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八十二章

 2018年08月22日 08:40  1,346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一路上,白龙都在喋喋不休地找孙悟空话。

孙悟空没有理他。

可白龙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依然乐此不疲地自言自语。

“这孩子真快乐,天真无邪。”孙悟空在心里想。

可惜,他永远也不会这样的天真无邪,不会这样的快乐。因为,他心里装了太多的事。这些事如同囚牢一般将他困住,走不出来。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运,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孙悟空叹息着。

日暮时分,孙悟空赶到了东海。

东海边上,已再无气势汹汹的天兵天将。很安静,安静得只有海浪的声音,拍在岸上,轰然作响,浪花飞溅。

“你到东海来干什么啊?”白龙问。

孙悟空还是没有回答他。

一直不理他,他自己无趣,便走了吧。

从内心讲,他实在是不想让白龙一直跟着自己,因为他知道龙宫之行,必然有一场命运的凶多吉少。

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应该快乐地活着。

“东海这里我挺熟的,你想干什么跟我,也许帮得上你呢?”白龙。

孙悟空还是没理会他。

他转过头,却看向不远处,那一片黑漆漆的山丘。

花果山。

他的心里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哦,想起来了,花果山,那好像是你的家啊。”白龙,“可惜了,天兵攻伐的时候,我在北俱芦洲那边玩,我知道消息的时候,仗已经打完了,不然肯定会帮你。”

孙悟空没什么,直往花果山那边行去。

悲凉,无边的悲凉。

还有未曾熄灭的灰烬,及零星的腾腾的青烟。

那些烧得漆黑而模糊的尸体,和山石泥土混在一起,已完全看不清面目。还有许多未曾燃尽的参天大树,只剩下黑漆漆光秃秃的枝干凄凉而寂寥地伸向广阔的天空。

一群吃饱了却仍贪婪着不想离去的秃鹰,在四处已经熄灭了火焰的山石之间欢快地拍打着翅膀。

看着站在那里的孙悟空和白龙,颇有些想尝尝活人的蠢蠢欲动。

“那玉帝也太狠了点吧,这么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的宝地,竟被活生生地烧成了废墟,真是作孽!”白龙也忍不住愤然。

“你大概不知道,这灰烬的废墟之中,葬送了多少鲜活的生命。而每一条生命,都曾那样地热爱生活。”孙悟空失神地喃喃。

只要他的记忆一动,那些鲜活的样子马上就会潮水般涌来。

他们单纯,善良,热血,勇敢,但都死了。

而且,是为他死的。

这是他一想起来就像被什么戳中一样地疼痛。

他会想起那个神秘人物给他所见的八百年前的情景重现,那生灵涂炭,那血流成河,养大他的老猴子,为他背叛天条的百花仙子。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亲人和爱人。

也为他而死。

怀着对他的恨而死。

所以,后来,他并不想反抗的。

他不想做什么狗屁的英雄。

而结果呢。

继续地,他又害死了那成千上万的猴子。

还有,六耳!

虽然他并不记得前世,彼此间那些同生共死轰轰烈烈的情景,但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六耳出现在他身边,无惧天道,拼死一战,那份情义值得他记住一辈子。

应该,也死于非命了吧。

阴阳镜下,阴阳两隔,岂有命在。

孙悟空找了个地方,搬了些石头,砌了一个堆来,然后找了一块石板,用他那尖利的指甲,在石板上刻画下一行带血的文字。

六耳及花果山众猴之墓。

后边落名,孙悟空。

然后,他对着那坟墓跪拜。

“都死了,就剩你一个人了吗?”白龙问。

孙悟空起身,看着他:“如果,你不赶快点滚,这白骨累累之中,就会多你一个人。”

白龙:“我又不怕,因为你是我的偶像啊,我的理想就是像你一样轰轰烈烈地活着,在这天地之间留下辉煌的传。”

“你太天真了。”孙悟空,“传都是会骗人的,历史都是从众人悠悠之口添油加醋传出来,但并不是真相。”

“那真相是什么?”白龙问。

“真相?”孙悟空,“真相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以尊严和自由之名,带了一群人去送死。真相,是这个人此刻如丧家之犬的狼狈,是这一片灰烬,和装满了累累白骨的坟墓。所以,真相就是……因为我的自私,害死了那些相信我的人。”

“不可能。”白龙,“你肯定乱的,这不是真相。”

“这不是真相,那什么是真相?”孙悟空问。

白龙:“我听,当年你带领万妖军团势如破竹的时候,连玉帝也怕了你,于是找你讲和,愿成全你和百花仙子,还给你上仙之位。但你拒绝了,你要的是天条废除,众生的平等和自由。”

“然而呢?”孙悟空问,“我要到了吗?”

