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 3:九幽炼狱 节选三

 2019年05月01日 20:45  752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1.

积雷山的远方。

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骑着一只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的神兽落下。

“菩萨,那妖猴就在前面山上了。”谛听说。

“既在前面山上,你在这里落下干什么?”地藏王问。

谛听说:“此山不能进。”

地藏王问:“为何不能进?”

谛听说:“此山四周施了很强的法力,我闯不过。”

“什么法力这么厉害,连你都闯不过?”地藏王问。

谛听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乃是千年以前这积雷山之主万岁狐王利用九天雷池之力布下的一个阵法。”

“我能闯得进吗?”地藏王问。

谛听摇头:“不能。”

“这么厉害?连我都闯不进?”地藏王问,“那我怎么去抓孙悟空?”

谛听说:“没办法,只能等孙悟空出来才行了。”

“等孙悟空出来?”地藏王问,“他要是不出来呢?得等到什么时候?”

谛听说:“那就只能找佛祖和天庭合力攻打,以无穷之力,方可破此阵法。”

“算了吧,我只想抓孙悟空,不想大动干戈,伤及无辜。”地藏王说。

谛听说:“那就只能等了。”

“行,那就等吧。”地藏王说着,便在路边找一块石头坐下,抬头看了看空中光辉皎洁的月亮,叹息得一声,“八百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月亮啊,真美,真亮,要比起来,那黑漆漆的地狱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谛听说:“那是当然了,要不然,这世间除了菩萨,还有谁愿入那地狱呢?十殿阎王,都是被强行安排在那里,没得选择的。可以选择的话,没人愿意选择深陷黑暗。”

“哎,那时的我还是太单纯……”地藏王叹。

谛听说:“其实,以我说啊,菩萨你这一干就是八百年,没日没夜的,也可以换个人去了,不一定非得这么地委屈自己。”

“不行。”地藏王说,“我当初发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纵有千难万险,我也绝不做那半途而废之人,忘了初心。”

“嗯,反正我这一生,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都跟菩萨一起,决不生二心。”谛听说。

地藏王微笑起来:“所以嘛,那地狱再黑暗,也总有东西将我们温暖和照亮,那便是我们心中存留的这份真情,和信念。”

“菩萨,妖猴出来了。”谛听突然小声喊。

喊声才落,一道金光从天空闪过。

地藏王也发现了,当即便喊:“赶紧追。”

翻身跨上谛听,跟着那道金光便追去。

“不行,妖猴的筋斗云好快,我追不上。”谛听喘着气。

地藏王说:“我帮你。”

将手一点谛听头上。

谛听瞬间以数倍的速度腾飞,抬眼便看见了驾着筋斗云的孙悟空在前面。

再一眨眼,谛听已飞到孙悟空之前。

孙悟空按住了云头。

谛听亦停下。

彼此在云端对视。

 

2.

“好狗不挡路,不知道吗?”孙悟空淡淡地说。

“你看清楚点,我不是狗。”谛听问,“你有见过长角的狗吗?”

孙悟空说:“这世道之荒唐,众生劳碌,却终归地狱;神佛逍遥,一世高居庙堂,狗长角又算什么?”

“看来,你对神佛的怨念很深。”地藏王说。

孙悟空说:“岂止是怨念,我与那神佛,根本就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别的选择。”

“哎,何必呢?”地藏王说,“这世间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只要能心平气和,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有人杀了你妈,毁了你家,还让你跪下,你觉得还可以商量吗?”孙悟空问。

“菩萨,不要和这妖猴废话,直接打死吧。”谛听说,“此种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妖怪,和他是没道理可讲的。”

“哟,你很牛逼了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称我为妖怪?”孙悟空的目光锋利地看过去,“你没用镜子照过自己吗?猪不猪,狗不狗的,标准的妖怪制造啊。只不过在命运面前低下头来,为人胯下之物,占了个神的称呼,为什么你就能这么地自豪?”

谛听说:“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我又不是你爸,我为什么要管你。”孙悟空说,“要是我儿子这么不要脸的话,早被我打死了。”

“我现在就要打死你!”谛听暴怒起来,“菩萨,你下来,让我咬死他!”

“莫气,莫气。”地藏王说,“气伤身体,多讲道理。”

谛听说:“可他根本就不讲道理,出口就骂人。”

孙悟空说:“你这种,我都不屑骂你。有奶便是娘,也不管奶自猪狗牛羊,堕落啊,真堕落。算了,你自己滚开吧,老子还有事要忙,不和你扯淡。”

“你要去哪?”地藏王问。

“他要去毁了地府。”谛听说。

“卧槽,牛逼啊,这你都知道?”孙悟空一脸夸张的表情。

谛听不免得意:“又少见多怪了吧,你大概不知道,老子生来就天赋异禀,只用耳朵听得一听,便知人过去未来整个人生,纵是人心里想什么,也休想瞒得过我,你觉得我牛不牛逼。”

“好了,不要自吹自擂了,教你低调的呢。”地藏王又看着孙悟空,“你不是已将百花仙子救走了吗,为什么还要去毁地府?”

