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四十六章

 2018年03月15日 15:32  1,452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一眨眼,已是第三天上了。

一大早,玉帝又来到了离恨天兜率宫,求见太上老子。

他前两次来,都被青牛阻挡。

是太上在炼丹的重要关头,不可打扰。

玉帝亦无可奈何。

世人皆知太上炼丹,天塌地陷都不管。

当年,仙妖大战那么吃紧,天都被捅了窟窿,太上也都无动于衷。

玉帝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怎么,太上也是三清之首,圣人级别,不是他能撼动。

但这一次,他手里有太上的把柄,或可让他出手。

他若出手,那妖猴有何惧哉。

别出手,只要能借得他的太极图,风火蒲团和玄黄塔这些宝物,也能让孙悟空吃不了兜着走。

玉帝再来兜率宫,还是有些忐忑的。

又吃闭门羹怎么办?

他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脾气来?

他是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掌管三界五行六道阴阳,什么三清四御五方五老八方揭谛,都是他的臣子,有义务听调的!

虽然他该尊师重道,可这些老师们是不是也该多多少少的尊重一下他?

玉帝又来到兜率宫前。

正准备问青牛的时候,青牛已经一副恭迎的架势:“太上有请。”

“怎么,老师有空了吗?”玉帝大喜。

青牛:“是的,刚好有会空。”

当下,玉帝以踢破脚趾的速度跟着青牛进了兜率宫去见太上老子。

太上老子正仰躺在一把摇摇椅上,打着他的蒲扇。

一摇一摇的,特别悠闲。

旁边不远的地方,八卦炉还燃烧着烈焰,上面放着一个丹炉。

“昊天见过老师。”玉帝行礼。

太上连眼皮都没有抬,只是悠闲地摇着扇子:“听你找我有大事?”

知道是大事,还跟我摆架子,真是个老混蛋,玉帝忍不住心中暗骂,口里却毕恭毕敬地:“恩,是的,很重要的大事。”

“什么事啊,天要塌了吗?”太上问。

玉帝:“差不多吧,那个妖猴孙悟空竟然没有死,还活着。”

“还活着又如何。”太上,“活着,又没带着棒子来捅你,你无缘无故的着个什么急呢?”

“等他来捅的话天庭就乱了,所以,我们得先下手为强。毕竟,他把二郎神都打了,这一次不只是打跪,而是打哭了。”玉帝。

“他没有打二郎神吧。”太上。

玉帝:“打了。”

太上:“我没打就是没打。”

玉帝有些着急:“真的打了啊,我不敢骗老师的。”

“我没打就没打,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的话你都不信了吗?”太上问。

“不是,老师的话我信,但他真是把二郎神打了。”玉帝。

太上:“这样我们还怎么聊天啊,我他没有打二郎神,你你信我,又他真的把二郎神打了。那到底是他把二郎神打了,还是你不信我啊?”

“我……”玉帝被问得头大,生怕把太上得罪了,想了想比较稳妥地,“其他的事我都信老师,但孙悟空打二郎神这事,千真万确。二郎神跑回天庭来就哭啊,当时佛祖还在,天兵天将都可作证。”

太上问:“作什么证啊?那只是二郎神自己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们就信了。他就算长着三只眼睛,又岂能看透世间万物。打他的人,就一定会是孙悟空么?”

“这……他的天眼神光看见过孙悟空的本相,那块青色的石头,不会错的老师。”玉帝。

“不会错?还在嘴硬。”太上,“他看见孙悟空本相是他把孙悟空打得吐血的时候吧。第二次他被打哭的时候,他看见那个人的本相,也是青色的石头了吗?”

“这个,他孙悟空的法力太强,他没有看透。”玉帝。

“那不就是了吗。”太上,“结论就是,真正的孙悟空,被他打了一顿。而打他一顿的,根本就不是孙悟空。所以,你还要去抓什么孙悟空呢?”

