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2:金箍棒 第二十四章

 2018年07月15日 10:50  1,697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1.

而几乎是在同时间。

兜率宫的方向,一座层层而上的巨塔疾飞而至,万丈高塔的每一塔层,都汹涌出无限的玄黄之气,如同无边日月,吞没黑暗,稳镇诸天。

而玉虚宫的方向,也一幡飞来。

那幡迎着风般,猎猎作响,亦放出玄光。

幡体之上,是盘古大神手握开天神斧开天辟地的无上图景,玄奥谶言环绕其上,开天符箓隐现其中。

五色毫光照耀诸天,盘古圣威震慑寰宇。

那塔,乃是太上至宝,名曰天地玄黄玲珑塔,玄黄之气破万邪,镇诸天。那幡,名盘古幡,为元始所有,拥有撕裂鸿蒙混沌之威、粉碎诸天时空之力、统御万法奥义之功、开辟天地寰宇之能。

天地玄黄玲珑塔和盘古幡祭出来,三十三天无休止的断裂终于停下。

很快,两名道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南天门前。

一名道者骑着板角青牛,身穿白色太极八卦袍,头发虽有束冠,却有些许发丝散乱于脸上,那脸上有些许汗滴,脸色通红,还沾了不少黑色的灰尘,看起来像是一个刚从柴房出来的伙夫。

另一个看起来则要工整得多。

坐于九龙沉香辇上,头戴冠冕,脚穿云履,身着斜领袍,衣袍及襟边上浮雕有十二章。这十二章分别是龙、日、月、星、山、华虫、宗彝、水藻、火、粉米、黼、黻。这十二种纹饰象征着帝王的文武兼备,处事英明果断,光明普照大地,恩泽施惠于四方。

不用说,这两人非别人,正是天地玄黄玲珑塔和盘古幡的主人。

天地间道派两大圣人,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

骑板角青牛,穿白色太极八卦袍的是太上老君,坐九龙沉香辇穿浮雕十二章的是元始天尊。

两人都看了眼天宫的残垣断壁,又回过头来对视。

“要追吗,师兄?”元始天尊先开口。

太上老君说:“算了吧,穷寇莫追。而且,我们还是来得晚了些,追也追不到了。”

元始天尊说:“那也未必,他和如来斗法,应该也是伤了,不然他不会逃。”

太上老君说:“那要不你去追?”

“那还是算了。”元始天尊说,“师兄都说了,穷寇莫追,我觉得有道理,而且,以我们的辈分,去追着一个受伤的人打,传出去毕竟不好。”

“看来,这几年你在大罗天闭关,悟透了不少啊。”太上老君说。

“哪里哪里。”元始天尊一脸谦虚之状,“比起师兄来还差得远啊,我从内心里特羡慕师兄只是放放牛,炼炼丹的生活,真是悠哉得不要不要的,完全就是成功人士的生活啊。”

太上老君说:“你也可以做到的,要不,到兜率宫来跟我一起放牛炼丹?”

“算了算了。”元始天尊忙说,“我不如师兄成功,所以还需努力打拼,不负师恩。”

“啊,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个情况啊!”一个声音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

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循声望去。

好几人至太微玉清宫的方向飞来。

为首一人戴冠冕,冠冕之前后各有十二旒,一看就知道是王冠。

很快,戴王冠之人便飞落坍塌的南天门前,见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之后,便躬身抱拳行礼:“原来,两位老师也在。”

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却都没有怎么理睬,只是颇为应付地嗯了声。

“两位老师,这什么个情况啊,我睡得正香呢,怎么一醒来,这天都塌掉了半边?”玉帝一脸茫然。

“这天没塌完,已经是幸事了。”太上老君说。

“啊?”玉帝问,“老师为何如此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上老君说:“发生了什么,你得去问如来了。”

“佛祖?”玉帝问,“怎么又跟佛祖有关了?不会是佛祖把这天打塌的半边吧?”

“你是脑子糊涂了吧。”元始天尊说,“如来可能无缘无故把你这天打塌半边吗?你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吧!”

“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难道……”玉帝突然想起来,“难道是那孙悟空,从锁神殿逃出来了?”

“还有,这天空月,怎么,怎么灭了?”

 

2.

“别在这里废话了,赶紧到凌霄殿主政议事吧。发生了什么,自然会有人向你汇报的。”元始天尊说。

“恩恩。”虽然元始天尊的口气并不好,玉帝还是唯唯诺诺,“我马上回大殿议事,两位老师也一同前往,帮我拿个主意吧。”

那眼神里,看着两人,充满了期待。

太上老君说:“我就不去了吧,大半夜的,睡觉正香呢,被稀里糊涂地吵醒了,得赶紧回去补个回笼觉。明天还得起早床,给我家青牛割草。”

说罢,调转牛头就准备走。

“喂,师兄。”元始天尊喊了声。

太上老君问:“怎么了吗?”

