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一章

 2018年07月20日 08:43  398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这是太阳神没有想到的。

没有把吴刚累死,也没有把他饿死。

后来,神道沧桑变化。

在鸿钧老祖的点头下,正式建立天庭。这本来荒芜的三十三重天之地,建立起庞大而繁华的宫殿。

宫殿四处飘荡着各种仙音妙乐,神仙的日子过得更加悠哉。

而吴刚仍在日复一日地砍伐着桂树。

此时新来执掌天庭的玉帝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本来当年伯陵与吴刚老婆通奸,罪在先,吴刚怒杀伯陵,也是情有可原。吴刚已经在这里砍过一年又一年,受到的惩罚也够了。

玉帝找过吴刚。

让他向太阳神认个错,算是给太阳神一个台阶下,把这件事就大事化事化了,算了。

然而,吴刚拒绝向太阳神认错。

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天理昭彰,奸佞之辈,无耻之徒,不该杀吗?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阳神的孙子又如何?

玉帝,这世道之规则,并不如你想象。天道在神的手里,神的话,就是规则。有些规则,对人不一样,对神不一样,对不一样的人和神又不一样。

人心在变,规则在变,天道也在变。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公平,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很多事,过得去就好了。

别你一个神,即便是我这天帝,都有许多身不由己,有许多隐忍和憋屈之事,该低头的还得低,该陪笑的还得陪。

这世界谁也不能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活着。

吴刚的态度还是尤其坚决。

他就算死,也绝不会向太阳神低头认错。因为,如果让历史重演,回到那一幕,他仍旧会杀了伯陵。让他向太阳神认错,便是让他否定自己。

他明明做了对的事情,为什么要否定自己!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里慢慢地砍吧,没人救得了你。”玉帝叹息着离去。

而吴刚毅然决然的。

仍在那里不分黑夜白昼地怒砍。

 

那是一段无比漫长而又特别孤独的日子。

开始的时候,这里满天荒芜,连星辰都没几颗,阳光更是不会照耀到这里来。终年积雪,神仙止步。

建立天庭之后,虽有繁华三千,宫殿无数,他依然寂寞。

因为没人懂他,甚至没有人跟他话。

跟他话的那些神,都在笑他傻。

吴刚没有理会。

对的事情,永远值得用一生,甚至生命去坚持。

他相信,一定有一天,他能砍倒这棵代表权力的树。

如果砍不倒,他愿意生命去捍卫自己的信仰和坚持,这世间,一定是有公道的!

但终于,到今天,他不会再砍下去了。

因为,他不会让玉兔去冒险。

当他在这里日复一日孤独地伐树时,千年前的某一天,淡淡的月色之下,突然跑过来一只白色的兔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没有神的嘲笑,也不觉得他傻,只是关心地,这样不停地砍,会很累的,可以休息一会再砍啊。

还帮他把那些砍下来的木渣捡走,希望那砍开的口子不会再合上。

虽然无济于事,但还是令吴刚感动。

后来,那兔子修成了人形。他看着兔子,总能想起自己的女儿,和她一样的美丽可爱,只怕是受了病痛折磨,早已天人永隔了吧?

也或许,并不只是因为玉兔。

还与那个玉兔本身想救的人有关。

八百年前,两人曾有一面之缘。

那一年的黄昏之时,无风,残阳如血。

天地之间突然一声爆响,苍穹崩裂,众神惊惶。

那只被尊为万妖之王的猴子,手拿如意金箍棒,从南天门打到西天门,路过广寒宫,看见了吴刚,要带他走,给他自由。

吴刚没有走。

因为,他若走,就成了逃犯。

而他是无罪的。

他一定要把这树砍倒,给自己一个交代,亦让那众神都看看。

何况,在那漫长的年月里,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虽然他从未将桂树砍倒,而且桂树还在愈加茁壮,但桂树的香气却在日积月累地增强他的神力!

