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八十五章

 2018年09月01日 08:41  1,117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入夜,广寒宫。

月还是从前那般明,只是清冷了许多。

玉兔看着那明月,泪流满面,口中低语:“嫦娥姐姐,大叔……”

眼泪又一大波的涌出。

“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许,你应该坚强起来。”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谁?”玉兔转过头来,环目四望。

最后,把目光看向那棵在月光下微微摇动着枝叶的桂树,她想起来,桂树是会话的。

“是你在话吗,阿桂?”

不死神桂:“嗯,是我。”

玉兔问:“你刚才什么?”

不死神桂:“我,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许你应该坚强起来。”

“坚强?”玉兔,“嫦娥姐姐被打下凡尘不知所踪,吴刚大叔反下天庭,生死不明,曾经这其乐融融的广寒宫,如今剩我形单影只。广寒宫的月还是这么的明,我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我能怎么坚强?”

“你想变强大吗?”不死神桂问。

“变强大?”玉兔,“我当然想啊,可也只能想啊,强大又不是想想就能的。”

不死神桂:“你想,我可以帮你。”

“你帮我?”玉兔问,“你能怎么帮我?”

不死神桂:“等下,我的枝头会开出一朵新的桂花,然后会结出一颗果子,你将这果子捣烂成汁,然后喝下,你就会变强大了。”

“你是逗我开心吧?”玉兔问,“桂树会结果的吗?”

“你忘记我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桂树吗?”不死神桂。

“是啊,你不是一般的桂树,你被太阳神的法力禁咒,所以砍伐不倒,你虽然也开花,可你的花从来不香,没有芬芳。”玉兔。

不死神桂问:“你知道我被太阳神禁咒,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太阳神禁咒吗?”

玉兔:“不是因为太阳神要整吴刚大叔吗?”

不死神桂摇头:“他若只是为了整吴刚,为何偏偏选我?”

玉兔问:“那是为什么?”

不死神桂:“因为,我比吴刚更早得罪太阳神。”

“怎么,阿桂你也得罪了太阳神?怎么回事啊?”玉兔很意外和好奇。

不死神桂当即向玉兔讲述了那段尘封了几千年的往日。

 

在盘古大神将鸿蒙劈开的某个地方,有一座灵山,称混沌山。

混沌山之上,云雾缭绕,飞禽走兽众多,奇花异草无数,宛如神仙之境。山下,一条哗哗溪流,青山绿水相映。

在山脚,溪水之边,有一棵桂树,花开四季,芬芳百里,令鸟兽留恋,百花低颜。

桂树也极热爱这神仙之地,吸收山水之灵,日渐成长。

那时的它觉得,它和这些虽然无法用言语沟通的花草鸟兽就像一家人一样,这一切都是如此地美好。

它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

然而,有一天,这一切都被改变了。

一些天外来客陆续来到这里,抓走这里的鸟兽去当坐骑,带走这里的石头去炼法宝,甚至挖走了这里的花草根据各种用途配丹药。

混沌山的仙境不再,日渐满目疮痍。

桂树看着这一切,它能感觉得自己的心在碎裂。

因为它不能药用,所以那许多天外来客没有动它,它就眼睁睁地看着这近乎掠夺的一切,野蛮地发生。

然而,有一天,有一位天外来客赶到混沌山,看着山上的满目疮痍,寻找许久,也没有寻找到可炼法宝和丹药的东西。

后来,就把目光落在了桂树上,:“恩,很香啊,开得不错,正好可以带回去种在我家门前,可观赏用,也是不错的。”

于是,桂树便被挖走了,开始了它背井离乡,一生漂泊的命运。

它被种到了那神仙的院子里。

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它感受不到混沌山那种亲切的气息,它的花朵日渐飘零,它的芬芳日渐消散,后来,花开四季的它就再也不开花了。

