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七章

达令家

奎木狼:“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时神卫正看守锁神殿,天蓬和卷帘突然袭击,闯殿救人。我火速赶到,本差点就将天蓬和卷帘抓住的时候,吴刚突然就来了,他那开山斧出奇的厉害,将囚神链一斧斩断,势不可挡……”

“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玉帝,“一个老老实实砍柴的,莫名其妙救走孙悟空?而且,还杀得诸神无策?这世界乱套了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元始天尊看着玉帝问。

玉帝一愣:“难道这还不够奇怪的吗?”

元始天尊:“你们都以为吴刚傻?老实?他若傻,岂能修成道?他若老实,岂敢杀伯陵?一个明明什么都不怕的人,他为什么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广寒宫砍树?”

“为什么?”玉帝问。

“还为什么?”元始天尊,“他当然有着他的目的。”

“砍个树而已,能有什么目的呢?”玉帝问。

元始天尊:“现在不显然了吗?他的力量比几千年前的他强大得完全不是一个人了,明他一直在靠着砍树获取力量。就跟其他人的修道一样。都以为他傻,他老实,其实他只是在忍辱负重提升自己。当他强大到一定的时候,遇到机会,他就会爆发。

而恰恰,孙悟空就是他想要的机会。”

“为什么孙悟空是他的机会?他和孙悟空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啊。”玉帝问。

元始天尊:“什么叫八竿子打不着?孙悟空是举世皆知的反天者,而吴刚被罚砍树,而且砍的是不死神桂,永无出头之日,他早对天不满。所以,他跟孙悟空,是英雄惺惺相惜的!”

“原来如此。”玉帝终于茅塞顿开,“听老师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一个孙悟空已经让人头疼不已,现在又出来个更厉害的吴刚,把这天都砍塌了半边,如何是好?”

“天肯定不是吴刚砍塌的。”元始天尊。

“不是吴刚砍塌的?”玉帝问,“那还是谁?”

元始天尊:“不知道是谁,我出来的时候,毁天者已经不见,我只是出手化解了毁天残力而已。”

“你们有谁知道吗?”玉帝看了眼大殿众神。

奎木狼:“好像是老祖魔念,从鸿蒙混沌而来,还给自己取了个魔号,称永世。”

“老祖的魔念?”玉帝一脸茫然。

看了眼左边的太上老君,又看了眼右边的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的脸色也微变了变:“他自己他是老祖魔念?”

奎木狼:“不是,是佛祖的。他对佛祖直喊名号,还辈分要大。佛祖问他,他也承认了。”

“难怪了。”元始天尊,“我就这天地间,能与如来敌,毁半边天者,还有谁。原来,是老师的魔念!”

“鸿钧祖师的魔念?”玉帝惊疑,“意思是鸿钧祖师跟佛祖斗,毁的这半边天?”

元始天尊:“只是老师的魔念而已,不是老师!”

“鸿钧祖师的魔念,不就是鸿钧祖师吗?”玉帝问。

元始天尊:“当然不是。”

玉帝问:“怎么不是了?那善念魔念不都是一体的吗?”

元始天尊:“本来,天下生灵的善念魔念是一体的。所谓修道,就是将自己的魔念控制起来,让更多的善念去主宰行为。然而,修到一定境界后,就不只是把魔念压在心中,而是会把魔念驱赶出体,从而使得修者的身心得到完全的净化。而魔念被逼出体后,会成为另外的个体,它们则会按照魔与恶的方式去修炼,去强大,到一定时候,魔念成形,就成为了另外的生灵。”

玉帝:“既然如此,明知魔念出体后会成为祸害,为什么不在魔念出体时将其灭掉,而让其成长?”

