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十九章

 2017年08月19日 07:31  2,120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三个差点被孙悟空吓破了胆的家伙都是伏妖门的人。

但只是在伏妖门里滥竽充数的。

老大叫金一霸,是本地太平镇人氏,练过一些刀枪棍棒,在街上找小摊小贩的收点保护费,算是一恶棍。老二叫张扒皮,同是本地太平镇人氏,和金一霸同是鸡鸣狗盗之徒,而且是最佳搭档。老三叫白有胆,本是一富家大少财主儿子,因觉得整天混吃混喝碌碌无为,恰好伏妖门在太平镇设立了分堂,他觉得抓妖是挺长脸的事,便也加入了。

而且恰好分到了金一霸和张扒皮的三人组里。

殊不知金一霸和张扒皮加入伏妖门,并不是为了降妖,而是因为犯下一些罪恶,恐被官府缉拿,便想法入伏妖门,靠到一棵大树。

因为伏妖门是西方如来佛祖命座下金蝉子所创建,就算是官方也得给九分面子,所以,他们加入伏妖门,一是为了避祸,二是为了逞威风。

虽然两个人本事不大,却是久混市井的老油条,所以把伏妖门的管事哄得挺开心,在里面还挺吃得开。

他们进入伏妖门之后,经常借着降妖师的身份,干些无恶不作的事情,譬如见到哪家姑娘漂亮了,硬说是女妖,并搞些小把戏来污蔑,然后就把人家姑娘当女妖精给收了,占为己有。

至于抓妖的本职工作,早就被忘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刚才突然遇见孙悟空,把三人的魂都差点吓得没了。

不过,在回头看了看,已经不见了孙悟空的影子之后,三人又开始老子天下第一的不得了,一本正经的吹牛。

张扒皮说:“我说大哥,刚才那明明就是一只妖啊,为什么我们不抓了他,咱们身为伏妖门弟子,降妖剑在手,怎么能放过他呢?”

“算了吧,咱们这样的身份,应该抓大妖,看刚才那家伙,见了我们都吓得站那里不动了,咱们跟他动手,胜之不武啊。”金一霸给自己圆场。

“不会吧,他怎么是吓得不敢动,他明明都吼我们了,还喊我们滚。”白有胆说。

“啊,有吗?有喊我们滚吗?”金一霸看着张扒皮,“老二,你有听见那猴子喊我们滚吗?”

“没有啊。”张扒皮马上配合,“怎么可能,他看见我们都吓傻了,还敢喊我们滚?我们人比他多,还有剑,他向天借胆也不敢对我们不敬。尤其是大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杀只猴子简直易如反掌,还敢喊大哥滚?”

“嗯嗯,那可能是我幻觉了。”白有胆口风一转,“也是的,咱们伏妖门天下第一大帮,谁敢惹我们,立马让他灰飞烟灭。我们只是比较低调,能忍。”

金一霸说:“对的嘛,所以,以后只要遇见那种看起来凶恶的,估计打不过的,咱们就不要计较,吼了就吼了,又不会少块肉。但如果不够凶的,只要对我们有丁点不敬,降妖剑一出,必让其身首异处。谁欺负了我们,我们就要找更弱的,欺负回来,绝不吃亏!”

“喂,大哥,你看……”白有胆突然指着前面喊。

金一霸和张扒皮都顺着白有胆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眼睛一亮。

“我真的没看错,是个美女?”张扒皮的眼珠都快掉了下来。

“恩,美女,绝对的美女。”白大胆激动得直搓手。

“绝对的美女?”金一霸说,“老三你凭什么说得这么绝对,还隔得这么远,根本就看不清楚,而且,还是背朝我们的。”

“感觉,感觉啊大哥。”白大胆说,“你也知道我在富豪之家,阅美女无数,只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不是美女了,这个我有经验的。”

“行,我们就过去看看,不是美女打死你。”金一霸说。

“不是美女没关系啊大哥。”张扒皮说,“这荒山野岭的,只要是个母的就很好了,要求别那么高,哈哈……”

“老二,你都什么人,禽兽啊!”金一霸说,“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等下只要确定是个母的,得把禽兽的机会先让给我,你们排着队来,谁跟我抢的,我连他一起扑倒!”

