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网红遍地是,人间不见潘玉良

 2017年07月20日 10:17  2,559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人生就是一副扑克牌,一开始,发在大家手里的牌都不一样。有的人拿了副好牌,却打不好人生;有的人,拿着一副烂牌,却偏要把人生打好。

她一出生,就拿了人生最烂的一副牌。

1908年的江南,芜湖城的早晨白露泠泠。

一个叫王阿大的人,带着13岁的小女孩上了码头,穿街过巷来到芜湖最著名的的妓院——兰心院,要把这个小女孩卖掉。

老鸨打量着这个13岁的小女孩。甩了一句:“人你还是带回去吧,这丫头吃不了这碗饭,小眼睛、厚嘴唇,怎么长也长不成美人。”

王阿大说:“就留下来做烧火丫头吧!”

老鸨说:“两担大米价!”

就这两担大米,小女孩被卖了,卖她的人是她的亲舅舅。她一岁时,爸爸去世,两岁时,姐姐去世,八岁时,妈妈也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亲舅舅,还把她卖了。

从此,她身上便有了一个标签,这个标签叫“青楼女”,是最下贱、最卑微、最肮脏女人的身份。

她的名字叫张玉良。

漂亮网红遍地是,人间不见潘玉良

年轻潘玉良自画像

人生在于选择,有人选择在盛世糜烂,也有人选择在废墟盛开花朵。

进入妓院后,张玉良的人生从逃跑开始。

张玉良回忆,自己曾经逃跑过五十次,而每一次被抓回来,都是一顿毒打,胳膊腿常年都是青的。

老鸨甚至使出了最阴险的一招,叫打猫不打人,把猫放在她的裤裆里,束紧腿脚,用鸡毛掸子打猫,挨了打的小猫,四处乱抓逃窜,抓的玉良伤痕累累。

后来实在跑不掉,她就选择跳河、上吊,而每一次,她都被救下来,然后又是一顿毒打。

《肖申克救赎》:生命在于简单的选择,要么选择生存,要么选择死。

她的刚烈让老辣的老鸨都震惊了。“我在妓院做了几十年,啥样的女人没见过,可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难以调教的女人!”

束手无策的老鸨只好让张玉良学琵琶、余派京戏,扬州清曲、江南小调。

人应该有一种力量,即使身在废墟之中,也应该让自己体面、干净,揪着头发把自己从泥土里拔出来。

几年过去,玉良就成了芜湖城最会唱戏的人。在那个年代,说自尊或许可笑,但是它至少支撑着她不跌倒。

漂亮网红遍地是,人间不见潘玉良

你是什么样的人,便会吸引什么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便会有什么样的爱情。

一日,新上任的海关监督潘赞化和商界朋友共赴兰心院盛宴。宴会中,张玉良唱了一曲《林冲踏雪》:

帽子上红缨沾白雪,身披黑毛兜北风。

枪跳葫芦迈步走,举步苍凉恨满胸。

这茫茫大地何处去,天寒岁暮路徒穷。

就这简单几句,荒腔走板,慷慨苍凉,让潘赞化心头一颤、心生怜悯。

“如此人才,怎能屈身青楼?”

既是一见倾心,继而日久生情。潘赞化爱上了张玉良,潘赞化是留洋学生,身份显赫、仪表堂堂。张玉良是青楼女、不识字,厚嘴唇、小眼睛。怎么看,怎么也不搭。

剧作家廖一梅说: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潘赞化钦佩张玉良的才华和风骨。一怒为红颜:“我为你赎身!”

东拼西凑,卖了祖传的宋代古董,凑得10000大洋,把张玉良带出青楼。

1916年的深秋,在上海,潘赞化给张玉良买了一条白色的法式长裙,给自己买了一件黑色西装,到照相馆拍了结婚照,在家中举行了婚礼。那天,参加婚礼的人只有潘赞化老同学陈独秀一个人。

那天,张玉良和潘赞化说:“我要开始新的生活,我要把自己的姓改成了先生的姓,我叫潘玉良。”

从此,张玉良已死,潘玉良新生。

漂亮网红遍地是,人间不见潘玉良

年轻时的潘赞化

只有让自己不断成长的女人,才不会让这个世界辜负。

结婚后,潘玉良买来了小学课本,让潘赞化给她上课,每天所学的必须当天就记下来,第二天找潘赞化去考试。

一天,潘玉良看见一个叫洪野的画家在院子里画画。寥寥数笔,美人蕉就跃然纸上。那刻开始,她疯狂地爱上了画画。每天站在洪野身边呆呆地看,偷偷地学,如痴如醉。

先学素描、后学油画。生活费全部买成绘画用品,恨不得吃饭时间都用在画画上。

一年后,这个出身青楼、不识字的女人,破天荒地考上了刘海粟办的上海美专。她把长发剪成了短发,成了当时最时髦的女学生。

那时候,国内刚刚引进画裸体画,没有人当模特,潘玉良就脱光衣服,对着镜子画自己。

她还钻进浴室,躲在黑暗里,偷偷画别人的身体。

她是那个时代,最着了魔的人。

漂亮网红遍地是,人间不见潘玉良

上海美专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