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 3:九幽炼狱 节选二

 2018年12月13日 19:08  1,447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达令家

1.

一轮红日至东方的天际徐徐升起。

慢慢地,那红日绽放出金色的光辉来,照亮大地和万物。

如果没有仇恨,没有杀戮和死亡,这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然而,每一天,甚至每时每刻,都有仇恨的杀戮和死亡在发生。

强者如兽,弱者蝇营狗苟。

六耳猕猴看着往北的方向,龇牙咧嘴:“大哥,我们可以杀向那幽都去了吧!”

孙悟空的眼里亦煞气大露,点头:“是时候了,下山吧!”

“下山?”六耳猕猴不解,“下山干什么?”

孙悟空说:“下山往幽都去啊,还干什么!”

六耳猕猴说:“往幽都去,咱们腾云驾雾即可,还用下山干什么。”

孙悟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你还是缺脑子啊。”

六耳猕猴一脸懵:“我怎么又缺脑子了大哥?”

孙悟空说:“你没用脑子想想,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那天庭出动了无数的天兵神将,到处找我们。腾云驾雾,一露头就被天兵神将截住了,哪里还到得了幽都。”

“那又怎样?”六耳猕猴说,“那天兵神将敢截咱们,咱们就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见一群就杀光光,咱们又不怕!”

孙悟空说:“再不怕,凭我们之力,也还踏不平这天地。元始天尊、西王母和天庭众神,还有如来和西天佛军。当年我率百万妖兵尚且不敌,何况八百年后,他们的修为更高,而我们也只有区区三人。所以,在我们还不够强大的时候,绝不能鲁莽行事。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去幽都地府,救出月瑶,再徐图对付天庭。在此之前,绝不能被天庭察觉,与天庭为战!”

六耳猕猴点头:“恩,我明白了大哥,你说的有理,现在我们确实还不够力量去对抗天庭,据说那西天如来又教出许多厉害的菩萨,佛军也比从前更壮大,咱们也得想法壮大自己的队伍了,再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孙悟空说:“你明白这个道理就行,你要知道,这天地间,一切力量,都至头脑而出,修道,念佛,行军布阵,强弱之分,都在意念之间。所以,要学会多用点脑子。”

“恩,这方面大哥你在行,我跟大哥你学。”六耳猕猴说。

孙悟空说:“可以了,出发吧。”

 

2.

当下,三人下得无量山,往幽都地府的方向出发。

却在前面不远的一个镇上停了下来。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其中有两人与孙悟空擦肩而过。

这本来只是没有交集的路过,可其中一人却义愤填膺:“不孝子啊,身为龙太子,还不知足,竟然火烧龙宫,杀父篡位,简直十恶不赦,天理不容!”

说这话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另外一个老太婆叹气:“都说穷人家的孩子缺米缺粮,不愿赡养。没想这有钱人的孩子更可恶,当了太子,还想当皇上。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是该千刀万剐,永不超生!”

孙悟空停下脚步。

看了眼蹒跚着走远的老头和老太婆。

龙太子火烧龙宫,杀父篡位?

不知怎么,他的记忆里突然想起了敖白来,那个愿意为了龙族尊严和自由向死而生的少年。

可惜了。

但他没想到老头和老太婆所说之人就是敖白。

因为他知道敖白已经死了。

已经在北海一战折戟沉沙。

他继续往前走。

沿途的人都在义愤填膺的破口大骂。

其中一人竟还说:“那西海龙王也着实可怜,虽身为龙王,却有子如此不孝,人生之大不幸,莫过于此了。”

另一人说:“还好天庭有法度,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要将这不孝白龙给斩了,真是大快人心!”

一下子,便把孙悟空的注意力给拉住了。

西海龙王?白龙?

那西海龙王除了有一子敖白,就只有两个女儿了,难道他们说的这白龙就是敖白?

敖白不是已经死于北海一役了?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孙悟空决心弄个明白,当即就让六耳猕猴和玉兔在一边稍等,他则跟上去问个究竟。

因为大街小巷都有孙悟空的通缉画像,所以,下无量山以后,他就变化了模样,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没人认得出来。

他跑到那两个骂骂咧咧的中年男子面前,堆起一脸的笑:“两位大哥刚才说什么白龙不孝,西海龙王要杀他,怎么回事啊?”

两人把他上下一番打量,其中一个说:“你不是人类吧?”