三人都用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往这边跑来。

铁扇公主正在那里看着远方已经落入云层的夕阳,看着这满山墨绿的暮色,满口的臭猴子疯猴子死猴子,把孙悟空不知道骂了几千几万遍。

反正就是无聊,骂着解恨。

突然就听到了身后有什么声音。

回过头来见是三个人在赛跑。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她还觉得很好奇。

这三个人抱着长剑,在这荒山野岭赛跑?

不会是被野兽追咬吧。

她还仔细地看了看,后面什么也没有,显然就是在赛跑。

很快,金一霸三人就跑到了铁扇公主的面前。

猛抬起眼来,三个人都顿时瞳孔放大,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叹之声——

“哇,简直就是仙子啊……”

“人间绝色啊。”

“大哥,我,没说错吧,我对美女的经验一直很准……”

“好了,不要废话了,你们都站开点,我迫不及待了……”

边说着,金一霸已经把降妖剑往地上一扔,就往铁扇公主扑来。

铁扇公主才明白过来,这是三个流氓,是来劫色的,吃得一惊,倒退几步,赶紧将芭蕉扇从身上取出来,急喊:“变变变。”

拇指大的扇儿瞬间变成了一片成年的芭蕉叶那么大。

“哟,还有宝贝,一并抢了!”话说着,金一霸已经一招“饿虎扑食”纵身而起,往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扑到。

好歹他也练过一些庄稼把式横行街头,动作还算迅速。

而且他并不知道芭蕉扇这宝贝的厉害,所以,无知者无畏,还是直接就扑出去了。

恰好铁扇公主不是神仙之辈,对于法诀的运用和临战经验都极为欠缺,被他钻到了空子。

在铁扇公主的手臂准备将芭蕉扇抡起,还没抡得起来,狂风未出的时候,就被金一霸将芭蕉扇给抢到了手里。

铁扇公主站不稳地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哈哈,美人儿,你还想要反抗么?在大爷面前,越反抗,只会越痛苦。还是从了大爷吧,鱼水之欢,人生好境界啊。”金一霸说着,将芭蕉扇扔给后面的两人,“你们先把这宝贝拿着,人生苦短,我要及时行乐了。”

说罢,看着铁扇公主的双眼之中大放异彩,整个人着魔一般,就往铁扇公主步步逼近。

“你想干什么,别乱来,我可是会杀人的!”失去了芭蕉扇的铁扇公主有些惊慌,毕竟这三个男人看起来有点不正常。

比要吃人的野兽还可怕。

“杀人?哈哈,好啊,我最喜欢小娘子的温柔一刀了,来吧,不要犹豫,向大爷温暖而宽阔的怀里扑来……你不扑我可要扑了。”话音落,金一霸再度张开双臂就往铁扇公主扑了过去。

铁扇公主不会武功,不会法力,但她的身子还是很灵活。

她脚下一蹬,身子便直接飘向了身后几丈远的大石上。

“哟,还有点本事。赶紧的老二老三,一起出力,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金一霸急了起来。

轰!

就在三个伏妖门败类准备往铁扇公主追过去的时候,突然这山岳一震。

溅起大片的尘埃,山石乱滚。

尘烟散尽。

一个巨人般的身躯屹立在铁扇公主的身边。

那血红的双眼,尖利的獠牙,狰狞如恶神的面孔,吓得金一霸三人连连倒退,一跤跌倒在地。

猴子,那只恐怖的猴子!

“猴子?你怎么来了!”铁扇公主一见,顿时喜出望外。

“我手痒,想找人打架了。”猴子淡淡地说。

“你干什么啊猴子,你想找人打架,你去找啊,我们又不想打架。”金一霸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多好。那边有路,你自己走行不行?”

“自己把剑捡起来,自己把脖子抹了,省得我动手。”猴子说。

“我跟你说,你有点过分了啊。”金一霸说,“我们是伏妖门的人,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不会欺负小动物,所以不跟你计较,你可别得寸进尺。你要知道,我们是佛祖的人,你跟我们过不去,就是跟佛祖过不去,佛祖一句话,能让这世道都灰飞烟灭,寸草不生,何况你一只小动物!”