这也成为他终将这棵代表权力的大树砍伐倒下的信心与希望。

他没有跟孙悟空走。

但是,那是他生命中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过客。

他曾对他伸手,愿意帮他走向自由。

他曾羡慕过孙悟空,可以用自己无比强大的力量去争取自己的公道,打到这天地颤抖,众神无策。

那是他心里的英雄。

他曾希望过,孙悟空把这天毁去。

只是,破灭了。

曾有很长一段日子,当他得知北昆仑一战,孙悟空的灰飞烟灭时,颓丧了许久。那或不只是一个孙悟空的消亡,一支反抗力量

的溃败,而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坍塌。

一种信念的摧毁。

八百年后,孙悟空未死,却被关在这天庭。

吴刚就在想,他这浑身的力量,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虽然,他跨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法将这桂树砍倒,这一场与太阳神的较量,他算彻头彻尾地输了。

但他觉得,值得。

输在此地,赢在别处。

孙悟空的活着,比他的活着,更有意义。

他希望孙悟空活着,玉兔希望孙悟空活着,有无数的人希望孙悟空活着。

孙悟空活着,是英雄,是传,是一种希望。

而他活着,只是笑话。

而一个笑话,也终可轰轰烈烈地活一次。

那是他的自由。

 

今夜的月,比起以前,似乎要特别的明亮许多。

夜深了,月仍圆。

以前的这个时候,嫦娥会用那一双芊芊玉手织就的墨色云团将月遮掩,让大地进入黑暗,等待黎明,她再安然入睡,做个美美的梦。

而今夜,她一直站在广寒宫前的碧月台上,良久。

入定了一般。

如风化千年的雕塑,如美艳绝伦的画。

当微微的风吹来,扬起她月色织就的裙子,身上的香味随风飘散。

秀发飞扬而起。

整个夜都变得美了起来。

一道影子从远处慢慢地,慢慢地覆了过来。

然后停住。

世界特别安静,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嫦娥没有回头。

她知道是谁来了,她一直在等他来。

然而他来了,却什么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在她的身后,看着夜色微凉的风中长发飞扬的仙子,美得令人窒息。

他不想打扰她。

只想,这么安安静静地看一会。

就够了。

两道身影在月光下重叠,却没有一句语言,远方那伐桂的咔咔声,犹如谁的心跳,在战鼓般擂响,激烈而惊心动魄。

“怎么,词穷了,没什么可的了吗?你那长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口才呢?”终于,嫦娥还是先开口了。

她受不了这种安静。

从前,天蓬总是有事没事就跑到广寒宫来,各种跟她套近乎,而她从未有理过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很厌恶他。

因为作为孙悟空的兄弟,作为万妖军团的反天将领,主帅孙悟空战死,天蓬竟然投降了。这是一种多么贪生怕死而又不义的行为。

何况,即便是投降天庭当了元帅的天蓬,却仍然没有神的尊严。

诸天之神都瞧不起天蓬和卷帘这两个降妖,事事不待见他们。妖已为神所瞧不起,没有骨气的妖就更被瞧不起。

嫦娥觉得,无论人或者神,活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窝囊了。即便她一女流之辈,也宁可去死,为自己留点尊严。

八百年,天蓬在广寒宫外,喋喋不休。

她或是冷眼看他,或是绕开他走。

也往地下吐过唾沫。

可天蓬的脸皮厚得确实可以,八百年,一如既往,没事就往广寒宫跑,跟她得累了,就去找吴刚。

无论是她还是吴刚,都不搭理他,他一个人也不觉得尴尬。总是自话,自我解嘲,煞有介事。

然而,这一切,都终于在有一天让她改观。

她意外地看见了天蓬和卷帘尾随着太白金星下界。

后来她知道了,太白金星在找牛魔王出卖孙悟空的时候,天蓬和卷帘突然出现,对太白金星和牛魔王出手。

虽然天蓬对玉帝狡辩,根本不是帮孙悟空,只是偶然之下看见太白金星和牛魔王这种大妖为伍,便正法纪。

但嫦娥明白。

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天蓬看起来窝窝囊囊的,不在乎神仙的白眼,不在乎天庭的冷遇,任何人如何对他,他都哈哈一笑,看起来像个傻子,没有尊严地活着。

可他的心里,一直有他的理想。

有些东西,他从未忘记过。

要在别人的冷眼和孤立之下活着,应该需要更大的勇气吧。每当他在人前没心没肺傻子一样笑着的时候,心中是疼痛的吧?

