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八章

 2017年08月08日 10:11  1,564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1.

“大王,你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吗?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说话。”老马猴走了过来,扮演着一个贴心的角色。

“没什么可烦心的,我就喜欢沉默。”猴子说。

“好吧,那姑娘是谁啊,大王,感觉你们有点……那个啊。”老马猴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猴子回过头来,神色中颇有些不悦:“跟你有关系吗?”

“不是,跟我没关系,但……跟大王你有关系啊。”老马猴说。

“跟我有关系?”猴子问,“什么关系?”

老马猴说:“我觉得那姑娘挺漂亮的,而且又有本事,大王可以娶来做个压洞夫人,很理想,很完美啊。”

“我对女人没兴趣。”猴子淡淡地说。

“啊……”老马猴的嘴巴张大。

“那也可以对她态度好点,把她留在咱们水帘洞嘛,她的扇子毕竟很厉害,那些妖王再来报仇的时候,咱们也能对抗。毕竟,那牛魔王是东胜神州赫赫有名的大妖王,他肯定还会回来复仇。”

“你让一个姑娘来为你分担危险,你还能有点志气吗?”猴子问。

“啊?志气?”老马猴问,“志气是什么?”

猴子说:“不懂就不要这么多废话。”

“我是想为大王分忧。”老马猴说。

猴子说:“我知道你是害怕。既然我做了你们的大王,住在了水帘洞,就算天塌下来,我都两肩挑着,不用担心。”

“嗯,是,大王。”老马猴看着这只有些沉默寡言的猴子,内心之中油然而生一股敬佩。

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猴子喃喃着。

然后,一遍一遍的,轻唱着。

唱了好多遍,他又偏着头想,我为什么会唱这首歌?那声音像是自己从脑子里冒出来一样?在哪里唱过吗?

一股莫名的伤感,像是眼前的流水一样,在心里涌动。

莫名的,他的眼睛湿了。

 

2.

夜空如洗,月如玉盘。

东胜神州傲来国境落霞峰顶。

一条身躯高大的老牛对月而立,仰天张嘴准备哞叫,然而那声音却如放了一个不怎么响的屁,绵软无力。

哎,那个牛黄丸还是没有发明好,吃了竟然感冒拉肚子,搞死老子了,老壮的身子竟然搞虚了,这还怎么去找那孙猴子报仇?

不过,这仇却必须得报啊。

老子牛魔王在东胜神州上可以栽跟头吗?

谁动老子一根牛毛,老子都得灭他的门,何况把老子给扇得没差点晕过去,必须踏平那花果山,扬我牛威!

感冒拉肚子不要紧,不是还有几个兄弟嘛,让他们上,老子在旁边看看就行。

打定主意,牛魔王又拼出了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昂长的哞叫。

而叫完这一声,他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哎,再厉害的人物,也不能生病啊,不然就是个渣。

很快,一条身影飞至。

是一只长着大翅膀的鸟,在老牛面前落定,问:“大哥,召唤何事。”

老牛说:“还有什么事,下午在水帘洞吃了亏,不得把这个面子找回来吗?”

不用说,这大鸟则是鹏魔王。

“嗯,仇肯定是要报的。”鹏魔王说,“只是,不知道另外几位兄弟伤势如何,那扇子好厉害,直接把我扇到西牛贺洲去了,当场晕死过去,几个时辰之后才醒来,回去吐了好几碗血,吃了几颗大哥给的牛虱丹,睡了一觉,这感觉才好点。大哥你呢,脸色好像不大好啊!”

“不是一点不好,那是相当的不好。”牛魔王说。

“怎么了吗大哥?”鹏魔王问。

牛魔王一声叹息:“哎,别提了,感冒,还拉肚子,搞死我了。”

“感冒,拉肚子?”鹏魔王问,“怎么可能,大哥你的修为,这么强壮的身子,怎么会感冒拉肚子?”

“哎,别提了,还不是那死猴子。”牛魔王说,“昨天打那一架,我被那女的冷不丁一扇子扇到南赡部洲去了,没差点晕过去。回来之后身体一直不舒服,就吃了一粒刚才发明出来的牛黄丸,想补一下,没想药力太强,虚不受补,反倒让我损伤了。估计得要些时日才能恢复了。”

“那大哥你身体不行了,报仇的事怎么办?”鹏魔王问。

“还怎么办?该怎么办怎么办啊。”牛魔王说,“就算没有我,你们还有五大妖王呢。我不但能打,起码能在旁边给你们助威嘛。”

“恩,是这个理。只是,不知道那扇子是个什么玩意,好厉害。”鹏魔王说起来仍心有余悸。

牛魔王摇头:“我也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大意到上这么大当了。”

正说着,又一条身影飞到。

是禺狨王。

分别跟牛魔王和鹏魔王见了礼。

“禺狨兄,你怎么样,被扇哪去了?”鹏魔王问。

“我当时站得远,没被扇走,只是吓到了,摔了一跤。”禺狨王说。

“是吗?”鹏魔王问,“那然后呢?你有跟那个自称孙悟空的家伙干起来吗?”

