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二十章

 2017年08月20日 07:58  1,547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1.

“我喜欢有月光的夜,可今夜这么黑。”铁扇公主说。

“黑点好,我喜欢。”孙悟空说。

“你喜欢黑?为什么啊,黑有什么好?”

“黑了,这世界全都一样了。而月光,会让你看见自己的倒影,看见自己的孤单。”

“恩,也是,你也会觉得孤单吗?”

“好像,有时候,会有一点。”

“我也是,要不,以后你去哪里,我陪着你,怎么样?这样我们就会有个伴,就不会孤单了。”

“算了吧,我喜欢孤单。”

“哼,虚伪!”

“虚伪?我怎么虚伪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只不过你是只猴子,你很自卑,所以不敢承认而已!”

“我喜欢你?自卑,不敢承认?理由呢?”

“理由一,我这么漂亮,见过我的人,还没有过不心动的,你故作镇定,就是在掩饰自己的慌张;理由二,刚才你明明是担心我才赶回来救我,却找了个借口,说是他们骂了你,他们都说了根本就没有骂你。如果是真骂了你,你当时就把他们给打死了。”

“我只能说,你挺会自作多情的。”

“什么自作多情,我又不可能会嫁给一只猴子,要不你跟我表白试试,看我会不会拒绝你。我只是觉得你还不错,愿意跟你交个朋友,你还傲娇了。”

“那谢谢了,我不需要你这种帮不了我忙,还只会拖后腿的朋友。”

“行,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我有什么事,你也不要管我,就算被人怎么样了,也不要你管,谁愿搭理谁啊!”

铁扇公主起身就走。

怒气冲冲。

孙悟空坐在那里没动,天塌地陷,他永远都是那般无悲无喜的淡定。

“啊……”

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铁扇公主赌气之下,只管往前面走,没看得清黑暗中的道路,一脚踩滑,就往山下摔落。

伴随着那哗啦哗啦翻滚的乱石。

孙悟空纵身而起。

半空之中手一伸,便将铁扇公主给抱了起来,带回了刚才两个人坐在一起的巨石上。

“怎么样,伤到哪了吗?”孙悟空问。

“要你管!离我远点!黑暗中看不见你的样子,都能感觉得到你的狰狞和丑陋!”铁扇公主简直一肚子的气。

“行,你自己管自己吧。”孙悟空将她放下,转身就走。

“哎哟,痛。”铁扇公主说,“臭猴子,我脚崴了,不能走路。”

“崴的是你的脚,关我什么事吗?我能走路就好了。”孙悟空还是走远了。

铁扇公主看着那个背影在模糊的黑暗中渐渐地走远,消失,心中突然像是被什么划过一般。

有一丝疼痛。

猴子竟然真的抛下她不管了!

她都受伤了。

而且还是崴的脚,不能走路,他竟然就这么丢下她不管,自己走了,他还是人吗?

他本来就不是人,是猴子。

对啊,是猴子,所以,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冰一样冷。

“你个臭猴子蠢猴子破猴子死猴子,你有种,以后看你有难的时候我会不会管你,哪天你落难了,我不但不帮,还会直接踹你两脚……”

黑夜里,没有半点回音。

要是有点月亮也好啊,这一片漆黑的,铁扇公主喃喃着。

心里还真是有些害怕。

深山中多强盗和妖魔,她这如花似玉的,很容易被盯上啊。

被强的感觉很可怕的。

她把芭蕉扇紧握在手里,但凡有丁点动静,她都会毫不犹豫地一扇子扇过去。

慢慢的,她觉得有些疲惫了,手都酸软了,很想睡觉。

只好把扇子变小放回身上。

“臭猴子,我就不该认识他……”

“如果没有他,你已经被三个男人糟蹋了,你知道吗?”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铁扇公主惊闻回头。

孙悟空竟站在她的身后。

“你干嘛,你不是走了吗?回来干什么?”

孙悟空没说什么,只是走到她身边坐下:“哪只脚崴了?”

“干什么啊?别跟我套近乎,我对你没好感。”铁扇公主心中的怨愤还没平息。

“我在问你哪只脚崴了,我不想再问一次。”孙悟空淡淡地说。

但这话里,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

“左脚,怎么啦?”铁扇公主明知故问,“你别跟我套近乎,我对你没好感,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孙悟空没说什么,直接拿起她的左脚,在脚踝的地方替她揉了起来。

铁扇公主立马住口了。

此刻,她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温暖和幸福。

她从来不缺人对她好。

甚至,曾有人在她面前卑躬屈膝,她也不以为然。

但,对她好的这个人是猴子,她莫名的觉得受用。

一只桀骜不驯的猴子,一只冰一样冷的猴子,却对她有瞬间的温柔,有片刻的融化,她觉得很特别。

感动。

 

2.

