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五十章

 2018年03月19日 09:47  1,088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牛魔王那一脚掌径直拍在天蓬的背上。

天蓬如遭雷击一般就被拍落地上,趴在那里,像个标本,整个人都跟黄瓜一样被拍扁了。

幸好他是神仙之体,不然肯定就成了肉泥。

牛魔王趁火打劫,抬起牛脚就往天蓬身上踩下,纵然是神仙之体,也绝对受不了法天象地的一牛脚!

卷帘见状,赶紧奔过去,把天蓬一把拖开。

刚把天蓬拖开,牛魔王就一脚踩在地上,把山也踩塌陷了半边。

不过他马上再度转身,继续以法天象地之功追杀天蓬和卷帘。

“阿弥陀佛!”

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牛魔王抬头一看,半空之中悬着一个白衣僧人,单手竖掌,眼睑低垂,一副旁若无人之态。

牛魔王也没有管,只是抬腿就往天蓬和卷帘踩过去。

然而,那半空的白衣僧人却将手一挥,一道白练就套向牛魔王的脚。

牛魔王闪躲不及,被那白练套牢,用力往回收,却根本收不动。

这下可把牛魔王搞急了,又挥着牛掌拍向白衣僧人。

白衣僧人仍旧只是将手一挥,一匹白练如光,直接将牛掌套住。

牛魔王又用力挣,但根本挣不动。

“我弄死你个秃驴!”牛魔王的手脚都被套住,牛脾气一下子爆发起来,冲着白衣僧人口一张,一口牛气冲出。

然而,却是又一道白练如流星般往牛魔王面门而来。

牛魔王想要闪躲。

但头才打算偏,就发现偏不动了,鼻子那里扯得很痛,垂下眼皮一看,他的牛鼻子竟然被白练给套住了!

白练的一端套着牛魔王的鼻子,一端则牵在白衣僧人的手中。

牛魔王想要张嘴再用牛吼功,然而完全心有余而力不足,白练之上有一股锋芒,使得他没法把口张大,否则就疼痛无比。

乃至于他的牛吼功到最后就变成了一声“哞”,叫得特别的温柔。

“你这只丑牛精,还想要行凶?”白衣僧人。

“没有大仙,我跟你开玩笑,开玩笑的,你赶紧松开我啊,这样我很难受的。”牛魔王赶紧陪着笑脸。

“难受,就变回去吧。”白衣僧人声如梵音。

牛魔王竟然觉得一股力量贯穿灵魂,身体里的洪荒之力都无法使得出来,法天象地的力量,像一朵逐渐枯萎的花。

慢慢的矮下去。

“大仙,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别把我牵去天庭宰杀啊,人生还很美好,我还想再活几年。”牛魔王已经彻底吓到了。

“你这条死牛精,我弄死你。”天蓬提着九齿钉耙就往这边冲过来。

“天蓬,住手。”一声轻喊。

那光秃秃的脑袋也转了过来。

天蓬愣了下:“金蝉尊者?”

“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自己回去吧。”金蝉子。

“这个……”天蓬,“金蝉尊者,只怕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们也是受天庭之名抓妖,你们伏妖门也是为抓妖,但这只牛妖是我们先动的手,所以,还得我们带走才行。”

“哦?你们当真是奉天庭之命来抓妖的?”金蝉子问。

天蓬将厚实的胸脯一拍:“那当然啊,我们是天庭的人嘛!”

金蝉子淡然一笑:“我刚才好像看见太白金星衣衫不整的逃往南天门而去,你们要再不赶紧回去,麻烦可就大了。”

什么,太白金星?

天蓬才陡然想起,当时他一钉耙将太白金星打飞出去,就没管了,没想太白金星胆,没有回来,而是先逃回天庭!

“不好,忘记那老家伙了。”天蓬。

卷帘:“现在咱们也没法追得上了,我还以为你把他打死在洞里了呢。看来,天庭咱们是回不去了。”

“也没关系。”天蓬突然想起,“我已经知道大哥住哪了。”

“是吗,老猪你真知道大哥住哪了?”卷帘兴奋地问,“在哪啊?”

