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九十章

 2018年09月16日 08:42  291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在那荒芜得无边无际的地方。

有一座雄姿奇伟云雾缭绕的山峰,叫做无量山。

本来,他是那山上的一块石头。

当然,他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是一只老猴子告诉他的,他原本是那山上的一块石头。

老猴子觉得那块石头就像个没有爹娘的孩子一样,看着挺孤单的,于是没事就陪石头话,用那长满了老茧的猴掌抚摸它。

没想,年长月久,那石头竟渐渐化成猴形。某天,就像睡了一觉般地醒来,睁开迷离的双眼,成了一只真的猴子。

这石猴无父无母,于是老猴子便带着他,教他生存。

无量山上,除了石猴和老猴子外,还有一大群快乐的猴子。

那些猴子都喊老猴子爷爷。

石猴也是这么喊。

日子每天无忧地重复着,石猴跟着群猴在山林里跳跃,荡秋千,玩乐嬉戏,不知日月更迭。

直到有天,他站在树巅之上,眺望山下,看见了一条哗哗流响的溪,溪水撞击岩石,溅起洁白的浪花,还有鱼儿蹦出水面。

他想去看看山下的世界。

溪水哗啦哗啦欢快地流淌着,石猴站在溪边,看着那洁白的溪水流向远方,许多鱼儿在里面翻腾,他的脸也随着那水波晃荡,真好玩。

“吼……”

一声咆哮震动山岳,水中游鱼惊窜。

石猴回过头来,见一头巨大的野猪,正张大獠牙的嘴,目露凶光地看着他,吓得他一个倒退,仓皇跌入水中。

野猪照旧往水中的石猴扑来。

危急之时,一道白光闪现,打在那野猪的头上,野猪嗷地叫了声,拔腿狂奔而去。

石猴定睛看时,看见岸上一个穿着八卦道袍手拿拂尘的道人,慈眉善目地看着他,将拂尘往他伸出:“猴子,起来吧。”

“多谢长者救命之恩。”石猴礼貌地。

道人微笑:“你不必谢贫道,贫道恰好路过,有缘才救了你。山高林密多猛兽,你可要长点心,不然救了你第一次,也救不了第二次。万人相救,不如能自救。”

言罢,道人转身就走。

“师傅,你能教我本事吗?”石猴突然怯怯地问。

道人站住脚,目光盯着猴子三秒。

“如果还能再见,我再教你吧。”言必,将身子一晃,化道清风而去。

猴子顿觉怅然若失。

然而,后来,那个道人真的成了他的师傅。

道人于壁立千仞,云雾遮天之处,给他取名孙悟空。

他曾不解:“为什么叫孙悟空呢师傅。”

道人:“悟空悟空,道之一途,悟到空处,方是妙境。娲皇补天,你顽皮而逃,此乃劣性,需你用无穷岁月来洗涤,顿悟,方修正果,明白吗?”

“明白师傅。”他回答。

其实,他什么都不明白。

但在后来的后来,道人不但教会了他许多处世为人的道理,还教了他许多生存的本事,无上的法力。

只是,道人一直没有告诉他是何来历。

道人总是来时一阵风,去时一道光,神龙见首不见尾,高深莫测。

直到某一天。

天道压来,他率万妖军团而反,天庭问罪,诸天圣人出动,他才知道,那个教他的道人,叫准提道人。

准提道人,本是西方教的教主,因与大教主接引道人有某些教义分歧,遂退出西方教,云游天下。

因为教了他道法,而他率众反天,准提道人亦被问责,便离开了东胜神洲,再也不知所踪。

而接引道人,就是后来在菩提树下悟透成佛的,西天如来。

难怪他就算在失忆的时候,也曾数次梦见老猴子和道人,因为是老猴子养大了他,道人是他的授艺恩师。

还有那个美艳绝伦却又朦胧的仙子。

孙悟空也完全地想了起来。

于百花盛开之时,他遇见了至天宫翩然而来的她,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

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她带着他穿越百花深处,看日升月沉,岁月如歌。

有一日,她笑靥如花问:“猴子,你喜欢我吗?”

他不敢直视她美丽动人的眸子,将头低下,咬着唇,嚅嚅地:“我,我只是只猴子。”

她:“可你是只能让我快乐的猴子啊,两个人在一起,只要能开心,其他的有什么关系呢?”

