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2:金箍棒 节选

 2018年03月16日 10:56  4,369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1.

月光如水,照亮着三千世界。

三十三重天上最美的宫殿之一,广寒宫。

月色的光辉如水银倾泻,桂花的芬芳扑鼻醉人。

“吼,咔……吼,咔……吼,咔……”

几千年了,那声音不绝于耳。

一位巨大的神在那里不断地抡起白光耀眼的巨大斧头,往那株高达数丈,枝叶繁茂如巨伞的桂花树上劈落下去。

吼一声,劈一斧。

每一斧劈落,咔嚓脆响,都会一大片木渣飞溅。

桂花飘扬,无尽芳香。

不用说,这位巨神便是吴刚。

他心里似有无穷的愤怒,身上仿有无穷的力气,将那锋芒的斧子高高地抡起,往桂树粗大的树干上轰然劈下,如此反复,不知疲惫。

那双眼,瞪大如铜铃。

那额头,及手臂之上,血管与青筋高高暴起,如蜿蜒的河流。

然而,每一斧落下,将那粗大的桂树干劈得似要断裂,待斧头抽开,那桂树的裂痕立马又合上如初。

几千年时光如此,不断地劈落,不断地弥合。

吴刚伐桂的一百米远。

广寒宫的另一面。

一片桂花林中,白衣飘飘的玉兔仙子,面向远方那轮晶莹巨大圆如玉盘,散发着银白光辉的月。

一遍又一遍地低喃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此时,她心乱如麻。

孙悟空就在锁神殿,再两天就要问斩了,她绝不能让他死!

如果说八百年前,他是名满天下的英雄,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顶多,她只是由衷地敬佩那一代妖王的理想和胆魄。

然而,在八百年后的那片树林里。

当她躺在草丛里奄奄一息的时候,她被那个英雄抱在怀里,靠着他身上的天地灵气,因而捡回了一条性命。

当时还无所觉,后来常想起,那怀抱都好温暖,她觉得,她欠那只猴子一条命。

没想,那只猴子,竟然是她仰慕了八百年的英雄。

当年,那英雄也曾打上天宫。

而她只是一只才刚来天上的兔子,听见那天崩地裂的动静,吓得把自己关在屋里,因而不识英雄真面目。

八百年后,他竟救了她。

只是,他最终还是落在了天庭的手里。

她不能看着他死。

可她又能做什么呢?

她虽也是世人仰慕的仙子,可在这天庭之上,大神林立。她连根葱都不是,她若是有半点轻举妄动,等待她的就是十八层地狱,甚至灰飞烟灭。

不行,我必须得救他,必须的。

玉兔听见自己的心跳,在无比强烈而反复地发出这个声音。

哪怕将身万劫不复,我当做我该做的。

孙悟空,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吗?为了无数生灵的尊严和自由,面对苍天和众神,抛头颅洒热血,永生永世,永无悔。

可是,该怎么救呢?

直闯锁神殿?

然而,孙悟空却是被那上古仙法炼就的囚神链锁着,我连那囚神链都断不开啊!

玉兔陷入沉思,突然眼前一亮。

纵身飞起,美妙的身躯掠过洁白的月色,往广寒宫东面飞来。

 

2.

吴刚仍在一斧重过一斧地伐树。

将胸中无尽的怒气化为无穷的力量。

虽然,一直这样。

他往这桂树上劈过了亿万斧,也没有将这树砍倒,这树反而在漫长得无边无际的岁月里愈加茁壮,但他从未放弃。

“哈哈,真傻啊,还在砍,明知这是不死神桂,还砍……”巡逻而过的一位天神说。

“你没见他今日比从前,似乎更用力了吗?这斧下去,痕也深了几许。搞不好,有朝一日,他还真把这树砍断了。”另外一位天神说。

“扯淡吧。”先那天神说,“你没见砍多深的口子,斧离则树愈吗?几千年了,除了这树更粗了些,有丁点断掉的迹象吗?”

“也是,几千年都没将树砍出真正的口子来,哪怕再过一万年,也无济于事的。”

“就是,我记得这树原来枯黄零落,花都不开。本是将死之树,后来他一直砍,一直砍,这树反而茁壮了,开花了,这节奏,他还能指望把树砍倒吗?”