“不是人类?”孙悟空一愣,“什么意思?”

那人说:“那西海白龙火烧龙宫,杀父篡位,将被问斩的告示贴得大街小巷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告示,你要是人类,又怎么会不知道?”

“哦哦哦,我刚从山里打猎出来,才到镇子上,还没看见什么告示呢。”孙悟空问,“那西海白龙,是叫敖白吧?”

那人说:“这还用说吗?那西海龙王本来就只有一个儿子,除了他还有谁。”

“哦哦哦,知道了知道了。”孙悟空说。

两人多少觉得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两眼,径自走了。

孙悟空的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来。

敖白真的没死?

还是天庭又在玩什么把戏?

“大哥,什么情况?”六耳猕猴见孙悟空站在那里愣神,过来问。

孙悟空把情况说了。

“不可能吧。”六耳猕猴当即否定,“那敖顺都亲口说了,敖白已经死于密道阵法,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又被天庭问斩。”

孙悟空说:“可是,那也只是敖顺说的而已,我们又没有看见敖白尸身。敖顺此人,诡计多端,从密道布阵可见,他是个很有心机的人。所以,我觉得他跟我们说白龙已死,是在忽悠我们,实际上白龙还真有可能活着。毕竟,当时我把密道底下找遍了,也不曾见得白龙尸身。很可能当时白龙落下去,被敖顺用阵法瞒天过海给带走了。”

六耳猕猴说:“但这也只是你的猜测,真相未知啊。”

孙悟空说:“往前面走吧,我们去看看告示。”

当下,三人又往镇子前面而去。

没走得多远,转了一条街道,便看见一处路边的告示栏围了一大堆的人,有的人在指指点点,有的人在骂骂咧咧。

孙悟空一眼便看见了告示,那上面清清楚楚地画着敖白之像。

告示上说,西海三太子敖白,生于王室,却不图上进,每日里仗着太子身份在水族之中欺男霸女,被父斥责严管,不思悔改,反而记恨,心生谋逆,弑父篡位,导致火烧龙宫,毁了玉帝赐西海龙王之明珠,简直罪大恶极,不杀之不足彰显天道,不剐之不足以平民恨。所以,定于今日日落之时,于不周山下,杀剐白龙,彰显天道,以正法纪!

看着那告示,孙悟空的眼里简直冒出了火来。

天庭这帮神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敖白是多么有理想有抱负的一个少年,他不满辉煌龙族与神为奴,勇敢地为了龙族的尊严和自由选择反抗。

而且重情重义,在孙悟空孤军奋战之时,义无反顾地选择与他并肩战斗,他本是这天地间正气之楷模,却被天庭污蔑得如此不堪!

可见天庭手段之卑鄙。

“这不是在胡说八道吗?什么不孝,什么大逆不道,血口喷人啊,把一个英雄都喷成了罪人,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六耳猕猴的脾气暴躁,看着早忍不住,手一伸直接将那官方告示给撕了。

“你干什么,竟然撕了官方告示,不要命了,想造反吗?”围观中一老者指着六耳猕猴斥责。

“老子命也要,反也造,你个老东西,能咬我?”六耳猕猴凶恶相向。

“反了,反了,他这是要反了。”老者叫喊起来,“看他这凶恶的样子,说不定就是那白龙的帮凶同伙,所以撕了告示维护,我们把他抓起来送官!”

“你还抓老子送官?老子先送你进棺吧!”六耳猕猴说着,神情间杀气爆射,手一动就准备将老者给捏死。

但还没出得手,孙悟空已经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要节外生枝了,我们走吧。”

“是,大哥。”六耳猕猴应声,恨恨不已地瞪了老者一眼。

可老者却不善罢甘休:“哟,他还有大哥,还有同伙,肯定是跟那白龙一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大伙都动手,把他们抓起来,看他们还嚣张。”

“抓起来!”

“对,抓起来!”

“绝不能让白龙一样的害群之马逍遥法外,为非作歹!”

