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七十九章

 2018年08月13日 08:39  1,581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二郎神把头低了下去。

嫦娥的话如醍醐灌顶,让他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但他还是在强辩:“我是执法天神,我的职责是捍卫天庭法纪,谁若触犯,必须严惩。孙悟空反天,是重罪,我没法坐视不管!”

“你妈私通凡人,就是触犯天条,玉帝压她于桃山,不过是为正法纪,你干嘛要反,干嘛要恨玉帝?”嫦娥反问。

二郎神一下子就被问住了。

嫦娥又:“我知道你恨孙悟空抢了百花仙子,你想让他死。但没有孙悟空的时候,人家百花仙子也没喜欢你啊。当然,你也可以你只是在维护天庭法纪。然而,维护法纪你就能动用天火,将整个花果山烧光?你就能让那么多无辜的猴子白白送命?要多么可恶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你要抓要杀孙悟空,你为什么不能像个男人样地跟他单挑,而是要让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送葬!”

“够了,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哪这么多废话!”二郎神被问得恼羞成怒起来,“无论怎么,我二郎神也在这天地间纵横过,

我神通广大,出类拔萃,我如这天上耀眼星辰,让多少人与神仰望。可我喜欢的两个女人,一个喜欢上了猴子也就算了,一个更荒唐,竟然喜欢上了猪,你们活着,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吗?”

嫦娥摇了摇头:“看来,你已经在自大狂妄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不要废话了,给我带走!”二郎神怒吼。

当即有天兵上前,将嫦娥锁走。

夜已经很深了,风带着入骨的寒意。

二郎神一个人在月光下站了很久。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握紧自己的拳头,愤怒而颓丧。

难道他真的错了吗?

没错,为何嫦娥的话他无从反驳?错了,那么他又能怎么做?

他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维护天庭的稳定。

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立场。

话又回来。

就算他有私心又怎么了?

就是因为百花仙子而嫉恨孙悟空,想打败他,想羞辱他,甚至想杀了他,又怎么了?

这诸天万界,无论人,妖还是神,谁没私心?

如来想让天下人都信他,这不是私心?

元始和通天争封神榜,护短门下,这不是私心?

圣人如此,何况于他?

何况,没有人知道,孙悟空给他心上的那一刀,有多疼痛,有多绝望。

 

八百年前的某一天,阳光特别好。

天庭刚刚建立。

众神归位。

本名杨戬的他正式封神为英烈昭惠清源妙道显仁敷泽兴济通佑二郎显圣真君,人称“二郎神”。

加上是玉帝外甥,可谓春风得意。

在那众神之中,也绝对是鹤立鸡群出类拔萃。

他在那刚刚修建的庞大而华丽的天宫闲逛,走到百花园的时候,顿时惊呆在那里。

在一片芬芳的百花丛中,一位美艳绝伦的仙子,手指拈花,蜂蝶环绕。

仙子容颜绝美,笑容明媚。

眼若星辰,肤若美玉。

看见二郎神的时候,仙子嫣然一笑,虽然,那只是礼貌地一笑,二郎神却已是神魂颠倒。

他是高傲之人。

封神大战中屡建奇功,一身法力所向披靡。

在他这个辈分里,当属佼佼者。

所以,他自视甚高。

即便是将军王侯的女儿,他也见得多了,就连那曾迷得纣王亡国,迷得监斩军手脚无力的九尾狐狸精,二郎神也不会多看两眼。

然而,看见百花仙子月瑶的时候,二郎神是真的被迷住了。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惊艳的女子。

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就决定,他二郎神此生非她不娶。

在此后无数个不眠的夜里,他脑子里反复地都是百花仙子那沉鱼落雁的绝世容颜。

她的曼妙身段,她的秀发飞舞,她的一颦一笑,她每一个举手投足的细节,都如电流击中他的胸膛。

那美荡气回肠。

行走,梦中,他的全世界,都充斥着她的倩影。

二郎神想方设法地去接近她。

而她对他仅有礼貌的应对,婉拒了那些与他花前月下的邀请。

她她的理想,只是想让这天下的花儿都美丽盛开。

只希望,这天下的花儿,都一年胜似一年的芬芳。

她心中无情丝,只愿时光美好。

二郎神锲而不舍。

他相信总有打动她的一天。

爱情当是这世间最美好动人的东西,若不触碰,不知其妙。若是有过,就再也忘不了。

毕竟,早有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多少修道的人,忍着岁月寂寞,其实也未真的斩断凡尘情丝。只不过,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再适合起那些凡人的东西,怕被人耻笑,所以深藏在心里,在每一个风起,或是有月光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起。