“树是砍不掉啰,但他会越砍越傻,哈哈哈……”

两个巡逻的天神嘲讽地笑着走远,吴刚并没有半点理会,这样的话他耳朵都听起了茧子,但从不理会。

无论是无聊的消遣,还是嘲讽,他只做他自己该做的事。

管别人干什么呢?

一道美丽的身影从月色下飞来。

影子投在地上。

吴刚回过目光,看见玉兔。

“小兔子,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吴刚问。

这天上地下,千年以来,玉兔是唯一一个会让吴刚主动说话的人。

其余诸神大仙,哪怕是找他说话,他也绝不会回答半句。

包括那广寒宫的主人嫦娥。

“恩,睡……睡不着。”玉兔说。

“睡不着?”吴刚问,“为什么啊,是心上有人,还是心上有事啊?”

“心上有……事。”玉兔说。

“什么事啊?”吴刚问。

玉兔说:“我想找吴刚大叔你帮个忙。”

“找我帮个忙?”吴刚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一个砍树的,又能帮得了你什么呢?”

玉兔说:“我想借吴刚大叔的斧子一用。”

“借我的斧子一用?”吴刚略愣了一下,“干什么啊?”

玉兔说:“反正,有很重要的事就行了。”

吴刚摇头:“不行,我这斧子不能借你。”

“不能借?”玉兔顿时有些生气,“亏我还当你是朋友,没事陪你聊天,没想你这么小气,你要不借,以后我就不跟你玩了!”

“借你,你以后也不会跟我玩了。”吴刚说。

“不会的,你借了我,我天天都陪你玩。”玉兔忙说。

吴刚一笑:“你以为,你借得斧子去,还有机会跟我玩吗?你当天庭和众神都是摆设吗?谁若触怒了他们,什么后果你我都清楚的。”

“什么天庭和众神,我不知道吴刚大叔你在说什么。”玉兔心中一惊,但还是装着糊涂。

吴刚说:“你不要跟大叔装了,你那点小心眼大叔会不知道吗?孙悟空在锁神殿,你找我借斧子干什么,我还不知道?”

“谁说我是借斧子去救孙悟空了。”玉兔还是不承认。

吴刚说:“别在大叔面前装了,八百年来,你跟大叔每说起孙悟空的时候,大叔都看得见你眼里比星星还亮的光芒,你说他是全世界最棒的,而大叔是最傻的。尤其是后来,当你知道那个救你的人就是孙悟空时,如果不是大叔劝着你,你只怕都已经下去找他了。如今他被抓,你这么着急,不是去救他,还能有别的吗?”

“好吧,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要去救他,又怎么样?”玉兔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他救过我的命,我救他自是理所当然。是你曾经告诉我的,人生在世,若是对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一生,还是生命,也都义不容辞。”

“是吗?”吴刚问,“我这么说过?”

玉兔说:“当然了,你忘记了?那时候我问你,为什么明知这棵树砍不倒,你还要一直砍。你说,有些事,该不该做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是另外一回事。若是对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一生,还是生命,也都义不容辞。那夜,月是缺的,有几丝风,我看见了你眼里的泪光。我问你怎么了,但你没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了起来,我的确这么说过。”吴刚说,“不过,这斧子你还是不用借了。”

“为什么不要借?”玉兔问。

吴刚说:“因为我这斧子,世间没几人拿得动,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着,将手中巨斧递给玉兔。

玉兔当即伸手去拿,巨斧却重如山岳,纹丝不动。

她当即搭上另外一只手,用双手去拿。

结果还是一样。

“我说了,你拿不动的。”吴刚说。

玉兔很不服气:“这斧子看起来并不重啊,我好歹也修行千年,怎会拿不动它?”

吴刚说:“这斧子加持了仙家法力,没有万钧之力是无法拿得起的。”

“那算了,我另外去想办法。”玉兔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吴刚喊了声。

玉兔回过头:“怎么?”

吴刚问:“你真的愿为了孙悟空粉身碎骨,不惜一切?”