元始天尊:“修道者在将魔念逼出体时,已是耗尽全身力气,并且无比专注,根本分不了心。而且,魔念并不是一个整体被逼出去,而是在无限漫长的岁月里,一点一点地被逼出,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闭关。而魔念出体后得到自由,会最快的消失无踪,去寻找它们的同伴,以及更适合它们的生存空间,那些几乎人烟灭绝的毒瘴之地。”

“原来,是这么回事。”玉帝终于明白。

他不明白,是他的修为还处于将魔念控制在体内的阶段,离逼魔念出体的境界相差太远。

“天都塌半边了,你们还在这里讨论这些学术问题,我都打瞌睡了,要不要事,不的话我得回去睡觉了。”太上老君一副呵欠连天的样子。

“目前形势,师兄有什么高见吗?”元始天尊问。

“高见?”太上老君,“还需要什么高见,天塌了,重建呗,好歹大家都是神仙,有头有脸的,难道还能搞得居无定所啊。”

“天肯定要重建,但孙悟空和吴刚他们怎么办?”玉帝问。

“这个时候了,你还管得了他们?”太上老君,“这天塌半边,不但神无居所,那天下也应该乱了吧,苍生皆子民,你们既然自称神,庇佑万民,人家也敬了香火,跪拜于你,你能不管人家死活?还想着去抓人?这个时候,孰轻孰重都分不清吗?”

“然而,孙悟空出逃,吴刚反叛,天塌成这样,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这天庭威严何在!”玉帝问。

“天庭威严,天庭威严!”太上老君问,“你就只知道天庭威严,人命你不管?再了,这天是谁弄塌的?老师的魔念,那个自称永世的魔。他才是以后对天庭,对三界五行六道阴阳最大的威胁,明白了吗?”

“这……”玉帝看向元始天尊,“老师以为呢?”

元始天尊:“我觉得,事分两头做吧,天该重建,人也该抓。怎么,天庭不能放任反叛者不管,不以法度杀一儆百,不足以服众。孙悟空和吴刚之流,必受法度制裁!”

“制裁什么啊制裁!”太上老君,“你们的脑子能清醒点吗?”

“什么叫我们的脑子不清醒!”元始天尊有些怒形于色,“师兄,你话还是该注意点语气吧,不能人家尊重你,你就肆无忌惮!”

太上老君:“我都了,是你们脑子不清醒,你要不服,我又能什么?你们想怎么样,随你们怎么样吧。我还是喜欢每天放牛炼丹,以后这些事不要喊我。”

罢,对着殿下的板角青牛一招手,喊了声:“牛儿,过来。”

板角青牛飞过来,太上老君骑上牛背就准备走。

“等下。”元始天尊喊了声。

太上老君停下:“还有事吗?”

元始天尊:“你一再我们脑子不清醒,我得听听师兄的高见,你凭什么我们脑子不清醒了?若不出个道理来,那就是污蔑,该有个法啊!”

“你真的想听?”太上老君问。

元始天尊:“当然。”

太上老君看了眼殿下众神:“你们都先出去一会吧。”

众神没动。

因为下面两大派系的人,要么听玉帝的,要么听元始天尊的。太上老君虽然位高辈尊,但在天庭之上,只是个放牛炼丹的闲人,亦无门生。

所以,没人听他的。

还是元始天尊得一声:“都先下去吧。”

众神才告退出殿。

“有什么话,师兄尽可了吧。”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我要的第一件事,早些时候,昊天来兜率宫找我借法宝,我就过,如今的孙悟空,早不是当初的孙悟空,他没有记忆,也没有法力,他跟这天庭无干,无害,没事不要去惹他。让他平平凡凡过完这一生,天下太平。他不听,非要去惹,非要赶尽杀绝,显得自己厉害。结果呢,讨着好了吗?”

“但孙悟空终究是反天者,他没死,就得抓他,灭他,这有什么不对吗?”元始天尊问。

“对什么对?”太上老君,“若你们不去找他,他此生默默无闻,天下也并不知道他活着。而你们非得去搞出这么大动静,结果全天下都知道了。丢的是谁的脸?还有,你们真的以为自己能杀得死孙悟空吗?”

“为什么杀不死?”元始天尊问。

“杀得死?”太上老君问,“那他为什么还活着?”

