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四十三章

 2017年09月30日 08:00  1,086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1.

火烧一般的夕阳渐渐地黯淡下去。

天空慢慢地变成墨绿色,拉开了夜的序幕。

孙悟空对猴军的操练已经结束,猴子与百兽也都散去了,孙悟空让猴兵在水帘洞前的坝子上摆了一张大石桌。

然后在桌上摆了酒菜,让马流二元帅和崩芭二将军作陪。

飞剑带着三十六名降妖师赶来了。

申公豹让他们等等。

等夜再深一些,那些猴兵都睡了再动手,会更好。

“原来,他们不只是在监视,是在等援军。”铁姗说。

“这不就是被你扇走的那些家伙吗?有个屁用啊。”六耳猕猴说。

“但他们会不会还在等强援?我们要不要跟猴子通知一声,让他做好准备?”铁姗有些担心。

“让他们来吧,来多少,都一起收拾了!”六耳猕猴说。

“我知道你厉害,但你再厉害,能赢得过天庭的所有神仙吗?我们还是谨慎点好。”铁姗说。

“这些又不是天庭的人,他们只是那个什么伏妖门的,金蝉子的人而已。”六耳猕猴说,“金蝉子,不过是如来一个弟子,就算他来,我也不怕。”

“好吧,我信你。”铁姗说,“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先下手为强,把这些家伙给解决了呢,我一扇子就可以了。”

“我想看看大哥怎么办,我要让他明白,他若是怕事,又如何能躲得开。该来的终究会来,而且,只有面对。”六耳猕猴说。

“他显然不是怕事啊。”铁姗说,“你看他操练人马,完全有拼死一战的决心啊。他都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天庭在满天下的抓他,可他很淡然,并没有半点恐惧。他若恐惧的话,肯定早就躲了。他让我们走,就是不想让我们受到牵连。”

六耳猕猴说:“那我也得看看他的战斗力怎么样,反正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到他。谁想伤害他,都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恩,还有我,与你们同在。”铁姗说。

六耳猕猴说:“你要随时做好拔扇的准备,要把拔扇的速度练好,一有情况不对,呼的就是一扇,便可杀人于无形,救人于危难。”

“恩,好的。”铁姗答应。

 

2.

孙悟空和两大元帅及将军在月色下喝了一壶又一壶的酒。

几个人推杯论盏,格外尽兴。

马元帅起身,将酒杯高举,觉得特别荣幸地说:“大王,我们真没想到,你就是当年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多么传说的人物啊,我以为这辈子都只能听说,没想还能见到活的。来,大王,我敬你一杯。”

“是啊,我们不但能见到活的齐天大圣,还能跟你一起喝酒,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大王,我也敬你一杯。”流元帅也起身举杯。

崩、芭二将军也都有着连绵不断滔滔不绝的景仰之情,受宠若惊一般,各自找孙悟空敬酒。

孙悟空说:“好汉不提当年,那都已经是过去了。”

“不,大王你永远是我们心里的英雄。”马元帅说。

“不,不是了。我现在是一个废物,一个懦夫,我跟那个名震天下的齐天大圣一点关系也没有。”孙悟空说。

“大王你不要这样谦虚啊。”

“不是谦虚,你们不知道,我现在真的跟废物没什么区别,我连二郎神都打不过了。”孙悟空说。

“你连二郎神都打不过了?”马元帅说,“不会吧,听说当年你直接把二郎神给打跪了啊。”

孙悟空说:“那是当年了,而我现在已不是当年。”

流元帅问:“那后面你有跟二郎神打过吗?”

孙悟空说:“打过,他把我打得吐血了,他准备把我抓去天庭的时候,突然一阵风把我吹跑,我才侥幸逃得一命。所以,我再也不是那个可以让你们景仰的英雄,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你们还是想法带着其他兄弟远走高飞吧。天庭终究会找到这里,你们都会被屠戮。”

“不行,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弃大王而去,天庭攻来,我们会与大王并肩一战!”

“有什么意思呢,不过飞蛾扑火,以卵击石。”

“是大王你之前说的啊,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那我现在也说,好死不如赖活啊,活得再不好,还能看世界,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你们就不能听听?”

