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四十二章

达令家

1.

申公豹骑着黑斑虎,带着两只牛虱子直奔花果山水帘洞而来。

远远地就看见了水帘洞前,那一大片的猴军。

当然,他也看见了孙悟空。

孙悟空就在队列之前。

“吁!”

申公豹赶紧止住了黑斑虎,将身子在暗处藏了起来,避免被孙悟空发现,他要再认真的看一下,到底是不是孙悟空。

嗯,的确是。

他这是在准备东山再起吗?

申公豹心里嘀咕了声。

他的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百万天兵天将四宇八荒的找他,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花果山上练兵?

老子申公豹一生不服人,就服你孙悟空。

胆太肥了。

门主说得没错,你真是个英雄。

但你就算是个英雄,我也还得抓你才行,职责所在啊。

当下,申公豹取下飞剑,念念有词。

飞剑化一道光便去了。

申公豹让飞剑去把三十六名降妖师请来。

现在已经知道孙悟空的消息,就不用管牛魔王那里了。因为他打算找牛魔王谈的本意,也是想通过牛魔王打听孙悟空的消息。

现在已经知道孙悟空的消息,也就不用绕那么大个弯子。

没看见拿扇子的人啊?

申公豹特别的留意了水帘洞前的人马,全都是拿着刀枪棍棒的,而且一看就看得出来,那只是些小喽啰。

并不放在申公豹的眼里。

那么, 那个冷不丁一扇子就把他和三十六降妖师给扇飞了的高人呢?

这是让申公豹非常忌惮的。

因为他知道那把扇子的厉害。

如果是正面对敌的话,他只要注意了那把扇子,还可能有应付之策,但如果被偷袭,肯定又是“嗖”地一声就被扇得不见了。

但他找遍全场,也没有看见一个拿着扇子的,或是高人。

管他的,等下注意好就行。

申公豹这么想着,便也等着。

等三十六个降妖师来,他就得动手。

或者,应该等个更好的时间,譬如夜深人静的时候,等这些喽啰都散去了再出手。

毕竟,金蝉子曾再三的叮嘱过,最好是不动声色的把孙悟空抓回去。

他明白金蝉子的意思。

金蝉子想抓孙悟空,但不想被天庭知道。

而如果当着这成千上万的猴军抓孙悟空,必然会有一场激烈的混战,这动静很容易引起天兵天将的注意。

所以,最好的就是等晚上,猴军散去之后,再动手。

 

2.

西方那轮带着金色光芒的太阳慢慢的钻进云层。

云层被点燃,发出火焰般的光芒。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孙悟空带着猴军操练得汗流浃背的。

申公豹并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仍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孙悟空,生怕他一个不留神给溜了。

落霞山离花果山有些距离,三十六降妖师还没来。

孙悟空这是真想再跟天庭大干一场的节奏啊,只可惜,他已是瓮中之鳖,却浑然不觉。

申公豹感叹着。

突然又想起,门主为什么要抓孙悟空呢?

孙悟空可不是一般的妖,抓他就得付出代价的啊!

当年为了对付孙悟空,死过多少的神佛啊。

门主为什么要蹚这浑水呢?

而且,还要瞒着天庭抓?

如果和天庭的人正面遭遇了,抢也得把猴子抢过去?

申公豹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觉得里面太有问题了。

应该不只是伏妖门的职责,只是抓妖这么简单。

可到底是为什么,申公豹也想不出来。

他只是隐隐地感觉,金蝉子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因为他想起了金蝉子之前对他说的话,如果有机会,会带他干一场惊天动地的事。

什么事,会惊天动地?

他有些紧张,又似乎有些期待。

金蝉子说得对,他一直都在想证明自己。

为了证明自己,他无往不前。

当年跟随元始天尊修道,他求元始天尊多传他法术,或者法宝。

元始天尊让他不要贪。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境界不够,不及元始天尊圣人的境界。

然而后来元始天尊说,流派有千门,道门弟子有责任将道门发扬光大;而道门有千家,阐教弟子当把阐教发扬光大。

申公豹问:“师尊,我们阐教弟子已经名声海外,上至九天,下至九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敬,够辉煌了吧。”

元始天尊说:“这如何够,吾当上穷碧落下黄泉,尽是阐教道光遍,没有旁门。”

申公豹问:“师尊你不是说为人者,修行者,不可贪吗?”

元始天尊说:“胡扯,这是大志向,如何叫贪!”

申公豹问:“那为何我想多修些道法,多有些法宝,便是贪,不是大志向呢?”

元始天尊愣住了。

半晌才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但是我不能回答你。修道者重悟,你慢慢悟去吧。”

从那时候起,元始天尊对申公豹愈加冷落。

申公豹眼看着元始天尊对同门的那些师兄,譬如燃灯道人,譬如南极仙翁,譬如云中子,譬如十二金仙等都得传许多道法,得了许多法宝。

他却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又跑去找元始天尊传道法。

元始天尊让他自己悟。

他又找元始天尊要法宝。

元始天尊让他自己炼。

他不服气的问元始天尊为什么传了师兄们那么多。

元始天尊说,因为他们是师兄啊。

你后入门,不尊重师兄,难道还和他们争?