白龙:“没要到,但你仍然是英雄。”

“没要到,还是英雄?”孙悟空问。

白龙:“是的,你就是英雄,就算反天失败了,也是英雄。这世间公道,你能不能争取到是一回事,有没有勇气争取是另一回事。敢的人,就是英雄。”

“你还是太天真了。”孙悟空摇头,“不懂生命的可贵。不过,一个人能如此热血而无畏地活着,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幸福?”白龙一笑,“我倒没想过这个,我只是觉得,人活一世,该有点理想,不求功成名就,但求自己瞧得起自己。哪一年生命终有尽头,再回首的时候,不留遗憾。”

“不错,很有理想的孩子。”孙悟空,“但可惜……”

白龙问:“可惜什么?”

孙悟空:“可惜你在一个并不理想的世界,太过于理想地活着,就只能是一个悲剧,正如我。”

“你怎么会是悲剧呢?”白龙,“你都不知道,这四宇八荒,有多少人崇拜和仰慕你。”

孙悟空:“算了,咱们之间有代沟,跟你不明白。我要去忙我的事了,你去追求你的理想吧,不要再跟着我了。”

白龙:“我的理想,就是跟着你啊。”

孙悟空没理会他,他知道,跟他怎么他也不会明白。

他正年轻,可能还有点本事,就以为自己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却不知他的本事,在这个强大的世道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他需要经历一些残酷的现实,才会终究明白。

否则,他会一直很自以为地活着。

狮驼王将手中古树迎着冲过来的孙悟空就是一扫。

孙悟空竟不闪躲,迎着那扫来的古树就是一脚踢出。

“咔擦!”

一声断裂,那棵古树竟被孙悟空一脚踢了两段,巨大的力量涌向狮驼王的手臂,他的脚下站立不稳,踉跄倒退。

他的力量虽然巨大,但孙悟空的力量更强。

孙悟空可是鸿蒙青石得道,其道力非常恐怖,这一世残魂觉醒,虽然没有了法力,但仅靠残力和潜意识的战斗经验,足可与牛魔王几大妖王一战。

所以,他的力量绝非狮驼王可比。

狮驼王受不住那股重力,连连倒退之时,孙悟空已经怒叫着,獠牙大露,往狮驼王的脖颈咬到。

那露出的獠牙,宛如锋利的尖刀,泛着恐怖杀机。

狮驼王只感觉后背一片发麻。

不过他已没有选择,只好使出最后的绝学“移山臂”,双手环形往孙悟空腰间抱来,打算把孙悟空拦腰抱住,直接摔出去。

这移山之力,将孙悟空抱着,铁定能摔个无影无踪。

可结果不会如他想象。

孙悟空虽然没有山岳之重,但山岳是死的,孙悟空是活的,是有脑子和战斗经验的,不会让狮驼王那么容易把他给摔了。

眼见得狮驼王的“移山臂”抱来,孙悟空没有更好地选择,人在空中,没法闪躲,当即一脚就往狮驼王胸口猛踹而出!

“轰!”

一声暴响。

狮驼王的“移山臂”才刚刚碰到孙悟空的腰间,手臂上的力都还没使得出来,孙悟空的脚已经踹中了狮驼王的胸口。

那一脚之力,重有千钧。

狮驼王只觉得胸口一闷,身躯如鸟一般飞起,本来强大无比的移山之力自然也没法使得出来了。

孙悟空之危自解。

狮驼王飞出百余米,撞到一块山石上,将那山石都撞得碎裂,笨重的身躯才栽落在地。

“哇”地就是一口老血吐出来。

孙悟空两个蹦子纵跳过去,落到如风烛残年老叟般的狮驼王面前。

狮驼王抬起头来,看见那巍然的身躯,杀机的双眼,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翻身就一膝盖跪下:“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饶命?”孙悟空冷哼一声,“你在出卖我的时候,可曾想过饶我?”