“不管怎么,孙悟空总是叛天之贼,他既活着,就必除之啊。”玉帝。

“叛天之贼?”太上问,“他为什么叛天啊?人家谈个恋爱,你们不准。人家修个仙,你们要禁。你以恶对人,人如何以善待你?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呢?这天庭诸神,曾有多少是妖或凶兽修成?你们修成了,就不让别人修了,天下有这理么?这世间万物,本有交配,才有繁衍,谈个恋爱而已,你们又要反对。人家不反你,还要谢谢你吗?人家毕竟又不傻。”

“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玉帝。

太上问:“那你可不可以把规矩定好一点,公平一些?你们这些神仙天天玩,还要占用最好的天材地宝。下界苍生劳心苦力,还要跪拜你们。一个不如意,就天打雷劈要人命,这样真的好么?”

“这,规矩都是天尊定的,老师不能怪我啊。”玉帝只感觉额头,背心,脚底板,简直无处不冒汗。

这是来受训的吗?

卧槽,他是来有正事的啊,聊这些废话干什么。

太上:“所以啊,有些事情啊,得过且过好了,不要赶尽杀绝,给人留余地,也是给自己余地。那孙猴子没记忆,没法力,没想反你,人家就想好好的活着,你就不要去惹他了,不然又惹不起啊。”

“老师什么,孙悟空没记忆,没法力?”玉帝问。

太上:“是的,他连二郎神这个前世最大的情敌都记不起了,他还有什么记忆?他连你的南天门门口都没来,他还有什么法力。若不然,他早打去地府,救那被锁九幽之处的百花仙子了。所以,就这样算了吧,别再闹腾了。岁月静好,大家都好。”

“但现在没法算啊。”玉帝,“二郎神被打了,通缉令已出,天下都知道。若不灭孙悟空,天庭威严何存?”

“那你就等着他把你这三十三重天再打个稀巴烂吧。”太上,“很多时候,你越在乎一样东西,也就越可能失去某样东西。譬如,尊严。”

“呵呵,老师你笑了吧,你刚才那孙悟空没有记忆,也没有法力,又他能把三十三重天再打个稀巴烂,岂不是自相矛盾了。”玉帝终于有些不爽起来,也开始有了反抗的态度。

太上却是呵呵一笑:“你的道行,又岂知这天地万物无时无刻不都是变化的,又岂知那妖猴真正的来历和潜力。佛道联手而不灭他,这天下,还有谁可灭?”

“恩,好吧,我感觉老师你越越玄妙了,我们还是点正事吧。”玉帝。

“难不成我花了这么多时间跟你的,还是闲事?”太上问。

玉帝:“也不算闲事,但还有更重要的事。”

太上问:“什么事?”

玉帝:“老师是有一把太阴精叶的芭蕉扇吧?”

“是啊,这个地球人都知道。”太上问,“怎么了?”

玉帝:“这把扇子在一个女孩手里,而这个女孩就是孙悟空的帮凶,用这把扇子攻击了二郎神。”

“然后呢?”太上问。

“然后?”玉帝被问得一愣,“然后,老师你是不是得负点责任呢?”

“东西我送人了,人家怎么用那是人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负什么责,你这天帝当得是不是有点糊涂了?”太上问。

“这……”玉帝被抢白得还真有些无言以对,“可现在那个拿着扇子的人是天庭的敌人,天庭还不知道她的底细,老师你应该协助一下天庭啊。”

这话已经得很委婉了。

对于他的身份来很低声下气了。

可太上还是很不给面子地:“我没空,可以吗?”

“那老师你总可以告诉我那个女的是什么来历吧?”玉帝退而求其次。

太上:“我不知道,可以吗?”

“老师,你这……是全不把天庭放在眼里了,这天庭可是老祖授意,天尊规划而建,我们都有责任把天庭建设得更加美好,你不能这么无所谓的。”玉帝感觉心里的火在开始燃烧了。

“所以呢?”太上问,“你要把我当妖猴一样,抓起来吗?我的人生自由应该交给你来支配吗?我不问你们那魍魉魑魅的天下,你们管我爱干什么?我在这世上行走,还不能自由的,干点自己喜欢的事,还要对你们的杀戮附带点义务?”