一些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跟着吆喝起来。

一时间犯了众怒,群情激奋的样子。

“老子杀了你们这些瞎狗眼的。”六耳猕猴又暴怒起来,打算大开杀戒。

“算了,走吧。”孙悟空将手一挥。

一阵大雾起。

瞬间,他和六耳猕猴及玉兔已经出了镇子之外。

“大哥,你干什么,怎么不让我杀了这些有眼无珠的狗东西!”六耳猕猴仍觉心中愤恨难平,杀气未消。

孙悟空说:“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动不动就杀杀杀,你为什么就记不住呢,老是这么冲动,暴躁。”

“我这不是动不动就杀,而是他们确实过分,该杀啊。”六耳猕猴争辩,“他们不但诋毁白龙,还骂我们。我们是什么人物,哪里由得他们这种凡夫俗子骂!”

孙悟空说:“正因为他们是凡夫俗子,所以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天庭玩的手段,要杀白龙,故意把白龙搞臭,引起民愤。这些老实人,看不穿真相,只是被天庭欺骗,沦为天庭棋子。我们若是杀了他们,正中天庭之计。天庭就会借机大肆宣扬,我孙悟空,你六耳猕猴,都是十恶不赦之人,连无辜的老百姓都杀,以后,我们在这世间,就如丧家之犬,过街老鼠。而天庭,会深得人心。懂这个道理吗?”

“听大哥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个理耶。”六耳猕猴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还是大哥你高明啊。”

孙悟空说:“教了你要多用脑子,你总是不听。在未来,我们和天庭的斗争中,不只是法力的较量,更多的是头脑的较量。头脑创造万物,创造希望。一个强者,不能没有法力,更不能没有脑子。否则,在这个人心似海的世道,若是傻了,被怎么玩死的都不知道。”

“恩大哥你说的对,以后我多跟你学。”六耳猕猴说,“走吧,我不理会那些凡夫俗子了,把火气都留着对付天庭那帮王八蛋。”

说着就走。

“你去哪?”孙悟空问。

六耳猕猴站住,看了看前方:“去幽都地府救大嫂啊,怎么了?”

“我们不去幽都地府了。”孙悟空淡淡地说。

“不去幽都地府了?”六耳猕猴一愣,“那去哪?”

孙悟空说:“不周山。”

“不周山?”六耳猕猴又一愣,“去不周山干什么?”

玉兔实在忍不住了:“脑子笨成这样,也能修成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说谁笨,又想打架是不是?”六耳猕猴立马凶相毕露。

玉兔一声冷笑:“我实在很不屑和一个蠢得如此的人动手了,那会侮辱我的智商。”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今天我要不打死你就不叫六耳猕猴!”话说着,手一伸,六耳猕猴的手中已多出了随心铁杆兵。

“干什么,干什么!”孙悟空吼。

六耳猕猴说:“大哥你看见了,她平白无故地骂我,这种女人,实在可恶,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永远都会这么嚣张,不知天高地厚。”

孙悟空说:“她说你笨是实话,难道说实话有什么错吗?”

六耳猕猴问:“我怎么就笨了?”

孙悟空看着玉兔:“你告诉他为什么笨吧。”

玉兔说:“天庭要在不周山斩白龙,悟空哥哥说去不周山,自然是去救白龙,你竟问去不周山干什么,难道不是笨吗?”

“大哥你要去不周山救白龙?”六耳猕猴问。

孙悟空问:“有什么问题吗?”

六耳猕猴问:“若救白龙,大嫂呢,不救了吗?”

孙悟空说:“当然要救,但先救白龙再说。”

“哦哦哦,我明白了。”六耳猕猴说。

孙悟空说:“明白了就走吧。”

“你真的要去不周山救白龙?”玉兔突然问。

孙悟空问:“不是真的,难道这样的事我还开玩笑吗?你有什么想法?”

玉兔说:“我觉得,你还是该去地府。”

“为什么?”孙悟空问。

玉兔说:“因为,百花仙子为你放弃了仙位荣华,被贬地狱,八百年生不如死,她比这世界的任何人都更需要你,她需要知道你还活着,她至少应该再见你一面,这八百年的苦难才值得。”

孙悟空说:“我会去的,救出白龙之后,我就会去。”

“但,能不能救出白龙,也许是个很未知的未知数。”玉兔说。

孙悟空问:“你觉得有那么严重吗?”

玉兔说:“你不觉得,不周山斩白龙,有很大蹊跷吗?”