“试一下,能走动了吗?”孙悟空问。

“恩。”铁扇公主站了起来。

“哎哟,好痛,还是不行。”铁扇公主站不稳,要摔倒下去。

其实,她是故意的。

她希望孙悟空能多一些时间如此温柔待她。

可惜,孙悟空看穿了她。

“别装了,我已经感觉得到你的血脉通顺,淤肿都消散了。”

“你到底懂不懂女人啊,我是在给你机会感动我,我一感动,也许就不在乎你是只猴子,也许就会喜欢上你了,你知不知道!”铁扇公主娇嗔起来。

“我不需要谁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上谁。”

“那你就等着单身一辈子吧!”

孙悟空没有再说什么。

铁扇公主永远都不会懂得,一个遗忘了自己的人,迎风而向那些无法看见的充满了黑暗与杀戮的深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也许,不是他不想爱,而是他爱不到。

也或许,在那些片段乃至零碎的梦境里,他已经隐约地知道,爱与生死,他都有另外的宿命。

 

3.

“其实,我只是想没有任何预感的遇见一个人,然后这个人能对我好一点,我就很开心了。”铁扇公主幽幽地说。

打破了黑暗中两个人的沉默。

孙悟空也许懂她的意思,他的心也在那瞬间跳动,可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有时候,人生很匆忙,能够像这样坐在一起聊天的机会都很难得,所以,在今夜,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说一说自己的故事。”

“你有什么故事吗?”铁扇公主问。

“没有。”孙悟空说,“我从石头里蹦出来,什么故事都没有,所以,我想听你的故事,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你真的想听吗?”

“是。”

“你想听的话,那我就跟你说吧。”

 

4.

在此去万里之遥,靠近火焰山的西面,有一个国家,叫龟兹国。龟兹国王膝下有一子一女,一家本来也其乐融融。

有一天,临近的后凉国王带着王子登门拜访。

后凉王子对龟兹公主喜欢到入迷,回去之后便让后凉国王派使臣上门提亲。

可龟兹公主根本就不喜欢后凉王子。

便一口拒绝了对方的提亲。

然而,正是强盛时期的后凉国却再度修书而来,用软硬兼施的方法,对龟兹国王说,如果两国联姻,后凉国会帮助龟兹国走向鼎盛,一起横扫天下;如果,龟兹国不给面子的话,则有兵戈,龟兹不存。

后凉一直武道治国,以武伐道,兵多将广。而龟兹其实是个小国,百姓安居乐业,崇尚文明。

所以,在实力上,龟兹国根本没法跟后凉国比。

为了国家的安全,龟兹国王便劝公主应允了这门婚事。

一是门当户对,二是联姻成功,龟兹国以后也有个靠山,三是后凉王子也算一表人才。

但公主坚决地拒绝了。

她宁可孤独终老,宁可香消玉殒,也不会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在她憧憬爱情的那天开始,她就在等一个,彼此只是会心一笑,就会春暖花开的人。

她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英俊,是不是显赫。

她只是要尊重自己的感觉,看得顺眼,觉得舒服。

于是,父王,母后,及王兄都轮番上阵,用十万种理由来说服她,让她妥协。

她没有妥协。

而是毅然决然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选择了离开。

带着她对爱情的执着。

以及对自己的尊重。

放弃那世人贪恋的荣华。

从此,只身一人,天涯漂泊,四海为家。

 

5.

“原来,你真是公主。”

“那已经是过去了。”

“你名字叫铁扇吗?”

“其实,是叫铁姗。”

“铁姗?”

“恩,我离开龟兹国后,怕他们找到我,就自己改了名,刚好我有一把扇子,我想就改成铁扇了。”

“你这扇子是很厉害的宝贝啊,哪里来的?”

