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五十一章

 2018年03月20日 09:48  1,044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李靖:“我不是帮谁,我只是就事论事。你是司法天神,当然知道,法律要讲证据,如果只是你认为,就要把别人弄死,还不允许人反对,这天下干脆就跟你姓,姓二好吧!”

“李靖,你大胆,陛下之前,竟如此出口无状!”二郎神一副横刀立马要出手的架势。

“论猖狂,谁敢跟听调不听宣的二郎神比啊。”李靖一声冷笑,“你忘记自己当初指天骂日,在南天门前舞枪弄棒的场景了?若不是陛下念及亲情,你还不是第二个孙悟空?你有什么好嚣张的。大家都是神仙,都是肉身成圣,谁怕谁啊!”

“那就打啊,看谁怕谁。”二郎神把脖子转得咯咯地响,直往李靖面前凑过去,马上就要干的架势。

哪吒一下子挡在他面前:“杨戬,你这就没意思了吧,咱们是兄弟,但他是我爸,你跟我爸怼个什么名堂啊!”

“他是你爷爷也一样,他怼我,我凭什么不怼他啊。”二郎神还是横眉怒对,“谁敢怼我,一个不剩的都得怼回去!”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打了?”哪吒盛气而问。

“够了,吵什么吵。”玉帝一声怒吼,“他妈的这是天庭,天庭,天庭的凌霄宝殿,不是菜市场!你们他妈的都是神仙,神仙,不是瘪三。动不动就搞泼妇骂街,还有王法吗?还有纪律吗?还有修养吗!卧了个草啊,气死我了!”

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来了。”太白金星。

玉帝问:“什么事?”

太白金星:“牛魔王了,孙悟空的家在花果山水帘洞。”

“什么,孙悟空的家在花果山水帘洞?”玉帝问。

所有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上来,瞪大眼睛,等待下文,二郎神和李靖脸上的怒火也消了下去。

太白金星:“是的,牛魔王的。”

“牛魔王又是怎么知道的?”玉帝问。

太白金星便了牛魔王和孙悟空误打误撞结拜兄弟的事。

“哈哈,很好,很好。”玉帝,“只要找出孙悟空的老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又看着二郎神:“杨戬,现在就看你的了,人我给你找到了,怎么弄死他,那就是你的事了。”

二郎神瞪着那三只眼,面孔狰狞到扭曲:“我会让他死得很有节奏感的!”

“对了,我还想起了一件事。”太白金星。

“还有什么,赶紧。”玉帝。

太白金星:“牛魔王提到孙悟空本来是花果山上一块巨石,因为一个仙子用一滴眼泪,就将他变成了猴子。所以,老臣觉得,当年北昆仑一战,孙悟空的确受创严重,可能只留了一口气,被封印起来。八百年后被那个仙子解印。而那个仙子,有封印之力,应该也就是从杨戬手里救走孙悟空的神秘大能。”

“有这样的事?”玉帝问。

太白金星:“这个牛魔王断不会撒谎。”

“仙子?”玉帝看了一圈大殿,“哪个仙子有封印之力,会暗救孙悟空?”

结果,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西王母。

西王母:“看什么,我是有封印之力,但我肯定不会救他。”

“那就只有一个人了。”二郎神。

“你是……”玉帝欲言又止。

他知道是谁,但在准备出这个人名字的时候,又觉得不妥了。

“不用,只有女蜗娘娘了!”二郎神得很直接。

帮孙悟空的人,都是他的仇人!

“但这个,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啊。”玉帝。

二郎神气急:“事情已经这样显然,还要什么证据!她毕竟是万妖之后,她终究还是倾向孙悟空的,她这么做,已经是站到天庭的对立面了。”

玉帝:“这事不能乱来,须得后面与天尊,太上和佛祖都商量了再决定,还是先想法把孙悟空干掉再。”

“先把孙悟空干掉再?”二郎神问,“若是她再出手相救呢?凡事有第一次,也就有第二次。我的准备,杀孙悟空没问题,可要是多出一个女蜗,搞不好又是一场竹篮打水了!”