“救走了又如何?”孙悟空说,“她在那里受的八百年苦难,岂能白受!还有那许多屈死的兄弟,岂能白死!”

地藏王说:“可你若要毁地府,会天下大乱,众生皆苦。”

“我毁地府,跟天下大乱,众生皆苦有什么屁的关系?”孙悟空问。

地藏王说:“地府是衡量和制裁众生善恶之地,地府若毁,天下自然也就乱套了,道理很简单嘛。”

“衡量和制裁众生善恶之地?”孙悟空一声冷笑,“你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脸红么?你告诉我,那地府是怎么衡量和制裁众生善恶的?”

地藏王说:“若是好人善终,则可进入轮回。若是恶人身死,则发十八层地狱,受千万刑苦,这不很清楚嘛。”

“清楚个屁!”孙悟空问,“那你告诉我,既然地府掌握天下生杀大权,阎王让人三更死,无人能活到五更。为什么有的好人死那么早,而坏人还活着?”

“这个……”地藏王一时语塞。

“还有——”孙悟空问,“既然地府是衡量和制裁众生善恶之地,为何只有凡间生灵入地狱,那神佛从不入?难道凡间生灵干的都是坏事,神佛行的都是善举?”

“那神佛,有违天规者,也有打入地狱的。”地藏王说。

“有违天规?”孙悟空问,“何为天规?人生百年神佛不死吗?还是神仙尊贵,妖为异类?还是神佛居庙堂,该受香火,而苍生该跪?”

“哎,孙悟空,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这是要不得的。”地藏王说,“你还年轻,应该虚心好学,不该这么激进。思想一复杂啊,就会影响你对世界的正确判断,凡事不能以一己委屈而怒,还得从大局来看。虽然,我也认为这天下有不公,然而没有天庭时,这天下就公平公正了吗?没有的,那是赤裸裸的强食弱肉,因为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觉得,我强我有理。而有天庭之后,制定规则和刑罚,设置地狱,应该来说对绝大多数恶人都有震慑。”

“然而,那诸天之上,才是最大的恶人!”孙悟空怒吼,“他们强行占有天地间最好的资源,认为众生卑贱,触及他们丁点利益,便任杀之,打入地狱!我曾发誓,这诸天神佛,见一个杀一个,今天既然见了你,那就不必客气!”

话音落,孙悟空将手一伸。

一根细针至耳朵飞出,变身金箍棒。

 

3.

地藏王说:“我本想你有些觉悟,能自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既执迷,那我也只好动粗,说不服者,打服!”

“那就看谁把谁打服了!”孙悟空吼声,金箍棒一扬,便往地藏王打来。

地藏王只将手伸二指,二指瞬间变粗变长,迎着金箍棒夹去。

金箍棒砸在地藏王的二指之间,竟被生生夹住。

“长!”

孙悟空暴吼一声。

金芒爆射,金箍棒陡然增粗变长,往地藏王以泰山压顶之势逼近。

地藏王将二指收了,身子一晃便闪开。

狂暴的力量半空击落,风云激荡,下方山石倾塌。

孙悟空再手臂一挽,金箍棒往地藏王横扫。

地藏王竟轻轻一跃,落在金箍棒之上,孙悟空只感觉棒上有万钧之力传来,棒子都险些脱手。

“千变万化,给我乱打!”

孙悟空喊。

顿时间,金箍棒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分出无数根金箍棒来,密密麻麻地往地藏王打去。

地藏王将手在虚空点化。

那无数打向地藏王的金箍棒竟被操控了一般,纷纷撞到一起,随即消失,再合为一根金箍棒。

“不错,有点道行。”孙悟空喊声,“那就看我巨棒!”

喊声落,他先将金箍棒朝天而立,金箍棒长得高万丈,顶入云端,随即如天塌地陷一般,往地藏王头顶压落。

一片金芒耀眼。

千里方圆,尽在金箍棒下。

地藏王立在那里,简直小如蝼蚁。

但他丝毫不惊,仍淡定自若,将一只手掌摊开来,手掌之上长出一朵黑莲。

他将黑莲往上抛起。

黑莲迎着金芒盛开,黑光如潮。

金芒竟在其中消逝。

巨大无比的金箍棒压到黑莲时,便再也无法落下。

“给我长,压!”

孙悟空暴吼。

金箍棒继续变大,变重,却始终压不动黑莲。

地藏王说:“孙悟空,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你毕竟还是嫩了点。”

“我让你见识见识爷爷的本事!”孙悟空一声暴吼,“法天象地!”

那身子顿时间头往天长,脚往地落,两肩横开来如峻岭,挥起棒来如闪电。

迎着那黑莲只一棒,便碎成了许多花瓣而消散。

孙悟空再一棒,往地藏王头上打来。

地藏王将手一挥,竟然飞出一片绿色的叶子,那叶子不过拇指大小,竟能破开金色狂潮,迎着金箍棒飞近。

金箍棒落在叶子上时,竟再也落不下来。

“呀……啊!”