孙悟空说:“我知道,天庭斩妖,有剐妖台。处决罪神,有斩神台,有轮回台,但都在天阙之上。天庭从没有在不周山处决过妖或者神的先例,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处决人犯的地方。相反,那里是一个最好的战场,可布下百万天兵埋伏,能得八方神力支援。天庭选择那里处决白龙,并将这个消息昭告天下,肯定是知道我孙悟空重情重义,不会弃白龙而不顾。所以在那里设下陷阱,等我去救。”

“你既然知道,那还去?”玉兔说。

孙悟空说:“白龙帮我在先,我欠他人情。欠人的,一定得还。”

玉兔说:“可我们去那里,或比幽都地府更凶险。因为他们知道你要去,定然有万全的准备,也肯定会出动天庭大神,甚至使出超级法宝,我们会很难应对。”

孙悟空说:“能不能应对,试了再说吧。该做的事情,总得尽力而为。若我们在为利害趋避,那生死一线的白龙该当何想。他为我死,我却对他之死视若无睹。贪生怕死如此,岂是我孙悟空所为。人这一辈子,只要做的是对的事情,又何用在乎是什么代价呢?”

“大哥你说得对,白龙必须得救。管他龙潭虎穴刀山火海,我陪你一起闯。”六耳猕猴掷地有声地说。

又故意的看了眼玉兔:“有些人要是胆小怕事,走自己的好了,不要动摇军心。”

玉兔说:“悟空哥哥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他的决定。只是看着你的样子,我总是忍不住一阵又一阵地恶心。”

“呵呵呵,我听说女人有孕了才会恶心,难道你是怀了我的猴子?”六耳猕猴也反唇相讥。

“你去死,看你长得这奇形怪状的丑样,我瞎眼都不会看上你的,你做你的春秋白日梦吧!”玉兔一脸厌恶地骂。

“还有完没完了?那一帮神仙都对付不过来,还内讧?”孙悟空问,“说好的要团结呢?眼下天庭强势,我们如丧家之犬,若是不懂得忍,结局就只能是死得快。就算我们终有一死,但也不要没事找死好不好!”

孙悟空这一怒,六耳猕猴和玉兔立马噤若寒蝉了。

虽然还会极厌恶地瞪着对方,恨得咬牙切齿,但也不再争吵。

 

3.

不周山。

位于西北海外,大荒之隅。

方圆万里无人烟。

当年,不周山本为撑天柱,上顶天,下立地,巍然而存,让世人顶礼膜拜。

然水火不容,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大战而败,怒触不周山,竟一头将这撑天神山撞断。

一时间,天塌地陷。

那苍穹破开窟窿,滔滔天河凶猛地倾泻往地下,大地之上一片汪洋。

后来,虽经女娲以五彩石补天,挽救危难,但不周山却终是断了,世人也不再拜祭,反而将不周山及周围看成不祥灾难之地,畏而远之。

一代名山,上古神地,从此千万年的荒凉。

而今日,这无边的荒凉之地,却布满了肃杀。

如孙悟空所料,天庭要以白龙为饵,不周山为坟,将孙悟空引来,埋骨于此!

而且,为了保证这一战的万无一失,天庭不再以二郎神为帅,而是祭出了一张新王牌来对付孙悟空!

这张新王牌就是在封神大战之中助周灭纣立下了奇功的一代名相——姜子牙!

姜子牙,可谓真正的大器晚成之辈。

他生下来的时候,家里就很穷。所以,他一生干过很多贩夫走卒之事。譬如当过屠夫卖过肉,也开过酒店卖过酒。

但他人穷志不短 ,无论宰牛也好,还是做生意也罢,始终勤奋刻苦地学习天文地理、军事谋略,研究治国安邦之道,期望能有所作为。

只是人生事多不如意。

直到七十二岁的时候,姜子牙还在渭水边钓鱼,有满腹才华无法致用,满腔抱负无法施展,他曾娶过一个老婆,都忍不下去而离开了他。

他却仍是不急不躁,每天都自在而淡定地钓他的鱼。而且,他滑天下之大稽的竟然用直钩钓鱼,并将直钩离着水面三尺,鱼钩上也不挂香饵而钓。口中还念念有词:那些不想活的鱼儿呀,你们愿意的话,就自己上钩来吧。

别人都笑他傻,觉得没有鱼饵钓鱼已经够傻了,直钩钓鱼更傻,将鱼钩离在水面之外钓鱼,简直傻成了智障。

姜子牙对于众人的嘲笑充耳不闻,仍然我行我素的,用他的荒唐之法钓鱼。

而终于在有一天,他这种荒唐的钓鱼之法传到了周文王耳中,一代王侯看事情自然与凡夫俗子不同,觉得有人如此钓鱼,真乃奇才,于是找到了姜子牙,问他怎么就想到了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方法钓鱼。

