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九十一章

 2018年09月19日 09:32  245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那又怎么样?”敖广,“孙悟空已是丧家之犬,我又不怕他。”

“也许,孙悟空我们可以不考虑,但有一个人我们却不得不考虑啊。”龟丞相。

“谁?”敖广问。

龟丞相:“那三清之首的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敖广问,“我们杀我们的叛贼,又关他什么事?”

龟丞相:“陛下没留意看吗,那女犯用的法扇乃是太阴精叶所炼的芭蕉扇,这扇子据我所知,乃是太上老君所有。所以,臣想这女的是不是太上老君什么人啊。”

“胡八道。”敖广,“太上老君乃天庭尊神,这女的是天庭通缉之叛贼,她怎么可能是太上老君什么人!”

龟丞相问:“若不是,以芭蕉扇这种出自鸿蒙时代的宝物,对于一个修道者来,是何其宝贵的东西,若无深厚渊源,他怎么可能轻易送人?陛下总不可能是老君自己丢了,或是被那女的抢了去吧?”

“这个……”敖广,“你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龟丞相:“所以,我觉得送活的去,该怎么办玉帝自己看着办吧。万一这女的和那老君有什么关系,咱们将人杀了,祸可就闯大了啊。”

“也是。”敖广,“别看那老君在兜率宫,好像百事不管,每天就放牛炼丹,但他的实力,连玉帝也还得看他脸色,咱们是惹不起。”

龟丞相:“所以,就送活的去好了。”

敖广:“送活的去,我也有个担心啊。”

龟丞相问:“陛下担心什么?”

敖广:“万一这活的在半路被劫了,那岂不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如果是死的话,就不怕被劫了。”

“这个,臣有办法。”龟丞相。

敖广问:“什么办法?”

龟丞相:“让天庭的人来接。”

“让天庭的人来接?”敖广问。

龟丞相:“是啊,让天庭的人来接,万一路上被劫,或出了什么事,那也是他们的责任了,跟咱们就没关系了。咱们把人交到他们手里,就算完事。”

“恩,这倒是个好办法。”敖广,“行,就按照你的办吧,不过,关键的是,我要那玉帝把敖丙给我放回来。让他们带敖丙来,把两个通缉犯放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这不可。”龟丞相。

“为何不可?”敖广问。

龟丞相:“如果按照陛下的,天庭的人带三太子来,才能换通缉犯走,这就是赤裸裸的交易,带着威胁的意味,玉帝肯定会生气的。现在咱们龙族没法和天庭对抗,而三太子又还在天庭手里,撕破脸对我们不利啊。”

“那如何是好?”敖广问。

龟丞相:“看臣去跟玉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好地吧。”

敖广点头:“行,这事就交给你了。若是能成,以后你的龟孙子在我这东海,不,东西南北海,全都封侯拜相,一世荣光!”

龟丞相当即谢恩。

然后,转身出东海,往天庭。

 

孙悟空在山顶休息了很大一阵,元气得到了完全地恢复。

他与金箍棒也进行了最后的完全的契合,除了领会到让金箍棒随心所欲而变化的法诀,还找到了藏在金箍棒上的巨大秘密。

当年北昆仑仙妖大战,最后的生死关头。

孙悟空在与元始天尊生死对决之时,如来亦过来助阵。

情势危急,六耳猕猴往这边冲来。

孙悟空知道大势已去。

如来和西方教的加入,让万妖军团在仙妖大战中处于极度劣势,再战下去,只会死更多的人。

他喊冲过来的六耳猕猴赶紧走,先活出去,日后报仇。

而他则独自面对了元始天尊在和如来的两下夹攻。

元始天尊的神龙九现之下,但见得九部天龙,吐出九道雷霆,九道雷霆,连成一片雷云,以摧枯拉朽之势往孙悟空覆至。

如来的万佛朝宗,亦化出万尊佛像金身,在孙悟空的周围重重叠叠成铜墙铁壁,佛光满天,笼罩世间。

那一刻,虽叱咤过天地的英雄,也知在劫难逃。

佛道两大圣人的联手,天龙压顶,佛光耀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切,都无力回天。

然而,我孙悟空能就这样死了吗?

