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九十二章

 2018年09月22日 09:32  271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另外的一男一女?”螭龙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脸露凶恶,“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邪门了,你是孙悟空,我该抓了你去领赏,干嘛跟你聊起天来了!”

完,手一抖,便将五行网往孙悟空打来。

孙悟空急躲。

但这五行网非同凡响,乃是龙筋所织,拥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善于变化,打出来,照着孙悟空的头就落下,孙悟空竟没躲得开,一下子被网住。

可他并不惊慌。

在网还未收紧之际,一伸手,至耳朵中取出金箍棒,喊了声:“长!”

那本来绣花针般大的金箍棒,立马变粗变长。

哗啦啦地,一下子就将五行网撑开数丈。

“长!长!长!”

孙悟空一直喊,金箍棒一直长。结果,没两下,就把那龙筋所织,聚无形之力的网给捅破了。

“我的网……”螭龙一声哀嚎。

当即飞身就往孙悟空扑来,龙爪化刀,龙刀出手,直接插向孙悟空的胸口。

“哼,雕虫技!”

孙悟空冷笑一声,将手一挽,金箍棒便往螭龙扫出。

金光汹涌,风雷暗藏。

螭龙察觉金箍棒杀机,当即一个空翻闪躲开。

孙悟空将金箍棒变回来,扯了那五行网扔掉,挥着棒子往螭龙打去。

螭龙暴吼一声:“我跟你拼了。”

当即龙尾一摆,如同一根巨鞭往金箍棒卷来。

龙尾将金箍棒卷中,螭龙一声怒号,拼尽全身之力,打算借金箍棒把孙悟空甩出去。然而,现在的孙悟空,已从金箍棒上找回了洪荒之力,岂是他能撼动。

他拼尽全力,金箍棒却稳如泰山。

孙悟空打算使力把他反摔出去的,但突然想到,他要是用力一摔,得把这螭龙给摔没影啊,他还指望从他口里问东西呢。所以,只能控制他,不能搞丢了。

当下,孙悟空喊了声“收”。

金箍棒立马变,从螭龙的龙尾中抽了出来,往螭龙拦腰一棒。

螭龙倒也不愧几千年的修为,见棒拦腰打来,竟使出“蟒蛇缠身”的身法,一个完美的一百八十度变化贴着金箍棒就绕开,然后大喊一声:“看我逆鳞!”

一瞬间,那遍身龙鳞如飞箭,尽往孙悟空射来。

“金箍现!”

孙悟空一声暴吼,将金箍棒往地下一跺,轰然一声响,金光万丈起,在以孙悟空为圆心的周围,立马起了一圈桶形的金色光盾!

“轰隆隆”地一阵巨响。

溅起大片火花。

周围山石震裂滚落。

螭龙的万千龙鳞都被孙悟空的金箍挡住,无一攻进。

“看我金箍大阵!”

孙悟空吼一声,将手中金箍棒扔出。

那金箍棒在空中翻腾,瞬间变化出一根又一根的金箍棒来,密密麻麻如竹林,一起往螭龙打去。

螭龙一见,酒醒大半,喊了声:“我去!”

当即化为龙形,往空中飞逃。

这种情况,他知道肯定不是孙悟空的对手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孙悟空岂会让他逃走。

眼见得螭龙已经腾空而起,孙悟空当即大喊一声:“长!”

顿时间,那万千金箍棒又合为一体,迎空长起,宛如天柱一般,挡在了螭龙的面前。

螭龙一下子被阻住去路。

只好再度往高空飞,想飞过金箍棒顶端。

然而他往上飞,金箍棒也往上面长,无限地长。他怎么飞,金箍棒都挡在他前面。他终于气馁了,只好转身从另外的方向逃。

“给我压住他!”

孙悟空吼了声,那长成了擎天巨柱的金箍棒当即就往螭龙身后泰山压顶而来。

已长得极高的金箍棒,这一压下,便是至少几百里。

螭龙逃得再快,又岂能逃得出去,直接就被金箍棒给压倒在地。

还幸好,孙悟空要留活口,喊的是压住他,而不是打死。否则,此刻的他早已是脑浆迸裂了。

“嗯……啊……你放开我,让我跟你打。”螭龙被金箍棒压着,挣扎得脸红脖子粗的,却还是动弹不得分毫。

孙悟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龙头:“老子成名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处浅水里游呢,你凭什么跟我打?”

