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四十四章

 2017年10月12日 08:08  1,772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1.

一道影子斜空而至。

“道友好雅兴啊,良辰美景,对月当歌。”一个声音随影传来。

孙悟空停住踉跄的舞步,缓缓地抬起目光。

一个骑着黑斑虎背着长剑的道人。

“你谁啊?”孙悟空问。

“哈哈哈,道友演技不错啊,居然问我是谁。”申公豹笑。

孙悟空问:“难道我跟你熟吗?”

“你看你看,道友你连开玩笑都一本正经的样子,不愧是叱咤过风云的人物,开玩笑面不改色。”申公豹说。

“有事说事吧,不要套这些有用没用的近乎。”孙悟空说。

“啧啧啧,道友真好演技。难怪上一秒被二郎神打得吐血,让二郎神沾沾自喜,下一秒就把二郎神打得屁滚尿流,让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道友喜欢玩这种扮猪吃虎的游戏吗?”申公豹问。

“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没心情跟你瞎扯,爷爷我累了,要去睡觉了。”孙悟空起身下了石头。

“孙悟空,我敬你是个人物,想跟你讲点道理,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申公豹问。

孙悟空停住脚步:“你认识我?”

“我擦,你不会真忘了吧,我请你回伏妖门喝茶,被你拒绝了,然后你朋友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给我一扇子,直接把我扇飞了啊,这么快你就忘记了?”申公豹可是个察言观色的老手,堪称祖师级人物。

当年封神大战,他那一句“道友,请留步”作为开场白,然后通过察言观色,巧舌如簧,把多少得道之士哄上了战场。

其观察力和口才,可谓当世无人能及。

所以,他刚才看了孙悟空很久,其神色反应是真不认识他,也真不记得和他照过面,完全没有那种遇到敌人的反应。

太平静,平静得跟遇到陌生人一样,完全不是演技所能达到的境界。

所以,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而这时孙悟空已经明白了。

申公豹遇见的不是他,而是六耳猕猴。

因为六耳猕猴变作了他的样子,所以,申公豹就以为是他了。

“你是伏妖门的人?来抓我?”孙悟空问。

“这个……”申公豹讪讪地笑着,“说抓多伤面子啊,我觉得说请比较好,请你跟我们去伏妖门走一趟。”

“请和抓有什么区别吗?”孙悟空问。

“区别?”申公豹说,“还是有的,请的话咱们开开心心的就去了,抓的话,打一场会很伤和气,也可能会很伤身体。”

孙悟空说:“其实,我已经忘记了过去,我也没有再与这天地为敌的意思,我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哪怕世人不知我,就如我死去了一般,大家互不相犯,多好。”

“你看你看,道友又开玩笑了不是,我下午的时候还见你在这里操练兵马,声势浩大,完全是准备大干一场啊。准备东山再起吧?我墙都不扶,就服你。”申公豹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

“你想多了。”孙悟空说,“我只是教他们强身健体,教他们一点自卫的本事,以后走出去了,也才不被虎狼欺负。”

“不承认,不承认……”申公豹说,“这有点不像你的作风啊,你当年可是一人一棒在三十三重天杀个来回,振臂一挥,万妖响应,最后连天庭找你谈判,你都不给面子的,现在这么的畏首畏尾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些猴子就能抵抗得了天兵天将吗?”孙悟空说:“我都跟你说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孙悟空了,我只想岁月静好,我心里已没有众生和天下,我只想把自己过好。我对这世界无害,我也不会去影响天庭。你们为何不放我一马,大家相安无事呢?”

“不好意思了道友,那是你的想法,我的想法是,你还得听我的。心平气和的跟我回伏妖门,万事皆休,不然……”

“不然你妈啊,老子先弄死你再说!”申公豹话音未落,孙悟空已经暴怒起来,抬臂就往申公豹面门一拳。

本来他就有几分醉意。

但为了花果山的太平,用仅有的几分理智,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然而,申公豹却并没有想放过他的意思。

如果还能讲道理,他愿意讲道理,放低姿态也没关系。如果不跟他讲道理,要讲拳头,那他就省得废话,简单直接,先下手为强。

申公豹虽然有所防备,但还是防不胜防。

要知道孙悟空在八百年前,被誉为四宇八荒第一战神,名头直盖当年也有战神之誉的刑天。

可想而知孙悟空的战斗力了。

而且,这个战斗力是指纯战斗力,本体的力量,以及战斗经验而言,跟法力和法宝都没有关系。

所以复活过来的孙悟空,在没有法力和法宝的情况下,单人匹马打败牛魔王等六大妖王。

当然,那一次也是牛魔王感冒拉肚子拉到浑身无力,他捡了很大便宜,但那种战斗力也很恐怖了。

一招得手,孙悟空身子一纵,再度往申公豹扑去,准备直接把申公豹给干死,他心中的杀念已经被激发,那只潜藏的猛兽被彻底激怒。

他要把申公豹给彻底干掉!