“这……”元始天尊一愣,看向玉帝,“是啊,孙悟空为什么还活着?”

也许,到这个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这是个问题,因为他之前一直在闭关,不知这天地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只是因为天塌地陷的动静,才迫使他破关而出。

然,他并不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玉帝了是女娲暗中出手救孙悟空残魂藏于花果山之石一事。

“女娲娘娘,她竟然干出这样的事?”元始天尊问。

玉帝:“千真万确。”

“你们以为,只是女娲娘娘用瞒天过海就救得下孙悟空?”太上老君问。

“什么意思?”元始天尊问。

太上老君:“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啊,神龙九现加万佛朝宗之下,女娲娘娘就算用瞒天过海,能救得下孙悟空残魂?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按照道理是不可能的。”元始天尊,“女娲之力,与我和如来略高一筹而已,若是我与如来分开,她的瞒天过海或能凑效。可我们联手之下,她不可能做到瞒天过海的!”

“那么,你明白了点什么吗?”太上老君问。

“难道,是如来故意手下留情?”元始天尊的面色变得一变。

太上老君:“所以啊,不要觉得自己聪明,不要觉得自己厉害,这世界,永远都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即便是老师,也绝不会妄尊天下。因为那鸿蒙深处,混沌中央,谁也不知道藏了多少的玄机和奥妙。”

“可这天下,是老师让一统的!”元始天尊。

太上老君:“是,这天下是老师让一统的,然而,老师对你讲的道,仁义天下呢?即便是恶,也需感化。尔等,仗着神通广大,动辄杀伐。老虎的屁股摸不得,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此为何道?恐非仁道。而是权力之道吧!”

“你不懂!”元始天尊,“治理天下和修道,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天下人并不会全都自觉谦让,在利益面前,除了法度约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有人犯,必惩示众。那孙悟空反天,若不灭他,天下人必群起效仿,那还得了!”

“行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吧。然后,好好去想两件事就行,一是老师的魔念,终将毁天灭地而来;二是如来,他为什么要对孙悟空手下留情。言尽于此,你们自己决定吧。”

罢,太上老君骑着板角青牛离开了凌霄宝殿。

只剩下玉帝和元始天尊,彼此无言。

大殿特别地安静。

两个人都还在想太上老君的话,想着那些疑点。

“这么来,还真是细思恐极啊。”玉帝。

“知道细思恐极了?”元始天尊瞪着他问。

玉帝一愣:“老师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元始天尊,“你不是和西天势力走得很近的吗?我门有多少核心弟子入释,如来下的什么棋,你会不知道?”

玉帝辩解:“我只是有事的时候会找佛祖帮忙,毕竟当初仙妖之战,是老师你去西方请的他来,其他的,什么关系都没有。老师觉得,真是佛祖对孙悟空手下留情了吗?”

“难道是假的吗?”元始天尊,“我一人,已可与孙悟空匹敌,多了一个他,岂有杀不死孙悟空之理!”

“不是女蜗用瞒天过海帮了孙悟空嘛。”玉帝。

“女蜗用瞒天过海?”元始天尊,“如来不放水,女娲的瞒天过海能瞒得过我们两人?”

玉帝不话了。

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不管是人,神,还是佛,都没有他原以为的那么单纯。

原来,众生,都在棋盘之上。

只是谁也不知道,谁是那只真正在背后走棋的手。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师?”玉帝问。

“先重建天庭,安抚众神吧。”元始天尊叹息一声。

“那吴刚和孙悟空呢,就这样放过他们吗?”玉帝问。

“放过?”元始天尊,“反天者,必死,能放过吗?但现在天庭乱成这样,你还有什么心思去追杀?何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不知道如来在下什么棋呢,不要老是干些替他人做嫁衣的事!”

“恩,老师得是。”玉帝。

“行了,召集众神,清理天庭吧,我先去让那明月复光。”元始天尊罢,亦坐九龙沉香辇飞离大殿而去。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