卧槽,申公豹的心里简直有十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大口吐血呈喷射状。

他觉得这简直就是扯淡的,这算什么道理啊,可他还无从反驳。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和元始天尊终于走到缘尽。

因为元始天尊新收了一个徒弟,叫做姜子牙。

姜子牙只是一个凡人。

当他入元始天尊阐教之门时,申公豹已经在元始天尊的门中修上千年了。

而姜子牙入门的时候,正是元始天尊,太上老子和通天教主三圣共策封神榜的时候。

封神榜是一份最能提升道行和前程的东西,就在元始天尊的手里。

当时申公豹就在想,师兄们得了那么多的好处。一个个都在修仙界混得牛光闪闪,总该轮到他得点好处了吧。

结果,让他吐血的是,元始天尊把封神榜给了姜子牙,让姜子牙去做整个封神榜的总指挥!

开什么玩笑啊,姜子牙不过一介凡人,七老八十,都一只脚抬进棺材要入土的人了啊,把封神榜给他?

申公豹实在想不通了,姜子牙何德何能得封神榜,为什么得封神榜的不是他。

于是,他又去问了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沉思了半晌,回答:“因为他是师弟啊。”

申公豹问:“为什么他是师弟就要把封神榜传给他?”

元始天尊说:“因为师弟本事最差,总得要点厉害的东西出去混吧,要不然混得不好岂不是影响师傅名声。你身为师兄,不对师弟多加关照,难道还好意思和他争?”

申公豹不服气地问:“那我当师弟的时候,师傅和师兄们何曾照顾到我?”

元始天尊说:“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

“好吧,你的道理我服。可是,无论如何,封神榜神物,姜子牙一介老朽,他何德何能啊,师尊!”申公豹急得没差点哭了。

“老朽?”元始天尊说,“这你就大错特错了,你看他钓鱼都不用钩的,多有智慧啊。”

“钓鱼不用钩,那是智慧?那根本就是傻好不好。”申公豹说。

元始天尊说:“那是大境界,你不懂。”

申公豹说:“我只知道,他没有钩,所以没钓到鱼。八十岁了,没功名,老婆都嫌弃他,混成那样,我会自己找块豆腐去撞死。”

元始天尊说:“这就是他比你高明的地方了,他混得窝囊,也有勇气活着。而你,却会找豆腐撞死,所以结论就是,你比他傻。”

“我……”申公豹真的要吐血了,他当时看着元始天尊,真的有一种冲动,想冲上去就给他一顿暴揍。

他觉得身为老师,如此偏袒,实在是让人愤怒。

而就在他热血上头,准备冲上去给元始天尊一顿暴揍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他根本就打不过元始天尊。

冲上去暴揍元始天尊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被元始天尊暴揍。

他忍着收回了拳头,那时候就坚定了一个决心。

悬崖勒马,犹时未晚。

人生很多时候不是输给努力,而是输给了选择。他跟着元始天尊混,永远也别想有出头之日。

于是,他毅然决然的,改投到通天教主门下。

他去的时候,通天教主微笑着点头,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

申公豹一愣:“怎么,老师你知道我会投老师门下?”

通天教主点头:“早晚的事情。”

申公豹更不解:“老师为什么这么肯定?”

通天教主说:“因为我知道元始对你不好。”

“不是对我不好,而是很不好。或者,也不是很不好,简直就是恶劣。”申公豹说,“本来我脾气很好的,但都忍无可忍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对我不好,我无数次回想拜入阐教的人生历程,我也没有做错什么啊,我很低调和谦虚,而且很勤奋。可他为什么就对我那么不待见呢?”

“这个,其实跟你做得好坏对错没关系。”通天教主说。

“啊?跟我做得好坏对错没关系?”申公豹不解,“那跟什么有关系?”

“这个道理还不简单吗?”通天教主说,“有些人生来就是贵族,哪怕他们什么都不做,也能吆三喝四,锦衣玉食。而有些人生来就是奴隶,无论他们怎么勤奋,就算是拼命,也只有悲惨的命运。这跟一个人的好坏对错没关系。”

“老师的意思是?跟出身有关?”申公豹问。

通天教主点头:“是,跟你的出身,跟你是谁有关。”

“我的出身怎么了吗?”申公豹还是一头雾水。

“你是黑豹成精,你是妖啊。”通天教主说。

“妖怎么了吗?”申公豹问。

通天教主说:“妖其实也没什么,但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有些人是很瞧不起妖的,譬如你之前的那位老师,元始。”

“不是这样的吧。”申公豹说,“他还是一直在说众生平等的。”

“呵呵,一直在说?”通天教主问,“然而呢?他门下弟子,南极仙翁,燃灯道人,云中子,十二金仙,个个都是人道修成,或者天地之灵,根正苗红。只有你,是一只豹妖。所以,你应该懂了吧?”