“当然。”玉兔回答得很肯定。

吴刚说:“那行,到时我带你去劫法场好了。”

“吴刚大叔你带我去劫法场?”玉兔一愣。

吴刚说:“是的。”

玉兔却还是有些迷糊:“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吴刚大叔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依稀记得,天庭没建立的时候,这里一片荒芜,我便开始在这里砍树。天庭建立后,这里变得无限繁华,神来神往,我还在这里砍。弹指之间,几千年过去了,我终是有些累了,不想再砍了。”吴刚那一双目光看向远方的明月。

眸子里有无尽的惆怅。

“可是,我不想害了吴刚大叔你。”玉兔还是有些犹豫。

“那你还要救孙悟空吗?”吴刚问,“不救就算了,救,就不要再多说。”

“可是,劫法场很难有希望,不如我们偷进锁神殿去救他,或许会好些,吴刚大叔你说呢?”玉兔问。

吴刚说:“锁神殿戒备森严,且有上古仙法秉持,我们连进去都难,还不如在押送法场的路上,突然袭击,或许还有一点希望。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打架的事我比你在行。”

“那……好吧,谢谢吴刚大叔了。”玉兔说。

吴刚说:“早点睡吧,三天后你来找我。”

玉兔哽咽着谢了。

她不想让吴刚卷入进来,但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孙悟空死。

也许,尽力吧。

有些该做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只能尽力去做。

 

3.

吴刚看着玉兔离去的背影,千年以来第一次,放下了他手中的斧子。

这一千年,他不吃不喝,一直拼命地劈砍着,他就每日嗅着那芳香的桂花香气,不会饥饿,也不会疲惫。

反而觉得浑身有无穷之力。

但今天,他终于第一次放下了他手中的斧子。

因为,他觉得是时候了。

远方的月亮还是那么的亮那么的圆,而往日却如潮水一般在此刻涌上了心头来。

他本来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有很幸福的家庭。

有个很漂亮的妻子,和三个儿女,其乐融融。

但有一天,女儿得了一种怪病,好好的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周遭名医而难治,时好时坏,痛不欲生。

为了女儿的病,吴刚决心天下寻道,以救女儿。

当他终于遇到一位隐士修得道法而回家的时候,却不想看见了令他义愤填膺的一幕。

他那美貌可人的妻子,竟与一男子私通。

一怒之下,他便将那男子打死。

却不知这一出手闯下大祸。

那男子不是一般人,而是太阳神炎帝之孙伯陵。

但因伯陵犯事在先,私通良家女子本罪不可赦,是以吴刚出手完全情有可原。

事情闹得也大,青天白日,众目睽睽,太阳神亦不好太过挟私报复,便罚吴刚到广寒宫砍伐桂树。

若是他砍倒桂树,便还他自由。若是砍不倒,便不准吃饭。

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了。

毕竟,砍一棵树而已。

天下人还赞太阳神胸襟宽阔,为人公道。

却不想太阳神让吴刚砍伐之桂树,并不是一般的桂树。

那是一棵在三十三重天上唯一不开花的桂树,皮坚如铁,还被太阳神用了无上仙法,成就不死之身,无论吴刚怎么砍伐,都能获得重生。

就连太阳神给吴刚的开山斧,也用了仙法,用起来无比沉重。

开始的时候,吴刚拼尽全身道法,也只能勉强拿得起那斧子。

但他硬是咬着牙,一斧一斧地往桂树之上劈落。

可无论人,或是神,都是会疲惫的,需要在一定的时间补充元气。

吴刚在挥汗如雨地坚持了一个月之后,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一大群神仙在那里围观着说,看,他要倒了,他要倒了。

或者,要死了。

吴刚不想输,全凭最后的意志坚持着。

没想,奇迹出现了。

那棵从来不开花的桂树竟神奇地开花了,还开得特别地灿烂,比天上任何一株桂树都要灿烂。而更神奇的是,那满树的桂花,除了吴刚能嗅到那特别浓郁的香气之外,谁也嗅不到。而吴刚在嗅到那桂花的香气之后,顿觉精神一振。

饥饿和疲惫都没了。

手中那沉重无比的斧头,拿起来也特别地轻巧顺手。

 

4.

