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决战花果山 第十六章

 2017年08月16日 08:30  1,805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方寸山上,三星洞中,静室。

菩提道祖在虚空之中打开的一道门,能清楚的看见刚才发生的一切。孙悟空与广玄子三言两语的争执,及被打落山下。

还有孙悟空爬起来面对三星洞的怨恨,转身而去那落寞的身影。

固执,桀骜。

“没错,确实是他。”菩提道祖失神般喃喃着。

“他怎么会没死?”

“绝不可能的,那万佛朝宗,神龙九现之下,岂有活口!他的魂魄都被打散到灰飞烟灭了,还能不死?”

“老道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落,菩提道祖化一道清风,自静室窗子处飘出。

孙悟空在前面踽踽而行着。

菩提道祖在身后化为一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者,悄然地跟在后面,故意地咳嗽了两声。

如同肺痨一般,上气不接下气地咳着。

孙悟空回过头来。

在这寂无人烟之处,这咳嗽自然足够吸引他了。

他站在那里,仔细地看着老者。

很寻常,并无特别。

老者照常行走,因为背有些佝偻,头低得很下,走路跟找东西一样,大概只能看得见脚下的方寸之地,完全没有发现孙悟空的存在一般。

可孙悟空就站在那里等着他。

因为,孙悟空觉得这老头有些奇怪,看他只剩一口气的样子,他从哪里来呢?这一眼望去,是绵延不绝的山。

他从山里来?

“嗨,老头。”孙悟空似乎等得有些不耐了。

看起来几步的距离,老头跟蜗牛爬行一般。

他担心老头走到他面前得天黑,或者,老头根本就走不到他面前,所以他干脆一个纵跳,直接落到老头面前。

菩提道祖听闻声音,抬起头来,佯装吓了一大跳,“啊”地一声惊呼,一跤跌坐在地。

“妖怪,妖怪……”菩提老祖惊慌地喊着。

“不要怕,我不是什么妖怪,只是长得有些怪而已,不会吃了你。”孙悟空说。

“啊,你不是妖怪?”菩提老祖半信半疑的样子,“你真不是妖怪?”

孙悟空说:“说了不是就不是,谁还诳你不成。我要是妖怪,你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哦,也是啊。”菩提道祖喃喃着,“妖怪动不动就是要吃人的,那……你不是妖怪,又是什么?”

不是妖怪,又是什么?

这孙悟空还真有些答不上来。

“我是只猴子,这你都看不出来吗?”想来想去,孙悟空觉得这可能是最接近他身份的标签。

“猴子?”菩提道祖问,“猴子怎么会说人话?”

孙悟空又被问得一愣。

“你看起来像猴子,但却能说人话,所以,你还是妖怪啊。”菩提道祖说。

“好吧,就算我是妖怪,但妖怪也要好妖怪和坏妖怪,我是好妖怪,不会伤你性命的,这答案你满意吗?”孙悟空问。

“是吗?妖怪还有好妖怪?”菩提道祖问。

“为什么没有好妖怪?”孙悟空问,“坏妖怪会杀生吃人,我不吃你,不就是好妖怪吗?”

“嗯,也是。”菩提道祖说。

却又突然想起来:“你不吃人,你跳回来拦着我干什么啊?”

对哦,孙悟空才想起来。

“我想向你打听点事。”孙悟空说。

“打听点事?”菩提道祖问,“什么事啊?”

孙悟空问:“你知道哪里有修道的高人吗?”

“修道的高人?”普通道祖问,“干什么?”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哪里有那么多干什么,你只要告诉我就好了。”孙悟空被问得很不耐烦,这老头子的问题太多了。

“那……这里……”菩提道祖回过头,看向灵台方寸山,“山上有座斜月三星洞,里面住着一位菩提道祖,就是一位修道的高人啊。”

“他算什么修道的高人,就一个欺世盗名的恶棍而已,不要提他,再说说别人吧。”孙悟空说。

“欺世盗名的恶棍?”菩提老祖眉头一皱,“你这猴子怎么可以如此无礼,出口骂人,老祖在这西牛贺洲之上,谁提起来不五体投地相拜,你竟然骂他?”

“世人敬他,是因为只听了他自己的传道。他自己的传道,只有标榜和吹嘘。可我知道他的品行不好,所以我骂他。”孙悟空说。

“你倒说说,他怎么就品行不好了?”菩提老祖问。

孙悟空说:“我就刚从他的斜月三星洞下来,我也是去找他拜师学道的,人都还没见到,就被他让人给打下山了,可见他的人品还能好吗?”

