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五十二章

 2018年03月21日 08:49  1,387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二郎神还在金甲神堂的总领地不周山下,操练他的绝杀之招,五行神光大阵。

五大天眼神将为五行方位。

李靖,哪吒,还有殷洪三人,则为阴阳阵眼。

不周山外,百万天兵天将已集结。

二郎神嘶吼着,要在明天天亮之前,完成五行神光大阵的配合,让五行神光大阵发出完全的威力。

明天天亮,百万雄狮挺近花果山。

将那里的一切,夷为平地,寸草不生!

中皇山上,玉帝的到访,让女蜗深深地措手不及。

但她却不能不招待。

然后,玉帝就中皇山真是仙灵神地,踏上这里,顿感灵魂都进入妙境,要在这里呆两天。

女蜗似乎隐隐地意识到了什么。

但她也不好拒绝。

虽然她是一代圣人,玉帝却是天地主宰,面子上她必须对玉帝尊重,玉帝难得来中皇山,她总不能把玉帝扔在这里走自己的。

而且,如果天庭已经发现了花果山,准备剿灭孙悟空。

玉帝到这里来,其目的就是看着她,她就算离去,也无法瞒天过海了。

天庭已经很给她面子,她没法去把脸撕破。

或许,她得想想。

如果天庭剿灭孙悟空之后,她该如何处?

她当年用瞒天过海救孙悟空,如今又用障眼之法庇护于他,这不只是跟天庭作对,也是在跟元始天尊和如来佛祖作对。

圣人亦有不能忍。

所以,最终会把脸皮撕破,秋后算账吗?

西天灵山之上。

如来仍在用那金色云彩炼制金箍。

阿难和迦叶两大尊者在旁边护法,安静地看着。

觉得老师就是牛逼。

用云彩练成金箍,还把十八层地狱冤魂一起炼入里面。

然后他,无论妖魔,神佛,还是圣人,只要戴上这金箍,就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真的好牛逼。

那么,他到底会把这金箍给谁戴呢?

两大尊者其实也想知道。

但并不敢问。

只是隐隐地感觉,要出什么大事来。

他们能感觉得到如来炼制金箍的时候,有种前所未有的严肃与庄重。

事出,总有因。

谜底,早晚都会揭开。

这应该是花果山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因为过了这个晚上,花果山的一切,就再也不一样。

月光皎洁地洒满花果山。

猴子们都已经睡了。

六耳猕猴还在挖坑,挖很深很深了,铁扇公主在上面都看不见坑底。

“这么深的坑,得埋多少人啊。”铁扇公主自言自语。

回过头来,孙悟空在月光之下舞棒。

一根他今天才削好的木棒。

舞得很投入。

也很沉默。

很多次他似乎都记不起该怎么去舞了,然后停下来思考,像一个刚跟师傅学的学徒。

他当年使的是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一手棒法行云流水。

但现在他没记忆了,他记不起当年那叱咤风云的棒法,该怎么舞才是。

他的心里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

但他希望能想起来。

尽管他已经做好了一副等死的样子,天塌地陷,不过一死,没什么大不了。

但他还是想要以最顽强的姿态去战斗。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英雄。

铁扇公主在心里默默地。

突然,一阵风过。

铁扇公主觉得脑子瞬间恍惚,身子腾云驾雾而起,景物在眼中飞速变幻,她惊得想要叫唤,喉咙却被堵住般,喊不出来。

人越飞越高,越飞越快。

然后,突然如云彩般轻飘飘地落地。

还是月光,还是山林。

却已是完全陌生的环境,没有了挖坑的六耳猕猴,没有了舞棒的孙悟空。

四周,静寂得能听到风的声音。

偶有两声蛐蛐叫。

“谁在搞鬼,怎么回事?”铁扇公主虽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此情此景心里也有些虚。

“很久不见了啊。”一个声音传来。

铁扇公主转过身来,一个骑着板角青牛的老头在月光下,手捋白色胡须,一脸慈祥。

“神仙爷爷,是你?你怎么来了?”铁扇公主一见,激动不已。

因为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曾经于虎口中救她,还送她扇子防身的老神仙。

老神仙:“来救你啊。”

“救我?”铁扇公主问,“为什么救我啊,我好好的,又没什么事。”

“还没什么事?大祸临头了,还没什么事。”老神仙。

“大祸临头?”铁扇公主问,“什么大祸啊?”

