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五十八章

 2018年04月11日 08:38  494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月如玉盘高挂夜空,皎洁的光辉洒落在群山起伏的世界,如同白昼。

沉默的月光之下,踽踽而行的一只猴子。

瘦削的身影被拉得无限长。

寂寞而苍凉。

“或许,这世上真正能伴我到最后的,只有你吧。”孙悟空看着那随行却沉默的影子低语。

“哦,不,即便我死了,你也还在。”

“你从不会表达,也无人在意,然而,你跟了一个人,便至死不渝。你的信仰只有一个人,你的希望只有一个人,一个人,便是你的全世界。你会陪着他的所有喜悦和悲伤。再危险,你都不会恐惧,也不会离弃。”

“其实,都是相互的啊。你不离我,我也不会弃你。”

“然而,除了我自己投射的这道影子,还有谁会是我的影子?或者,我又会是谁的影子呢?”

————

突然,孙悟空站住了脚步。

回转身,看向身后的一片丛林。

他听到了脚步踩在枯枝败叶上那极细碎的声音。

“是谁,滚出来吧,藏头露尾的算个什么东西!”孙悟空已经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啊,是我,大哥。”呼啦啦地一阵响。

一个狮身人面的家伙从丛林里钻了出来。

不是别人,正是与孙悟空结拜过的老六狮驼王。

“老六,你还活着?”孙悟空的神色里有几分惊喜。

他知道申公豹奉金蝉子之命,从黑魔山带了十万妖兵来增援,包括与他结拜的牛魔王等六大妖王。

然而,一战下来,他只看见了申公豹和牛魔王活着,以为其他人都死于非命了。毕竟,那十万妖兵和百万天兵一起,有的还剩尸体,有的已化成灰烬,无法查找。

没想狮驼王还活着。

“恩,托大哥的福,我活了下来。”狮驼王。

“可血战结束,我看那尸横遍野,没见你活着啊。”孙悟空。

狮驼王:“我跟一名神将打得有些远了,突然被一名神将偷袭,打晕了过去,我醒来,就只发现一地的尸体了,没想还能遇见大哥,真是太好了。”

“你看见了我为什么不打招呼,躲躲藏藏的干什么?”孙悟空问。

狮驼王支支吾吾地:“我……我担心这附近有天兵天将,想暗中保护大哥的,没想被大哥发现了,大哥你现在怎么打算啊?”

“我还有点事,你赶紧走吧。”孙悟空。

“大哥有什么事带我一起啊。”狮驼王。

孙悟空:“这件事只能我一个人去做,你就不要掺合了。好好的去找个地方藏起来吧。十万妖兵,天庭未必知道你参与了。躲一躲,或可免祸。”

“大哥你这是哪里话,我老狮是贪生怕死之辈吗?”狮驼王把胸脯拍得一阵轰轰地响,“既然跟天庭杠上了,就只有生死,没有回头。前方无论刀山火海,我也义无反顾。大哥在哪,我在哪!”

孙悟空的心里涌动着。

有情有义,多好的妖啊,可这天地却不容。

“行,那咱们兄弟就以残躯,与这天地势不两立,再搏一次!”孙悟空顿时豪言壮语。

“恩,必须的,必须的。”狮驼王问,“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吗?”

孙悟空:“我打算去东海龙宫。”

“去东海龙宫?”狮驼王一愣,“去那干什么?”

孙悟空:“申公豹,我的金箍棒在那里,我得去拿回来!”

“然而,那东海龙宫根本就是龙潭虎穴,是和灵山,天庭,地府所并列的天道四大豪门之一。你去,岂不是自取灭亡。”狮驼王。

“凡事,总是有办法的。”孙悟空,“但无论如何,我们若要复仇,就得让自己强大。那金箍棒是八百年前曾跟随我浴血奋战的兵器,我必须找到它。战斗者,不能没有武器!”

“恩,是这个理。”狮驼王,“可关键的问题是,龙宫在东海的哪,金箍棒又在龙宫的哪,我们不知道啊。”

孙悟空:“我觉得我跟金箍棒应该有某种心灵感应,当我距离它很近的时候,我能感觉得到它。”

因为,他见到六耳猕猴那根金色棒子的时候,记忆便被强烈触动,内心生起巨大波澜。

而六耳猕猴那棒子,并非金箍棒,而是叫随心铁杆兵。

只是和金箍棒看起来像而已。

然而,只是那貌似金箍棒的兵器,就已经让他的身体里有某种潜力在冲破囚笼一般。

可想而知,若是他金箍棒在手,威风如何。

据六耳猕猴,他的如意金箍棒,重有一万三千五百斤,可长可短,可软可硬,有诸般变化。

当年,他只将那棒往天上一指,便风云雷动,天破窟窿。

有无数的神佛,只一棒,便打得脑浆迸裂,灰飞烟灭。

所以,他一定要把金箍棒找回来,他想要将那满天神佛,全都打成肉酱,死无葬身之地!

