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八十六章

 2018年09月04日 08:41  234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阿桂,阿桂,阿桂……”

玉兔低语着,终还是狠了狠心,转过身去,按照不死神桂所言,将桂果捣烂,喝下了汁。

此后,这广寒宫再也不是广寒宫,将物是人非。

她必须离开这里,去随她爱的人天涯漂泊。她必须变强大,才能不负阿桂所望,才能实现她心中的理想。

当她将桂汁喝下去的时候,那残留的果壳竟变成一支银白色的箫来。

而玉兔的身体之中,随着桂汁的喝下,那桂汁竟如山洪爆发,江河奔流,通向她的四肢百骸。

她能感觉得到,那是一股如同洪荒的力量,使出来,可毁天灭地一般。

开始的时候,身子受着巨浪般的冲击,她心中有着失控和爆裂般的恐慌,但渐渐地,渐渐地,那些源源不断的力量在身体里沉静下来,有序地循环着,她开始感觉到身子在慢慢地轻盈。

轻轻一动,她的身子便如云朵般飘起。

而且,速度特别快。

她知道,这些桂果汁,至少帮她增加了几千年的修为。

但她得走了。

阿桂过,西天佛祖派了人来天庭带走不死神桂,如果发现她,她就未必走得掉了。

屋外的神桂,已只剩瘦削而光秃秃的枝丫,寂寞地伸向清冷而寂寥的天空,地上落满凋零的花瓣和枯黄的叶子。

风吹来,花瓣和叶子沙沙地就被吹向了再也回不来的远方。

玉兔忍着泪,再回头看了眼广寒宫,飞身离开。

那个黎明来临之前的夜里,玉帝的咆哮如雷霆,喊着一定要将玉兔抓回来,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不入轮回。

后来,咆哮得满头大汗的他瘫坐在那里,失神地自语:是真要变天了吗?一个的月宫宠物,竟也反下天了?

 

东海之边,花果山的废墟里。

孙悟空、铁扇公主、吴刚和白龙一起反复地商量了到东海龙宫拿金箍棒的策略。最后,还是决定由白龙带头,佯装到东海龙宫拜访,而孙悟空等人则乔装改扮成白龙的随从,混进龙宫,伺机取得金箍棒。

白龙提出这种策略的时候,孙悟空是反对的。

虽然这种办法最靠谱,可对白龙来,牺牲太大。他这么做,既是背叛整个龙族,也是背叛天庭,他如果这么做了,必使得他众叛亲离,这天下之大,也再无他容身之处。

可白龙却:“我无所谓那些的,人生一世,为了理想,总得有些代价。至于生死,看淡吧。人一旦怕死了,就别想干成什么事了,就像我父王一样,因为怕死,宁愿对神族低头,连尊严都可以不要。我们来自上古辉煌的龙族啊,落得今天被神族任意使唤,生死不由自己,都是怯弱造成的。这世界,唯有无畏和勇敢,才能活出尊严,我不能看着我们龙族如此卑躬屈膝而活,我要跟悟空哥哥一样,尽我之力去改变!”

“志向倒是很大,可惜现实……”孙悟空叹息。

白龙不解:“悟空哥哥你孤军奋战也反抗到底,为何泼我的冷水啊?”

孙悟空:“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是没有选择了,只有硬着头皮去战斗,而并不是什么热血使然呢?”

“没得选择?硬着头皮战斗?”白龙问,“什么意思?”

孙悟空:“意思就是,就算我不战斗,天庭也不容我,而且,天庭烧了我的花果山,死了那么多猴子,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但假如,人生可以从头,再来一次的话,当初我不会选择反抗。”

“你的意思是,你……后悔了吗?”白龙问。

孙悟空点头:“没错,后悔了,很后悔,很后悔……”

“怎么会呢?”白龙,“你干了那么轰轰烈烈的一件事情,为了众生的尊严和自由而战,你是亿万生灵心中敬佩的英雄,是我们心中的信仰和力量,如光一般,指引我们前行,战斗。你,怎么会后悔呢?”