 

2.

“吼”

黑斑虎一声咆哮,横空扑向孙悟空。

孙悟空一心想杀申公豹,被黑斑虎这猛地一扑,没有闪躲得开,直接就被扑倒在地。

黑斑虎的双爪按住孙悟空,张嘴就咬向孙悟空的头,要把他的头一口就吞掉似的。

血盆大口中的牙齿,宛如锋利的尖刀。

孙悟空奋力将双臂一翻,脱出了黑斑虎的虎爪,顺势将双手夹住黑斑虎的腰身,一声怒吼,奋力甩出。

在黑斑虎的血盆大口咬中孙悟空脑袋之前,孙悟空已将他甩出了数十丈远。

这时候申公豹已经怕了起来,吼得一声:“伏妖剑阵!”

“嗖嗖嗖……”

三十六名降妖师化作道道黑影往孙悟空扑来,团团转转的将孙悟空围在了中间。

长剑如森林,带着浓重的杀机。

“拿下他!”申公豹一声吼,又想起补充,“记住,留一口气,抓活的,死了就不值钱了!”

第一名降妖师飞剑而出。

剑化白光,从孙悟空头顶而落。

孙悟空急闪开。

又四名降妖师祭出四把飞剑,至四面围追堵截。

孙悟空看准一个缝隙,堪堪从剑光中穿出来。

但马上又八名降妖师祭出飞剑。

飞剑环形旋转,疾如流星,只听得剑风尖啸,而剑光幻化成巨大的白幕,把孙悟空团团的围在中间,如铜墙铁壁。

随后,其余降妖师也各自祭出飞剑来。

那些飞剑天上地下的,如同满天萤火虫飞舞,令人眼花缭乱,很快就变成了剑光织就的一张网。

天罗地网。

将孙悟空困在中间,任孙悟空的身手如何敏捷,也别冲出来。

孙悟空试过,准备从其中一闪而逝的两道剑光间隙中冲出来,但立马就被一道剑光割裂了手臂,血肉瞬间裂开。

鲜血如放生般涌出。

而那三十六把飞剑织就的天罗地网还在慢慢地收拢,留给孙悟空的空间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被剑光缚成一个蚕茧,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孙悟空发狂了。

就如同这天地不容他,要步步紧逼,让他没有退路般的令人愤怒。

他嘶吼着,挥着巨拳,猛扑向剑的光幕。

天不让他生,那就以死相拼!

“轰轰轰……”

重拳击在如流的剑光之上,剑光瞬间碎裂,化成万点白星。

孙悟空竟然将天罗地网的剑阵击开了一个缺口!

那一面,可是有六把飞剑如漩涡般轮换!

而只是那瞬息之间,孙悟空就从剑阵缺口冲出,二话没说,便扑向正面御剑的一名降妖师。

“佛光盾!”降妖师吼得一声。

那身前立马现出一道金光。

轰地一声响。

孙悟空的铁拳击在那一幕金光之上,立马被震飞出数丈之外,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三十六名降妖师立马蜂拥而上,飞剑织网而落,就准备将孙悟空抓起来,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疾至,金光一闪。

轰然爆响之声,剑光碎散。

三十六名降妖师被一股巨大如风暴般的力量震得连连倒退。

尘土散尽。

现场突然多出了一个巍然的身影。

那身影手中拿着一根金色的棒子。

傲然而立,目光如火。

“谁敢动我大哥,我让他尸骨无存!”六耳猕猴恶狠狠地咬牙切齿。

孙悟空从地上爬了起来。

鲜血染红了毛发。

刚才他强横的往剑阵外冲去,虽然将剑阵冲开一个缺口,但强大的剑气还是将他的手和身上撕开了几道巨大的口子。

鲜血染红了半身。

但他仍然和六耳猕猴一样,傲立当场,威武不屈。

 

3.

“你又是谁?”申公豹看着六耳猕猴,睁大了眼睛。

之前他跟六耳猕猴对过话,但六耳猕猴是变作孙悟空的样子,现在六耳猕猴变回本身,所以他便不认得了。

“连老子都认不得,说明你在仙界混得也不怎么样!”六耳猕猴说。

“等等……”申公豹看着六耳猕猴的耳朵,“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跟孙悟空喊大哥,又是六只耳朵,你就是八百年前跟随孙悟空反天的万妖军团四大天王之一的六耳猕猴吧?你居然也没死?”