这样明明是钓不到鱼的。

姜子牙一笑,老朽钓鱼,愿者上钩。有鱼上钩则可,无鱼上钩也罢,并不重要。人这一辈子,等的只是那条有缘的,心甘情愿的鱼。鱼再多,强钓也无趣。

一番畅谈,周文王对姜子牙大为赏识,当即请姜子牙与他同车而归,尊为太师,助他处理国政。

而姜子牙也没有让他失望。

姜子牙利用他的才华,帮助西岐富强,并兵出西岐,灭了强大的商纣,创造了一个兴盛的西周,终成传奇,名扬天下。

要知道当年的商纣为王朝,号令八方诸侯,而西岐不过偏安一隅,若不是有姜子牙的绝世韬略,历史会怎样,有没有后面的西周,谁也不知道。

所以,这一次对付孙悟空之战,玉帝本来都已经定下二郎神为帅,以白龙诱杀孙悟空,但在王母和玉帝去找元始天尊请教玉面狐狸和鲲王之事时,元始天尊让玉帝去请姜子牙出马。

当时,王母还在反对。

因为她比较偏袒二郎神,觉得二郎神在孙悟空身上栽了太多跟头,需要这一次机会来为命运翻盘。

可元始天尊认为,孙悟空曾率领万妖军团,有谋略一身,二郎神性格鲁莽,是玩不过孙悟空的。

王母还在力争:“可上一次他明明就抓到了孙悟空,只是没想到天蓬和卷帘叛变,还有吴刚相助,才让那孙悟空逃了出去。”

元始天尊说:“那是他借了诸天庆云和造化玉碟之功,孙悟空也还没有找回法力。现在的孙悟空,已复当年之勇,而且刚刚踏平东西南北四海龙族,气势如虹。加上一个六耳猕猴做帮手,会更强悍。所以,不周山之战,会是一场硬仗,而这场硬仗,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姜尚。”

玉帝说:“那按照老师你这么说,妖猴已复当年之勇,就算请姜尚也没用吧。当年妖猴可是敢与老师和佛祖匹敌之辈,得老师你出马才行啊。”

元始天尊说:“吾自有安排,该出手时会出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自去找姜尚就行。”

既元始天尊如此说了,玉帝和王母也都没什么说的了,只得遵命。

 

4.

姜尚,就是姜子牙。

姜姓,名尚,字子牙,别号飞熊。

相比总是遭遇不公而混成了天庭通缉犯的同门师兄弟申公豹,姜子牙的名声地位可就不知高哪去了。

封神大战扬名,虽未被封神,未入天庭职位,但有封神榜在手,神仙都绕着走。尤其是元始天尊亲授封神榜,姜子牙并不负所望,而为阐教立下奇功,深得元始天尊之宠。

封神大战后,得元始天尊赐道法和法宝,寻了一座名山闭关修道。

因他追随周文王打江山后,众人都尊其为“太公”。所以,天庭便将他所居之名山改名为“太公山”。

这是一个美好的上午。

阳光温暖地照在太公山上,鸟雀声悦耳,树叶上的露珠晶莹发亮。

姜子牙还在睡觉,正做一个梦。

他梦见一阵仙音妙乐之声悠悠地飘来,他往洞外看时,但见得一片祥云托着九龙沉香辇往太公山流星而至。

辇车四周氤氲遍地、霞光架桥,异香馥郁、鸾歌凤舞,祥云托定、瑞兽飞腾。

见辇无需见人,姜子牙自知是谁,当即在洞前跪迎。

元始天尊说:“吾来无别事,一会玉帝会来找你,你就麻烦一下吧。”

姜子牙说:“老师吩咐,子牙定当遵命,敢问师尊,玉帝找我何事?”

元始天尊说:“他自会告知与你,吾来只是与你说一声,怕你拒绝于他。吾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祥光消失。

姜子牙从梦中醒来,赶紧起床。

他知道那并不是梦,而是元始天尊以御梦之法传话给他。

当他整理好衣冠出得洞来,便见得玉帝驭八景鸾舆荫九光宝盖,奏玄歌妙乐,咏无量洞章,散天宝花、喷天真香往太公山而至。

姜子牙当即上前见礼,问:“何事惊扰陛下驾临小山?”