这是太阳神没有想到的。

没有把吴刚累死,也没有把他饿死。

后来,神道沧桑变化。

在鸿钧老祖的点头下,正式建立天庭。这本来荒芜的三十三重天之地,建立起庞大而繁华的宫殿。

宫殿四处飘荡着各种仙音妙乐,神仙的日子过得更加悠哉。

而吴刚仍在日复一日地砍伐着桂树。

此时新来执掌天庭的玉帝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本来当年伯陵与吴刚老婆通奸,罪在先,吴刚怒杀伯陵,也是情有可原。吴刚已经在这里砍过一年又一年,受到的惩罚也够了。

玉帝找过吴刚。

让他向太阳神认个错,算是给太阳神一个台阶下,把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

然而,吴刚拒绝向太阳神认错。

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天理昭彰,奸佞之辈,无耻之徒,不该杀吗?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阳神的孙子又如何?

玉帝说,这世道之规则,并不如你想象。天道在神的手里,神说的话,就是规则。有些规则,对人不一样,对神不一样,对不一样的人和神又不一样。

人心在变,规则在变,天道也在变。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公平,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很多事,过得去就好了。

别说你一个小神,即便是我这天帝,都有许多身不由己,有许多隐忍和憋屈之事,该低头的还得低,该陪笑的还得陪。

这世界谁也不能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活着。

吴刚的态度还是尤其坚决。

他就算死,也绝不会向太阳神低头认错。因为,如果让历史重演,回到那一幕,他仍旧会杀了伯陵。让他向太阳神认错,便是让他否定自己。

他明明做了对的事情,为什么要否定自己!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里慢慢地砍吧,没人救得了你。”玉帝叹息着离去。

而吴刚毅然决然的。

仍在那里不分黑夜白昼地怒砍。

 

5.

那是一段无比漫长而又特别孤独的日子。

开始的时候,这里满天荒芜,连星辰都没几颗,阳光更是不会照耀到这里来。终年积雪,神仙止步。

建立天庭之后,虽有繁华三千,宫殿无数,他依然寂寞。

因为没人懂他,甚至没有人跟他说话。

跟他说话的那些神,都在笑他傻。

吴刚没有理会。

对的事情,永远值得用一生,甚至生命去坚持。

他相信,一定有一天,他能砍倒这棵代表权力的树。

如果砍不倒,他愿意生命去捍卫自己的信仰和坚持,这世间,一定是有公道的!

但终于,到今天,他不会再砍下去了。

因为,他不会让玉兔去冒险。

当他在这里日复一日孤独地伐树时,千年前的某一天,淡淡的月色之下,突然跑过来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没有神的嘲笑,也不觉得他傻,只是关心地说,这样不停地砍,会很累的,可以休息一会再砍啊。

还帮他把那些砍下来的木渣捡走,希望那砍开的口子不会再合上。

虽然无济于事,但还是令吴刚感动。

后来,那小兔子修成了人形。他看着小兔子,总能想起自己的女儿,和她一样的美丽可爱,只怕是受了病痛折磨,早已天人永隔了吧?

也或许,并不只是因为玉兔。

还与那个玉兔本身想救的人有关。

八百年前,两人曾有一面之缘。

那一年的黄昏之时,无风, 残阳如血。

天地之间突然一声爆响,苍穹崩裂,众神惊惶。

那只被尊为万妖之王的猴子,手拿如意金箍棒,从南天门打到西天门,路过广寒宫,看见了吴刚,说要带他走,给他自由。

吴刚没有走。

因为,他若走,就成了逃犯。

而他是无罪的。

他一定要把这树砍倒,给自己一个交代,亦让那众神都看看。

何况,在那漫长的年月里,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虽然他从未将桂树砍倒,而且桂树还在愈加茁壮,但桂树的香气却在日积月累地增强他的神力!