元始天尊说:“此番恐天道有变,还是辛苦师兄了,一起斟酌斟酌吧。”

太上老君回过头,看向没有边际的远处,没有说话。

或许,他在思考,或是权衡。

“老师你就别推辞了吧,怎么说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天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在天庭有难,老师你若袖手旁观,实在说不过去的。”玉帝也赶紧在旁边说。

因为他深知太上老君的本事。

比起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以及如来,都还要强过些许。

而今天庭突遭变故,怎么离得了太上老君这等高人。

要知道当年孙悟空反天,也不过是将天捅个窟窿,而今夜,这天却是塌去了半边啊!

“好吧,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好歹,修的都还是一个道字。道再不堪,比魔胜之。我陪你们玩玩吧。”太上老君最终还是答应了。

“多谢老师,多谢老师。”玉帝连声感激。

 

3.

玉帝赶到凌霄宝殿的时候,一大帮神仙已经等在那里了。

一见玉帝和两大圣人来,都纷纷拜见。

玉帝仍坐了上座。

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则分别坐了左右。

虽然外面的月已灭,但这凌霄宝殿上明珠甚多,却还是亮如白昼,一切都看得清楚。

玉帝的目光掠过下边众神。

俱都狼狈而惊惶。

天可是他们的家园,而这家园稀里糊涂的就毁去了一半。

有些人在睡梦中醒来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参战过的更是惊骇。因为一个根本看不见的对手,竟然和西方如来佛祖力战。

结果,如来打不见了,这天塌了半边。

若不是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赶到,这三十三天也许都已荡然无存。

“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我说说!”玉帝看着下面众神问。

雷神出列,将手一拱,声如响雷:“禀陛下,吴刚反了!”

“吴刚反了?”玉帝一愣,“那个砍树的吴刚?”

雷神说:“正是!”

玉帝还是一脸不信:“他会反?他为什么反?”

雷神说:“他到锁神殿救出了孙悟空。”

“吴刚救孙悟空?”玉帝两只眼睛瞪得牛大,“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吴刚跟那孙悟空八竿子打不着,他干嘛救他?”

“这个……”雷神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是接到天兵报告赶去的,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奎木狼已经和吴刚他们打上了。”

“奎木狼?”玉帝将目光落了过去,“那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奎木狼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时神卫正看守锁神殿,天蓬和卷帘突然袭击,闯殿救人。我火速赶到,本差点就将天蓬和卷帘抓住的时候,吴刚突然就来了,他那开山斧出奇的厉害,将囚神链一斧斩断,势不可挡……”

“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玉帝说,“一个老老实实砍柴的,莫名其妙救走孙悟空?而且,还杀得诸神无策?这世界乱套了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元始天尊看着玉帝问。

玉帝一愣:“难道这还不够奇怪的吗?”

元始天尊说:“你们都以为吴刚傻?老实?他若傻,岂能修成道?他若老实,岂敢杀伯陵?一个明明什么都不怕的人,他为什么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广寒宫砍树?”

“为什么?”玉帝问。

“还为什么?”元始天尊说,“他当然有着他的目的。”

“砍个树而已,能有什么目的呢?”玉帝问。

元始天尊说:“现在不显然了吗?他的力量比几千年前的他强大得完全不是一个人了,说明他一直在靠着砍树获取力量。就跟其他人的修道一样。都以为他傻,他老实,其实他只是在忍辱负重提升自己。当他强大到一定的时候,遇到机会,他就会爆发。而恰恰,孙悟空就是他想要的机会。”

“为什么孙悟空是他的机会?他和孙悟空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啊。”玉帝问。

元始天尊说:“什么叫八竿子打不着?孙悟空是举世皆知的反天者,而吴刚被罚砍树,而且砍的是不死神桂,永无出头之日,他早对天不满。所以,他跟孙悟空,是英雄惺惺相惜的!”

“原来如此。”玉帝终于茅塞顿开,“听老师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一个孙悟空已经让人头疼不已,现在又出来个更厉害的吴刚,把这天都砍塌了半边,如何是好?”

“天肯定不是吴刚砍塌的。”元始天尊说。

“不是吴刚砍塌的?”玉帝问,“那还是谁?”

元始天尊说:“不知道是谁,我出来的时候,毁天者已经不见,我只是出手化解了毁天残力而已。”

“你们有谁知道吗?”玉帝看了眼大殿众神。

奎木狼说:“好像是老祖魔念,从鸿蒙混沌而来,还给自己取了个魔号,称永世。”

“老祖的魔念?”玉帝一脸茫然。

看了眼左边的太上老君,又看了眼右边的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的脸色也微变了变:“他自己说他是老祖魔念?”

奎木狼说:“不是,是佛祖说的。他对佛祖直喊名号,还说辈分要大。佛祖问他,他也承认了。”

“难怪了。”元始天尊说,“我就说这天地间,能与如来敌,毁半边天者,还有谁。原来,是老师的魔念!”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一万个人心里有一万个孙悟空,而必然会有一个孙悟空,凭着他的智慧和力量,最终跳出如来的手心,活出自己的模样。那个孙悟空,是充满了热血和理想的我们。敬请阅读评论及向朋友推荐。永远的西游,永远的经典。后面的故事将会更精彩,感谢支持。)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