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章

 2018年04月29日 08:08  801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月光如水,照亮着三千世界。

三十三重天上最美的宫殿之一,广寒宫。

月色的光辉如水银倾泻,桂花的芬芳扑鼻醉人。

“吼,咔……吼,咔……吼,咔……”

几千年了,那声音不绝于耳。

一位巨大的神在那里不断地抡起白光耀眼的巨大斧头,往那株高达数丈,枝叶繁茂如巨伞的桂花树上劈落下去。

吼一声,劈一斧。

每一斧劈落,咔嚓脆响,都会一大片木渣飞溅。

桂花飘扬,无尽芳香。

不用,这位巨神便是吴刚。

他心里似有无穷的愤怒,身上仿有无穷的力气,将那锋芒的斧子高高地抡起,往桂树粗大的树干上轰然劈下,如此反复,不知疲惫。

那双眼,瞪大如铜铃。

那额头,及手臂之上,血管与青筋高高暴起,如蜿蜒的河流。

然而,每一斧落下,将那粗大的桂树干劈得似要断裂,待斧头抽开,那桂树的裂痕立马又合上如初。

几千年时光如此,不断地劈落,不断地弥合。

吴刚伐桂的一百米远。

广寒宫的另一面。

一片桂花林中,白衣飘飘的玉兔仙子,面向远方那轮晶莹巨大圆如玉盘,散发着银白光辉的月。

一遍又一遍地低喃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此时,她心乱如麻。

孙悟空就在锁神殿,再两天就要问斩了,她绝不能让他死!

如果八百年前,他是名满天下的英雄,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顶多,她只是由衷地敬佩那一代妖王的理想和胆魄。

然而,在八百年后的那片树林里。

当她躺在草丛里奄奄一息的时候,她被那个英雄抱在怀里,靠着他身上的天地灵气,因而捡回了一条性命。

当时还无所觉,后来常想起,那怀抱都好温暖,她觉得,她欠那只猴子一条命。

没想,那只猴子,竟然是她仰慕了八百年的英雄。

当年,那英雄也曾打上天宫。

而她只是一只才刚来天上的兔子,听见那天崩地裂的动静,吓得把自己关在屋里,因而不识英雄真面目。

八百年后,他竟救了她。

只是,他最终还是落在了天庭的手里。

她不能看着他死。

可她又能做什么呢?

她虽也是世人仰慕的仙子,可在这天庭之上,大神林立。她连根葱都不是,她若是有半点轻举妄动,等待她的就是十八层地狱,甚至灰飞烟灭。

不行,我必须得救他,必须的。

玉兔听见自己的心跳,在无比强烈而反复地发出这个声音。

哪怕将身万劫不复,我当做我该做的。

孙悟空,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吗?为了无数生灵的尊严和自由,面对苍天和众神,抛头颅洒热血,永生永世,永无悔。

可是,该怎么救呢?

直闯锁神殿?

然而,孙悟空却是被那上古仙法炼就的囚神链锁着,我连那囚神链都断不开啊!

玉兔陷入沉思,突然眼前一亮。

纵身飞起,美妙的身躯掠过洁白的月色,往广寒宫东面飞来。

吴刚仍在一斧重过一斧地伐树。

将胸中无尽的怒气化为无穷的力量。

虽然,一直这样。

他往这桂树上劈过了亿万斧,也没有将这树砍倒,这树反而在漫长得无边无际的岁月里愈加茁壮,但他从未放弃。

“哈哈,真傻啊,还在砍,明知这是不死神桂,还砍……”巡逻而过的一位天神。

“你没见他今日比从前,似乎更用力了吗?这斧下去,痕也深了几许。搞不好,有朝一日,他还真把这树砍断了。”另外一位天神。

“扯淡吧。”先那天神,“你没见砍多深的口子,斧离则树愈吗?几千年了,除了这树更粗了些,有丁点断掉的迹象吗?”

“也是,几千年都没将树砍出真正的口子来,哪怕再过一万年,也无济于事的。”

“就是,我记得这树原来枯黄零落,花都不开。本是将死之树,后来他一直砍,一直砍,这树反而茁壮了,开花了,这节奏,他还能指望把树砍倒吗?”

