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三十六章

 2017年09月23日 07:31  1,463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1.

海浪,一浪一浪的,拍着岸。

孙悟空坐在花果山上最高的那块石头上,看着远方失神。

远方,只有无边的海。

什么都看不见。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他只是习惯了,就这样看着,大脑里,一片的空白。

他活着,但觉得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他每天除了吃喝拉撒,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能做,只是让自己活着,活着消耗时间,把时间消耗到尽头。

直到死去的那天。

他是孙悟空?

八百年前威震天下叱咤风云的孙悟空?

呵呵。

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笑得很心痛。

他是孙悟空,但却没有任何关于孙悟空的记忆,那些记忆像虫子一样在抓挠着他的心里,他想记起,但什么都记不起。

他让猴子们跟他讲关于孙悟空的那些故事。

无论老猴子,还是小猴子,都能如长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地讲个几天几夜,都是孙悟空的英雄事迹,是关于孙悟空无尽的辉煌传说。

在他们心里,那是一个何其伟大的人物。

超越了神一般的存在。

因为,有神在上,众生卑微,而且恐惧。

孙悟空拥有着他们没有的力量和勇敢,打败了神,活出了自己,哪怕死了,他也是没人能比的。

猴子们没有谁见过孙悟空。

他们是从更老的猴子那里知道,而更老的猴子又从更老的猴子那里知道。

这个英雄的传说一直传了八百年。

八百年后,猴子们说起那个英雄的时候,还是那样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兴奋不已,以他为榜样。

甚至,因为孙悟空,他们觉得自己能做一只猴子都很自豪。

可是谁知道呢,传说一般的孙悟空,其实还活着,只是活成了一个废物。

有很多次,孙悟空都忍不住想要冲下山去。

即便战死,也好过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他连像样死去的权利都没有。

他只要冲下山去,与天一战,死的不只是他,还有花果山上的猴子。

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悲哀。

一个轰动天地的传说,一个众生景仰的英雄,活成了废物,连像样的死去都不行。

自己都不自由,还说什么为了天下苍生的自由?

 

2.

“大王,大王,不好了,不好了……”一只马猴飞奔而至,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喊。

“什么事这么惊慌?”孙悟空转过头,淡淡地问。

马猴摸了摸胸口,缓了缓气:“刚才,在水帘洞外,又出现了一个大王,说要找大王。”

“水帘洞外,又出现了一个大王?”孙悟空问,“什么意思?”

马猴说:“就是来了一个……跟大王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猴子,说要找大王您。”

“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孙悟空眉头一皱,“他找我干什么?”

马猴说:“他没说,就只说要找大王,我们都还以为是大王您呢。哦,对了,那个拿着扇子的女孩跟他在一起。”

“铁姗?她跟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猴子在一起?”孙悟空觉得,这真是有点不可思议了。

什么情况?

很快,孙悟空就回到了水帘洞。

在洞顶之上,他果然看见了前面的坝子上,铁姗和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猴子在一起。

前面是马、流元帅以及崩、芭将军率领猴子持枪拿棒相待。

孙悟空一个空翻,从洞顶飞落阵前。

“大哥,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我见着活的你了,听他们说的时候我都觉得不真实,像梦一样,现在亲眼看见,我才信了,太好了……”

一见孙悟空,六耳猕猴竟然失态,一把上前抱住他,喜极而泣,热泪盈眶,像个孩子一般。

“喂喂喂,你谁啊,我跟你不熟,你不要搞得这么亲热行不行。”孙悟空边闪躲,边将六耳猕猴推开。

“大哥,我是六耳啊!”六耳猕猴用力地拍着胸脯。

“六耳?为什么不是七耳?”孙悟空的表情仍一脸平淡,不起波澜。

“我……”六耳猕猴竟一下子被问住,“因为我只有六只耳朵,所以就叫六耳啊,你看嘛。”

说着,六耳猕猴又变出本相,扒拉着自己的耳朵。

“看嘛,一边一个m,像3,两边加起来就像六只耳朵,所以就叫六耳了。”