它觉得,它的花,让天下人观赏才值得。只是在神仙的院子里,被神仙一人独占,是对它的侮辱。它的内心产生了强烈地反抗,所以再也不开花。

神仙似能看穿它的心理,它若是不开花,便失去了价值,将会被当成柴禾烧掉。

它无所畏惧。

后来,那位神仙有事远行,许久不回来,它在荒草的院子里,听到了外面世界的战火与厮杀,听到了地动山摇。

神仙回来,它所在的地方,被划为了神域。

在这神域之中,它看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那些曾经与它一起生活在混沌山自由自在的鸟兽,已经驯服地成为了天外来客的坐骑。

而那些天外来客,都是神仙。

曾经快乐飞翔和奔跑的鸟兽,日复一日,沉默于神仙的胯下。

桂树觉得这些自称为神的家伙都很自私,为了自己的快乐,无视别人的感受,把自己的高高在上建立在弱者的痛苦之上。

它开始对这片神域和神仙,有了极大地反感。

某天,吴刚杀了太阳神的孙子伯陵,被带来神域。神仙们开了一个会之后,就罚吴刚来砍伐它这棵不开花的桂树。并且,对它用了不死禁咒,无论吴刚怎么砍伐,它都能再生,永不会倒下。

这可谓神仙的一举两得之计,既让不开花的它永生永世都遭受砍伐,又让吴刚永远摆脱不了砍伐的命运,直至累死。

但它帮了吴刚。

当吴刚每砍下一斧,它都将那种被砍伐之痛转化为力量,开出花来,这花很芬芳,但只能吴刚一人嗅到。

因为,这芬芳中暗藏灵气,桂树只把这灵气传递给吴刚。

反正,桂树有太阳神的不死禁咒,它永不死。它只多受些痛苦折磨而已。但能成就一个勇敢的人,是它生命最大的价值。

所以,神仙们都以为吴刚终会累死饿死在桂树面前,可吴刚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在日积月累的砍伐中,增强着力量。

因为对混沌山伙伴们的悲悯,因为对神仙的反抗之心,以及对吴刚的同情,桂树有了更多的思想和灵性,因而在某天成精了。

但它不敢开口话,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迹象来,怕被神仙知道点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打它个魂飞魄散。

那么,它和吴刚的命运,都将难测。

它一直还是那棵看起来平平凡凡的桂树,但还是在日复一日地忍着疼痛,帮助吴刚变得强大。

直到,这个强大的人,终于为了他心中的爱和自由,随孙悟空一起走向了对命运的反叛之路。

“原来,是阿桂你一直帮吴刚大叔,吴刚大叔才有无穷的力量,不会饥饿。”玉兔恍然。

不死神桂:“是的,我暗中帮了他,那众神还以为,是吴刚本身有什么独特的生存法门,只当他是个奇人,没人看穿。但现在,再也瞒不住了。”

“再也瞒不住了?什么意思啊?”玉兔问,“阿桂你觉得我会去跟别人讲吗?”

不死神桂:“我肯定不会担心你会去跟别人讲,而是有人已经知道了。”

“有人已经知道了?谁啊?”玉兔问。

不死神桂:“那西天的如来。”

“如来佛祖?”玉兔问,“他怎么知道的?”

不死神桂:“那如来之慧根,通万物,所以才能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而成佛。吴刚打出南天门的时候,遇了如来。如来对吴刚的强大产生了怀疑,想到了与我有关,已经派阿难和迦叶两大尊者往天庭而来,欲将我带往西天。”

“真的吗?那阿桂你怎么办?”玉兔急起来。

不死神桂:“不用担心,我的命运我做主,谁也不能将我怎样。”

“不行,你肯定斗不过佛祖的,你还是赶紧逃吧。”玉兔。

不死神桂:“没法逃的,我自放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施了落地生根的法术,我的灵魂是自由的,但我的身体,若非太阳神解除禁咒,我便永不能离开。”

“那,那怎么办?”玉兔问。

不死神桂:“别急,听我的,等下我结出果子的时候,你将果子摘下来,捣烂成汁喝下去,然后迅速离开广寒宫,去你想去的地方。”

“想去的地方?”玉兔,“我自幼被嫦娥姐姐带来月宫,根本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我能去哪里呢?”

不死神桂:“难道你不想去找你的吴刚大叔?还有,那只你喜欢的猴子?”

“嗯嗯,我想去找啊。”玉兔,“可是,去哪里找呢?”