“我没出卖你啊大哥,我冤枉。”狮驼王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没有出卖我?”孙悟空,“那就不用废话,今天没有任何理由,我就杀你玩玩吧。我并不想跟一个临死还不知悔改的人多废话!”

“我我……”在孙悟空抬起脚,打算将狮驼王一脚踩死的时候,他赶紧喊。

“吧,最好是学会实话,要不然我直接把你踩死!”孙悟空。

“其实,其实,我也不想的。”狮驼王,“是,是,是我出去散步,被二郎神抓了,他逼我,如果我不出大哥你,他就要杀了我。牛哥知道,我这人优点很多,聪明,魁梧,力大,还重义气,可就是有一个缺点,怕死。我不想死啊,所以,所以,就一时糊涂,把兄弟们出卖了,我混账,我后悔,我该死……”

“不管怎么,你出卖了我就对了,而对于出卖我的人,我不可能手下留情。因为我不信佛,我也不慈悲。这个世道,要讲强弱。而我,要讲规矩。你,一路走好吧!”罢,孙悟空抬腿一脚就往狮驼王头部踩下!

“阿弥陀佛!”

突然一声佛号入耳,吟来声轻,却威如雷霆。

接着一道金光如电,往孙悟空打来。

孙悟空想要闪躲,却正全力之下攻击狮驼王,根本措手不及这一招偷袭,顿时被那金光打中,脑子里“嗡”地一声响。

身子倒飞数百米栽落。

“哪里来的和尚,竟如此野蛮,出手就伤人!”白龙一见孙悟空被偷袭,当即就挡在了孙悟空的面前。

现场落下一位骑着青毛狮子的菩萨来。

那菩萨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项,右手持金刚宝剑,左手托青莲花,花上有金刚般若经卷宝。

看起来,貌相慈善而威严。

不用,从其扮相衣着,便知是释迦牟尼佛的左胁侍文殊菩萨了,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和释迦牟尼佛并称“华严三圣”。

在众佛之中,拥有超高的地位。

但白龙不过初出茅庐之辈,并不识得。

“阿弥陀佛。”文殊菩萨道了声佛号,对白龙,“这里不干你事,我只抓孙悟空就行,你自回你家去吧。”

“什么不关我事。”白龙横刀立马,“孙悟空是我朋友,谁要碰他,先打过我再!”

“打过你再?”文殊菩萨,“你一条西海出来的龙,如此大言不惭,你妈知道吗?”

白龙很意外:“怎么,你认识我?”

因为他化作人身,隐了原形,非道法强大之辈看不出来。

“呵呵呵。”文殊菩萨一笑,“你这点变化,岂瞒得过本菩萨。别认识你,就是你爸我也认识。”

“吹牛!”白龙问,“你我爸是谁?”

文殊菩萨:“西海龙王敖闰,没错吧?”

“厉害了和尚,算得挺准啊。”白龙,“你既知我来历,还不走你的,嫌命长么?”

“呵呵。”文殊菩萨问,“你是真不知你们龙族在这三界的地位了吗?谁给你的自信,在本菩萨面前如此猖狂?”

“猖狂又怎么样,你咬我么?”白龙,“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菩萨,和神仙一样,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以为自己很厉害。人间有灾难,却只是旁观。念的是慈悲,的是注定。别人信你们,我不信!我们龙族,才是自远古而来的神族,上可飞天,下可入水,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凭什么要让神佛来对我们指手画脚了!”

“呵呵呵。”文殊菩萨,“你这是要造反了么?”

“造反又如何,你咬我吗?”白龙气势很盛。

“哎。”文殊菩萨摇了摇头,“你这样,真坑爹啊。不但坑爹,还可能坑了整个西海,或是龙族啊。哎,孩子不懂事啊!”

“你吓我啊?我好怕哦,你吓得我都想哭了。”白龙一脸嘲笑。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小算草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小算草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小算草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Mr Y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