这也成为他终将这棵代表权力的大树砍伐倒下的信心与希望。

他没有跟孙悟空走。

但,那是他生命中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过客。

他曾对他伸手,愿意帮他走向自由。

他曾羡慕过孙悟空,可以用自己无比强大的力量去争取自己的公道,打到这天地颤抖,众神无策。

那是他心里的英雄。

他曾希望过,孙悟空把这天毁去。

只是,破灭了。

曾有很长一段日子,当他得知北昆仑一战,孙悟空的灰飞烟灭时,颓丧了许久。那或不只是一个孙悟空的消亡,一支反抗力量的溃败,而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坍塌。

一种信念的摧毁。

八百年后,孙悟空未死,却被关在这天庭。

吴刚就在想,他这浑身的力量,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虽然,他跨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法将这桂树砍倒,这一场与太阳神的较量,他算彻头彻尾地输了。

但他觉得,值得。

输在此地,赢在别处。

孙悟空的活着,比他的活着,更有意义。

他希望孙悟空活着,玉兔希望孙悟空活着,有无数的人希望孙悟空活着。

孙悟空活着,是英雄,是传说,是一种希望。

而他活着,只是笑话。

而一个笑话,也终可轰轰烈烈地活一次。

那是他的自由。

 

6.

今夜的月,比起以前,似乎要特别的明亮许多。

夜深了,月仍圆。

以前的这个时候,嫦娥会用那一双芊芊玉手织就的墨色云团将月遮掩,让大地进入黑暗,等待黎明,她再安然入睡,做个美美的梦。

而今夜,她一直站在广寒宫前的碧月台上,良久。

入定了一般。

如风化千年的雕塑,如美艳绝伦的画。

当微微的风吹来,扬起她月色织就的裙子,身上的香味随风飘散。

秀发飞扬而起。

整个夜都变得美了起来。

一道影子从远处慢慢地,慢慢地覆了过来。

然后停住。

世界特别安静,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嫦娥没有回头。

她知道是谁来了,她一直在等他来。

然而他来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在她的身后,看着夜色微凉的风中长发飞扬的仙子,美得令人窒息。

他不想打扰她。

只想,这么安安静静地看一会。

就够了。

两道身影在月光下重叠,却没有一句语言,远方那伐桂的咔咔声,犹如谁的心跳,在战鼓般擂响,激烈而惊心动魄。

“怎么,词穷了,没什么可说的了吗?你那长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口才呢?”终于,嫦娥还是先开口了。

她受不了这种安静。

从前,天蓬总是有事没事就跑到广寒宫来,各种跟她套近乎,而她从未有理过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很厌恶他。

因为作为孙悟空的兄弟,作为万妖军团的反天将领,主帅孙悟空战死,天蓬竟然投降了。这是一种多么贪生怕死而又不义的行为。

何况,即便是投降天庭当了元帅的天蓬,却仍然没有神的尊严。

诸天之神都瞧不起天蓬和卷帘这两个降妖,事事不待见他们。妖已为神所瞧不起,没有骨气的妖就更被瞧不起。

嫦娥觉得,无论人或者神,活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窝囊了。即便她一女流之辈,也宁可去死,为自己留点尊严。

八百年,天蓬在广寒宫外,喋喋不休。

她或是冷眼看他,或是绕开他走。

也往地下吐过唾沫。

可天蓬的脸皮厚得确实可以,八百年,一如既往,没事就往广寒宫跑,跟她说得累了,就去找吴刚。

无论是她还是吴刚,都不搭理他,他一个人也不觉得尴尬。总是自话,自我解嘲,煞有介事。

然而,这一切,都终于在有一天让她改观。

她意外地看见了天蓬和卷帘尾随着太白金星下界。

后来她知道了,太白金星在找牛魔王出卖孙悟空的时候,天蓬和卷帘突然出现,对太白金星和牛魔王出手。

虽然天蓬对玉帝狡辩,根本不是帮孙悟空,只是偶然之下看见太白金星和牛魔王这种大妖为伍,便正法纪。

但嫦娥明白。

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天蓬看起来窝窝囊囊的,不在乎神仙的白眼,不在乎天庭的冷遇,任何人如何对他,他都哈哈一笑,看起来像个傻子,没有尊严地活着。

可他的心里,一直有他的理想。

有些东西,他从未忘记过。

要在别人的冷眼和孤立之下活着,应该需要更大的勇气吧。每当他在人前没心没肺傻子一样笑着的时候,心中是疼痛的吧?