“不管大王你怎么说,我们都不会走的,毕竟你保护过我们,无论天庭多么厉害,我们都愿意以血肉之躯在大王面前,站成城墙!”

“是啊,大王,你下午的时候不是还教我们操练,教我们怎么战斗吗,怎么一眨眼又要赶我们走了?”芭将军说。

孙悟空说:“下午我教你们操练,教你们战斗,并不是让你们跟我一起对抗天庭,而是希望有一天你们离开这里之后,面对其他的威胁,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我教你们的这些,对付外面那些豺狼虎豹还是有用的,但要对付天庭,根本就不堪一击。”

“大王你别说了,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走的,那一日你为我们出头时,就注定我们的同生共死。我们还是喝酒吧,喝到这世界完了,大笑两声,也像个英雄的样子,奔赴黄泉,一世了断。”芭将军将酒杯一举,豪气干云。

孙悟空也端起了杯子。

那个时候,他的喉咙里有些哽堵。

他很想说一声好兄弟。

很想对着那苍天一怒,血流成河。

他的血液里, 流淌着一种愤怒的力量,如火焰般燃烧。他在渴望着一场战斗,哪怕刀山火海,哪怕粉身碎骨,他愿以狂傲的姿态,勇往直前!

可他只希望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与他人无关。

那个神秘人让他看到的过去,那些惨烈而哀嚎的场面,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纵然他心如铁石,也难受那种残忍,而为之颤抖。

毁灭是很可怕的东西。

尤其是最美好的事物面临这种毁灭的时候。

猴子们很简单,与世无争。

他们只想快快乐乐的过完自己平凡的一生,谁也没有权利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

天庭不可以,孙悟空也不可以。

然而,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要卷入进来。

 

3.

一桌酒,从新月初升,喝到残月西沉。

“好了,时间都不早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还得很早起来操练呢。不能误了正事。”

两元帅和将军打着酒嗝,摇摇晃晃地告辞。

“大王,不要怕天庭,他们只要敢来,我两根手指就捏死他们……”马元帅双眼迷离。

“是的,管他天兵天将,还是阎王老子,谁敢来咱们花果山搞事,手来手断,脚来脚断,脑袋过来就是稀巴烂!”流元帅也吐着酒气。

“我撒泡尿就能把他们全都淹死。”芭将军说。

“哈哈哈……”崩将军笑起来,“不用那么费力,我一个屁直接把天都崩了,什么诸神,一崩倒一片,崩得他们魂飞魄散……”

那带着醉意的狂放笑声渐渐消失在夜里。

孙悟空也有些醉了。

颠颠倒倒的找一块石头坐了,无聊地向远处扔了两粒石子,抬头看看天空,那月亮一弯,天空湛蓝,看起来也是很美的,谁知道它其中的杀机暗藏呢?

什么英雄,什么公道,什么平等和自由,我都可以放下,我只想花果山好好的,猴子们好好的。

岁月静好,别无所求。

孙悟空喃喃着。

可是,天庭会善罢甘休吗?

这里会被发现吗?

那位不曾露面的高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冒着跟天庭对抗的危险而帮他?

六耳和铁姗呢?

他们不会去做什么傻事吧。

一开始,他对这世间本无留恋,只想找回自己,找回过去。

然而,现在他知道了自己,知道了过去,他却不想是自己,不想有那些过去,他只想过好现在。

而现在,却不会让他过好。

去你妈的老天,老子想毁了你啊,你凭什么高高在上,凭什么决人生死,凭什么!

那仰望苍穹的目光,燃烧着怒火。那十指紧握的拳头,发出了爆裂的声响,他真想就那一拳,把天打出个窟窿。

可他的目光低垂了下去,手指渐渐松开。

“愤怒个铲铲啊,欺你怎样,踩你如何,又打不过他们。孙悟空?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废物,飞都飞不起来啊,还装大哥,有意思吗?”

他将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揪扯。

内心难以言喻的痛楚。

“弱者的愤怒毫无意义,老子还不如跳个舞,唱个歌啊……”

月光下,他颠颠倒倒的,状若癫狂。

口中在模糊不清地唱着那首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歌:“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焰火……”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赞赏啦,转发朋友圈啦,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