天蓬看了眼金蝉子,保持着戒心:“现在不是出来的时候。等会再。”

“嗯,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卷帘问。

“现在?”天蓬把目光看向牛魔王,眼里现出一道凌厉的杀机,“这丑牛妖敢出卖大哥,我们得把他杀了。”

“恩,是的,我们得把这牛妖给杀了。”卷帘。

“金蝉尊者,看在你出手助了我们一臂之力的份上,我们就不为难你了,你怎么来的,怎么走,以后还是朋友。”天蓬。

金蝉子问:“怎么,你们想去花果山找孙悟空?”

“怎么,你也知道大哥在花果山?”天蓬一惊。

金蝉子:“当然,我比你们早知道。”

“你不会对大哥怎么样了吧?”天蓬问。

毕竟,金蝉子是伏妖门的门主,他的职责就是抓妖,而孙悟空又是天庭和灵山的公敌。

金蝉子知道孙悟空在花果山,而且又如此淡定的出来,想必孙悟空已经有了不测。

金蝉子却:“我只抓点妖而已,孙悟空那样的大妖,麻烦太大,我是不会去碰的。”

“恩,不错,还算有自知之明。”天蓬,“那你现在把牛魔王交给我们,今天咱们就当没见到过,怎么样?”

金蝉子:“牛魔王我有大用,就不交给你们了,倒是你们,得赶紧回天庭去才是。”

“呵呵,你也是把我们当傻子了吧,明知道我们现在背叛了天庭,要追随大哥,还让我们回天庭去自投罗网?”天蓬问。

金蝉子问:“谁你们背叛天庭了?”

“谁?”天蓬,“太白金星逃回去了,他不会吗?你也知道了,你不会吗?”

金蝉子摇头:“我跟天庭素无往来,他们烧他们的香,我拜我的佛,我是不会管他们的事的。至于太白金星,他知道你们要去找孙悟空吗?你们不是来抓妖的吗?不是遇见他跟妖在一起才出的手吗?你不承认,他没证据,天庭还能定你的罪?”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们卖了。”天蓬。

金蝉子摇头:“你也真的是猪脑子啊,我若是要卖你们,我岂会告诉你太白金星逃走,我岂会帮你们抓了牛魔王。我若不出手抓牛魔王,你们两个只怕早被他的法天象地踩成标本了。”

“恩,也是这个理。”天蓬,“但我们也不会回去了,天庭那鸟地方,呆着太憋屈,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大哥的消息,生与死,我们都会跟他在一起!”

“那你们是希望孙悟空活着,还是希望他死?”金蝉子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天蓬问。

金蝉子:“如果希望他死,你们现在就可以去花果山找他,陪他一起死。如果是希望他活,你们就好好的回天庭去,当你们的元帅和大将。”

“我不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天蓬问,“为什么我们去花果山找他,就是陪他一起死。我们回去做元帅和大将,他就能好好活着?”

金蝉子:“因为,其实有人在暗中保护孙悟空,他的实力可与天庭一战,多你们两个并无意义,帮不了太大的忙。”

天蓬:“不管有没有意义,能帮多大的忙,我们都得在大哥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同进退,共生死!”

金蝉子:“可是,假如你们不这样,而留在天庭,孙悟空万一不幸被抓,你们还可想法救他。若他胜了,再攻天庭,你们也能做内应。岂不是更好?这年头,很难做一个卧底的,有这机会为何不好好珍惜,好好利用?只凭着一股子热血,动不动就喊一起死,有意思吗/”

“恩,尊者的好像是这个理。”天蓬。

又看着卷帘:“你觉得呢?”

卷帘点头:“恩,我也是这么觉得,我们现在去花果山,就只能等着天庭来打,有点被动。我们在天庭,会知道天庭的所有策略,暗中帮助大哥,会出力更大。”

天蓬:“行,那我们就继续回天庭去,但回去之前,我们还是得去趟花果山,跟大哥一声,他暴露了,先藏一藏,避其锋芒,徐图以后。”

金蝉子:“你们就不用去了,去了搞不好就暴露了,功亏一篑。如果你们信我,我帮你们这个忙。去给孙悟空带个话吧。”

“你帮忙带话?”天蓬颇感质疑。

金蝉子:“孙悟空是个人物,八百年前那样都没弄死他,现在他回来,谁知道天会怎样变,我卖他个人情,也为自己留条退路。是不是?”