绝不能!

我身可死,但我之精神当长存!

当神佛之力将他灰飞烟灭的最后时刻,他带着最后的信念,将他的洪荒之力与全部记忆藏进了金箍棒中。

唯有金箍棒能将其保护完全。

因为,金箍棒乃是历经太上老君和大禹之手的一代神兵,万法不侵。

将记忆藏进金箍棒的同时,孙悟空也将自己的一身道法分别散进浴血之战袍。

他孙悟空可以死,但他的精神,他的神通,日后得遇有缘人,有与他孙悟空一般能为众生与天地抗衡者,便可继承。

没想,最终他也没有灰飞烟灭,还留了一缕残魂存活下来。

如此看来,他得去找回属于他的那些神通了。

北昆仑那最后一战的记忆告诉他,筋斗云藏于藕丝步云履中,法天象地藏于凤翅紫金冠中,七十二般变化则藏于锁子黄金甲。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以及锁子黄金甲都在哪里呢?

也在东海之中,还是在其他地方?

在天庭之上吗?

按照道理,战利品都应该属于天庭的。但金箍棒却又在东海,明天庭当初有将仙妖之战利品赏赐给参战势力。

东海龙族得到了金箍棒,那么西南北三海龙族呢?

会不会就是得到了他的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及锁子黄金甲?

无论如何,他现在必须找回这三样东西。

若不然,他仍难与东海龙族一战。

虽然他已经找回了金箍棒,甚至拥有了强大的洪荒之力,和金箍棒的诸般变化之术,战斗力比之前可谓一日千里。

但东海龙族势力不可觑。

那敖广不愧是四海龙王之首,法力高强。之前他虽是在战得疲惫的状态下才输给敖广的龙归大海,但敖广的实力应该也不止于此。

那东海浩瀚,定还有无数法力无边的宝贝。

何况,敖广背后还有十万水军和龙卫。

此种情况,孙悟空单凭一根金箍棒,就想平了东海,难度实在是有点大,他必须得将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都找回来,聚齐原来的神通,披挂在身,神兵在手,方有可能单枪匹马与东海龙族一战!

可关键的问题仍然是,这三样东西都在什么地方呢?

去西海吧!

孙悟空的脑子里突然冒出灵光。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白龙是西海三太子,而白龙战死东海,西海那边是知道消息还是不知道消息呢?

如果知道消息的话,西海应该已经乱了,那么他可以趁机抓两个水族,看能不能逼问出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的消息。

就算西海不知道白龙战死,还一如往常地平静,也没关系。西海距离东海很远,他们不知道东海之战,就不会有什么防备,孙悟空突然造访,也容易得手。

总之,孙悟空现在只能假设他的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在龙族手中,而没在天庭。

如果在天庭的话就麻烦了,因为他还没找回筋斗云,上不了天,就取不回那八百年前的神通。

无论如何,现在他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他没有选择,没有退路。

纵是粉身碎骨,他也必践行当初之诺言,为死去的爱人和兄弟报仇。但有一口气在,他与那诸天和神佛,都永不两立!

 

孙悟空的运气很不错。

当他赶往万里之外的西海时,竟有了意外的收获。

他正在寂寥的月色之下匆忙赶路,突然听得前面有动静。抬眼看时,一道人影摇摇晃晃往这边而来。

那人边行走还边唱着歌。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孙悟空定睛一看,不禁心头大喜。

原来,那赶过来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东海螭龙!

孙悟空还以为自己眼花,再看得真切,的确是。当时他要去恶龙潭拿金箍棒,几大龙卫齐现身阻拦,危急之时,白龙现身,替他挡住龙卫,争取了时间。

几大龙卫的相貌特征明显,他绝不会记错。

但他又觉得很奇怪,螭龙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东海吗?