孙悟空说:“我还是跟你不熟。”

“大哥,你是我大哥啊,怎么能不熟?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大哥。当年,黑魔山上,我们义结金兰……”六耳猕猴仍神情激动。

“我都跟你说了,他没有记忆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孙悟空,你不信……”铁姗在一边说。

“你又来干什么?谁让你来了吗?这么主动?跟我很熟一样的?”孙悟空看着铁姗,神情冷漠。

“大哥,是我让她带我来找你的。”六耳猕猴解释。

“我问你话了吗?没问你,你抢什么话,口才好啊!”孙悟空冲着他一吼。

“臭猴子,你什么意思啊,吃错药了吗?我来怎么了,不能来吗?我高兴来就要来,要你管!”铁姗被孙悟空搞气起来。

孙悟空说:“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不喜欢女人,或者说,我就不喜欢你,你能不能不要死缠烂打,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啊,爱情的目的是使人愉悦,而你这样让我很难受啊。你知不知道讨厌一只苍蝇,苍蝇还没完没了的在耳边嗡嗡嗡是什么感觉吗?你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发自内心的想一巴掌拍死啊,拍得血肉模糊屎尿横飞的那种啊。人活着不能对这个社会有所贡献也就罢了,为什么非得要惹人烦呢?”

“ 你个死猴子,行,算你狠,我告诉你,从今往后,我铁姗跟你一刀两断,谁也不认识谁,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稀罕谁啊,你去死你的好了,再见吧,混蛋!”铁姗转身就准备走。

“喂喂喂,别激动,别激动嘛。”六耳猕猴一伸手把铁姗拉住,“爱一个人,连几句侮辱都受不住,还谈什么真爱呢。”

“爱个屁啊!”铁姗怒不可遏,“士可杀不可辱,他竟敢侮辱我,我不杀了他已经算仁慈了。从此我与他,桥归桥,路归路,别再说跟我熟!”

“哎,心平气和点行不行,吵几句嘴就要死要活了,你都不了解他,他是这脾气,八百年前的套路,又拿出来玩而已。”六耳猕猴说。

“八百年前的套路,什么意思?”铁姗问。

六耳猕猴说:“八百年前,他和天庭百花仙子月瑶相爱,死去活来啊。后来,他带领兄弟们反天,玉帝那王八蛋用月瑶来威胁他。他当着全天下神仙和妖族的面把百花仙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就是和她玩玩而已,玩不到了就算了,如果她愿意跟他睡,他也愿意委屈一下自己,至于让他放弃反天大业,去他妈的吧。你知道他把百花仙子气到当场吐血啊,但回来他就哭了,泪流满面,肝肠寸断……”

“原来,猴子你是这样的人……”

“什么这样那样的人,我喊你们滚啊!”猴子把手指向六耳猕猴,“还有你,我都说了不认识你,听不懂人话吗,没事跑来攀什么亲,我很帅吗,装成我的样子?你这样让我很恶心啊,你们能不能给我滚远点,山的那边很凉快,自己那边呆着去吧,惹我动粗,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大哥,你这演技我都熟了。”六耳猕猴说,“天庭现在四处通缉你,你怕连累我们,所以,你想赶我们走。但我跟你说,没用的。从八百年前那个美好的黄昏开始,割破中指的刹那,就已经注定了,你是我永远的大哥。我们生一起,死一起,永不离弃!”

“你胡扯什么蛋!”孙悟空说,“八百年前,都知道我死了,那你为什么没跟我一起死?”

“因为我要活下来,去完成你未完成的使命。诸天之神杀你,我便要杀尽诸天之神!”六耳猕猴的眼里又现出了那种凶恶的光芒。

“别扯淡了!”孙悟空说:“你说得这么热血沸腾的样子,然而呢?八百年过去,那天还在,巍然而存,神还活着,不可一世。再看看你,还只是一只长满了毛的猴子,看起来多么的滑稽,有意思吗?”