“你厉害?你厉害去跟玉帝打啊,跟如来打啊,欺负我这种龙算什么本事。”螭龙。

孙悟空:“这个你不用操心,到该找他们的时候,我会去找的。而且,一个都不会漏掉。不过,现在,我要先决定你的生死!”

“我,我,我跟你无冤无仇啊。我只是替人卖命而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求您老人家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螭龙哀求。

“放你一马?”孙悟空,“你觉得我是放马的吗?八百年以来,谁不知道我孙悟空杀人如麻,金箍棒下,死过多少人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你以为,你凭什么那么幸运?”

“我也不知道凭什么啊。要不,我跟你喊大爷好不好,大爷,你到底想怎样啊?不管怎样,先把棒棒拿开好不好,压得,我,我喘不过气了啊。”螭龙被金箍棒压着,动弹不得,半点没有脾气。

孙悟空慢条斯理地:“棒棒就先不拿开了,你先做两道选择题了再吧。做对了,我会考虑饶你命。做不对,你就可以死得名正言顺了。”

“做选择题?”螭龙急起来,“大爷你别逗我啊,我都快要被压死了,你还让我做选择题。你这棒棒好重,能不能变轻点啊。”

“好了,我出题了。”孙悟空问,“除了白龙被俘,还有另外那一男一女,怎么样了?”

“这个,我不知道啊。”螭龙,“三太子一落网,龙王爷就让我把他即刻送往西海,剩下的事我都不知道了。我还纳闷你怎么会在这里呢?难道你把东海龙宫给平了?”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孙悟空,“想我把你身上的棒棒拿开,回答第二个问题吧,我的金箍棒为什么会在东海龙宫?”

“因为,因为玉帝赏赐的啊。”螭龙回答得很痛快。

“玉帝赏赐的?”孙悟空问,“除了金箍棒,还赏赐了什么东西吗?”

螭龙:“没,没有,只有金箍棒。”

“那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呢?都是上好的宝物啊,又好看又实用,没赏赐给敖广?”这才是孙悟空真正想知道的。

“没,没有。”螭龙,“被另外三个龙王爷分了。”

“被另外三个龙王爷分了?”孙悟空心中一喜,“被谁分的?”

只要这三样东西在龙族手里,而没在天庭,对他来就要好办得多了。因为天庭他没法去,而龙宫他能去。

螭龙也不觉得这是什么重大秘密,也不知其中利害关系,当即也就了:“那藕丝步云履好像是赏赐给了北海龙王,凤翅紫金冠赏赐给了南海龙王,锁子黄金甲则赏赐给了西海龙王。”

“你没跟我撒谎吧?”孙悟空问。

“没有,没有。”螭龙连声,“这个我绝不敢对爷爷你撒谎,而且,我也没必要撒谎是不是。”

“你是就是吧。”孙悟空也觉得,螭龙不可能跟他撒谎。

因为螭龙根本就不知道那其中有什么秘密。

无论是藕丝步云履也好,还是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也好,就只是孙悟空的一身装扮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唯有孙悟空才知道里面的秘密,所以螭龙没必要撒谎。

“猴爷爷,你问的我都了,可以帮忙把这棒棒拿开了吧,我感觉自己都被压扁了,屎都快被压出来了啊。”螭龙有气无力地哀求。

“行,我帮你拿开。”孙悟空当即喊了声,“起!”

金箍棒顿时立了起来。

“多谢猴爷爷,多谢猴爷爷。”螭龙连声道谢,从地上爬起来。

然而,他才刚站得稳,孙悟空就给他拦腰一棒,打翻在地,口中涌出一口鲜血来。

“你,你,你话不算话……”螭龙一副死不瞑目地指着孙悟空。

孙悟空嘲讽一笑:“什么叫话不算话,我了把棒子拿开,我拿开了啊。但我并没有拿开了再也不打你啊。所以呢,拿开和打你,一点都不冲突啊。”

“卑鄙……”螭龙又吐出一口血。

“我真的卑鄙吗?”孙悟空问。

“简直就是……超级卑鄙……”螭龙。

“那好吧。”孙悟空,“那我再卑鄙点。”

罢,再往螭龙当头一棒,打了个脑浆迸裂。

“我孙悟空,被你们这些划在神族圈内的,称之为妖,下等生灵而已,我又岂会在意你们我卑鄙呢?”