“你放心,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的。”六耳猕猴说。

“好大的口气。”申公豹说,“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也罢,反正都是妖,那我就不客气,一起收了!”

“呵呵,你也好意思说都是妖?”六耳猕猴说,“你他妈忘记你自己是什么了?豹子成精,你不是妖?跟着神仙混,就当自己是神仙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但我又不是来跟你讲道理的。”申公豹当即将飞剑祭起,喊了声,“飞剑,飞剑,速给我把两只猴子抓来!”

喊声落,申公豹的飞剑化一道光而起。

光绕了一个巨大的弧形,变成一匹白练般,直接就往六耳猕猴和孙悟空圈过去。

六耳猕猴一挥手中随心铁杆兵。

铿锵一声。

溅起一大片细碎的火花,直接将申公豹的飞剑击回。

“有点本事!”申公豹喊了声,“泰山压顶!”

那飞剑立马变得无限巨大,至天空之上,如黑云压顶般的重击落下。

看样子,能把六耳猕猴和孙悟空直接压成肉酱。

六耳猕猴挥棒击出。

孙悟空也腾身而起,铁拳迎击。

只听得轰然声响,那巨剑只是震了一震,短暂的停了下,却仍然沉重如山岳般的砸落。

“顶天立地!”六耳猕猴陡然一声暴喝。

一下子,他的身子在巨剑即将压中他和孙悟空的时候,他的身躯和手中随心铁杆兵一起逆长,顶向了巨剑。

如同天塌地陷般的巨剑被六耳猕猴的头和变粗大的随心铁杆兵顶住了。

“吼!”

六耳猕猴再度一声暴喝,手臂用力,随心铁杆兵爆发出狂猛的力量,将那巨剑直接掀翻过去,反砸向申公豹和降妖师。

申公豹一见大惊,赶紧喊了声:“收!”

飞剑瞬间变小落回手中。

“我打死你个龟孙!”六耳猕猴弹身而起,一棒就往申公豹挥出。

申公豹见状,忙喊了声:“佛光盾!”

一道金幕起。

六耳猕猴的随心铁杆兵击在上面,发出混沌洪钟般的巨响。

但还是将那道金幕击得碎散。

申公豹站立不稳踉跄着倒退了十几步。

六耳猕猴也没占着便宜,被金幕震飞而回,落地站稳时,还觉得手臂酸麻。

“都上啊,愣着干什么,看耍子啊!”申公豹冲着降妖师吼了声。

孙悟空则一个纵跳而起,再度往申公豹扑到。

擒贼先擒王,他打算不惜一切先把申公豹给干掉。

“呼……”

就在他还没有扑到的时候,一道飓风卷起,飞沙走石,树木拔根,孙悟空被逼得连连倒退,眼睛都睁不开。

申公豹和三十六名降妖师则瞬间都变成了天外的星星,没有了踪影。

孙悟空睁开眼时,看见铁姗正提着芭蕉扇跑出来。

 

4.

“你干嘛?”六耳猕猴问。

铁姗说:“不是你说的你们万一有危险了我再出来扇他们吗?”

六耳猕猴说:“我们哪里有危险了,正打得起劲呢,我的吞天噬地都还没使出来,正打算一口吞了他们,结果就被你扇没了!”

“但我看猴子都已经伤成这样了,怕慢了抢救不及。”铁姗有些心疼地说。

六耳猕猴看了眼孙悟空:“大哥,你不要紧吧?”

孙悟空没回答,而是脸色一黑:“你们为什么还没走,还在这里干什么?”

六耳猕猴说:“我们怎么可能丢下大哥你不管,大哥你在哪,我们就会在哪。”

“何必呢。”孙悟空说,“本来这事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为什么非要卷入呢,你要知道,卷入进来就是送死。八百年前那个叫做孙悟空的神话带着千千万万的人拼死一战,尚且一败涂地。八百年后一个废物,还能与天抗衡?”

“那又能如何呢?”六耳猕猴说,“与天抗衡,最坏的结果也不过一死,我又不怕死,还有什么可怕!”

“好好的活着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死?”孙悟空问。

六耳猕猴说:“因为大哥你说的,若是跪着生,宁可站着死!”