“树是砍不掉罗,但他会越砍越傻,哈哈哈……”

两个巡逻的天神嘲讽地笑着走远,吴刚并没有半点理会,这样的话他耳朵都听起了茧子,但从不理会。

无论是无聊的消遣,还是嘲讽,他只做他自己该做的事。

管别人干什么呢?

一道美丽的身影从月色下飞来。

影子投在地上。

吴刚回过目光,看见玉兔。

“兔子,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吴刚问。

这天上地下,千年以来,玉兔是唯一一个会让吴刚主动话的人。

其余诸神大仙,哪怕是找他话,他也绝不会回答半句。

包括那广寒宫的主人嫦娥。

“恩,睡……睡不着。”玉兔。

“睡不着?”吴刚问,“为什么啊,是心上有人,还是心上有事啊?”

“心上有……事。”玉兔。

“什么事啊?”吴刚问。

玉兔:“我想找吴刚大叔你帮个忙。”

“找我帮个忙?”吴刚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一个砍树的,又能帮得了你什么呢?”

玉兔:“我想借吴刚大叔的斧子一用。”

“借我的斧子一用?”吴刚略愣了一下,“干什么啊?”

玉兔:“反正,有很重要的事就行了。”

吴刚摇头:“不行,我这斧子不能借你。”

“不能借?”玉兔顿时有些生气,“亏我还当你是朋友,没事陪你聊天,没想你这么气,你要不借,以后我就不跟你玩了!”

“借你,你以后也不会跟我玩了。”吴刚。

“不会的,你借了我,我天天都陪你玩。”玉兔忙。

吴刚一笑:“你以为,你借得斧子去,还有机会跟我玩吗?你当天庭和众神都是摆设吗?谁若触怒了他们,什么后果你我都清楚的。”

“什么天庭和众神,我不知道吴刚大叔你在什么。”玉兔心中一惊,但还是装着糊涂。

吴刚:“你不要跟大叔装了,你那点心眼大叔会不知道吗?孙悟空在锁神殿,你找我借斧子干什么,我还不知道?”

“谁我是借斧子去救孙悟空了。”玉兔还是不承认。

吴刚:“别在大叔面前装了,八百年来,你跟大叔每起孙悟空的时候,大叔都看得见你眼里比星星还亮的光芒,你他是全世界最棒的,而大叔是最傻的。尤其是后来,当你知道那个救你的人就是孙悟空时,如果不是大叔劝着你,你只怕都已经下去找他了。如今他被抓,你这么着急,不是去救他,还能有别的吗?”

“好吧,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要去救他,又怎么样?”玉兔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他救过我的命,我救他自是理所当然。是你曾经告诉我的,人生在世,若是对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一生,还是生命,也都义不容辞。”

“是吗?”吴刚问,“我这么过?”

玉兔:“当然了,你忘记了?那时候我问你,为什么明知这棵树砍不倒,你还要一直砍。你,有些事,该不该做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是另外一回事。若是对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一生,还是生命,也都义不容辞。那夜,月是缺的,有几丝风,我看见了你眼里的泪光。我问你怎么了,但你没。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这么,我倒是想了起来,我的确这么过。”吴刚,“不过,这斧子你还是不用借了。”

“为什么不要借?”玉兔问。

吴刚:“因为我这斧子,世间没几人拿得动,不信你可以试试。”

着,将手中巨斧递给玉兔。

玉兔当即伸手去拿,巨斧却重如山岳,纹丝不动。

她当即搭上另外一只手,用双手去拿。

结果还是一样。

“我了,你拿不动的。”吴刚。

玉兔很不服气:“这斧子看起来并不重啊,我好歹也修行千年,怎会拿不动它?”

吴刚:“这斧子加持了仙家法力,没有万钧之力是无法拿得起的。”

“那算了,我另外去想办法。”玉兔完,转身就走。

“等等。”吴刚喊了声。

玉兔回过头:“怎么?”

吴刚问:“你真的愿为了孙悟空粉身碎骨,不惜一切?”