“什么时候,那玉帝和如来,对我妖族仁慈过吗?没有!听话的养为坐骑,不听话的就杀了。所以呢,我是不会对任何一个神佛仁慈的。但有犯我者,杀无赦!”

孙悟空看了眼一命呜呼的螭龙,晃了晃脖子,又将手中金箍棒指向那一弯残月之苍穹,目中凶光大露,咬牙切齿:“玉帝老儿,你等着,看我怎么弄死你!”

 

苍茫一片的月夜。

四下静寂无声。

孙悟空看着地上自己的倒影,反复地想了许久。

在藕丝步云履、凤翅紫金冠和锁子黄金甲之间,他该先拿什么好。

他在地上画下了一个三角图,把其中的利害关系都仔细斟酌了一番,最终决定,先往西海,取锁子黄金甲再。

理由有二。

其一,他觉得,在他需要找回的三件装备之中,锁子黄金甲暗藏神通为“七十二变”,这比起筋斗云和法天象地来,对他的目前更实用。

有了无穷变化之术,灵活运用起来,他才能更方便潜入南海和北海,取到另外两样东西,与四海龙王较量。

第二个理由则是因为白龙。

白龙为西海三太子,因为帮他而在东海被俘,送回西海之后,会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呢?是否需要他的帮助?

无论如何,他该去看看白龙,表示一下感激。

他孙悟空在这天地间,不论强弱,不会放过一个伤他的人,也不会忘记一个帮他的人。

有仇报仇,有恩感恩!

 

招摇山下,西海一望无际。

寂寥的月光在海水中晃晃悠悠。

偶有几尾鱼儿跃出海面,或是闲的,或是在练习那跃龙门之法。

而海下,那西海王宫,却是刀光剑影的另一番景象。

白龙被绑在西海水晶宫后殿。

其父西海龙王敖闰站在他面前,将手指着他,面红耳赤地咆哮:“你是想死了吗?活得不耐烦了吗?吃饱了撑着的吗?你干什么不好,竟与孙悟空那反贼混在一起,你真是想翻天了!”

白龙只是仰着头,闭着眼,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给我把眼睛睁开,看着我!”敖闰吼。

白龙把眼睁开,看着他,一脸淡然:“看着你怎么了,我又不是不认识你。我看你一眼,你就能胆大些,敢为龙族尊严而战了吗?”

“逆子!真是逆子!”敖闰真是气得咬牙切齿,“看来,这些年我真是没管教得好你,让你如此忤逆,看我不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罢,手一伸。

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根龙鞭来。

敖闰扬起那龙鞭就往白龙的身上抽。

抽一下,白衣破裂,皮开肉绽,鲜血如露珠一样冒出来。

白龙却哼也不哼一声,一脸的桀骜不驯。

还将目光直视敖闰,大有你有本事把我打死的架势。

敖闰越发气得不行,将那龙鞭往白龙身上劈头盖脸的一通打下。

落鞭之声如同爆竹炸响,旁边观者亦感惊心动魄。

要知这龙鞭非同凡响,乃亡龙之骨所炼,加上敖闰数千年修为,又是愤然之下,每一鞭打在白龙身上,都令他肝胆欲裂,疼痛难当。

好在毕竟是自己儿子,敖闰落鞭有数,直往骨肉处打,不沾要害。

但一连数鞭下来,也把白龙打了个血肉模糊。

那裂开的道道口子,鲜血如放生一般外涌,流往地下。

每一鞭,令旁边的龙王亲信都脸色一颤。

但谁也不敢话,因为他们知道这其中的利害,点是白龙不懂事,大点则关系整个龙族存亡。

“难道你真想我把你活活打死吗?”敖闰吼。

实话,他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落下的龙鞭轻了许多,他能感觉得到自己手的颤抖。

那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已经打得血肉模糊了。他的本意也只是想教训白龙一番,只要他认个错就算了。

没想白龙很倔强,死不认错,还用那种不怕死的眼神看着他,充满了桀骜的挑衅,就搞得他下不了台来。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