“行,既然大哥你这么有信心,老狮就陪你去吧。只不过,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啊。”狮驼王。

孙悟空问:“什么问题?”

狮驼王:“去龙宫,得入东海,老狮我是旱鸭子,大哥你识水性吗?”

“这个……”孙悟空,“确实是个问题,我也是陆地所生,不善水性。”

狮驼王:“那这个问题就大了,龙宫在东海之底,有百万虾兵蟹将守卫,如果水中行走尚且为难,又如何战斗,取回金箍棒?”

“你知道有什么法子可辟水的吗?”孙悟空问。

“辟水的?”狮驼王歪着脑袋一想,立马一拍巴掌,“有了,玉面狐狸那里有辟水珠,带在身上,水自辟开。”

“玉面狐狸?”孙悟空问,“是谁?”

狮驼王:“住积雷山摩云洞,是一个万岁狐王的女儿,有家财万贯,金银财宝无数,牛哥很喜欢那妞,一直在追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孙悟空问。

狮驼王:“她虽是狐狸精,美貌迷人,却也是母老虎,行事全不讲道理,牛哥每次去找她,都碰一鼻子的灰,被骂得狗血淋头,灰溜溜的走。所以,想找她借东西,有点难度。”

“借,则好。若不借,便抢之!”孙悟空,“反正,无论如何,我得进东海,入龙宫,拿到金箍棒!”

“抢,更难啊,那玉面狐狸可是厉害非常,牛哥使法天象地都不是其敌手,大哥你应该……抢不过她。”狮驼王。

“这么厉害?”孙悟空颇有不信,“法天象地可是道家上乘,老牛凭着法天象地,和那二郎神都能打成平手,一个狐狸精,有什么能耐和法天象地抗衡?”

狮驼王:“那狐狸精的能耐可大了,不知道修了什么本事,喊一声仙来,双眼之中便爆发出两道白光,直取仇敌双眼,将敌眼亮瞎,可谓防不胜防。”

“这么厉害?”孙悟空问。

狮驼王:“这都还是儿科,还有更恐怖的。”

孙悟空问:“还有更恐怖的?什么?”

狮驼王:“我不是了嘛,她是万岁狐王的女儿,那万岁狐王仙去,留给她无数的宝贝,这些宝贝有些只是单纯的财宝,而有些却是在三界五行之中都非常可怕的法宝。像辟水珠这种低级法宝,她随便都能拿几十颗出来,当弹珠玩。”

“你越越离谱了。”孙悟空,“不管了,先去见见她再吧。若能通情达理最好,实在要刀兵相见,再想法子。”

“嗯,也是,那妞喜怒无常。”狮驼王,“万一她对大哥你印象不错呢,大哥你要是能在那摩云洞入个赘,这一生就飞黄腾达了。”

“少扯那些,上路吧。”孙悟空。

狮驼王应声好,当即带着孙悟空往积雷山摩云洞而往。

此时,不周山下,扎下了密密麻麻蒙古包般的营寨,营寨前摆着无数块牌子。

牌子上写着最醒目的三个大字:征妖令。

下方则是仔仔细细的介绍。

大概意思就是,八百年前的妖王孙悟空还没有死,而且还在继续地对抗天庭,犯上作乱。

而且,还不止于此,他明知无法与天庭抗衡,还唆使其他妖与天庭作对,致使许多妖命归黄泉,魂飞魄散。

此种生物,存于世间,简直天理难容,罪不可赦。

现天庭愿与天下亿万生灵共讨之。

曾经,这天地之间分了天地神佛人妖魔,而现在,在诛杀孙悟空一事上,当万众一心。

所以,现天庭愿敞开胸怀,海纳百川,征集一支诛杀孙悟空的队伍,但凡加入者,便算天庭临时工,可合法吸取天地灵气而修行。

待诛杀孙悟空之后,全部转为正神。立下大功者,建造神庙,高居庙堂,受人供奉,逍遥于天地!

王母所料不错。

这个办法,确为上上之策。

上一秒天下之妖还对天庭及神仙充满了敌视,觉得这天下不公,好处都被神仙占了,天下生灵不过鱼肉。而这条征妖令一出,他们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也顾不得过去天庭和神仙是怎样的歧视与践踏他们,立马蜂拥着就加入了天庭诛杀孙悟空的队伍。

摇身一变,以神自居,俨然飞黄腾达,不可一世之态。

在报名的现场,那些曾经在背后把天庭和神仙恨得咬牙切齿,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的妖族,此刻恨不得跪下来跟神仙喊爷爷,求录用。

而牛魔王,就是这支贱妖中的一员。

他见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当即吸一口气,大吼一声:“众位妖渣闪开,别挡了老牛的路!”