某一刻,她突然心疼起那个男人来。

想温柔地轻抚他的脸颊,想拥他在怀里,告诉他,在她心里,他是英雄。为了理想而敢粉身碎骨一战的人是英雄,为了理想受得了屈辱和疼痛而不言的人,也是英雄。

但这种浓烈的感情,她只能深藏在心里。

不能表达,不敢表达。

这里是天庭,是众生的至尊之地,也是最不自由的地方。

天宫之上没有爱情。

何况天蓬只是降妖,天庭之上的危险人物,嫦娥若是与他来往,必将整个广寒宫陷于劫难,也会给天庭一个惩罚天蓬的理由。

所以,嫦娥虽然已懂了天蓬,却并没有与他亲近。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只是安静的放在心里,便好了吧。

嫦娥这样想着。

她还是对天蓬不理不睬的样子,只是已不会再给他白眼,不会厌恶他。偶尔,她的目光会与他触碰,会有短暂地停留。

那个时候,两个人的目光都很安静。

如时空停顿一般。

什么也不必说,但都懂。

她将目光看着别处,由着心中浪花般的荡漾。

那是她八百年来对天蓬第一次真正的动情,像是记号般刻在她心里,在无穷的岁月里不忘。

天蓬问:“你到过人间吗?”

她不说话。

她怕一说话,便是覆水难收。

天蓬却继续说:“其实,人间很美的,山川秀丽,风光旖旎。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都会不一样,充满了生机盎然。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大街小巷的故事,有特别多的美味。那些人间烟火,看起来没有天上这么完美,但却更生动,和真实。”

有那么美吗?嫦娥在心里想。

她曾在人间呆过,可那已是几乎都想不起来的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的人间是荒芜的,她只记得星光很美。后来,她到了天上,看见了很美的星光,却发现很美的星光,有着无人能懂的寂寞。

人间有许多欢笑,却是再也回不去。

“真的,一点都没有骗你哦,小仙女嫦娥姐姐。”天蓬一脸嬉笑,“你不信的话,让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人家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果咱们能在美好人间,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多好啊。想起来,哎呀,我这胸中小鹿就乱撞……”

嫦娥转身走了。

她不敢再听下去。

因为她已经心动了,再听下去,她怕自己会答应。

而她知道,这是不能答应的。

若这一步走出,她与天蓬,都将万劫不复,没有归途。

后来,天蓬还是常来广寒宫。

还是会没点正经的样子,见她就说:“走吧,我的小仙女嫦娥姐姐,跟我去人间玩一玩嘛,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哦!”

“晚安哦,小仙女嫦娥姐姐,明天傍晚我在蟠桃园那边等你,不见不散哦。”

嫦娥那时候就在想,这只猪还要脸吗?

可是,我竟然喜欢!

但她始终没有赴过天蓬的约。

也没与天蓬说过一句话。

只是在每一个不眠的晚上,她都会在那里美美地幻想着,和天蓬的约会,那神仙眷侣的场景,定然十分浪漫感人。

有些美好的东西,想想就好了。

毕竟,神仙不比凡人。

世人都向往着神的风光,但看不见神的悲哀。

有些光环在头上,是荣耀,也是枷锁。

穷其一生,无法挣脱。

 

7.

自从二郎神说已经知道了孙悟空的消息,并面见玉帝,借走了造化玉蝶和诸天庆云,天蓬就没再来过广寒宫。

嫦娥竟会莫名地想他。

她找了个遥远的能够看得见元帅宫的位置,看见天蓬和卷帘整天坐在那里下棋。

周遭神仙监视。

她就有了某些不祥的预感。

终于,孙悟空被抓了。

这天庭之上的一场变数,在沉寂了八百年后,终难幸免。巨大的风暴一直蛰伏在云层深处,随时都将惊天爆发,改变那些年复一年的命运。

或往辉煌,或是毁亡。

天蓬又一次来到了广寒宫。

在孙悟空被宣布问斩的前夕。

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嬉皮笑脸,喋喋不休。

今夜的他,安静地站在他心爱的人的身后,沉默了良久。

而她不敢转身。

因为她知道,这将是彼此的最后一次相见。此后,万万年,都仅有虚无的想念。

而令人窒息的沉默,让她要疯了一般。

“怎么,词穷了,没什么可说的了吗?你那长江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口才呢?”终于,嫦娥还是忍不住了。

她想听听他八百年来喋喋不休的声音,想与他说说后来她有过的孤单和想念。

背后,却还是死一般地沉寂。

嫦娥转过身来,直面天蓬,目光似火:“你怎么不说话!”