二郎神把一切都想得太美。

他觉得百花仙子早晚都会爱上他,毕竟他这么优秀。

他觉得这天上地下,能与百花仙子相配者,舍他再无谁。

没想,某天他尾随百花仙子下凡,竟然看见,百花仙子跟一只猴子在一起。

彼此依偎在夕阳满天下,亲密无间。

那种感觉,对于二郎神来,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羞辱,和挫败。

他心中最美的仙子,竟然跟一只猴子在一起!

曾几何时,他二郎神连一只下界的猴子都不如了吗?

他义愤填膺地质问百花仙子。

她明明过,她的理想只是想让天下的花朵都开得更芬芳而鲜艳,她对爱情没有憧憬,她怎么就跟只猴子在一起了!

百花仙子,因为,他能给我开心,如果爱情是开心的样子,我愿意在永恒的时光里,与他不离不弃。

“开心?”二郎神,“我不能给你吗?以我的身份地位,别开心,这天上地下,有什么我不能给你!你要绫罗绸缎,你要金银珠宝,你要广厦千间,你要世间荣耀,我都能给你。只要你愿意,我让你做这世间的女王,让众神都仰慕你!”

百花仙子摇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开心。开心,它可能只是两个人的一眼对视,或是寥寥几语,是彼此间一个温暖的动作,或是在多远的地方也能感受到的想念。跟你的那些都没有关系。你的那些,只适合装逼。”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那只猴子?”二郎神怒问。

百花仙子很肯定地:“在我心里是的。”

“你疯了吗?他只是只猴子,一个下界生灵而已!”二郎神几乎咆哮出声。

百花仙子:“他是什么不重要,能懂我就好。”

“看来,有个秘密我是时候告诉你了。”二郎神。

百花仙子问:“什么秘密?”

二郎神:“天庭正在秘议,修正天规,其中一项就是建立天地秩序,把仙,神,妖,人,鬼,畜都划分等级。一旦这个等级划分出来,下等生灵将会失去许多的权限和自由。而神仙会禁止与下界生灵私通,否则,视为逆天大罪,所以,你若是与这猴子一起,一旦天规出来,就是万劫不复!”

百花仙子:“我喜欢平平淡淡的幸福,但如果可以轰轰烈烈,我也不会拒绝。天规如何,我心不改。纵有生死,一笑置之。”

“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二郎神指着百花仙子嘶吼,“你根本就是无知,幼稚,愚蠢,白痴。放着我这天地间的大英雄

不选,竟然会选一只猴子,你这是在惩罚和虐待自己,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个时候,二郎神气得简直要疯了。

百花仙子越是淡然而坚定地要跟孙悟空在一起,他就越是大受打击,痛得无法呼吸。

他可是肉身成圣,封神大战,名扬天下。这天上地下,若论年轻有为,他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百花仙子是这天宫之上最美的仙子,他是这天地间最显赫的神话。只有他和百花仙子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绝世无双。

结果……

换谁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孙悟空就是恶心和打脸他的存在啊,他怎么能让孙悟空活在这世界!