“这个要保密,我答应了仙人不能说的。”

“嗯,好吧。”

夜一下子变得沉默,两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心事。

这心事,关于自己,也或关于彼此。

“本来,我想问到你的家,想把你送回去的,毕竟,这世道险恶,一个女孩子在外总是不安全。现在看来,你是肯定不会回去的了。”

“从出来那天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回去,我宁愿死在外面,也不希望我的幸福被当做筹码。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唯有爱情不可亵渎。”

“额,那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漂着吧。”

“其实挺好,最起码自由。”

“但也危险。”

“那又能怎么样呢,你又不愿意保护我。”

“你不懂的,跟着我,会更危险。”

“我不怕危险,我只是想……有个伴。在我累了的时候,有一处肩膀可以依靠,在我伤心的时候,有人替我把眼泪擦干。或者,在黑夜的孤寂里,有人跟我说说话都好。”

“有个伴,的确很好。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注定要孤身上路。”

“你为什么注定要孤身上路?”

“因为……命运。”

 

6.

后来,竟然从某处云层里,慢慢的露出了一弯残月。

残月的光亮仍然皎洁。

在荒寂的山岭之上。

铁姗靠着孙悟空那厚实的肩膀,沉沉地睡去了。

她太累了。

一个曾经在王宫长大的金枝玉叶,独自在天涯,历经世道险恶与风霜,怎么能不累呢?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一个是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一个是知道家在哪里却永远都回不去。

孙悟空举起他那巨大而毛茸茸的手掌,很想替她捋一捋被山风吹乱在脸庞的秀发,想摸摸她那美丽的脸颊。

但他的手掌没有落得下去。

他怕将她从梦中惊醒。

怕以后更难割舍。

他不会带她走的。

因为他根本就保护不了她,正如他总是莫名的看见自己内心深处有一种撕裂而咆哮的痛苦,却找不到这痛苦的根源在哪里。

有一天,他会毁灭这个世界。

也会把自己毁灭。

他隐隐地这么觉得。

 

清脆而婉转的鸟雀声叫醒了这个世界。

东方现出了第一缕曙光的鱼肚白。

铁姗还在熟睡之中。

孙悟空看了眼她那睡得正香红彤彤的小脸,轻轻的把她移向旁边靠着,然后身子一纵,落入了后面山梁上的一处林子。

透过林子,他能看得见铁姗的背影。

如果铁姗有什么危险,他都看得见,也能及时出手。

但他不会在她身边。

他不想面对她醒来的那样一场离别。

他怕她的眼泪,怕自己的心软。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带着她走。然而,他又不能就这样走了,万一又再出现了几个山贼或者妖怪呢?

他要等她下山安全之后,才会离开。

朝阳像个火球般从东方缓缓升起,一缕金色的光亮从天际喷薄而出,洒向万物。

铁姗缓缓地睁开惺忪的睡眼。

突然想起什么来。

往身边看了看,已经不见了猴子。

“猴子!”铁姗喊了声,站起身来,四下里张望着寻找。

茫茫山野,鸟雀啼鸣,空无一人。

“这个混蛋,臭猴子疯猴子死猴子……是做贼出生的吗,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有点素质吗,懂什么是礼貌吗?”

“我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对了,他就不是个人,就只是只猴子,根本不知好歹,更别说什么男欢女爱了,我都白对他好了,我对谁好不行,干嘛要对他好,找虐啊!”

“气死我了!”

“以后不要在外面说认识我,我跟你不熟,遇见了也别打招呼!”

铁姗喋喋不休地骂着,发泄着。

从身上拿出了芭蕉扇,喊变大了,对着路边的树啊石头的就一阵乱扇,扇得群鸟惊飞,野兽急窜。

“我是公主,他只是一只猴子,我干嘛要把他放在眼里啊,以后就各走各的好了,看谁比谁高傲……不识抬举……”

“再说了,我美如天仙,他是猴子,我们连爱情应该有的快乐都无法拥有,人与兽是多么的耻辱啊,所以我还是忘了这个混蛋吧。”

铁姗慢慢的往山下走去。

她并不知道,孙悟空就在上面的林子里,看着她,护送着她。

有些道别很难。

不如,不辞而别。

一直不动声色的暗中看着铁姗下了山,走向那远处的城镇,孙悟空才转身踏向自己的征程。

铁姗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山。

孙悟空也正回过头来。

但两个人的目光并没有交错,他在看不见的林子里。她回首的是来路。但他能从她那回首的目光中,看见她的失落与委屈。

命运,在很多时候都是无奈的。

孙悟空转身往山上行走。

不知道在山的那边,能不能找到隐世的修道者?

前路总是迷茫的,但总要去追寻。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