老神仙:“什么大祸你还不知道吗?你跟那孙悟空在一起,就是天大的祸!而且,这祸很快就要来了。”

“哦,原来神仙爷爷你的是这个。”铁扇公主,“我不怕,我要和他一起战斗,永不畏惧,永不屈服!”

“以卵击石,有什么意思呢?”老神仙问。

“为什么没意思?”铁扇公主,“为了梦想,为了自由,也为了尊严。”

“那孙悟空教你的吗?”老神仙问。

铁扇公主:“他没有教我,但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人活着,要走自己想走的路,无论前面的路有多少丛林荆棘,还是悬崖。勇敢,是唯一的自由,和尊严。”

“然而,孙悟空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你做再多,都只是徒劳,都只是一出独角戏,是你,孤独的表演。”老神仙。

“不会,我觉得他喜欢我。”铁扇公主。

老神仙:“那只是你觉得而已,你觉得,不等于他觉得。”

铁扇公主:“那也没关系,就算他不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他就够了,我喜欢他,我就觉得很开心了,也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哪怕死。”

“那你为什么会为他气,为他哭?”老神仙问。

“我什么时候为他气,为他哭了?”铁扇公主问。

老神仙:“你骗不了我,你骂过他多少遍臭猴子死猴子,过多少次谁稀罕谁,谁也不用理谁,我都记不清了,你还不承认。”

“那,是有。”铁扇公主,“但爱情,不本来就要用一些伤心难过去换自己想要的幸福和快乐吗?”

“然而你是换不到你想要的幸福和快乐的。”老神仙,“孙悟空,是这天地之间的一个谜,自诩为窥破天地的圣人,也未必窥透了他。他的命运,是天灾地难的劫数。爱他的和他爱的女人,都会……不疯既魔。他之万念,终会成灰。所以,你无论如何去做,也都得不到你想要的幸福和快乐,唯有放手,是最好的救赎。”

“没关系啊,我不怕。”铁扇公主,“我了,只要我爱他就够了,只要我爱他,我就觉得幸福快乐了。八百年前,他为那么多人牺牲过自己,失去了一切。现在,总得有个人为他做点什么,哪怕是死。”

“哎,何必呢?”老神仙一声叹息。

铁扇公主看向遥远夜空中的月,一脸天真烂漫:“其实,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真有一个值得喜欢的人,能与他一起赴死,那是一种多么伟大而幸福的事情。即便,是为他而死,也是一种幸运。”

“你这么爱他?”老神仙问。

“是的。”铁扇公主,“其实,之前他是一只普通的,脾气还有点怪的猴子,我可能对他只是一些莫名的好感。后来,我知道他是孙悟空时,一瞬间深爱上他,无法自拔。我在想,曾经那样的英雄,落得今天这般,他一定需要一个人陪着,与他一起去承担。真正的英雄,哪怕过去了千万年,也不应该被人们忘记!”

“哎,你是着魔了,”老神仙一声叹息。

“怎么,天庭是已经知道花果山,已经准备好踏平这里了吗?”铁扇公主问。

老神仙:“是的,那战鼓应该已经擂起。”

铁扇公主突然抬起目光:“神仙爷爷你那么厉害,要不你帮我救救他吧,就算我可以死,他也不能死。他是英雄,是曾经为了这天下苍生战斗过的英雄!神仙爷爷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个好神仙。”

老神仙摇头:“我再厉害,再好,也没法救他。”

“为什么?”铁扇公主问。

老神仙:“神仙比凡人更不自由,并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的。每做一件事,都必须瞻前顾后,不离自己的道。离道者,万劫不复。”

“你这话的。”铁扇公主一瘪嘴,“得好像神仙比凡人还难做,那为什么你不当凡人算了!”

