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五十七章

达令家

无论这天下死过多少人,流过多少血,有过多少的痛苦或悲伤,这天地也从来都不会有半点悲悯。

大地一如既往的沉默,天空的月还是那般明。

孙悟空回过头,遥远地,还看得见花果山上腾腾而起的青烟。

成千上万条生命啊,苍天一怒而已。

都成了灰烬。

他妈的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还让人活吗!

孙悟空抬起头,看着那天。

那眼里,血红。

如同花果山化为灰烬之前,那烈烈燃烧的火焰。

他咬着牙想,终有那么一天,他要让这天塌下来,让这地陷下去,让那众神,跪在他面前,摇尾乞怜!

“走吧,猴子,别看了,花果山已经没了。”铁扇公主拉了他一把。

花果山没了。

就这么几个字,却如同最锋利的刀子般扎在孙悟空心上。

鼻子一酸,眼睛就湿了。

本来可以安享晚年的老马猴,还有那才生下来没几天,等长大跟他一起南征北战的大脚猴。

无数本来单纯和快乐的猴子。

如同天泉的水帘洞。

云遮雾绕仙境般的花果山。

昨日覆满记忆的鲜活,都成了再也回不去的过去。

在花果山的日子,他从未有过不舍,从未有过眷念,他甚至觉得,那顶多只是一处自己的路过之地。

他的征途终归是星辰大海。

然而,当这一切失去。

他才发现,花果山和猴子,就是根植在他心里的,家和亲人。离开花果山,他便无处可去;没有了众猴子,他便形单影只。

月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在群山的道之上,两个人踽踽而行着。

孙悟空又停了下来。

“又怎么了猴子?”铁扇公主问。

“我要去东海龙宫。”孙悟空突然。

“去东海龙宫?”铁扇公主不解,“干什么?”

孙悟空:“去拿我的金箍棒啊,还干什么。”

“拿你的金箍棒?”铁扇公主问,“现在这样,怎么去拿啊?二郎神大败回天庭,天兵天将马上就会追过来。东海与花果山相邻,花果山一战,整个东海都会在神的眼底之下,你这时候去拿金箍棒,不是自投罗网吗?”

“然而,不去拿金箍棒,我们又能去哪呢?这天大地大,也不过神的手掌之下。”孙悟空喃喃自语。

“我想起来,有地方去了。”铁扇公主突然兴奋起来。

“是吗,去哪?”孙悟空问。

铁扇公主:“翠云山,芭蕉洞。”

“翠云山芭蕉洞又是个什么地方?”孙悟空问。

铁扇公主:“就是我住的地方啊,很美的一个地方,可谓千年古迹,万载仙踪。碧梧鸣彩凤,活水隐苍龙。尤其是那满山的芭蕉叶,风吹来,如天籁之音,凉爽惬意。”

“你不是龟兹国公主吗?”孙悟空问。

铁扇公主:“是啊,可我后来浪迹天涯,发现芭蕉洞,就把那里占了,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家,我很喜欢。”

“很喜欢,你为什么不住那里,要出来?”孙悟空问。

“因为……”铁扇公主,“一个人在洞里,还是很寂寞啊,世界这么大,我想出来看看,想出来……遇见一个人。结果,却遇见了一只猴子。”

“然而,这只猴子还并不喜欢你,还只是你的自作多情而已。”孙悟空神补刀。

“你……”铁扇公主那美好的情怀一下子被破坏,怒瞪着他,“你个死猴子什么意思,我了喜欢你吗?我稀罕你喜欢吗?你忘记是谁把你从花果山的死人堆里拉出来了?你就这么没心没肺?早知道让你也变成那花果山上的灰灰!”

“然而呢,你有病啊,喜欢找虐啊。”孙悟空,“一开始我就了对你没兴趣,你却总是有事没事缠着我,美其名曰是帮我,想用感动的方式俘虏我?真没用的,我若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表现,我越反感。”

“呵呵,又是套路。”铁扇公主,“你想赶我走,把危险留给自己。”

“哎,我真佩服你,为什么凡事都想得这么美好呢?一记耳光打来,你让人家摸轻点。”孙悟空,“我若是对你有兴趣,孤男寡女,我不会做点什么吗?你见过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有机会却不碰她?”