这一吼,简直地动山摇。

许多妖没差点把尿给震出来,惊慌失措地就往一边闪了。

牛魔王大摇大摆地走向征妖台。

此时坐守征妖台的值日神乃是梅山六圣中的朱子真。

朱子真是认识牛魔王的。

因为花果山一战,牛魔王率十万妖兵增援孙悟空,还使出法天象地神通和二郎神恶斗了个昏天暗地。

二郎神逃回天庭之后,可谓对牛魔王恨得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牛魔王带十万妖兵助阵,二郎神应该把孙悟空剿灭在花果山了。

然而,牛魔王和十万妖兵的插手,结果……

便是个两败俱伤。

二郎神落荒而逃,孙悟空再度逃过劫难。

所以,二郎神对牛魔王的恨可想而知。

身为二郎神的弟,朱子真对牛魔王自然不会客气。

“原来,你这条丑牛还活着!”朱子真当即起身,手一抖,兵器双锤在手,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哈哈,猪神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架势,感觉有些不大友好啊。”牛魔王打个哈哈。

“友好?”朱子真冷笑一声,“你帮孙悟空对抗天兵,大逆不道,九死之罪,还想对你友好?”

“来人啊,把这条丑牛给我抓起来!”朱子真一声大吼。

瞬间,数百金甲神人往这边围来,就欲对牛魔王动手。

“慢,等等,等等。”牛魔王大吼。

那群金甲神人便也站住了。

牛魔王的牛吼功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金甲神人,也被吼得耳膜震痛,好些妖又一次被吼尿了。

而且,这还只是牛魔王随便发个脾气,不是真的用牛吼功攻击。

若不然,后果会严重得多。

“等什么等,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了,还想怎么样吗?”朱子真问。

牛魔王将手一招,一张征妖令已在手中。

他将那征妖令一抖:“我你们天庭话像放屁吗?这上面明明写着,曾经,这天地之间分了天地神佛人妖魔,而现在,在诛杀孙悟空一事上,当万众一心,一视同仁,不计前嫌。你们干嘛跟我计较花果山的事!”

朱子真:“这征妖令是二爷出的,二爷的就是道理,他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得罪了二爷,就永不为天庭所容,永为天庭之敌。你此生和那妖猴一般,只有唯一归处,那就是地狱,而且是十八层,九幽之底!”

“他大爷的,你们这样还有王法吗?”牛魔王问。

“王法?”朱子真,“二爷是司法天神,他就是王法。少废话了,把这只丑牛给我抓起来,送剐牛台,宰了做牛排!”

“我去你妈的!”牛魔王顿时暴怒起来,将口一张。

“吼!”一股牛气咆哮而出。

如狂风卷起,起飞沙走石,惊涛骇浪般冲向朱子真。

朱子真见状,忙将手中双锤迎着挥出。

“轰!”

狂暴的力量冲击,一圈气浪爆散,如大风刮过。

毕竟是八百年前就在封神大战之中扬名的大妖,朱子真竟然把牛魔王这一吼化解掉。

与此同时,数名金甲神人挥动手中斩妖剑往牛魔王攻到。

那斩妖剑上金芒爆射,直往牛魔王的牛头,牛腰,牛脚等多处斩来。

牛魔王不敢应敌,赶紧使出一招“牛滚水”,遁出圈外。

金甲神人的斩妖剑可都是利器,乃是天庭为了杀妖而专请道法高人冶炼而成的神兵,有斩钉截铁之锋。

若是一剑之下,牛魔王或许还无所谓,以他的道行能够相抗,但数把斩妖剑齐来,他是万万不能抵挡。

才遁出圈外,梅山六圣之四金大升亦骑着独角兽,从另外的征妖台赶来,一见牛魔王,不由分,迎着牛魔王便将口一张。

呼啸之声,一口神火便往牛魔王烧出。

金大升本也是一条青牛得道,腹内炼成一块牛黄,有脸盆大,喷出来,如火电雷击一般,威力强大。

“都是牛怪,你也欺我,岂有此理!”牛魔王恼怒一声,当即将身子一摆,神牛鞭划出一道飓风,迎着金大升的神火打出。

啪啦一声炸响,如同闪电炸裂之声。

金大升的神火在烧到牛魔王之前,被牛魔王的神牛鞭破解。

牛魔王的神牛鞭再顺势一绕,就往金大升缠出。

金大升赶紧挥着手中的三尖刀拦截。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