“嗯,干了。”禺狨王说。

“结果呢?”鹏魔王问。

禺狨王说:“当时还剩我和猕猴,大猩猩三个,见你们被那女的扇走之后,立马就冲上去跟他们打。结果,猕猴扔出捆妖索去套猴子,被那女的直接扇走了,他追去找捆妖索了。我跟猴子对了一拳被打晕了,大猩猩想逃,直接被猴子给打得脑浆迸裂。”

“你被打晕了?”牛魔王问,“那猴子没杀你?”

“没有。”禺狨王说,“猴子觉得我挺讲义气,他敬重讲义气的人,就放了我一马。”

“真的吗?”鹏魔王说,“这么看来猴子倒也是个义气之辈啊。”

“屁用!”牛魔王说,“他惹了咱们兄弟,就只能死无全尸!这东胜神州之上,老子是老大,其他人都只能怕。,他既惹我,就有他无我!”

“嗯,那肯定的。”鹏魔王说,“这个仇必须得报,不然咱们以后在这东胜神州上就没法混了。”

很快,狮驼王,蛟魔王,猕猴王也相继赶到落霞峰顶。

“大家说说,这个仇怎么报吧。”牛魔王扫了一眼众妖王。

“有些不大好报啊。”狮驼王吞吞吐吐地说,“那扇子太厉害了,就那么一扇,我老命都差点没了,现在还头晕。”

“怎么,狮子你这是怕了吗?”牛魔王不悦。

“不是怕。”狮驼王说,“是咱们得承认实力不行啊,你看人家只一扇,咱们六大妖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就跟天庭限制我们修行一样,心里再不服,干不过人家,只能忍着啊。”

“嗯,狮子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同样被扇飞走了的蛟魔王也说,“那扇子太厉害了,我的蛟龙定海法都稳不住,还被扇出了八百里,气血翻涌。”

“你才被扇出八百里。”狮驼王说,“我都被扇到北俱芦洲去了,几万里啊!”

“好了,不要在这里自己吓自己了,一把扇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吗?说起来都还是声名赫赫的妖王,被一把扇子吓得这样,以后还想混吗?”牛魔王声色俱厉。

“难道大哥你有对付那扇子的法子?”狮驼王问。

“当然有。”牛魔王说。

“什么法子?”狮驼王问。

牛魔王说:“我看那女的不像是个久经修炼之人,颇为单纯,猜测她本事不大,不知哪里得了那把扇子逞威风,咱们只要想法把她那把扇子给抢过来,就不用怕她了。”

“抢过来?”狮驼王说,“哪里那么容易抢啊,人家的宝物,都贴身带着,咱们还没动手,又被扇没了。”

“你懂根毛,做事就这么畏首畏尾的吗?”牛魔王问,“难道你就没想想,在她还没把扇子拿出来之前咱们就已经动手抢了?”

“在扇子没拿出来之前动手抢?”狮驼王愕然。

牛魔王说:“是的,她那扇子拿出来的时候很小,要喊三声变变变,扇子才变大,咱们只要在她的扇子还没变大之前,抢到手里就行了。”

“妙啊,大哥就是大哥啊。”狮驼王如梦初醒般,一下子兴奋起来,“对的,就是这么办,把扇子给她抢了,不就没事了吗。”

“但是,怎么抢呢?”狮驼王问。

“这个交给我好了。”猕猴王自告奋勇。

“交给你?”狮驼王问,“你怎么抢?”

余下妖王也都盯着猕猴王。

猕猴王说:“你们忘记我有捆妖索了,在她还没拿扇子前,我出其不意,用捆妖索先捆住她,不就什么都好了?”

“这样?”禺狨王突然若有所思,“你直接用捆仙绳把那女的和猴子捆住不就行了吗,咱们干嘛还要多此一举的动手抢啊,捆住了他们,那扇子不就没法使了吗?”

“就是,他妈都是一群智障!”牛魔王骂了声。

又把目光看向鹏魔王:“老鸟,用你的玄灵神眼看一看,那女的和猴子在水帘洞没,这大晚上的,咱们别扑了空。”

鹏魔王应声。

当即抖翅飞上云空,从眼中射出两道金光,看向花果山的方向。

“大哥,只看见那猴子在山顶山发呆啊。”鹏魔王说。

“女的呢?”牛魔王问。

鹏魔王说:“没看见。”

“那正好啊。”狮驼王说,“那女的不在,咱们正好轻轻松松的把猴子收拾了。没有扇子,他就是个渣!”

“不行,得先把那女的找出来。”牛魔王说。

“为什么还要把那女的找出来啊?”狮驼王不解,“那女的不在,不是省事吗?”

“你懂个屁。”牛魔王骂,“你不动你的猪脑子想想,是谁扇的咱们,是谁让咱们丢的脸!虽然咱们是跟猴子结的梁子,但那女的却是帮凶,能放过她吗?”

鹏魔王突然在上面喊了起来:“找到了,找到了,那女的在山脚下的海边!”

“在海边?”牛魔王问,“一个人吗?”

鹏魔王说:“是的,一个人。”

“她一个人在海边干什么?”牛魔王问。

鹏魔王说:“没干什么,就坐在那里,发呆。也有可能是在听海。”

“很好,她竟然没跟猴子在一起,对付起来就更容易了。”牛魔王一声令下,“走吧,先去拿下这女的,再去干掉猴子,为大猩猩报仇,为咱们出气!”

六大妖王摩拳擦掌,振奋起来,斗志昂扬的出发。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谢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