水晶宫被打得一塌糊涂,敖广和手下人都应该很忙才是,这螭龙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哼着歌儿很悠闲啊。

走路的姿态,颠颠倒倒的,好像还喝过酒?

近得一些,孙悟空发现螭龙那张脸确实有几分绯红,眼神迷离,确实是喝过酒,而且是喝多了的状态。

“什么人啊,敢挡爷的路,信不信爷一口吃了你?”

螭龙发现了站在路中间的孙悟空。

只不过,孙悟空是故意背对着他,他没有把孙悟空认出来。

“哟,你是觉得自己个子长得高,把爷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爷数一二三还不滚开的话,你看爷怎样把你变成大粪!”

“一!”螭龙接着就开始数数。

但才数到“一”,孙悟空就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螭龙终于看见了那张脸。

尖嘴猴腮,獠牙大露,眼中杀气如锋刃。

“啊,孙悟空!”

螭龙大惊,吓得倒退数步,退得太急,站不稳,一跤跌倒。

“你不是要吃了我吗?来啊,试试你胃口多大。”孙悟空,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肯定这螭龙是东海龙宫之物,是之前阻拦他取金箍棒的那位。

若不然,螭龙不会认识他,还如此吃惊。

螭龙晃了晃脑袋,醒了醒酒,让意识更清醒了些,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也恢复了镇定,眼神中反而露出几分凶恶来:“你个死猴子,以为我会怕你吗?”

孙悟空:“我没你怕啊,是你自己摔的跤。”

螭龙:“我那是喝醉了,不是吓的。”

孙悟空:“好吧,看得出来,你是喝醉了,不是吓的。但问题是,你长这么丑,谁会请你喝酒?”

“我丑?我去!”螭龙当即骂,“再怎么样我也是龙族,比你这猴子长得好看的好吧!”

孙悟空:“看来你是真的醉了,满嘴的胡言乱语。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谁丑的问题,而是,谁会请你喝酒。毕竟,你们龙族在那群神仙眼里,地位低下,不上话。就算是龙王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何况你这个龙王跟班,神仙会请你喝酒吗?”

“老子又不是去神仙那里,老子是去的西海,是西海龙王爷请我喝的酒!”螭龙脸红耳赤的辩解。

没想,孙悟空根本就是故意套他的话。

从金箍棒上找回了记忆的孙悟空,比起之前全靠潜意识的他,不知道聪明了多少。现在的他,无论智商还是经验,和八百年前那个率领百万妖兵所向披靡的孙悟空是一样的。凡事,他不会再莽撞,而是会动用属于猴族得天独厚的聪明。

何况,他还是灵猴,猴族之王。

孙悟空总算知道了,螭龙去了西海。但螭龙去西海干什么呢?应该跟白龙有关吧?他还得证实。

“你去了西海?还西海龙王请你喝的酒?”孙悟空故意一声冷笑,“你吹牛从来不打草稿,想什么就吹什么的吧?你不过东海龙王的一个跟班,西海龙王会请你喝酒?你当自己是谁了?何况,东海正乱,敖广正忙,你敢跑去西海溜达?你是没出来混过,不知道吹牛的分寸吧?”

“谁跟你吹牛了,谁跟你吹牛了!”螭龙竟有些急,“三太子帮你,被我抓住,东海龙王爷让我把三太子送回西海,所以,西海龙王爷为表示感激,觉得我辛苦了,就请我喝酒了,而且还是王母娘娘赏赐给他的蟠桃酒,珍贵啊,怎么,你羡慕嫉妒恨了吗?

不服气吗?”

原来如此。

孙悟空总算弄明白,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原来白龙还没死,只是被抓住,送回了西海。那么,铁扇和吴刚呢?

会不会也没死,而只是被抓了?

“好吧,我信你。”孙悟空又问,“另外的一男一女呢,送哪去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