“大哥,我觉得他听不懂人话,咱们还是直接动手吧,也许他就是个子大点而已,要再不动手,我都觉得没尊严了。”张扒皮把地上的剑捡了起来,做出拼死一战的架势。

白大胆也说:“是啊大哥,不要怕他了,咱们打吧,咱们三个人,手里还有剑呢,只要把剑往他身上一刺,他哎哟一声就没救了。”

“好,打就打,豁出去了。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也是觉得,再不拿点手段出来,真没法混了!”金一霸吼一声,长剑一挺,“兄弟们,做了他。”

吼罢,踩着乱石就往孙悟空冲来。

孙悟空站在那里没有动。

他的目光中只有那茫茫群山,根本就没有这几个跳梁小丑。

一剑,往他胸口刺来。

他只是抬腿一脚,连人带剑踢飞出去,金一霸就变成一个抛物线的黑点,飞得不知所踪。

活生生的一个人,瞬间就没了。

正如狼似虎往这边冲过来的张扒皮和白大胆瞬间呆在当场。

当孙悟空将目光锋芒而向他们的时候。

两人颤抖了下,赶紧转身就跑。

轰然一声响,地面溅起一片灰尘,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面前。

两人抬起目光,看见那张獠牙大露狰狞的面孔。

“啊?猴爷爷饶命,猴爷爷饶命啊,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该死,猴爷爷高抬贵手吧。”张扒皮率先一膝盖就跪了下去。

白大胆也跟着跪了。

才跪下的两个人,头才没磕得一个,直接就被身子悬空的提了起来,如同被拎着的小鸡般。

“每个人在做什么事的时候,都应该先想想后果的。冒得起险,就承担得起后果!”孙悟空说罢,手臂一挥。

“啊……”

那声音飘向遥远的方向。

夜幕下的山道,一片静寂。

孙悟空回过头。

铁扇公主看着他,那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那种特别的光亮,有种特别的穿透力,撞击着孙悟空的心里。

他不想在这茫茫的天地间,在他未知的命运里多一份牵挂。

他还是选择了把目光移开,落在地上的芭蕉扇。

“你的扇子,收好吧。”

铁扇公主上前捡起了芭蕉扇。

孙悟空说:“你的芭蕉扇是个好东西,但它有个最大的破绽,就是得从身上取出来,喊变大之后才能扇出威力,所以,你取扇和喊变的这个速度一定要快,不要让人抓住这个机会攻击你。你慢了,你扇子的威力就发挥不出来了。”

“所以,你还是很关心我的吗?”铁扇公主问。

孙悟空平静的心湖像投入一粒石子般,起了些微微的波澜:“我希望这世界的每一个好人都能平安而幸福的生活。”

“好吧,你真伟大。”铁扇公主说,“现在这茫茫黑夜,又是荒山野岭,我一个女孩家,你是不是得为了你的伟大陪着我,护我安全啊?”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你为什么不回家?”孙悟空问。

这也是他心中的疑问。

从花果山,到这无名之地,辗转了几千里路,为什么她一个女孩,始终孤身一人在路上?

“我没有家,我怎么回。”铁扇公主说。

“没有家?”孙悟空问,“你怎么会没有家,你爸妈呢?”

“我没有爸妈!”铁扇公主的语气非常坚决。

那坚决之中,带着一种深深的怨恨。

“你撒谎,之前还说了你是公主。”孙悟空说。

“我之前说了?”铁扇公主一愣,她确实说了,“我不可以撒谎吗?我觉得我就应该是公主,不可以吗?”

“你这样的话,咱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孙悟空说,“如果你跟我说实话,我会考虑帮你。”

“你帮我?你能一直陪着我吗?”铁扇公主问。

“我可以把你送回家。”孙悟空说。

“我说了我没有家!我有家不知道自己回去吗,还要你送,你聪明些啊!”铁扇公主有些生气了。

孙悟空也没再说什么。

也许,只是她不想说,那可能是她心里的一道伤口。

一个女孩,也像他一样,在这天地间如同无根浮萍般的漂泊吗?

总好过他的。

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大脑中,一片空洞。

这种空洞,让他觉得生无可欢,死无可惧。

两个人都沉默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些想说的,都无法表达,或者,不愿说出来,只想藏在内心深处,安静的时候自己去舔砥。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