他将目光抬起,看着她,心中涌动。

千言万语哽在喉间,不出来。

猛地,他将她抱紧。

他那时就想,以后他一定会用生命去爱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不让她受半点伤害,命运中所有的风雨,他都会为她挡。

然而,谁想风云变幻。

巍巍之天庭突然制定法则,妖为异类,仙妖有别。

他们若在一起,则天道不容。

“若是天道不容,那我便毁了这天道!”他。

至此,一根金箍棒,百万妖兵,如风卷残云,杀得众神溃不成军。

玉帝惶惶,将刀斧横于百花仙子颈上,找孙悟空谈判。

若降,则予他仙位,并成全他与百花仙子,做幸福的神仙眷侣。若不降,则杀百花仙子,继续这天下的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那是孙悟空一生中最艰难和痛苦的时候。

左手爱人,右手兄弟与道义。

他过,要以生命为最爱之人挡尽风雨,他也过,要和兄弟们为了众生之尊严和自由血战到底。

而现在,却要他在两者之间选其一。

一代盖世英雄,纵有毁天灭地之心,却使不出半点力。

他痛苦,他愤怒,他双眼血红,将拳头握到血管爆起,那口中獠牙,咬出了碎裂的声音。

“猴子,你不能降!”百花仙子泪流满面地喊,“若为天下,我死何足惜。别忘了你的理想,你要这众生平等,你要这天下自由。

若天道不公,你不平他,就还有千千万万的有情人不能在一起。你要做英雄,就不能受人威胁,你要做你自己,做无所畏惧的自己。若降了,就输了!”

“啊啊啊!”玉帝咆哮起来,“给我带下去,打下十八层地狱,让她灰飞烟灭,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谁敢伤她,我要谁死!”孙悟空怒吼。

挥着金箍棒,往众神扑出。

但玉帝早做了准备。

他闯不过众神与万法组成的铜墙铁壁,一次次地冲锋,一次次地败下阵来,最后,精疲力竭,无力回天。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爱的人被带向黑暗地狱,那容颜在天光之处模糊,消失,从此永别。

“猴子,记住,不要屈服,不要屈服……”她看着他的痛苦,知道他的在乎,还在倔强地喊。

他听到了心中的碎裂。

他哭了。

他将金箍棒指着那苍穹之主,晃着脖子,咬着牙齿:“玉帝老儿,你给我记住了,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此生,我与你,永不两立!”

然而,现实是强大的,命运是残酷的。

玉帝没有受他的威胁。而他,也没能平了那天地,毁了那地狱。

北昆仑一战,元始天尊请了如来。

他败了。

万妖军团败了。

苍穹依旧,壮志未酬。

 

事情已经过去了八百年,在此刻想起。

让他仍感撕裂。

无声之中,已是泪流满面。

他将金箍棒指着那巍巍苍穹,咬着牙:“玉帝老儿,你给我记住了,你杀我爱人,亡我兄弟。此生,我与你,永不两立!”

 

突然,孙悟空想起了一件关键的事来。

那日,他被二郎神追杀,神秘大能将他救至花果山,为他再现了八百年前的一切。

昆仑山下的尸横遍野。

老猴子在天庭问斩和百花仙子在地狱的灰飞烟灭。

他看到的那个景象,老猴子和百花仙子临死前都对他无比怨恨,认为是他的自私和一意孤行,连累了他们。

他们在临死前都对他破口大骂。

而现在看来,全不是这样。

当时,他在降与不降之间选择的时候,是百花仙子让他不要屈服,降了就输了,让他为天下,做英雄。

还有老猴子。

记忆也为孙悟空重现了当年。

老猴子被天兵神将押在阵前,巨灵神令孙悟空投降,否则宣花斧下,老猴子将成白骨。

同样是老猴子的他:“石猴啊,别管我了。爷爷这把岁数,是该入土的年纪了。爷爷这一辈子,碌碌无为,倒也自在,死而无憾。如果你为了救爷爷,而弃天下于不顾,那爷爷就真的罪过大了。记得爷爷跟你过的吗?活这一辈子啊,有没有本事不重要,但一定要讲道理。而现在,是这天不讲理啊。这众生,父母所生,分什么妖,分什么神。大家自己劳动,觅自己的食,入什么地狱,拜什么天庭。男欢女爱,两厢情愿,他们也管,还有王法吗?反吧,放心地反吧。待你将那旌旗飘在天庭时,爷爷泉下再与你干杯!”