“当然。”玉兔回答得很肯定。

吴刚:“那行,到时我带你去劫法场好了。”

“吴刚大叔你带我去劫法场?”玉兔一愣。

吴刚:“是的。”

玉兔却还是有些迷糊:“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吴刚大叔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依稀记得,天庭没建立的时候,这里一片荒芜,我便开始在这里砍树。天庭建立后,这里变得无限繁华,神来神往,我还在这里砍。弹指之间,几千年过去了,我终是有些累了,不想再砍了。”吴刚那一双目光看向远方的明月。

眸子里有无尽的惆怅。

“可是,我不想害了吴刚大叔你。”玉兔还是有些犹豫。

“那你还要救孙悟空吗?”吴刚问,“不救就算了,救,就不要再多。”

“可是,劫法场很难有希望,不如我们偷进锁神殿去救他,或许会好些,吴刚大叔你呢?”玉兔问。

吴刚:“锁神殿戒备森严,且有上古仙法秉持,我们连进去都难,还不如在押送法场的路上,突然袭击,或许还有一点希望。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打架的事我比你在行。”

“那……好吧,谢谢吴刚大叔了。”玉兔。

吴刚:“早点睡吧,三天后你来找我。”

玉兔哽咽着谢了。

她不想让吴刚卷入进来,但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孙悟空死。

也许,尽力吧。

有些该做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只能尽力去做。

吴刚看着玉兔离去的背影,千年以来第一次,放下了他手中的斧子。

这一千年,他不吃不喝,一直拼命地劈砍着,他就每日嗅着那芳香的桂花香气,不会饥饿,也不会疲惫。

反而觉得浑身有无穷之力。

但今天,他终于第一次放下了他手中的斧子。

因为,他觉得是时候了。

远方的月亮还是那么的亮那么的圆,而往日却如潮水一般在此刻涌上了心头来。

他本来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有很幸福的家庭。

有个很漂亮的妻子,和三个儿女,其乐融融。

但有一天,女儿得了一种怪病,好好的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周遭名医而难治,时好时坏,痛不欲生。

为了女儿的病,吴刚决心天下寻道,以救女儿。

当他终于遇到一位隐士修得道法而回家的时候,却不想看见了令他义愤填膺的一幕。

他那美貌可人的妻子,竟与一男子私通。

一怒之下,他便将那男子打死。

却不知这一出手闯下大祸。

那男子不是一般人,而是太阳神炎帝之孙伯陵。

但因伯陵犯事在先,私通良家女子本罪不可赦,是以吴刚出手完全情有可原。

事情闹得也大,青天白日,众目睽睽,太阳神亦不好太过挟私报复,便罚吴刚到广寒宫砍伐桂树。

若是他砍倒桂树,便还他自由。若是砍不倒,便不准吃饭。

这看起来只是一个的惩罚了。

毕竟,砍一棵树而已。

天下人还赞太阳神胸襟宽阔,为人公道。

却不想太阳神让吴刚砍伐之桂树,并不是一般的桂树。

那是一棵在三十三重天上唯一不开花的桂树,皮坚如铁,还被太阳神用了无上仙法,成就不死之身,无论吴刚怎么砍伐,都能获得重生。

就连太阳神给吴刚的开山斧,也用了仙法,用起来无比沉重。

开始的时候,吴刚拼尽全身道法,也只能勉强拿得起那斧子。

但他硬是咬着牙,一斧一斧地往桂树之上劈落。

可无论人,或是神,都是会疲惫的,需要在一定的时间补充元气。

吴刚在挥汗如雨地坚持了一个月之后,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一大群神仙在那里围观着,看,他要倒了,他要倒了。

或者,要死了。

吴刚不想输,全凭最后的意志坚持着。

没想,奇迹出现了。

那棵从来不开花的桂树竟神奇地开花了,还开得特别地灿烂,比天上任何一株桂树都要灿烂。而更神奇的是,那满树的桂花,除了吴刚能嗅到那特别浓郁的香气之外,谁也嗅不到。而吴刚在嗅到那桂花的香气之后,顿觉精神一振。

饥饿和疲惫都没了。

手中那沉重无比的斧头,拿起来也特别地轻巧顺手。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