天规一出,他立马就着手拆散百花仙子和孙悟空,并处心积虑抓捕孙悟空,欲将其置之死地。

只是,命运于他来,竟也是那般的不理想。

那只看起来普通的猴子,竟比他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他的肉身成圣,八九玄功,竟然不敌。

天规之下,万劫不复,百花仙子仍抓住孙悟空不放。她在天牢,世间百花残,春如悲秋,她心如铁石不改。

后来,玉帝以百花仙子招安孙悟空,被孙悟空拒绝,百花仙子泪流满面,却还在,猴子,我会等你踏碎这凌霄娶我。

直到孙悟空被灭北昆仑,百花仙子被贬至十八层地狱九幽之处,她仍不悔。

那时她若是愿悔过,与他一起,凭他二郎神的本事,怎么都能救她出苦海,可她,愿为那只猴子,向死而生。

她愿以苦难,或是死亡,对那只猴子忠贞不渝地怀念。

 

二郎神在寂静的月光下想了很久,很久。

他回忆了自己的一生。

可谓大起大落。

他生下来的时候,家里很清苦。父亲是个书生。而书生在那个年代,如果不能考得功名,还不如乞丐。

后来,在家里又多了一个妹妹的时候,母亲莫名其妙地失踪,父亲莫名其妙地被杀。他便带着妹妹杨婵,浪迹天涯,相依为命。

两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因为从家庭清苦,营养不良,长得也是瘦弱不堪,更何况他额头多长了一只眼睛,总被人嘲笑,羞辱。

那些苦,苦不堪言。

幸得玉鼎真人念他天赋,收入门下。妹妹杨婵也跟随了女娲娘娘。

一切都开始好起来。

玉鼎真人让他额头那只被人耻笑的三只眼神光迸发,还教了他许多神通,将他送到西周战场,让他建功立业,肉身成圣,封神显赫。

再加上他劈山救母,枪指玉帝,名声大噪,成为天下传扬的英雄。

从此,他便有一副天下舍我其谁的感觉。

直到孙悟空的出现。

直到现在。

他也没抬起过头来。

抛开孙悟空反天不谈,单是抢他爱人,令他颜面扫地,他也绝不可能放过孙悟空。

两个人的恩怨,从某一个交错的开始,就已成定局,覆水难收。

或许,这跟对错无关。

只关彼此的立场。

 

女人而已,不要太放在心上。

二郎神觉得,不管是百花仙子,还是嫦娥,终究还是不懂他。

一个男人的尊严和荣耀,大于一切。

这天下,不可能凡事都去讲道理,论对错的。

成者为王,败者寇。

古往今来如此。

 

一个漫长而不眠的晚上过去。

天庭的朝钟早早地响起。

玉帝的目光掠过曾巍然而华丽的三千宫殿,在此刻的白昼之下,更加清晰可见的一片狼藉,心中的怒火又噌噌地直冒。

还有王法吗。

一只普普通通的猴子把天捅了个窟窿,这才几百年,一个砍树的又一把斧头从锁神殿砍到南天门,一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魔,干脆把天搞塌了半边。

这得浪费多少的神力和财力才能修缮好。

重要的不是会损失多少财产,而是面子问题。

高高在上的神,主宰天地的神,没事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跑来打脸,以后的天庭何以服众?

何以让人跪拜!

这是个强食弱肉的世道,你不够狠了,是没人怕你的。

玉帝在宝座上才坐定,王母也揉着惺忪的睡眼赶来。

“放轻松点,不要臭着一张脸,多大点事呢。”王母对黑着一张脸的玉帝。

“还多大点事?”玉帝,“天都塌了半边,还多大点事?”

“天塌了半边,不是那个什么永世魔尊和如来斗法震塌的嘛,又不是他个人的力量踩塌的,有什么可怕。”王母,“八百年前万妖军团那么猖狂,还不是灭了,这出来一个魔,就不淡定了?”

“看你得这么轻巧,有什么好的办法吗?”玉帝问。

“还有什么好的办法,路当然是一步步地走呗。”王母。

“一步步地走?”玉帝,“行啊,你告诉我这第一步怎么走?”

王母:“第一步,当然是处置帮那孙悟空的内贼。”

“帮孙悟空的内贼?”玉帝问,“你吴刚?”

王母:“吴刚都跑了,还处置个屁啊,不是抓住了几个吗?那个天蓬,卷帘,还有嫦娥。”

“哦,是的,我只记着吴刚这半路杀出来的无知狂徒,把这几个人倒是忘记了。”玉帝,“行,就先把这几个内鬼处置了,消我心头之恨再吧。”

当下命天兵将三人带到凌霄殿处置。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小算草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小算草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小算草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Mr Y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