“老师,你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吧。”玉帝。

太上:“门在那边,你自己走吧。”

“要不,不用老师亲自出手,把你宝贝借两件一用,总可以吧?”玉帝问。

太上还是:“门在那边,你自己走吧。”

玉帝脸色微变,显得尴尬起来:“老师你这样的话,我就不给你面子,抓住那女的,直接打下十八层地狱去了!”

太上:“跟你了门在那边,你自己走。什么时候被天雷震了耳朵,听力不好使了吗?”

玉帝站在那里,胸中无名火三丈,真想冲过去就给这老家伙一顿暴打,但他完全不敢。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看起来整天无所事事,只知道放牛炼丹的老家伙有多恐怖。

吹口气,都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幸好我打不过他,打得过的话,手上肯定又多了一条人命!”

玉帝恨恨不已的离开了兜率宫,往凌霄宝殿而来。

似乎,他是去兜率宫找虐的。

各位仙官拜见陛下,才让他总算缓过一口气,觉得这才是他的地盘。

“有孙悟空的消息了吗?”玉帝问。

二郎神:“没有,人间蒸发了一样。”

“都是废物,百万天兵天将,还有千里眼和顺风耳,就找不到一个孙悟空?”玉帝大发雷霆。

把刚才在太上老子那里受的气都发了出来。

二郎神:“我的天眼神光都看不出他的原形,想必他又修出了很厉害的隐身之术或障眼法之类。”

“人都找不到,这个仗还怎么打?”玉帝问。

“关键的问题是,就算我们找到了人,这个仗怎么打?”托塔天王李靖出列,“不要像上次二郎真君一样,即便找到了孙悟空,反倒被打了个落花流水。我们得有充足的战斗准备,一旦发现,立马出动,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这个,我已经有绝杀之策了。”二郎神接话。

“哦?”李靖颇感意外,“不知二郎真君有何对付孙悟空的绝杀之法?”

二郎神的目光看向卷帘和天蓬:“这里,只怕有些不大方便吧,这是机密,一旦走漏了风声,就功亏一篑了。”

“怎么了杨戬,你看着我这话什么意思,我会走漏风声吗?”卷帘一下子就怒起来。

二郎神阴阳怪气的:“谁知道呢?”

卷帘:“我看你是脑子被孙悟空打坏了吧,天庭诸神都不知道孙悟空在哪,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去走漏风声!”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知道孙悟空在哪,就会走漏了?”二郎神反问。

“杨戬,你觉得你这么给卷帘挖坑有意思吗?”天蓬问。

“哟哟哟,看见了吧,看见了吧,这是兄弟齐心的架势吗,一起来怼我?”二郎神,“看来八百年过去,还是妖性不改啊。我在想,我们天庭是不是应该整顿整顿,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混在我们的队伍里。”

“别有用心?”天蓬冷笑,“这话从你杨戬口中出来,我怎么听着作呕啊?谁当年把三尖两刃枪指向九天,谁杀到南天门前要和陛下拼命?这么多年了,天庭哪一个人不对陛下唯命是从,唯有你,我行我素,听调不听宣。你不觉得你才是那个别有用心的另类?”

“猪刚鬣,信不信我弄死你!”二郎神被戳中伤疤,勃然大怒。

一副马上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好了,够了,你们嫌天庭还不够乱吗?”玉帝一声咆哮,“没谁拿出点对付孙悟空的本事,就知道在自己人面前耀武扬威!”

显然,这话是在暗讽二郎神。

本来玉帝对天蓬和卷帘也不是很待见。

然而,天蓬故意提起当年二郎神枪指九天,大闹南天门的事。

可以,那一次带给玉帝的耻辱,绝不亚于孙悟空反天。

本来妹妹私通凡人已是丑闻,接着被外甥公开叫骂,还差点被打了,让九五之尊的玉帝如何不窝火。

孙悟空反天没背景,所以被追杀永生永世。

而二郎神有玉鼎真人,有西王母,还有哪吒,李靖,雷震子等一大帮神仙护着,把一桩大逆不道十恶不赦之罪,硬生生的搞成了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心里最不爽的还是玉帝。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后续会越来越精彩。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weinxin
小算草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小算草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小算草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Mr Y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