不死神桂:“哪里找,以后再吧。反正,你吃了我的果子后,就必须得离开广寒宫了。”

“为什么必须离开呢?”玉兔不解。

不死神桂:“因为,如来就是想要这东西,你若不离开,等你的就只有天条处置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要这颗果子,让如

来拿走,你则继续安稳地呆在广寒宫。”

玉兔:“好吧,我要。没有嫦娥姐姐和吴刚大叔,阿桂你也要被移走的话,我呆在这广寒宫还有何意义。”

“是的。”不死神桂,“爱的人在哪,天涯和家便在哪。你若继续呆在广寒宫,就只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所爱之人和天庭的生死

搏杀,而弱的你,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还不如抓住这个可以强大的机会,去找你所爱之人,与他们并肩作战。”

“恩,阿桂你得对,我听你的。”玉兔下定决心。

“好的,不多了,你稍等等,我马上结果出来。”不死神桂。

此后,是深深地静默。

月光之下,玉兔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她就要变强大了吗?

可以去找吴刚大叔和孙悟空了吗?

也还有些忐忑。

因为她将背叛天条,踏上那苍茫的天涯路。此后经年,生死如何,将是未知数。

她回头看了看那美丽的广寒宫,从前的日子如潮水涌上心头。

美艳不可方物的嫦娥姐姐,跟她呢喃了千年的等待,而当她遇见心中所爱,竟来不及厮守,已是永别。

不分日夜挥着斧子的倔强大叔,众神天条之下,誓不屈服,却为她,为心中最后的执念,走上追寻理想的不归路。

圆过又缺了的月亮。

千年时光。

多少温暖与欢笑,都成浮云流水。

找不回。

不死神桂的枝头开出了一朵特别艳黄色的花来,比其他的花儿要更大些,鹤立鸡群般醒目。

那花映衬着月光,特别地美,特别地芬芳,玉兔嗅着,竟感沉醉。

慢慢地,一枝独秀的桂花在寂寞的月色下凋零。

结成了一个果子。

玉兔惊奇了。

桂花竟然真的结成了果子!

因为在广寒宫四处许多桂花树,开花之后便凋落了,都是不会结果的。

玉兔就那样看着,桂果一点一点地长大,长成一个椭圆形的果子来,那果子竟有碗大,和桂花的颜色一样,淡黄。

“赶紧,把果子摘下,捣烂吃了。”不死神桂。

而那声音,竟与之前大相径庭,带着几分苍老,上气不接下气,虚弱。

“阿桂,你怎么了?”玉兔问。

“别管怎么了,赶紧的,不然……什么都来不及了。”不死神桂。

“恩,好。”玉兔应声,当即飞身而起,将那碗大的桂果摘下。

“哗哗哗……”

就在玉兔摘下桂果之时,那茁壮而挺拔的桂花树,满树的桂花竟都枯萎凋落,叶子也都瞬间枯黄卷起。

微微的夜风吹过。

那些枯黄的叶子瞬间就掉了一地。

也有许多,被风吹向了远处。

“阿桂,你怎么了?”玉兔急问。

却再也没有回音。

只是,桂树那粗大而伸向天际的枝干,也慢慢地,慢慢地,干枯,缩。

一棵本来生机盎然,被砍伐千年而不倒的不死神桂,顷刻之间,化为了朽木!

玉兔抱着那干枯的枝干喊了许多声。

“阿桂,阿桂,阿桂……”

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那已只是一棵普通的树,一棵已经死亡的普通树。

玉兔看着手中的桂果,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死神桂将它生命所有的灵力和灵魂凝聚一起,结出了这个果子,破除了太阳神的不死禁咒。

于是,它的生命走向永逝。

它宁可死,也不入那西天佛地,受人摆布。

也或许,是这千年以来,它生命中仅有的几个熟悉的朋友,都走了,且不再回来,它不愿再孤独地活着。

它将它生命中最后的时光给了玉兔,让玉兔带着它,在此后无边无际的岁月里,和它的老朋友吴刚一起,为了它们心中自由的理想而战斗。

一种温热的东西,从玉兔眼中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