老神仙:“这你就不懂了,有很多东西,得到容易,放下难。上去容易,下来难。但确实,神仙比凡人难做。最起码,一个好神仙是很难做的。”

“为什么,好神仙难做?”铁扇公主不解。

老神仙:“因为有坏神仙啊,大家都是神仙,抬头不见低头见,跟着去做坏事吧,良心过不去。不跟着去做坏事吧,他们嫌弃你。毕竟,越是有修为的神仙,脸皮越薄,越不好撕破。所以,凡人被怼一句,马上破口大骂。而神仙呢,是不能轻易动怒的,轻易动怒,人家你是神仙,怎么这么没有气度。所以,作为神仙,很多时候,好生气哦,还得保持微笑。这是神仙比凡人难做的地方。当然,我的这是好神仙,如果是坏神仙的话,那可不能惹,别骂他,你一个眼神不好,他就能让你灰飞烟灭。毕竟,好神仙要名声,坏神仙讲威严。”

铁扇公主一脸不屑:“至于吗,做个神仙,还这么复杂。”

老神仙:“那是当然了,起码比你想象的复杂了。就譬如孙猴子这事,其实,有很多神仙都想帮他的,但顾着更多神仙的面子,顾着神仙的道,顾着自己的身份地位,顾着很多。最后,都只能深表同情地看着。这世上,没有谁是真正自由的,没有谁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你总会要在乎或者顾忌某样东西,这东西便是你心中的枷锁。无论神仙或凡人,心中都有这样的枷锁。”

“好吧,你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找个借口,不愿意帮我。”铁扇公主一脸不高兴。

老神仙:“我真没有你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譬如最简单的,哪怕一点事,你都可以又哭又闹,我就不可以。”

“你为什么不可以?”铁扇公主问,“哭和闹很难吗?”

“不是很难。”老神仙,“是我要面子。”

“你为什么要面子?”铁扇公主问。

老神仙:“因为我在乎啊,修得神仙为何,不就是让人仰慕吗?总得比一般人看起来伟大些,是不是?你是凡人,你是不懂的。这月往西沉了,黎明前的黑暗就要来了。我再问你一句,是走是留?”

铁扇公主:“我不会走的,就算死,我也陪他一起!”

老神仙摇了摇头:“好吧,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啊。”

罢,将双腿往板角青牛一夹。

青牛腾飞向月而去。

一股风起,铁扇公主云里雾里一般的,被吹回了花果山的水帘洞前。

孙悟空仍在舞棒。

六耳猕猴仍在挖坑。

月在西天,有一多半都没入了云层。

群山,有了越来越多的阴影。

当天边的黑暗被一道曙光刺破的时候,六耳猕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耳朵敏感地弹动了一下。

他隐约地听到了一种动静。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他又闭上了眼睛,使出千里聆听之术,仔细去听。

这一下,他很清楚地听到了战鼓擂响,听到了猛兽嘶吼,听到了风云雷动。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激烈。

带着天崩地裂的气势。

六耳猕猴从石头上翻身跳下,将手中的随身铁杆兵舞了个棒花,将棒子指向众神来的苍穹,獠牙大露,眼神中杀气狰狞。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百万雄师都给你杀光光!”

最终,他将身子一跃,直接跳入了水帘洞中。

孙悟空正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与一个狰狞的神搏杀而不敌,被飞踹一脚倒在地上。

嘴角缓缓流出血来,他用手撑着地面,咬着牙想要重新站起,胸口却撕裂般痛,手一软再次栽倒。

神将巨大的手掌按住他的头部,一股力量进入他的记忆,将他记忆中最亮的部分吸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梦想吗?”

罢扔在地上,一脚便踩了上去,那闪光的东西,立马冰块般碎裂。

神:“梦想诚可贵,一脚就踩碎。因为,你是弱者。这世道,无论天涯还是梦想,唯强者可到达,唯强者能守护。”

“你可以去死了。”神着,一脚往他头上踩下。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小算草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小算草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小算草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Mr Y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