孙悟空怒吼出声,手臂用力,使劲往下压。

那手臂上的血管爆起,如河流蜿蜒,但叶子托着金箍棒,却纹丝不动。

“老子不信邪!”孙悟空手腕一翻,金箍棒从叶子上绕开,从侧面打向地藏王。

“年轻人,总喜欢做徒劳之事。”地藏王说声,两指一弹,一滴水飞出,落向那砸来的金箍棒。

匪夷所思的是,孙悟空法天象地之身,使出金箍棒来,数万钧的力量,击在那一滴水上,竟是泥牛入海,悄无声息。

“极天术!”

孙悟空收回金箍棒,将金箍棒之头对准地藏王,金箍棒顿如一道闪电射出。

当年,孙悟空用这极天术,让金箍棒往上长,将苍穹也捅破,可见力量之强。

地藏王似也觉得这极天之力不好对付,身子一晃,便往侧边避了开。

孙悟空似早有料到的地藏王会躲,当即借势横扫,一股金色风暴顿时惊涛骇浪般淹没向地藏王。

地藏王见状,躲也不及,迎着金色风暴击出一掌。

轰然巨响之声,孙悟空的金箍棒竟握不住,脱手飞出去。

 

4.

“哎,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始终都不会明白,容忍是有限度的。”地藏王说着,手中赫然多出了一个金箍来。

孙悟空将脱手的金箍棒召唤回来,刚又准备再打地藏王。

地藏王喊一声:“去吧。”

金箍脱手飞向孙悟空。

孙悟空挥着金箍棒击向金箍。

金箍竟瞬间变大,从金箍棒的头端穿了进去,继续飞向孙悟空。

孙悟空想躲也没法,金箍从金箍棒里穿过,他只好用另外一只手去抓那金箍,打算抓住把它毁了。

眼疾手快,他抓得倒是够稳。然而,却在触手的那一瞬间,他如抓到烙铁般烫,手上还被烙起了青烟,痛得他赶紧将手松了。

金箍一下子就箍在孙悟空的肩膀处。

同样是那种烙铁烙上的感觉,痛得孙悟空的整只手臂力量全消,金箍棒也握不住掉落。

粗大的手臂顿失法力变小。

孙悟空忙用另外一只手去接掉落的金箍棒。

而那金箍却又松开了他的肩膀,从他变小的手臂中退出去,往他的头部飞来。

要是被它箍住头部,那还了得。

孙悟空在手掌和肩膀两处吃亏之后,知道这金箍厉害,不敢让它箍住头部,赶紧往后闪开。

可金箍却追着他来。

孙悟空怒了,边躲边挥着金箍棒去打。

地藏王却化出一朵黑莲,压住金箍棒,让孙悟空无法抡动。而就在那一瞬间,金箍如烈日破云,孙悟空的眼睛被晃得睁不开。

随即,头上一紧……

那种滚烫的感觉,使得他的整个头部如在熔炉之中,痛得他叫唤起来,他忙收了法天象地,希望头部变小,能从金箍里脱出来。

然而,他的人变小,那金箍也变小,仍旧紧紧地箍着他的头。

“啊……”孙悟空痛得叫唤,无力施法,整个人从云端栽落。

地藏王跟着落下,口中念着咒语。

咒语启动,金箍方入肉生根,令孙悟空俯首帖耳。

“啊!你个秃驴,用的什么……给老子……拿开……我要杀了你……”

孙悟空想去拿起落在地上的金箍棒打地藏王,然而他竟手无缚鸡之力,拿不起金箍棒了。

那金箍戴在头上,先是一阵如熔炉般的滚烫,随即犹如无数根尖利的针刺入其中,又如无数魔鬼的爪子插入他大脑,用力撕扯!

地藏王仍在念着紧箍咒语。

孙悟空头部的痛苦在不断加剧。

那种痛苦一点一点地往他的大脑里面深入。

“就这点本事,还想去毁地府,出门的时候就没找杆秤称一下自己斤两么?”谛听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嘲讽。

“我要杀了你个秃驴……”孙悟空奋起力量,又去抓金箍棒。

然而,完全拿不起来。

那种痛苦,让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是一个西瓜,正被人啃个稀巴烂。

要知道如来这金箍,乃是取正午烈日和十万地狱冤魂所炼造,当金箍戴头,那烈日之火会把他的头当烤红薯,那十万冤魂会如饿狼一般撕咬他。

而且,加上如来的紧箍咒语,孙悟空全无反抗之力。

地藏王念完了紧箍咒,看着痛得在地上打滚的孙悟空感慨:“哎,我就说了,年轻人做事不要带情绪,不要那么激进,早能心平气和地跟我走,让我向佛祖交个差,就皆大欢喜了。你偏要反抗,非得让我强来,给你戴上这金箍,现在知道痛了吧?然而,我虽悲悯你,奈何这金箍一出,却是覆水难收……”

“不过,你也不必绝望,这金箍不会要你的命,只是让你痛一痛,使不出法力。佛祖也不会杀你,他只是要教化你,让你皈依我佛,其实,这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你不再为妖,佛门亦更加昌盛……”

“嗯,对你来说,这还算是一件有益的事情。很多时候,都需要放下眼前的,无论爱或恨,才能走得更远,看见更广阔的天空。”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