某一刻,她突然心疼起那个男人来。

想温柔地轻抚他的脸颊,想拥他在怀里,告诉他,在她心里,他是英雄。为了理想而敢粉身碎骨一战的人是英雄,为了理想受得了屈辱和疼痛而不言的人,也是英雄。

但这种浓烈的感情,她只能深藏在心里。

不能表达,不敢表达。

这里是天庭,是众生的至尊之地,也是最不自由的地方。

天宫之上没有爱情。

何况天蓬只是降妖,天庭之上的危险人物,嫦娥若是与他来往,必将整个广寒宫陷于劫难,也会给天庭一个惩罚天蓬的理由。

所以,嫦娥虽然已懂了天蓬,却并没有与他亲近。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只是安静的放在心里,便好了吧。

嫦娥这样想着。

她还是对天蓬不理不睬的样子,只是已不会再给他白眼,不会厌恶他。偶尔,她的目光会与他触碰,会有短暂地停留。

那个时候,两个人的目光都很安静。

如时空停顿一般。

什么也不必,但都懂。

她将目光看着别处,由着心中浪花般的荡漾。

那是她八百年来对天蓬第一次真正的动情,像是记号般刻在她心里,在无穷的岁月里不忘。

天蓬问:“你到过人间吗?”

她不话。

她怕一话,便是覆水难收。

天蓬却继续:“其实,人间很美的,山川秀丽,风光旖旎。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都会不一样,充满了生机盎然。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大街巷的故事,有特别多的美味。那些人间烟火,看起来没有天上这么完美,但却更生动,和真实。”

有那么美吗?嫦娥在心里想。

她曾在人间呆过,可那已是几乎都想不起来的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的人间是荒芜的,她只记得星光很美。后来,她到了天上,看见了很美的星光,却发现很美的星光,有着无人能懂的寂寞。

人间有许多欢笑,却是再也回不去。

“真的,一点都没有骗你哦,仙女嫦娥姐姐。”天蓬一脸嬉笑,“你不信的话,让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人家都,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果咱们能在美好人间,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多好啊。想起来,哎呀,我这胸中鹿就乱撞……”

嫦娥转身走了。

她不敢再听下去。

因为她已经心动了,再听下去,她怕自己会答应。

而她知道,这是不能答应的。

若这一步走出,她与天蓬,都将万劫不复,没有归途。

后来,天蓬还是常来广寒宫。

还是会没点正经的样子,见她就:“走吧,我的仙女嫦娥姐姐,跟我去人间玩一玩嘛,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哦!”

“晚安哦,仙女嫦娥姐姐,明天傍晚我在蟠桃园那边等你,不见不散哦。”

嫦娥那时候就在想,这只猪还要脸吗?

可是,我竟然喜欢!

但她始终没有赴过天蓬的约。

也没与天蓬过一句话。

只是在每一个不眠的晚上,她都会在那里美美地幻想着,和天蓬的约会,那神仙眷侣的场景,定然十分浪漫感人。

有些美好的东西,想想就好了。

毕竟,神仙不比凡人。

世人都向往着神的风光,但看不见神的悲哀。

有些光环在头上,是荣耀,也是枷锁。

穷其一生,无法挣脱。

 

自从二郎神已经知道了孙悟空的消息,并面见玉帝,借走了造化玉蝶和诸天庆云,天蓬就没再来过广寒宫。

嫦娥竟会莫名地想他。

她找了个遥远的能够看得见元帅宫的位置,看见天蓬和卷帘整天坐在那里下棋。

周遭神仙监视。

她就有了某些不祥的预感。

终于,孙悟空被抓了。

这天庭之上的一场变数,在沉寂了八百年后,终难幸免。巨大的风暴一直蛰伏在云层深处,随时都将惊天爆发,改变那些年复一年的命运。

或往辉煌,或是毁亡。

天蓬又一次来到了广寒宫。

在孙悟空被宣布问斩的前夕。

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嬉皮笑脸,喋喋不休。

今夜的他,安静地站在他心爱的人的身后,沉默了良久。

而她不敢转身。

因为她知道,这将是彼此的最后一次相见。此后,万万年,都仅有虚无的想念。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