孙悟空:“因为,他们都以为我可以替他们找回尊严和自由,所以才选择跟我一起战斗。而结果,他们的信任所换来的,是死亡,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觉得我是英雄。然而这个英雄,没保护得了天下,甚至没保护得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反而成为害死他们的刽子手。万恶的苍天仍然俯视众生,而众生,仍跪着而活。死过的人,除了坟头上杂乱的荒草,像是无声的陪伴,却愈显岁月之苍凉,还有谁记得他们的热血和牺牲?”

白龙:“我记得。”

铁扇公主:“我也记得。”

孙悟空:“有用吗?二郎神为了对付我,发出征妖令,然后,就一大群的妖投靠了他,跟着来抓我。他们有谁在乎我曾为他们做过什么吗?没有。他们在乎的只是怎么样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只要能过得好一点,他们并无所谓尊严,哪怕跪着,哪怕将恩人,或是自己给卖了,也在所不惜。所以,你们觉得,还为了他们的什么尊严和自由而战,流血牺牲,值得吗?”

“当然值得。”吴刚竟铿锵有力地了一句。

“是吗?何以值得?”孙悟空问。

吴刚:“他们是一群可以跪着活的人,但我们不是。他们可以为了活着而不要尊严,不要自由,但我们要。所以,即便不为他们战斗,我们也得为了自己的权利而战斗!”

“对,就是这样。”白龙也,“吴刚大叔所言,深得我心。”

吴刚:“何况,白龙和我一样,开弓已没有回头箭,要么改天换地,要么死。”

孙悟空点头:“行,既然大家都如此热血无悔,那我们就一起干吧。”

当下,就按照白龙的计划执行。

由白龙变出几套虾兵蟹将的盔甲,给孙悟空、吴刚和铁扇公主三人穿上,伪装成他的随从,直往东海龙宫而来。

孙悟空和铁扇公主有辟水珠,不怕水。

吴刚没有辟水珠,但跟着白龙,白龙所过之处,水流避让,也没关系。

一路上的东海水族见了白龙,都纷纷让道,并喊三太子好。

就这样,白龙带着孙悟空几人,直到东海龙门前。

龙门守将是一只蜘蛛蟹。

蜘蛛蟹在所有蟹类中属于攻击性超强的蟹种,不但体积庞大,伸出的蟹腿很长而灵活,胸甲尤其坚硬。

其外形颇像蜘蛛,数只蟹脚张牙舞爪。

修炼成精的蜘蛛蟹再穿上将军盔甲,面相看起来尤其凶恶。

“哟,三太子,稀客啊,好久不见你来玩,今天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啊。”一见白龙,蜘蛛蟹就打起笑脸问。

他再凶恶,但白龙毕竟是龙族。

白龙:“去海外游玩了,这才回来没两天呢,也是想着好久没来东海玩了,就过来看看。怎么,蟹将军竟亲自当值了吗?”

因为蜘蛛蟹不只是在东海,就算整个东西南北四海的数量都很少,而且又很强大,在水族中实力强,地位也高。

而这蟹将军,更是蟹中之王,通常都不会出来值守的,所以令白龙颇感意外。

蜘蛛蟹叹一声:“哎,三太子你是不知道的吗,东海出大事了。要不然,怎么会轮得到我亲自上阵值守。”

“什么,东海出大事了?什么大事啊?”白龙问。

蜘蛛蟹:“就那个妖王之王孙悟空啊,竟然还活着,而且居然就藏在我们东海之边的花果山上。结果被天庭知道了,百万天兵天将,火烧花果山,捉拿孙悟空。本来,孙悟空被二郎神捉上天庭的,没想又被他跑脱了。据天庭方面的消息,他很有可能要到东海来拿金箍棒,龙王让我们严加防范,所以我才亲自值守的。”

“原来如此。”白龙装着糊涂,“不过料想那孙悟空也不敢来咱们龙宫捣乱吧,他若是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哈哈哈。”蜘蛛蟹笑,“三太子你倒是豪言壮志,可那孙悟空也不是吃素的哦,怎么也是敢和天庭斗的角色,那满天神佛都拿他无法,所以,咱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心驶得万年船。”

“是的,是的。”白龙,“辛苦蟹将军了,那你慢慢看着,我去找大伯玩玩。”