“但我只想你们都好好活着。”孙悟空说,“这是我心里最想看到的,明白吗?当年那么多人,为了热血,为了理想,为了尊严,为了天下,结果什么都没了,我不想再重蹈覆辙。”

“嗯,我知道了大哥。”六耳猕猴说,“我不会再喊你跟我一起杀向南天门去,我刚才看见了你的战斗力。你的确已经……”

说到这里的时候,六耳猕猴哽住了。

心里特别的酸楚。

他无法回想当年那个将金箍棒指向九天之上的大哥,吼出一声“给我砸了它”时,如雷贯耳的声音,霸气侧漏的气势。

他无法正视眼前一身血迹斑斑的大哥,如同迟暮而行将就木的老人,不经岁月风雨。

刚才只是一群仙界的小角色而已。

但孙悟空已经扛不住了。

在六耳猕猴眼里,现在的大哥,就像个需要照顾的孩子,已经不适合去冲锋陷阵。

“以后,我就在这里陪着大哥吧,其他的都放下。”六耳猕猴说。

“然而,我并不需要人陪啊。”孙悟空说,“我可能隐约的记得你,但关于你的记忆却寥寥无几。你跟我搞得这样很熟的样子,让我很尴尬,很无所适从啊。”

“没关系。”六耳猕猴说,“慢慢的,时间久了,我们就会很熟了。”

“但我最近迷上了孤单啊。”孙悟空说,“我讨厌有人在我耳边聒噪,很烦人,我觉得一个人的世界很好。”

他把目光看向铁姗:“你没见我对女人都不感兴趣的吗?”

“臭猴子,你真是欠揍。”铁姗狠狠地说,“刚才要不是我出手,你现在都变成尸体了,知不知好歹!”

“别气,别气。”六耳猕猴劝住她,“又是老套路,别中了他的计,他就是不想牵连我们,故意这样。”

“又被你看穿了,有意思吗?”孙悟空问,“你这么聪明,你能不能看看老天现在在想什么?他们有没有想毁了花果山?有没有想再来一场生灵涂炭?如果看不见的话,你就别自作聪明啊。我他妈现在就是特烦。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会多自由,我爱干什么干什么,连死都可以找个很销魂的姿势。可现在有你们在,我想着你们要陪我死,就感觉借人钱还不起一样。然后,你们还觉得是在帮我,装出一副伟大的样子,何必呢?”

“你个死猴子,你还讲不讲点道理了!”铁姗怒斥。

“讲道理?”孙悟空问,“讲什么道理?伏妖门已经找到了这里,天庭也很快就会知道,也许天不亮以前,这里就会大军压境,然后,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还讲什么道理?”

“要不,大哥,跟我去海外吧。”六耳猕猴突然想起,“我在海外藏了八百年,有安全的藏身之处。”

“呵呵呵,然后呢?”孙悟空问,“我为了自己活命,丢下这些猴子不管了,让他们替我死?”

“也许你走了,天庭就会放过他们呢?”六耳猕猴说。

“也许?”孙悟空问,“难道你让我把他们的命都交给也许吗?”

铁姗说:“可是,你留下来也没法保护他们啊。”

“但至少——”孙悟空说,“我可以和他们一起战斗。”

“那行,我们就都留下来,一起战斗吧。”六耳猕猴说。

“我累了,我先睡了,你们自便吧。”孙悟空转身,往水帘洞而去。

西沉在天际最后的月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5.

“大哥的背影好落寞,看着好让人心酸。”六耳猕猴喃喃着。

“是的,他一点都不像传说里那个顶天立地杀伐果断的英雄,但我倒觉得,他更有血有肉了。我能看见他的内心,很真实。”铁姗说。

“是吗?”六耳猕猴问,“他内心是什么样子的?”

铁姗说:“愤怒,疲惫,爱和无奈。”

“哎,看着他这样,我心都碎了。如果可以,我真愿意为他承受这痛苦的一切。”六耳猕猴说。

铁姗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但是,这世界没有如果。”

六耳猕猴说:“以大哥的为人,就算有这种如果,他也不会让我们替他承受。你也看见了,就算是一群才认识没几天的普通猴子,他也惜之如命。”

“其实,我觉得他还是固执了些。”铁姗说,“如果他不在花果山,天庭未必会为难这些猴子。”

“不,这一点大哥比任何人都清楚。天庭从来都不会为众生悲悯,他们眼里只有权力和威严。”六耳猕猴说,“所以,即便当年万妖投降,八百年来,也没有逃过追杀的命运。在对大哥的通缉令上也写得很明白,别说是跟大哥有关系,就算是知而不报的,也同罪。”

“哎,天庭为什么要这么可恶呢?”铁姗叹息。

“不要在那里喋喋不休了好吧,吵死人了,自找的,还抱怨那么多,有意思吗,洗洗睡吧。”孙悟空转过身来喊。

六耳猕猴和铁姗立马住口不言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赞赏啦,转发朋友圈啦,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