这一说,申公豹似乎还觉得真是这样了。

在元始天尊所收的弟子里,都是在天地间有一定来历的,出身很正的修者,唯有他是一只豹妖。

“可是,他如果不喜欢妖,对妖有偏见,他为什么要收我入门呢?”申公豹不解。

通天教主说:“如果他不收你入门,门下一个妖都没有,岂不是在天地间留下话柄,说他对妖有歧视,所谓众生平等,如何体现?所以,他收了一只妖,就可以堵众人悠悠之口,显得他对众生平等了。”

“然而他收了我,却没有教我,也没有体现出众生平等。”申公豹说。

通天教主说:“他只要收了你,就够了。至于你有没有出息,不重要。因为他愿意收你,就体现了他没有偏见,至于你有没有出息,修仙界都知道,老师传授再多,最终都还是看自己的悟性。你没有出息,那不是老师的原因,因为老师已经教出了很多牛逼的学生,证明了老师的优秀,而那么多优秀的学生,唯独你没用,只能说明你的愚蠢,对老师一点也不影响,明白了吗?”

“听老师一席话,豹茅塞顿开。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太单纯了啊。”申公豹蔚然长叹。

通天教主说:“道有千万条,其实都是混沌的,谁也不可看清。当你以为看清的时候,道也许又变了。因为,道本身就是千变万化的。”

“对了,我突然发现,老师你门下弟子,几乎全都是妖啊?各种类型的都有,龟灵圣母啊,石矶娘娘啊,虬首仙啊。”申公豹说。

通天教主点头:“是的,我对妖是没有偏见的,相反,还有更多悲悯。我觉得,这世间只要是有灵性的生物,我都愿意点化他们,让他们得到大境界。一棵树也好,一根草也好,或是一只虎,一匹狼,一条狗。看起来,他们的善恶或强弱分明。但出身是谁都没法去选的,而命运,谁都有权利去努力。去改变和创造。”

“看来,老师才是那个真正遵从众生平等的圣人。”申公豹说,“如果要早一千年遇到老师,我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落魄了。”

通天教主说:“现在,也不晚,而且正是封神榜之时,正是你的战场。”

“可是,我并没有学到什么本事。”申公豹惭愧地说。

通天教主一笑:“所谓本事,并非只有法术,法宝,杀戮之力。勇气,胆魄,才华,思想,口才等等的一切,皆为本事。那姜子牙不过一介凡人,还统帅三军,运筹帷幄呢。”

“恩,我懂老师的意思了。只是……”申公豹说,“有一点顾虑我不知当不当讲?”

通天教主说:“有话直说。”

申公豹说:“纣王无道,阐教兴的是仁义之师,我们帮纣王跟阐教打,会不会天道不容?”

毕竟,他跟随了元始天尊那么多年,在他的三观里,多多少少觉得还是要行于正道之上。

“天道?哈哈哈……”通天教主大笑起来。

“老师为何发笑啊?”申公豹一脸迷茫。

通天教主说:“纣王本来并非无道,商纣亦很好,国泰民安。只不过他去庙里敬神,看见娲皇之像,觉得貌美,叹三宫六院不及,赋诗一首,颇带不敬,惹怒娲皇,于是派了三个妖精,去祸乱他的天下而已。这不过就是神仙的安排,要灭他,让他做个恶人,跟什么狗屁天道,没有半点关系。”

“原来如此。”申公豹又问,“那为何老师要让截教帮商纣,而不帮西周呢?此时,在民意上,都是倾向西周,对商纣不利的。”

通天教主说:“封神不过是一局棋,我与元始抓阄选黑白子,他先选,选到了白子而已。而棋终,黑白子终还是会混在一起,无关黑白,无关正邪。到你的战场去吧,做你该做的,不要想那么多结果。”

 

3.

申公豹雄心壮志的走向了战场。

既然通天教主让他不要在意后果,而且隐隐的说了这不过是一场神仙的游戏,跟正邪没关系,不要有心理压力。

他心里便也有了底气。

既然无关正邪,只有输赢,那么他就要帮商纣,让姜子牙寸步难行!

他要向元始天尊证明,他申公豹是可以有作为的。

事实上,他在封神大战里,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西岐姜子牙制造了强大的阻力和伤亡。

在跟随元始天尊的千年时光里,他并没有修成多强的法术,也没有得到很厉害的超级法宝。

但他心中不平,总忍不住问元始天尊为什么,因而争论的一千年里,他成了一个好辩手,拥有超好的口才。

一句“道友,请留步”打开话题,成功的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各路奇人异士帮助商纣对抗西岐,令西岐数度走向绝境。

如果不是早有天机,被鸿钧老祖暗中在封神榜上画下一个商纣必亡的结局,申公豹极有可能就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保住商纣了。

不过好歹,正如通天教主所暗示。

这只是一场神仙的游戏,以商纣的天下为棋局,黑白只是棋子的区分,无关正邪。

封神榜结束,不管是正派还是反派,都只是去扮演个角色完成个任务而已。

到底谁该死,谁该封神,封什么神,都是上面的大佬早就定好了的,他们称之为定数和天道而已。

这世间果然没什么天道,没什么众生平等。

只有强弱。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赞赏啦,转发朋友圈啦,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