言罢,自己往那宣花斧刃上迎了去。

血溅当场。

孙悟空心中的热血在翻滚着,愤怒在燃烧。

他最亲最爱的人,为了不成为他反抗天庭的羁绊,为了他能赢得最终的胜利,都选择了勇敢。

义无反顾地,赴死。

可那个救他的神秘大能,为什么要制造一个谎言来欺骗他,让他背负愧疚而活?

那个神秘大能又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救他?

天庭的淫威之下,曾风卷残云的万妖军团都灭去了八百年,还有谁敢冒如此大不韪救他?

不管怎么,他又活过来了。而且,还拿到了金箍棒。找回了记忆,也增强了战斗力,当可与天一战。

此后无穷岁月,不管路多远,多艰险,他也绝不放弃!

哪怕,只剩他一个人,也必战斗到底,至死方休!

爷爷,月瑶,六耳,老猪,老沙,铁扇,吴刚,白龙……

想起那些为理想赴死却仍鲜活在他记忆中的亲人、爱人和兄弟,他的心里翻滚着,眼中的热泪,又大颗地落下。

 

东海龙宫。

敖广回到那至尊的王座之上,目光一扫下边被打得垂头丧气的众水族,气急败坏地骂:“真是一群废物,饭桶,十万水军,竟然抓不住一个孙悟空!”

龟丞相在下面:“这个,陛下不必生气,咱们抓了两个叛党,打得孙悟空落荒而逃,已是喜人了。毕竟,那孙悟空非一般人物,是天尊和佛祖联手都没能杀得死的妖王之王啊。”

“能相提并论吗?”敖广,“当年孙悟空,法力通天,神功盖世。而现在,他没有法力,只是一个废物,我们连一个废物都没抓住!”

“可我们毕竟抓住了两个嘛。”龟丞相,“而且,还都是天庭的通缉犯,足够我们请赏了。”

“是,是得请赏。”敖广,“那孙悟空来拿走了金箍棒,还打得我的水晶宫残垣断壁,祸是天庭惹的,怎么都得找他们要点补偿。”

龟丞相:“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吴刚和铁扇公主从天庭逃出,如今落到我们手里,那定是大功一件,玉帝肯定会赏赐很多东西。”

“不,我不要他赏赐很多东西,我只要一样。”敖广突然。

龟丞相问:“陛下要什么?”

敖广了两个字:“敖——丙。”

“三太子?”龟丞相问,“陛下想让天庭放三太子回来?”

敖广:“是的,他一日在那天上,我一日寝食难安。我这万里东海,终需人来继承,而我浩荡龙族,唯他是将帅之才。”

“这个,玉帝只怕是不会答应的啊。”龟丞相。

“我知道他不会答应,但你们得给我想办法啊。”敖广咆哮起来,“我要你们干什么,给我分忧啊,不是让你们来否定我的!”

“是是是。”龟丞相连忙,“我再想想办法。”

“行了,就把抓的那两个叛党弄死,然后送天庭去吧。”敖广。

“啊?”龟丞相一愣,“陛下弄死了送天庭去?”

敖广:“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龟丞相还是一脸茫然:“为什么要弄死了送天庭去啊?不活着送去吗?”

“活着送去跟死了送去有什么区别吗?”敖广问,“反正这种叛逆,到天庭那里,也是一死。杀了送去,还更省事。”

“以臣之见,还是送活的去比较好。”龟丞相。

敖广不解:“为什么?”

龟丞相看了一眼大殿其余水族:“陛下能让他们都退下去再吗?”

“搞得这么神秘?”敖广还是把手往其余水族一挥,“你们都先下去吧。”

大殿上就只剩敖广和龟丞相了。

“有什么屁就放吧。”敖广。

龟丞相:“臣之所以觉得送活的去比较好,是因为我们本来只是被天庭利用的一颗棋子,而且,天庭还以封神为由,把三太子留在天庭为人质,很不厚道,我们没必要替他们把事做得太干净,所以,人给他们去杀比较好。若是我们杀的话,和孙悟空这个仇就结得太深了,永不得解啊。”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