天蓬却避开了她,将目光看向别处。

别处,月正圆。

“没人想听你的时候,你总是苍蝇一样嗡嗡地烦人。习惯你那厚脸皮,能让自己听你说说的时候,你却什么都不说了,你是不是有病!”

“我只想,再看你一眼就好了。”天蓬终于说了。

那一瞬间,嫦娥突然觉得心里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

鼻子酸酸的。

但她把那种感觉忍住了。

她尽量地装着平静,不想让这种悲伤的情绪再蔓延开来。

“你真的要去救孙悟空吗?”嫦娥问。

天蓬的表情颤了下,但很快恢复平静:“我什么时候说要救孙悟空了?”

嫦娥说:“你不用承认,但我知道。我曾看到过你尾随太白金星去落霞峰,我不会跟天庭说的。我知道你还一直念着与孙悟空的兄弟之情……”

天蓬仰头看着星空,没有说话。

“你真的要去救吗?”不知为什么,嫦娥虽然特别希望他去做那样的英雄,但又特别地担心,“天庭之上,大神林立,仙人众多,你若去,必是飞蛾扑火。”

天蓬回过头来:“我不是来跟你讨论能不能做什么的事情,我只是想来看你一眼而已。八百年了,很多事都该有始有终,我们也一样,该有一声道别。”

说罢,天蓬毅然转身。

那时候,一种诀别的悲怆从心头涌起,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若走,就干脆点。

“带上我吧!”背后一个勇敢而坚决的声音。

天蓬的身躯一震,回过头来,看见嫦娥那坚定的目光。

“我跟你一起。”嫦娥又说了一遍。

“为什么?”天蓬问。

“没为什么,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嫦娥说。

天蓬说:“和我一起可并不好玩,会万劫不复,灰飞烟灭。”

嫦娥说:“我不怕!”

“不怕?”天蓬问,“那为什么,你一直不敢理我?不就是怕,跟我走得近了,遭受天谴,堕入轮回?”

“我是怕过。”嫦娥承认,“可是,我更怕,没有你的日子。这广寒宫,本来就无比孤独,没有了你以后,我会更孤独。天蓬,带我走吧。”

 

8.

天蓬摇头:“若是去人间,我定带你。若是去那黑暗的再也回不来的远方,我只愿孤身上路。走了,你千万别跟来,不然我们什么都还来不及做,也许就被抓了。”

说罢,毅然转身。

“天蓬……能抱抱我吗?”嫦娥喊。

天蓬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那一双月色般恬淡的眸子,什么也没说,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那双臂,将她抱得格外紧。

紧得,令她感到窒息。

“在我眼里,广寒宫是这天上最美的地方,也是天庭唯一的净土,我喜欢这里的月光,那么纯净,我喜欢你,你的绝美,你的高冷,你的一切。记得好好活着,永远做自己。如果明天听到我的意外,不必悲伤。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个归处而已。何况,那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归宿,明天之后,无论天上地下,再也没人敢骂我天蓬是叛徒,是孬种……”

说罢,天蓬松开了那温暖而柔软的娇躯,转身。

“天蓬……”嫦娥的声音有些哽咽。

“如果可以,偶尔能想起我,就够了。”终于,那身影头也不回地去远。

伊人站在那里,泪水流成了线。

远方,那咔咔的声音一斧一斧清晰地传来。

“如果,早知结局如此,还不如当初我跟你去了人间,至少厮守过。不似今日,我只能看着你的离去。想跟你去时,却已来不及。”

“其实,我一直不理你,不是怕我的劫数。我是想着,只要我们在彼此心里,能每天见到就好。我怕走出那一步,我们就没有以后了。”

“然而,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那一刻,隐忍在胸中的痛苦,再也忍不住。眼泪,从伊人的眸子里,大颗滚落而出。天边的明月,突然变得朦胧。

 

(本文为西游第二部《金箍棒》节选,第一部《决战花果山》已经出版上市,当当网有7.2折独家签名本。华语奇幻青春文学,对传统名著的另类解读,希望大家喜欢。)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