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二章

 2018年07月23日 08:37  278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而令人窒息的沉默,让她要疯了一般。

“怎么,词穷了,没什么可的了吗?你那长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口才呢?”终于,嫦娥还是忍不住了。

她想听听他八百年来喋喋不休的声音,想与他后来她有过的孤单和想念。

背后,却还是死一般地沉寂。

嫦娥转过身来,直面天蓬,目光似火:“你怎么不话!”

天蓬却避开了她,将目光看向别处。

别处,月正圆。

“没人想听你的时候,你总是苍蝇一样嗡嗡地烦人。习惯你那厚脸皮,能让自己听你的时候,你却什么都不了,你是不是有病!”

“我只想,再看你一眼就好了。”天蓬终于了。

那一瞬间,嫦娥突然觉得心里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

鼻子酸酸的。

但她把那种感觉忍住了。

她尽量地装着平静,不想让这种悲伤的情绪再蔓延开来。

“你真的要去救孙悟空吗?”嫦娥问。

天蓬的表情颤了下,但很快恢复平静:“我什么时候要救孙悟空了?”

嫦娥:“你不用承认,但我知道。我曾看到过你尾随太白金星去落霞峰,我不会跟天庭的。我知道你还一直念着与孙悟空的兄弟之情……”

天蓬仰头看着星空,没有话。

“你真的要去救吗?”不知为什么,嫦娥虽然特别希望他去做那样的英雄,但又特别地担心,“天庭之上,大神林立,仙人众多,你若去,必是飞蛾扑火。”

天蓬回过头来:“我不是来跟你讨论能不能做什么的事情,我只是想来看你一眼而已。八百年了,很多事都该有始有终,我们也一样,该有一声道别。”

罢,天蓬毅然转身。

那时候,一种诀别的悲怆从心头涌起,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若走,就干脆点。

“带上我吧!”背后一个勇敢而坚决的声音。

天蓬的身躯一震,回过头来,看见嫦娥那坚定的目光。

“我跟你一起。”嫦娥又了一遍。

“为什么?”天蓬问。

“没为什么,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嫦娥。

天蓬:“和我一起可并不好玩,会万劫不复,灰飞烟灭。”

嫦娥:“我不怕!”

“不怕?”天蓬问,“那为什么,你一直不敢理我?不就是怕,跟我走得近了,遭受天谴,堕入轮回?”

“我是怕过。”嫦娥承认,“可是,我更怕,没有你的日子。这广寒宫,本来就无比孤独,没有了你以后,我会更孤独。天蓬,带我走吧。”

天蓬摇头:“若是去人间,我定带你。若是去那黑暗的再也回不来的远方,我只愿孤身上路。走了,你千万别跟来,不然我们什

么都还来不及做,也许就被抓了。”

罢,毅然转身。

“天蓬……能抱抱我吗?”嫦娥喊。

天蓬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那一双月色般恬淡的眸子,什么也没,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那双臂,将她抱得格外紧。

紧得,令她感到窒息。

“在我眼里,广寒宫是这天上最美的地方,也是天庭唯一的净土,我喜欢这里的月光,那么纯净,我喜欢你,你的绝美,你的高冷,你的一切。记得好好活着,永远做自己。如果明天听到我的意外,不必悲伤。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个归处而已。何况,那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归宿,明天之后,无论天上地下,再也没人敢骂我天蓬是叛徒,是孬种……”

罢,天蓬松开了那温暖而柔软的娇躯,转身。

“天蓬……”嫦娥的声音有些哽咽。

“如果可以,偶尔能想起我,就够了。”终于,那身影头也不回地去远。

伊人站在那里,泪水流成了线。

远方,那咔咔的声音一斧一斧清晰地传来。

“如果,早知结局如此,还不如当初我跟你去了人间,至少厮守过。不似今日,我只能看着你的离去。想跟你去时,却已来不及。”

“其实,我一直不理你,不是怕我的劫数。我是想着,只要我们在彼此心里,能每天见到就好。我怕走出那一步,我们就没有以后了。”

“然而,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那一刻,隐忍在胸中的痛苦,再也忍不住。眼泪,从伊人的眸子里,大颗滚落而出。天边的明月,突然变得朦胧。

 