“恩,是啊,这是个问题。”玉帝一下子也头疼了。

太白金星:“老臣倒是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哦?”玉帝问,“什么办法,爱卿请讲。”

太白金星:“咱们一分为二,杨戬这里带人围杀孙悟空,陛下你不妨去趟中皇山,拜访女娲娘娘。她必接待陛下,就分不开身帮孙悟空了。只要先灭杀了孙悟空,后面的帐再慢慢算吧。”

“恩,这个办法不错,可行。”玉帝。

二郎神:“那我就先去准备了。”

突然又想起什么:“千里眼,你先出南天门,去看看孙悟空在花果山没有,如果在,给我看好他,别让我扑个空。”

千里眼领命而去。

很快,他就回来汇报,是只见得花果山之上一片白雾茫茫,什么都看不见,应该是被大仙用了障眼之法。

“看来,又是那个女娲搞的鬼了!”二郎神,“我就,百万天兵天将,加千里眼和顺风耳,竟然找不出那猴子行踪,太平镇还只是偶遇上。原来,是被用了障眼之法护他。这女娲也太可恨了!”

“好了,先别这个了,先把孙悟空弄死,后面的事情后面再吧。”玉帝。

正着,天蓬和卷帘就回来了。

一看大殿,天蓬马上就指着太白金星:“好啊,你个太白金星,通妖了还敢回到天庭来,我正到处找你呢!”

结果,一殿的神仙都不话。

全部都鸦雀无声的看着他和卷帘。

“陛下,这太白金星竟然私下通妖,跟落霞峰牛魔王在一起,被我发现了,赶紧把他抓起来。”

“猪刚鬣,还要演戏吗?你不觉得尴尬吗?”二郎神问。

天蓬问:“二郎神,你什么意思?”

二郎神:“太白金星去找牛魔王帮忙找孙悟空,你尾随而去,想杀太白金星和牛魔王,为孙悟空消灾,你还恶人倒打一耙,你不像是猪成的精,倒像是猴成的精啊!”

“哦,你好萌萌哒,堂堂司法天神,就这么诬陷人!”天蓬问,“你哪知眼睛看见我尾随太白金星,又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想为孙悟空消灾的?”

“那你为什么会在落霞峰?”二郎神问。

“逛着玩啊。”天蓬,“反正我这元帅,又没有兵带,我经常约着卷帘一起出去打个猎什么的,难道犯法啊?”

“那你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太白金星出手,招招都置他于死地?”二郎神问。

“他都跟牛魔王那种极品大妖一起喝茶了,我还跟他问什么青红皂白?我只有愤怒啊,作为神仙,怎么能与妖为伍。我当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他打死啊。”天蓬,“谁敢通妖,我打死谁,怎么样,够正能量吗?”

“那牛魔王呢?”二郎神问,“你打死了?”

天蓬:“没有,差点打死的时候,金蝉尊者来了,他把牛魔王收了,我们就赶紧回天庭来汇报情况了。咦,怎么回事啊,现在仙妖可以一起玩了吗?太白金星这么做是合法的吗?”

玉帝:“他是奉我密令去招安牛魔王的!”

“奉陛下密令?”天蓬装着一脸茫然,“这么回事?那岂不是闹乌龙了?”

“你还在演戏?你知道自己的演技很拙劣吗?”二郎神问。

“是吗,我哪里演得拙劣了?要不,请你这位影帝指点一下?”天蓬问。

二郎神:“你投靠天庭八百年了,你抓过一只妖吗?你每天都干的些什么,跑去月宫找嫦娥,但她又不理你。讨好吴刚,帮他伐桂,也不理你。你最多的时间就是在自己的猪圈里打呼噜。还有,就是和这条咸鱼一起下下棋。你突然就想起下界去旅游了,还那么巧跑到了落霞洞?真的是好巧哦,我差点就信了!”