玉帝说:“天庭遇到点小麻烦,天尊说须请太公出马,必马到成功。”

姜子牙说:“如今天庭一统,四海臣服,还有什么麻烦吗?”

玉帝说:“其他的麻烦都算不得麻烦,唯有这妖猴一日不死,就是大麻烦。”

“妖猴?”姜子牙眉头一皱,“又出来了很了不起的妖猴吗?”

玉帝说:“然而并没有,还是那只老妖猴,孙悟空!”

“他不是被天尊和佛祖联手灭杀于北昆仑了吗?”姜子牙问。

玉帝说:“我们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只是假象,有人暗中帮了他,留了他一缕残魂,八百年后醒过来,又闹得天翻地覆的。”

“有人暗中帮了他,留他一缕残魂?”姜子牙问,“谁啊?他是天庭之敌,谁敢帮他?”

玉帝说:“这个就先不要说了,里面有许多内情,总之这妖猴现在又到处兴风作浪,才刚把东西南北四海龙族给打得稀里哗啦,接下来不知道他又会捣出什么乱。所以特来请太公出面诛灭于他!”

“这个……”姜子牙却有些迟疑,“你们天庭大神林立,宝物众多,随便派几个神仙去就可以了,不至于要我这老朽出马吧?”

玉帝说:“天庭这边,本来是想让杨戬负责的,但天尊的意思,要太公出面,所以……”

姜子牙的身份颇为特殊,不在天庭任职,也不为天庭办事,乐得逍遥做一散仙,且他有封神榜在手,为天庭大功臣,又是元始天尊所宠弟子,他要拒绝玉帝,玉帝也不能把他怎样。所以,玉帝特别强调,是元始天尊的意思。

姜子牙可不听天庭和玉帝号令,但他是不敢忤逆元始天尊的。

玉帝此话一出,姜子牙也想到了元始天尊梦中传话,当即便说:“行,陛下你把大概情况说说,看我该怎么做。”

玉帝就把眼下有白龙在手,可以白龙引孙悟空出面,将其灭杀的情况说了。姜子牙需要做的,就是怎么来把这个坑挖好,挖成铜墙铁壁,让孙悟空插翅难逃。

姜子牙点头:“行吧,我好好想想,想好怎么做了,再跟陛下汇报。”

玉帝说:“行,那就等太公的好消息了,有什么需要,天庭这边定全力支持,目的只有一个,要孙悟空死!”

说罢,玉帝便带人离去了。

 

5.

姜子牙看着玉帝一行人刹那去远,抬头看了看远方的天际,朝阳正从东方冉冉升起,鸟儿在氤氲薄雾的林间欢快扑腾。

这世界一片祥和。

他却突然觉得心中有种不安。

这种不安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倒也不是怕孙悟空。

而是,他并不想对孙悟空出手。

北昆仑之战他没有参加,因为封神大战后,元始天尊赐给他一些法宝和丹药,让他闭关修道。

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他自在清净的世外。

后来他听说了孙悟空的事迹,从内心里对孙悟空有一种尊敬,觉得他是个英雄。

当年,若非纣王迷妲己而无道,大兴牢狱,惨无人道,人心惶惶,又岂会有西岐的反抗和西周的建立。

这世界何为正道?

若有弱者当扶,若有压迫当反抗,便是正道。

天下本为天下人有,可天庭却要称主宰,要苍生万灵都俯首帖耳,甚至连他们赖以生存和修炼的东西都剥夺,他们失去的是安稳和自由,失去的是尊严和未来,难道他们还不该反抗吗?

可天庭是元始天尊在幕后策划建立,是鸿钧老祖点头,一切都成定局,姜子牙不过一个晚辈,他觉得又能如何,也只能是嗟叹一下孙悟空之死,此后几百年岁月并不问世事,只在太公山安心修道。

道者,路也。

这世间路有千千万,有坦途,也有崎岖不平。这是无论大罗神仙,还是圣人,都无法改变的东西。

如果无法改变世界,就做好自己。

这是曾经姜子牙有幸听鸿钧老祖讲道时说的。

可现在,姜子牙觉得,他没法做好自己。

因为他的本心,是认可同情孙悟空的,而现在,却要他去杀孙悟空。当年,商纣无道,他是反抗者,而现在,他要去杀一个反抗者。

他觉得这是在违背自己。

可他不违背自己,却要违背玉帝,甚至违背元始天尊吗?