夜,突然变得安静了。

因为,那广寒宫外伐桂的声音长久地停了下来。

但整个三十三重天,并无人察觉。

下半夜,天庭诸神都已入睡。即便是负责巡夜的天兵,也找角落聊天去了。

这天上胜过龙潭虎穴,除了八百年前的孙悟空,没人敢来闹事。

敢闹事的孙悟空,已成为锁神殿的阶下之囚。

巡逻的天兵,只是做做样子就好了。

而真正的杀机,却已箭在弦上。

天蓬和卷帘按照约定,到了离锁神殿最近,而又没人看守的魁星楼碰头。

魁星楼乃是文曲星君放置典籍和休闲之地,而近几日文曲星君去了凡间,这魁星楼便没人,正好给了天蓬和卷帘方便。

“准备好了吗?”天蓬看了眼卷帘问。

“恩!”卷帘狠狠地点了点头。

天蓬:“那就行,今夜,把我们毕生的本事都拿出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手下绝不留情,直闯锁神殿,救出大哥!”

“只是,我还是担心……”卷帘,“九齿钉耙加降妖杖,能不能斩断那囚神链,如果斩不断,我们的所有心血都白费了。”

天蓬:“有什么白费的,也不过一死而已。而且,还是和大哥一起死,虽死,这天地之间也会留有我们的名节!”

“恩,也是。”卷帘,“八百年前,因不希望那么多兄弟被天兵屠戮,我们忍辱受降,背负一世骂名。而现在,我们了无牵挂,完全可与大哥共存亡。”

“那就不用废话了,杀吧!”话音落,天蓬的手一伸,九齿钉耙已在手中。

卷帘也将手一招,降妖杖在握。

两道如同利剑般的目光扫向锁神殿前的神卫。

杀吧!”

“恩,杀!”

一瞬间,两条人影飞起,九齿钉耙和降妖杖齐出,两道狂暴如雷霆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锁神殿前的神卫攻出!

神卫也非泛泛之辈,均是天将中的杰出之辈。

遭遇袭击,虽然仓惶,却还是反应过来,迅速往旁边闪躲。

九齿钉耙和降妖杖的力量击在锁神殿的墙壁上。

地动山摇一般。

发出轰然的声响。

但锁神殿坚固异常,不会轻易被摧毁。

猪八戒迅速转身,使出打屁神功,一声巨响,屁如天雷滚滚,袭击那名躲开的神卫。

神卫才躲开九齿钉耙的偷袭,仓皇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手中的卫天戟还没攻得出,就和好几名神卫一起,被天蓬的毒屁给轰出数丈之外,人事不省。

这边卷帘的降妖杖落空之后,也立马使出了鱼鳞飞甲之术,但见得他身上瞬间飞出如同鱼鳞般的千万片白光,激射向锁神殿前的神卫。

白光胜过神兵利剑。

在卷帘拼命的此时使出来,更是威力奇大。

顿时数名神卫惨叫出声,摔倒出去。

不等神卫有任何反应,在打屁神功和鱼鳞飞甲之后,天蓬和卷帘再将九齿钉耙和降妖杖联手击出。

激荡起巨大的风云,席卷向神卫。

快刀斩乱麻。

顿时间,锁神殿前的数十神卫,在天蓬和卷帘的偷袭之下,被清出了一大片空地,让开了路来。

天蓬趁机一耙子筑在门上。

轰然一声巨响,那厚重的神殿之门便撞了开去。

天蓬立马冲进里面,一眼就在如林的巨柱之间发现了全身四肢都被锁住的孙悟空,当即喊了声:“大哥。”

拔脚便往那边奔去。

孙悟空看着疾奔过来的天蓬,很陌生,也很茫然。

他搞不懂是个什么状况。

天蓬冲到孙悟空身边,挥起九齿钉耙就往囚神链上斩落。

铿锵一声响,溅起大片星星般的火花来。

囚神链却依旧牢固。

天蓬不服气,接着又奋力挥起钉耙,往囚神链上狠狠斩下,除了铿锵的声音和大片的火星,囚神链根本不为所动。

“怎么样,老猪?”卷帘跟了过来。

“不行,斩不动啊。”天蓬。

卷帘:“我们一起试试吧。”

天蓬点头,当下和卷帘一起,将九齿钉耙配合着降妖杖,在同一时间,力量汇聚一起,往囚神链的一个点上暴击而落!