“你还装,太平山上,你装着走了,其实悄悄送我下山,别以为我不知道。”铁扇公主。

“那又怎样呢?”孙悟空,“我天生就是个好人,对弱者有同情心啊。我这杀人不见血的爪子下,曾放生过喜鹊,救活过白兔,我是多麽的富有慈悲胸怀。我的宏愿是救天下苍生,何况一个你。”

“猴子你真的要这样吗?”铁扇公主气得真是捶胸顿足,“怎么,我们也共了患难,同了生死。劫后余生,这世间人情冷暖,我们就不能互相的多一点关心,少一点伤害吗?”

“不能啊,我坚决拒绝啊。”孙悟空。

铁扇公主问:“为什么不能!”

“因为……”孙悟空,“我心里已经有一个人,永生难忘。除了她,我对其他的女人,都不可能有好感。”

“你心里有个人?”铁扇公主问,“谁啊。”

孙悟空:“还有谁,当然是那天宫之上最美丽善良的百花仙子,月瑶。”

铁扇公主的心颤了下。

她知道八百年前孙悟空和百花仙子的故事。

她为这个故事哭过。

也是这个故事教会了她勇敢。

如果爱,请深爱。

赴汤蹈火而不惧,亡命天涯而不悔。

“然而,百花仙子已经死了。”铁扇公主似乎又看见了希望。

“死了?”孙悟空,“那只是你们的认为,而于我来,她永远都活着,活在我的心里。”

“你……”铁扇公主问,“你不是没有记忆的吗?你如何记得起她?”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忘记了全世界,也没有忘记她,那我只能,她如我命,命在她在,纵千万人,不可替代。”孙悟空看向铁扇公主:“所以,你无论为我做什么,也都只是多余的。”

“孙悟空!”措手不及的一记重击,让铁扇公主彻底怒了起来,“你这么丑,我却喜欢你,是因为你有情有义,有担当,没想你……好了,话多了没用,今日此地,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不相干。以后不要提我的名字,我跟你不熟!”

罢,愤然转身。

“呵呵,找个好人就嫁了吧。”孙悟空,“我还算好人,没有睡你。遇见那不好的,睡了才不要你,你想哭都哭不出来。”

铁扇公主没有再搭理,只是怒气冲冲地走远。

一副决绝之态。

孙悟空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月光下的影子,渐行渐远,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转身便往回走。

他不会跟着铁扇公主去翠云山芭蕉洞。

因为,他在哪,危险就到哪。

花果山已经毁了,他又如何忍心再去毁了翠云山。

而且,已经有那么多的人为他而死。

他不想铁扇公主成为下一个。

无论如何,她都应该好好的活着。而跟他在一起,只有死路。

当二郎神率百万天兵天将杀气腾腾而来时,当花果山上燃起熊熊火焰之时,他与那诸天神佛便再无归路。

只有战死的孙悟空,没有怕死的孙悟空。

他要去龙宫,拿回属于他的金箍棒。

单枪匹马,了无牵挂!

天庭之上,凌霄宝殿,玉帝勃然大怒。

“饭桶,简直就是饭桶,百万天兵天将,抓一只猴子,猴子没抓到,人却死球光了!这样下去,还有谁怕天庭,还有谁敬我神仙吗!”

众神低头,无言以对。

“对了,我想起来了。”玉帝将手指着披头散发,如丧家之犬的二郎神,“你打的包票呢?只要我给你把孙悟空找出来,你就能弄死他的。还找我要玉皇符,结果呢?又吹一次牛的感觉很酸爽吗?你已经欠揍成习惯,无所谓了吗?”

“什么吹牛?什么叫吹牛!”二郎神也憋了一肚子的气,“我哪里会知道,竟然会有两个孙悟空!而且,还有那么多妖帮忙。连你去招安的牛魔王都帮了孙悟空,还有东海分水将军,那个截教渣渣申公豹,也反了。我措手不及啊,我当时简直惊呆了,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他妈好歹也是神仙,竟然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我到现在,脑子都还是懵的啊!”

“哎哟,哎哟,哎哟……哟……”突然传来呻吟之声。

玉帝和众神抬眼而望。

只见得两位金甲神人抬着一人进了大殿。

玉帝定睛看得清楚,竟是托塔天王李靖,不由大惊:“李爱卿,你这是怎么了?”

“哎哟,陛下你得为……为我做主啊,不然我李靖死不瞑目,死不瞑目……”李靖气若游丝,断断续续地。

“这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玉帝,“李爱卿你好歹也是肉身成圣,怎么这个样子了,路都不能走吗?”