“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个女人吗?”天蓬,“假如我想杀太白金星为孙悟空消灾,而又尾随了他的话,我为什么要等他跟牛魔王见面了动手,我不知道牛魔王是大妖,还练成了法天象地啊?你真的自以为自己很聪明?我若是有二心,杀人没灭口,我还跑回来?我比你傻吗?你知道这八百年我和卷帘为什么不下界吗?因为我们是叛徒啊,所有的妖都恨我们啊,胆的只是吐吐口水,胆大的会弄死我们啊。躲在天宫之上,只要太平就好了。然而我他妈又有错?”

“好了好了,这件事先不了,都各忙正事去吧。”玉帝。

“不能就这样算了。”二郎神一声吼。

“那你怎么样?”玉帝问。

二郎神:“马上就是天兵天将诛杀孙悟空的最后关头,无论如何得把他们两个都控制起来,不然……”

“恩,也有点道理。”玉帝点头。

当即就吆喝了声:“来人,先将天蓬,卷帘给我关进锁神殿!”

“凭什么啊。”天蓬喊,“我又没犯法,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关我,还有王法吗?”

玉帝:“我就是王法,你犯了我,就是犯了王法。”

“我靠,坑爹啊!”天蓬只喊得一声,早有天兵天将过来,将他和卷帘押走。但他还在扯着喉咙喊,“坑爹啊,坑爷爷啊,坑爷爷的爷爷啊……”

“好了,没事了,都分头行动吧,我马上去中皇山,拜见女蜗娘娘!”玉帝罢,众神散去。

花果山。

还是那样的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一片鸟语花香。

丝毫也没有一点天崩地裂的末日之势。

甚至于,连孙悟空都觉得,那场本来会来的暴风雨,只是虚惊一场。

那个晚上之后,他以为等到天亮,就会众神驾临,会有一场天翻地覆的生死。然而,一天过去,世界很太平。

大概,伏妖门只是伏妖门,跟天庭没关系。

不过,伏妖门早晚肯定也是会来的,只是早晚而已。

只是在准备。

无论如何,日子都是要一天天过的。

孙悟空仍然在训练着他的猴军。

六耳猕猴却仍然奇怪的在山侧挖坑,挖了很深,还在挖。

孙悟空去问他挖坑干什么,他并没有。

他这是他的性格,无聊了就喜欢挖坑,不定某个时候天兵天将攻打花果山,能掉两个在坑里。

孙悟空觉得他简直就是扯淡,天兵天将会掉坑里?

那还不如公鸡会下蛋。

不过管他的呢,六耳猕猴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也许,大家都没几天活了,能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少点遗憾。

铁扇公主一会儿看六耳猕猴挖坑,一会儿又来看孙悟空练兵。

她确实挺迷孙悟空的。

那种冷酷。

那种明知即将天崩地裂的淡然。

那种练兵时的气势。

她真想看看当年,他叱咤风云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威风八面。

听,当年的他,足踏七色云彩,身穿黄金战甲,肩扛如意金箍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是一种怎样沸腾的场景呢?

其实,她好想跟他安安静静的呆一会儿。

或是坐在夕阳下,或是月光皎洁的时候,两个人依偎着。像太平山的那夜,心事。

那些过去。

她想知道他的故事,从他嘴里出来,比她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会奇妙得多。

可孙悟空的眼里并没有她。

就算她在他面前,他也无视。

他心里装了太多的事。

而且,他总是会想起那个在他梦里出现的绝色女孩,那个神秘人她是他前世的爱人百花仙子,叫月瑶。

她曾是天庭之上最美的仙子,而他是妖。

但他们却相爱了。

爱到天庭仙规处置,她也不曾放手。

最后,因为他心中的道,为了平等和自由,选择放弃她,而与天庭拼死一战。于是,她死于天庭之手。

他已经回忆不起当年的那些美好的,或是残忍的细节。

但他能想象得出来,那些美好的开始,痛苦的结束。

他欠她的。

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又算什么男人呢?

无论是因为亏欠了那么好的女孩,还是他现在无能保护铁扇公主,爱情于他来,都已经不起波澜。

应该是早被葬在岁月深处,八百年前某一个撕心裂肺的日子。

八百年,一座坟上的草都已经长很深了吧。

就像他如今的心里。

一片荒芜。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