这可是天尊意思,玉帝下旨!

姜子牙骑着四不像来到了阐教祖庭——大罗天之巅,麒麟崖玉虚宫,求见元始天尊。

白鹤童子报进去,很快出来传见。

姜子牙进宫内,对元始天尊行了礼。

“你不去忙你该忙的事,来这里干什?”元始天尊问。

姜子牙说:“这事弟子恐难胜任,辜负师恩,所以,不知师尊是否可另派贤能前往。”

“恐难胜任?”元始天尊一副不紧不慢的语气,“一个残兵败将的孙悟空,还能比当年强大的商纣和强者如云的截教更难对付吗?何况,你得了九龙仙衣和麒麟珠,闭关悟道八百年,可谓如虎添翼。又有巍巍天庭为后盾,要灭一个孙悟空,何难之有?你是心中有坎过不去吧?”

“弟子不敢欺瞒师尊,确实是心中有坎过不去。”姜子牙一膝跪在地上,一脸的诚惶诚恐。

元始天尊虽说起来轻言细语,显然暗藏质问之意。

姜子牙知道,元始天尊是不会轻易生气的,若是生起气来,这天都不知道会怎么变。

听了姜子牙所言,元始天尊问:“你心中有什么坎,且说来吾与你一断吧。”

姜子牙说:“当年,弟子随师尊修道,师尊说商纣无道,压迫百姓,谄害忠臣,让弟子帮西岐反商。而封神榜后,天庭建立,要管制苍生,所以孙悟空反天,他也是为了天下苍生的自由而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以,弟子虽知难劝师尊放过孙悟空,却也无法亲自出手杀他,还望师尊体谅。弟子只想在山中自在修行,悟得大道,不负师恩。”

“呵呵呵,你真以为,当年是因为商纣无道,才让你反商的吗?”元始天尊问。

“难道不是吗?”姜子牙疑问。

元始天尊说:“所谓道,小为路,大为世界。所以,世界才为大道,路只是小道。然大道中包罗万象,有千万条小道。而你所见,你所修,不过一条小道而已。但凡只看见一条小道的人,是看不清世界的。因为世界所包含的千万条小道,有曲折,有坑洼,有千回百转纵横交错重重叠叠。于是,许多真相都被藏了起来,人们能看见的表象,很多时候都只是假象。譬如凡人看见天是虚无的,或看得见云,那都不是天真正的样子。天上有宫阙和众神,凡人看不见,他们有听说,可他们听说的神,和真正的神,是有出入的,是不一样的,懂了吗?”

姜子牙说:“道理我懂,可我不懂的是,师尊说当年不是因为商纣无道而反商,是什么意思?”

元始天尊问:“你知商纣为何无道吗?”

姜子牙说:“纣王迷恋妲己,听信谗言,所以无道。”

“那你又知纣王为何会迷恋妲己吗?”元始天尊问。

姜子牙说:“妲己为九尾狐狸精,擅魅惑之术,是以纣王被迷。”

元始天尊问:“那你告诉吾,世间之妖的理想,也无非是修道成仙,那九尾狐狸精亦不例外,她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去迷纣王?”

“这……”姜子牙说,“她大概是个例外,不求修仙,只恋红尘繁华吧。”

元始天尊说:“所以,你只是看到了一些凡人所能看到的表面。”

“难道另有隐情?”姜子牙问。

元始天尊说:“那狐狸精连同另外两妖都是女娲娘娘派去纣王身边的。”

“女娲娘娘派去纣王身边?这是真的吗?”姜子牙问。

元始天尊说:“当然是真的。”

姜子牙说:“难怪,当初抓住那九尾狐的时候,她就嚷着叫着要见娘娘,说什么冤枉,是娘娘让她去迷惑纣王,她只是听命行事,我们只当她是疯狗乱咬人,听师尊这么说竟是真的?”

元始天尊很肯定地说:“我再说一遍,就是真的。”

姜子牙还是不解:“若是真的,女娲娘娘一代圣人,为何要派几只妖去迷惑纣王,毁了成汤江山呢?”