李靖:“我和王灵官合战妖猴,灵力耗尽,却被那女的一芭蕉扇扇来。然后,然后,我就被扇飞了。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碎了。要不是我肉身成圣,神魂不散,只怕已成灰灰了。”

“还好了,你至少还活着。”玉帝,“我的那百万雄师,是真的都成灰灰了。我都已经感觉到,这天庭在摇晃了。一支神仙主力部队,抓一个妖猴,倒把自己抓没了。要是这个时候万妖作乱,这天,只怕再也不由神仙了算!”

“好了,能不能不要这么丧气!”王母也发起火来,“不过打一场败仗,损失一百万天兵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玉帝立马将那一双怒火的目光看着王母,也不话,只是看着。

“看什么,你眼睛有毛病吗?”王母问。

玉帝:“我在看你,都站着话的人不腰疼,你坐着话,也不腰疼吗?得轻松,百万天兵,没什么大不了?整个天庭,四海八荒六合的人马加起来,也不过两百余万,一次就打掉了一半,还没什么大不了!”

“就算两百万都打掉了,又如何呢?”王母一脸的轻慢。

“两百万都打掉了又如何?”玉帝没好气,“还能如何?散伙啊!三十三重天让给妖来住,我们去为奴为仆啊,或者,他们也会修一个剐神台,把我们绑上去,千刀万剐,多刺激啊。你肯定喜欢这种感觉,对不对?”

“你看你看,你这激动的。”王母,“你好歹也是这天宫帝王,就不能装出点沉稳的样子?封神之战前,天庭有几个人啊,不照样好好的?妖为什么是妖?因为你他是妖,他就是妖。但假如你要让他成神,让他修仙。他不就成了神仙?所以,天庭为什么要制定天地秩序,颁布生灵禁修令,因为神仙太多天庭拥挤,资源不够啊。假如天上神仙不够了,你再招一批不就行了。就算你让全天下的妖都成为神仙,那孙悟空一人为妖又如何?他举世皆敌啊,你有什么可急的!”

“你是意思啊,我们再招一批神仙?”玉帝问。

“招什么神仙!”王母,“神仙是随便招的吗?”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玉帝问。

“哎。”王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遇到你这种没长脑子的男人,我不想成为女强人都不行。话都递到嘴边了,还不知道吗?”

“你聪明,全世界就你聪明!”玉帝看着殿下众神,“她话递到嘴边了,你们谁知道她想什么吗?”

二郎神:“王母的意思是,以妖制妖,让妖族互相残杀吗?”

“你看,你看,二郎都知道,我的话得够明白了吧!自己蠢,还总怀疑别人的聪明!”王母看着玉帝,一脸的训斥。

“我……”玉帝气冲斗牛,后面有一万字想骂出来,但忍了。

“你……你慢慢反省吧。”王母又转头看着二郎神,“二郎,还是你去办吧,发布一张征妖令,招有能耐的大妖,剿灭孙悟空及余党,事后论功行赏,皆有神仙之位。”

“这……”二郎神,“不大好吧。”

王母问:“为何不好?”

二郎神:“八百年来,天下之妖被金甲神堂和伏妖门抓捕,惶惶不可终日。这征妖令一出,恐天下的妖都会蜂拥而至,天庭将人满为患。”

“人满为患?”王母,“你想得太远了。第一步,让这些妖去追杀孙悟空,这种妖与妖之间的互相残杀,你不觉得很有快感吗?尤其,那孙悟空为万妖的尊严和自由而战,最后,万妖却想弄死他,多么的好玩。然后,第二步,即便他们弄死了孙悟空,而给不给神仙之位,给谁,不给谁,还不是我们了算。这世界,你只要掌握了权力,而规则,不过一句话而已。你还担心那么多?”

“恩,我懂了。”二郎神。

王母:“懂了就去办吧,接下来各位仙家就不必忧患了,好好的看看,孙悟空被他曾保护过的那些同类追杀,一定很精彩的。所以,有时候不要自以为炼出什么法宝就不得了,还得学会多用脑。”

文曲星比干大喊:“王母圣明!”

玉帝却瞪了他一眼,心中暗骂一声草泥马。

谁让一个被挖了心的家伙来做文曲星的,没心,还没脑子啊!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