“没错,是这个理。”天蓬一拱手,“和今日的援手之恩,就一并谢过尊者,我们兄弟先告辞了。”

金蝉子微点头:“不送。”

天蓬当即和卷帘迅速离开落霞峰返回天庭。

路上,卷帘还颇带疑虑:“也不知道那个金蝉子可不可靠。”

天蓬:“我觉得是可靠的,毕竟,如果他不及时出手,我们就被那死牛妖给干翻了。反正,我们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没什么可惜。只是万万没想到,那死牛妖的法天象地那么厉害!”

卷帘也:“恩,是的,太凶悍了,超出我的想象之外。”

天庭之上,凌霄宝殿。

差不多是重现上次二郎神逃回天庭的狼狈模样。

太白金星一代老神仙,衣衫不整的凌霄宝殿之上,向玉帝哭诉。他和牛魔王谈得正融洽,天蓬冲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他通妖。

一钉耙把他打出几百里外,差点就挂了。

“你没告诉他,是奉朕之命吗?”玉帝问。

太白金星:“我准备,都没得出口,他连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只管猛打猛杀,要不是老臣的金星护体神光还有点道行,只怕就被他那九齿钉耙给筑死了。”

“岂有此理!”玉帝当即怒起,“竟敢打杀钦差,他这是反了!”

“反什么反啊,你会不会处事啊。”王母,“那天蓬只是见太白和牛魔王在一起,认为他通妖,而出于职责出手。他又不知道太白是奉你之命去干什么,怎么就是反了?”

“这……”玉帝一时语塞。

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不对,这里面有蹊跷!”二郎神突然。

“哦,什么蹊跷?”玉帝问。

二郎神问:“太白大仙奉陛下密令去找牛魔王,天蓬怎么会在那里?”

“是啊,天蓬怎么会在那里?”玉帝问。

二郎神:“只有一种可能了。”

玉帝问:“什么可能?”

二郎神:“他悄悄尾随太白大仙而去。”

“他为什么要尾随太白大仙啊?”玉帝问。

二郎神:“这还不简单吗?当时大殿议事,太白大仙建议找妖界的人帮忙找孙悟空,为了保密,他不便当众出来,其实也是防着天蓬和卷帘知道,天蓬和卷帘也知道太白大仙是陛下的传话官,跟着他,就会知道他去找谁,然后加以破坏了。”

“恩,有道理。”玉帝,“不然岂会如此巧合。”

太白金星也:“听二郎真君这么一,老臣也觉得是这样,老臣和牛魔王在密室之内,天蓬冲出来就打,他显然是有准备的。”

二郎神:“这个天蓬和卷帘,我早就了,他们天生是妖,一世是妖,他们永远都是孙悟空的人,留在天庭就是祸害,早该把他们放在斩妖台剐了!”

“但佛祖有过,天庭要善待他们。”玉帝。

“佛祖的?”二郎神当即不满,“佛祖的就是圣旨吗?天庭是阐教大力所建,为什么要听佛祖的!”

玉帝:“因为仙妖大战,是佛祖出手,才最终平息。若无佛祖,天庭只怕早被妖猴踏平了!”

“但因为这样,就让天庭都听他的吗?”二郎神问。

“这个……”托塔李天王插话了,“其实是杨戬你多心了,佛祖的意思,只是觉得,若论诛妖,毁其身,不如诛其心,而非故意护着。”

怎么,李靖当年因为与哪吒的恩怨,被哪吒亡命追杀之时,还是燃灯给的佛门之塔给他护身,才最终化解父子恩怨。

对李靖来,他欠佛门一个大人情。

“然而呢,诛心了吗?”二郎神反问,“天蓬为了帮孙悟空,竟打杀钦差大臣,天理不容,谁还容他!”

“但这只是猜测,并没有实际证据,不是吗?”李靖。

“李靖,你到底在帮谁!”二郎神怒了。

本来,他对李靖一直尊称李天王的,因为他和李靖的儿子哪吒是一个辈分,但现在他怒了,直呼其名。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