元始天尊说:“其实,是很小很小的一个事情引起的,就像一粒沙在这世界的微不足道。没想娘娘在意了。这世间事,若淡然处之,事大也小。若人在意,事小也大。”

姜子牙问:“到底是什么事,竟会让娘娘在意,生出这么大的气?”

元始天尊说:“有一日,那纣王到女娲宫进香,因见帷幔后娘娘之像,一时鬼迷心窍,写了一首不敬的诗被娘娘听到,所以……”

“还有这等事?”姜子牙说,“难道就因为纣王吟了一首对娘娘不敬的诗,娘娘就派了三只妖去毁了成汤江山?”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元始天尊问。

姜子牙说:“弟子觉得,也太过小题大做了吧。”

“小题大做?”元始天尊问,“什么叫小题大做?人命关天,算大事吗?可那市井之间死一个人,或死十个人,朝野在乎否?寻常人骂两声,或是几句怨言,算大事吗?算不得吧。可你要是骂了帝王,即便只是几句怨言,也得灭了九族。事大事小,因人而论,这也是道。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不一样的道。换一种简单的说法就是,道,就是规则。不一样的道,就是不一样的规则。若顺从规则,则能行于道上,若不遵规则,则无路可走。而至开天辟地起,无论神人妖兽,都是强者掌握规则。所以,更简单的说法就是,强者为道,而不是你以为的公平。这天下道,从来不平,懂吗?”

姜子牙说:“似懂,非懂。”

元始天尊说:“其实你懂了,只是你觉得,有些血淋淋的。”

姜子牙说:“是的,弟子一直以为道是天,是海,是万物有容乃大,是以己度人。”

元始天尊说:“若真是如此了,丛林没有杀戮,没有一物克一物,自然如何平衡。人间没有争端,没有优劣,人心如何上进?所以,道历来都是优胜劣汰,强者为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则为魔世界。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则为道天下。此消彼长,都是强弱来定,而非慈悲和胸怀。”

姜子牙点头:“弟子懂了。”

元始天尊说:“懂了,就去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吧。”

姜子牙说:“可弟子还是觉得于心不忍,怕自己不够狠,误了师尊大事。”

元始天尊说:“看来你还是不够明白。这世上的立场,非黑即白,非我即敌。这是为什么吾一定要你去做这件事的原因。你把这件事做了,便仍是天庭之臣。若是不做,便是天庭之敌。你站在什么位置,就得想着谁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道。不能你占着天庭的位置,吃着天庭的饭,却不为天庭做事。若不然,这天庭也容不了你,懂了吗?”

姜子牙一声叹息:“行,弟子去做。”

元始天尊说:“记住了,天庭就是这大道的规则,孙悟空是破坏规则的人,所以他必死。他若不死,你死。吾相信,你若尽力,必能杀他。别到时候怪吾不念师徒情谊。凡事先说断,后不乱!”

姜子牙说:“弟子知道。”

随即行礼离开。

 

6.

姜子牙在麒麟崖下站了很久。

很久。

他的脑子里经过了一番极为惨烈的厮杀,最后还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所谓道,就是要理想地活着,做真实的自己。是以,道即本心。修道,即修心。将浸染过七情六欲的内心洗涤干净,返回纯真,这纯真则有无穷力,无坚不摧。”鸿钧老祖曾开坛讲道时说。

闭关苦修八百年。

姜子牙努力地让自己忘却那些过往的尘世繁华,及虚荣功名,做真实而简单的自己。

没想,命运会与他开这样一个玩笑。

他最敬佩的老师,竟会把他推向火坑,让他两难。

杀孙悟空,则是违背自己,做另一个陌生的,令自己都厌恶的自己。不杀孙悟空,遵从内心,则是违背天道,将一生一世都断送,所有曾经都将失去,未来只是虚无。

不理想地活着,还是坦荡去死?

这是一个难题。

他曾面向千军万马杀伐决断,此时也仿徨。

终于,在一番翻来覆去地思考之后。

姜子牙长叹得一声:“一将功成万骨枯,世上从来不缺枉死人。孙悟空,我姜尚只有对不住你了。我不杀你,也有人杀你。而我杀你,能救我自己。天道为规则,顺从者昌,悖逆者亡。这大道无垠,我还想再修下去,修到那无穷妙境,一窥玄机。怪只怪,你当年太冲动,螳臂当车,坏这天地规则了。天下道,从来不平的!”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