“恩,好的,三太子请。”蜘蛛蟹当即命手下人打开龙门,为白龙等人让道进入。

孙悟空等人跟在白龙的后面。

蟹将军也没有看出什么疑点来。

因为孙悟空、吴刚和铁扇公主都穿了盔甲,相貌上也经过一定的伪装。而且,孙悟空一直佯装看风景,把头转向一边,不让蟹将军看到他的正面。

蟹将军更是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白龙身为西海龙王三太子,会亲自把孙悟空这个逆天者带入东海龙宫。

所以,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只是随便溜了一眼,就把几人放进去了。

“这家伙是什么成精,个子很高大魁梧啊。”蜘蛛蟹还在看着孙悟空的背影自言自语。

 

孙悟空跟着白龙进了龙宫。

里面的虾兵蟹将密密麻麻,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兵器在手,如临大敌,有些管事的,认识白龙的,还都毕恭毕敬地打招呼,喊三太子。

谁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毕竟,他们都很少出龙宫去,虽然孙悟空的通缉令有传到龙宫来,但仅凭着那种表面的画像,他们根本无法认出乔装改扮后的孙悟空。

孙悟空跟着白龙往龙宫深处去。

突然,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身体里的血液在蠢动。

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金箍棒!

孙悟空马上就想到了。

当六耳猕猴赶到花果山,拿出他的随心铁杆兵的时候,因为和金箍棒很像,他曾莫名地激动。

而金箍棒是跟随他征战杀伐出生入死的伙伴,彼此间肯定有很强大的心灵感应。所以,这种感觉,明他跟金箍棒的距离已经比较近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孙悟空身体里那种感觉愈加强烈起来。

白龙在一个岗哨稀疏的地方,靠近孙悟空声:“往左,是王族所居水晶宫。往右,是恶龙潭,也就是放金箍棒的地方。悟空哥哥你们去拿吧,我去水晶宫,见我大伯,陪他聊聊天,把他拖住。对了,这个给你。”

着,拿出一块令牌给孙悟空。

令牌上写着“西海”字样,并有一条龙图腾,龙头上有一个“三”字。

白龙:“这是我的身份牌,等下有人拦着问干什么,你就去兵器库帮我拿样东西。”

孙悟空点头,接过令牌,当下与白龙分头行动。

然而,事情并不怎么顺利。

因为当孙悟空往恶龙潭那边接近过去的时候,他心里和身体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

心中如战鼓在擂,血液如开水沸腾。

那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就直直地立在恶龙潭中。

一条乌黑的龙盘卧在旁。

然而,那本来静默的金箍棒,却突然身躯抖动起来,震得海水动荡,黑龙惊醒过来,立马将那一双看起来异常邪恶的眼珠充满警惕,看着四周。

金箍棒的抖动却愈加厉害,周边的海水激荡,轰然作响。

黑龙顿感暴躁起来,发出一声咆哮,做出攻击之势,静待敌人的出现。它已经预感到了这种异常的出现,必有状况。

而此时,不只是恶龙潭,而是整个东海都已经起了动静。

随着孙悟空往恶龙潭的接近,金箍棒的晃动愈加强烈,像是对主人的呼唤,整个龙宫都在海水的激荡中摇晃着。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赶紧出去看看!”正在水晶宫中接待白龙的东海龙王敖广感觉到龙宫的晃动,顿时惊慌起来。

“一点动静而已,大概是起风了吧,大伯你何至于如此紧张。”白龙知是为何,故作镇定。

“侄你这话就错了。”敖广,“可不是你伯伯我大惊怪,而是此正值多事之秋,不得不防。”

“多事之秋?”白龙问,“大伯的是那孙悟空吧?”

“当然,除了他,还有谁能让这天下多事。哎呀,此妖不除,天无宁日啊。”敖广叹。

白龙:“大伯这话就差了。”

“哦,怎么差了?”敖广问。

白龙:“我觉得,这天下有孙悟空是幸事,大伯不必视之为敌啊。”

“有孙悟空是幸事?不必视之为敌?”敖广一愣,“侄你这话从何起?”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