不是黑的?

当她转动目光看向月光洒来的方向,看见了手拿盘古幡的元始天尊,顿时明白了过来,是元始天尊以盘古幡复月之明,救她醒转。

她知道盘古幡的法力。

可是有着撕裂鸿蒙混沌之威、粉碎诸天时空之力、统御万法奥义之功、开辟天地寰宇之能的创始法宝。

盘古幡下,再造日月,不过举手之劳。

当然,前提是有一个能掌控驾驭得了这法宝的人物。

至尊宝物,非寻常人可驾驭的。

元始天尊:“你是月神,职责乃是守护明月,使其永放光辉,你却以命毁它,为何啊?”

嫦娥:“没有为何,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这广寒宫当值,我乏了,累了,想把一切都结束了。”

“你以为,你这种低级的谎言能骗得了我?”元始天尊,“诸天之神,你心之善,无几人可比。所以,你守护这月的千年以来,这月比从前增色不少,光辉照远,可见你视月如命。你今毁它,必有缘由。我觉得,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吧,你知这天庭法度的,那十八层地狱,可从不缺人!”

“呵呵呵,我死都不怕,还怕去十八层地狱吗?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这天上,都是你们了算。”嫦娥一脸淡然。

“一个的月神,不过千余年修为,谁给你的自信,如此目中无人!你以为你不,我不就不知道了吗?”元始天尊着,手掌一伸。

那手掌便沉重如山岳般按到嫦娥的百会穴之上。

大仙才具有的驭魂之法。

通过无上法力,窥探大脑中那些不为人知的记忆。

嫦娥无从挣扎。

在元始天尊的手下,她不过是待宰之羊。

元始天尊很快就通过驭魂之法得知了嫦娥毁月的来龙去脉。

“你竟然,是为了天蓬?那只猪妖?”元始天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天上诸神,你喜欢谁不可,为何非要喜欢上一只猪妖?

你可是这天上首屈一指的月宫仙子!”

“我喜欢谁,那是我的自由。”嫦娥。

“你的自由?”元始天尊问,“你觉得,你有自由吗?”

嫦娥问:“我为什么没有自由?”

元始天尊:“这天下众生,众神,既在大道之内,就没谁可真正的自由,我且不自由,将一生束缚于道上,恐邪魔入侵,何况你!”

嫦娥:“这世上束缚再多,我做我想做的,便是自由。”

“然而呢,你做到你想做的了吗?”元始天尊,“你连想死,都身不由己,还谈何自由?你盲目以为的自由,将在此后漫长无边的岁月里,再也不得任何的自由!”

 

“天尊。”突然传来一声喊。

元始天尊循声而望,但见得诸多天兵天将正往这边飞奔而来,为首一人背宝雕弹弓,拿三尖两刃枪,额上三只眼。

不用,正是玉帝外甥二郎神。

“天尊,嫦娥仙子,这什么个情况?”二郎神看着倒在地上的嫦娥,一脸懵。

“她为救天蓬,竟毁去明月,罪不可赦,所以,她以后再也不是仙子了。”元始天尊。

“什么,她为救天蓬,毁去明月?”二郎神大感意外,而且绝不相信,“不可能吧,嫦娥仙子怎么可能为救天蓬毁明月?她为什么要救天蓬啊?”

“你是傻啊,除了喜欢,还为什么?”元始天尊。

“她喜欢天蓬?”二郎神,“天尊你在开玩笑吧,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天蓬那个窝囊废,一只妖,而且还是只没有骨气的降妖!”

“没有骨气,他是如何为了孙悟空而放弃八百年的神位,拼死一反的?”元始天尊问。

二郎神一愣。

元始天尊:“现在的很多人,包括天庭上的神,他们不懂天数,不懂道,只是盲目地崇拜孙悟空那种不怕死的叛逆精神。很显然,这个月宫仙子也是其中之一。当天蓬尾随太白金星暗助孙悟空而被抓进锁神殿的时候,我们的月宫仙子就盲目地喜欢上了这位英雄。而盲目,肯定是会沦为悲剧的。”

二郎神:“很好啊,正好我抓到了天蓬。可以让她亲眼看看她喜欢的英雄,只是一只落水狗。”

“什么,你抓到了天蓬?”嫦娥的心中一颤。

“那当然。”二郎神,“你不觉得,没有本事的人还强出头,想当英雄,本来就是在找死吗?”

“好了杨戬,就把嫦娥交给你带去天庭处置吧,我还有要事先走了。”元始天尊。

“恭送天尊。”二郎神目送元始天尊离去。

回过头来,他看着嫦娥:“你你这是何苦呢?当初你要是跟我好的话,现在的命运定是截然不同的吧?”

嫦娥:“幸好我眼不瞎,后来嫌弃了你。要不然我才会后悔莫及。”

“哦呵呵。”二郎神问,“你的意思是,我堂堂司法天神,还配不上你了?”

嫦娥问:“你想知道我心中的一个秘密吗?”

“什么秘密?”二郎神问。

嫦娥:“其实,当年我有暗恋你。”

“什么,你有暗恋我?”二郎神一脸意外和不信,“什么时候?”

嫦娥:“当年,你劈山救母,枪指天庭,你是英雄。那时候,你憎恨强权,反对规则。你有常人不及的正义和勇敢。我觉得,这天下没人可与你比。只是,那时候你喜欢的是百花仙子,我并没与你。”

“那后来,百花仙子跟了孙悟空,我放弃了,你为什么不跟我?”二郎神问。

嫦娥:“到那时候,你在我心中就已经死去了。那个本来憎恨天道和规则的人,走进天道和规则之后,便把自己当成了不可侵犯的神,对众生,只有威严,没有悲悯。孙悟空是和你一样的人,因为和想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因为那些妖族的同类在遭遇天道屠戮,所以,他将锋芒指向天道。他就像那个母亲被压在桃山下的你,都被天道所压迫。你被压迫的时候,你反了,你觉得你是对的,你是英雄。然而,孙悟空反的时候,你却是第一个请战去抓他的人,咬牙切齿想灭了他,以显摆自己厉害。拥有神权之后,你忘记了最初的自己,忘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开始变得自大,骄狂。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曾经那个勇敢而正直的杨戬已经死了,威风凛凛的二郎真君,仅仅只是一个强者。而强者,并不是英雄。只有为众生和公道而战的人,才是英雄。”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