“大哥,你再这样我跟你翻脸了啊。”六耳猕猴说。

“翻脸?好啊,怎么翻,你翻给我看。”孙悟空说。

“你过分了啊!你信不信,今天你要不认我这兄弟,我打到你认!”六耳猕猴一咬牙,露出狰狞的面孔,手一挥,一根金色的棒子便出现在手里。

金光灿烂,吓得跟在孙悟空身边的猴子不由倒退数步。

孙悟空的目光落在那棒子上,神情颤了颤。

心底深处,像是被针刺到了一般。

记忆的某根弦被触动了。

某些零碎的片段像是浮云一般,飘了出来。

他仍努力地克制着,让自己显得平静。

但那内心仍像是经历了狂风暴雨般的颤抖着。

 

3.

“怎么,大哥你想起来了吗?当初你金箍棒在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向披靡顶天立地的样子,好威风……”

“我让你滚啊,你没听见吗?你长了六只耳朵,就没有一只听得懂人话,全都是聋的吗?”孙悟空突然抬起目光,咆哮起来。

“你是不是不信我会打你!”六耳猕猴将手中棒子一指。

“头就在这里,有种的砸下来吧。你开心就行。”孙悟空说。

“啊……呀……啊……”

六耳猕猴狂躁起来,挥着棒子把周围的石头打得一阵飞溅,神情痛苦之极,唬得一群猴子仓皇躲闪。

孙悟空站在那里没有动。

狂风卷乱了他的头发。

许多块石头砸到他身上。

看着六耳猕猴的样子,许多记忆浮上心头,他想冲过去抱紧他,喊一声兄弟。但他没有动。

像雕塑一般的。

很久,他才抬起头来,看看那天空。

神之下,众生不自由。

若要自由,死亡便是代价。

六耳猕猴停了下来,他竟然哭了,泪水如泉涌一般滚出眼眶,充满失望地将金色的棒子指着孙悟空:“是的,我不会打你,因为你是我大哥。我会灭这天,我会灭这地,但我永远不会欺负自己兄弟。这话是当年你说的,我一直记得。从今往后,我会当你死了。但我会记住你的话,继续战斗下去!”

“你要战斗可以,但请你自觉点,不要再冒充我的样子!”孙悟空说。

“放心吧,我才不会再用你的样子。我用你的样子,只是因为你死了,我想用你的样子,你的方式,去杀你想杀的人。我只是想替你活着。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值得了,我本来就比你帅,我凭什么还要用你的样子!”

孙悟空摊开双手:“这样就很好啊,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大家做自己的事情,不要有什么牵扯。”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狗。”六耳猕猴失望地说。

“是吗,那就像一只狗了,又怎么样?”孙悟空说,“只要能活着,管它做什么呢?狗只要有骨头就很开心了。做英雄的都死了,有意思吗?”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记得我,只是怕了,不想战斗了,所以,装着不认识?”六耳猕猴问。

孙悟空无奈地把双手一摊:“看穿不说穿,以后还是朋友。”

“朋友?狗屎吧!”六耳猕猴一棒把地上一块石头打得粉碎,“从今往后,我六耳没有你这大哥,你夹着尾巴过吧。”

说罢,转身就走。

“喂喂喂,等我啊。”铁姗喊。

“等你干什么?你也很丑,别跟着我!”六耳猕猴吼。

铁姗说:“我丑,也不跟个软骨头在一起,所以,我还是跟你走。”

说罢,还狠狠地瞪了孙悟空一眼:“软骨头,懦夫,鄙视你!”

随即,她便跟着六耳猕猴走了。

“呵呵,有意思吗?打不过还去打,傻吗?傻子都不会干那种送死的事情,还出来冒充老大,醒醒吧。”

然后,孙悟空那嘲讽的表情慢慢凝结。

他听到了心中撕裂的声音。

很久,堵在喉咙里的那两个字才喃喃地说了出来:六耳。

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他冷漠的脸上,无悲无喜的眼中,有了隐隐的泪花。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赞赏啦,朋友圈转发啦,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