轰然巨响之下。

就连那通天神柱都晃了晃。

而那粗大的囚神链,只是多了一点铁锈被刮去的痕迹而已,丝毫也没有要断掉的迹象。

“不行啊老猪,我的降妖杖和你的耙子都算不得利器,不够斩断囚神链。”卷帘。

“事到如今,不行也得行,赶紧的。”天蓬吼着。

斩不断囚神链,整个营救孙悟空的计划,都会前功尽弃。

天蓬和卷帘又再度将九齿钉耙和降妖杖联手,往囚神链上轰击而下。

一次,两次,三次……

那囚神链仍纹丝不动,放佛充满了藐视的存在。

而门外,又涌进了大片的神卫。

外面还有神卫的怒吼声:“天蓬和卷帘反了,赶紧急报!”

神卫挥动着卫天戟,狂暴的力量往天蓬和卷帘这边汹涌而来,整个锁神殿中,顿时充满了震荡。

天蓬和卷帘只好暂时放弃斩断囚神链,挥着兵器应敌。

奎木狼率领着二十八宿中的白虎七宿冲杀过来。

这奎木狼也是封神大战中一好汉,原是通天教主截教门人,蓬莱岛上修行,碧游宫中学道,巨口獠牙,髭须尺长,手中使一口神刀,精光耀映。

远远地就往天蓬一刀劈出。

刀锋之上,立马一道耀眼锋芒,直往天蓬头上落下。

天蓬忙挥九齿钉耙格挡。

铿锵一声响。

刀锋砍在九齿钉耙之上,天蓬竟感手臂发麻,心中暗叫,这奎木狼果然有些本事,念头未落,奎木狼再将口一张。

一块玉石往天蓬飞射而到。

这可不是一般玉石,乃是奎木狼所炼秘宝法门,舍利子玲珑内丹!

这舍利子玲珑内丹,端的个厉害非凡,在天庭之上,也称得巨宝,少有匹敌。因为舍利子乃是佛家所修,而玲珑内丹则是道家所成。所以,舍利子玲珑内丹,乃是佛道双修至宝。看起来,晶莹剔透,打出来,光芒耀眼,力沉如山!

打出之时,先是一道强光爆射。

天蓬被那强光耀得睁不开眼,而舍利子玲珑内丹则疾如流星往天蓬猛击而到。

“轰”地一声巨响。

天蓬在眼睛被强光照耀之下反应不及,被奎木狼的舍利子玲珑内丹击中,高大的身躯倒飞而出,撞在后边的通天神柱上,重重落下。

“老猪!”一见天蓬中招,卷帘急喊了声,挥着降妖杖就往奎木狼杀来。

奎木狼挥着手中神刀架住。

另外的白虎几宿则纷纷围攻卷帘。

卷帘一时被逼得节节败退,大喊一声,使出鱼鳞飞甲之术,一大片鱼鳞化为如刀白光,袭击向奎木狼及诸神卫。

这鱼鳞飞甲之术可是卷帘的看家本领,可戮神妖之体。

若非金刚不坏之身,都难挡。

奎木狼和众神卫都有所忌惮,慌忙闪开。

卷帘跑去天蓬身边护着,急问了声:“老猪,怎么样?”

天蓬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神情依然倔强,目光里燃烧着火一样的光芒,把手中九齿钉耙一摆:“今日,我们当为大哥战死此地了!”

“行,跟他们拼了!”卷帘与天蓬并肩站着,将手中降妖杖握紧。

“哈哈哈,你们这两个渣渣,还想拼命?”奎木狼大笑起来,“天蓬,卷帘,还是赶紧下跪求饶吧,或还能留尔狗命。否则,直接把尔打成灰灰!”

“呵呵,奎木狼你想多了。”天蓬,“今日这里。只有战死的猪刚鬣和沙生,没有投降的天蓬和卷帘。”

“哟哟哟。”奎木狼一脸讽刺,“两个降妖,突然之间竟有骨气了?”

天蓬:“你以为我们贪生怕死?那是你鼠目寸光所见!八百年来,我们从未降过,因为,我们一直都在等着,有朝一日,能推

翻这天庭,灭了这众神。只可惜,这一天来得太早,我们准备得还不够!”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