菩提道祖说:“当世之道,佛仙神道,联手诛妖,你看起来就像是妖怪,他没将你送天庭斩妖台,已经对你很仁慈了,换做其他仙道人物,别说赶你下山,你岂还有命在?你非但不感激他,还在背后辱其名。岂不是恩将仇报之辈。”

孙悟空说:“但我听说,他跟其他仙道神佛都有不同,他是一个可助妖得道的祖师,所以我才不远万里长途跋涉而来,没想他却让我吃了闭门羹,足见他是个欺世盗名之辈,我为什么不可骂他!”

“好了,我不跟你争论祖师为人了。你刚才说你听说他跟其他仙道神佛有不同,你是听谁说的?”菩提祖师问。

孙悟空说:“这是我的事,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菩提祖师反问:“那学道是你的事情,你又问我干什么?”

“好吧,你这老头子有点名堂,我让你三分。”孙悟空说,“是一个原形是兔子的仙女告诉我的。”

“广寒宫玉兔?”菩提祖师问,“你怎么会认识她?”

因为玉兔乃是天庭之人,而孙悟空是妖!

且不说孙悟空的真正身份,乃是八百年前反天的妖王之王,是天庭永世仇敌,即便玉兔看不穿孙悟空的前世,起码看得出孙悟空是妖,仙妖水火不容,玉兔为何不诛杀孙悟空,反而告诉他这件事呢?

“你怎么知道她是广寒宫玉兔?”孙悟空没有回答菩提老祖的问题,而是从中发现了疑问。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如何就凭他的一句话,就知道对方的身份。

“喔,这个……”菩提老祖才想起自己伪装的身份,但毕竟是一派祖师,实力不是盖的,“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这些神话传说在民间都是被津津乐道的啊,我都不知道跟小孩子讲过多少遍了。”

“好吧,就算你说得有理。可你如果真是普通人,就不会脱口说出广寒宫玉兔了。”孙悟空说,“普通人对玉兔和嫦娥这些都是尊称为仙子的,没有人直呼玉兔。你直呼玉兔,就说明了在你潜在的内心里,比她的辈分要高。所以,你也是仙道之人,而且,还是位高辈尊之辈,对吧!”

好厉害的猴子,竟然能从如此细微的破绽之中洞悉玄机!

不愧是八百年前闹得天翻地覆的妖王之王孙悟空。

但菩提道祖是不可能承认的。

他下令将孙悟空赶下方寸山,孙悟空对他怨愤满腔,他如何能在孙悟空面前承认自己就是菩提道祖呢?

“既然话说到这里来了,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菩提道祖说,“我的确不是普通人,而是在仙道中,也算一位小仙之辈。比玉兔得道要早,所以便直呼其名了。你呢,可以说说你的来历了吧?”

“我的来历?”孙悟空说,“我有什么来历?我就是一只普通的猴子。”

菩提道祖说:“既然我都把话挑明了,你也就不必掩藏什么。我知道你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你是一只妖猴。我本可将你这只妖猴抓去天庭,但我是个散仙,乐得自在就好,不喜天下事。所以,你只要告诉我,把你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我也便不为难你,说不清楚,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以为我孙悟空是受人威胁之辈,你用狠话就能吓得了我?”

“孙悟空?”菩提老祖佯装惊问,“你叫孙悟空?”

“是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孙悟空问。

菩提老祖说:“你在开什么玩笑,妖王孙悟空早在八百年前就被佛道祖师联手,打得灰飞烟灭了,这世上哪还有什么什么孙悟空?你要还不说实话,那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个老不死的,说起话来,满脸的老气横秋。你真当你是神仙,我就怕你吗?你想打架,我陪你!”孙悟空横眉冷对。

“很好,我今天就要看看,是谁给了你自信,一只妖猴竟如此目中无人!”菩提道祖说,“我让你三招吧,三招之内我不还手,三招之后,我让你还不了手!”

“敢小瞧我,找死!”孙悟空怒吼一声,獠牙大露,身子一纵就往菩提道祖扑出。

半空之中轰击一拳。

那拳如巨大的铁锤,卷带起一股狂风,直往菩提道祖脑袋击至。

菩提道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起来,孙悟空那暴击的一拳,能将菩提道祖的脑袋打个稀巴烂。然而,在距离菩提道祖身子还有一指距离的时候。

孙悟空的拳头如同击在柔软的水面。

拳头入水,无处着力。

孙悟空大惊,当即将拳头收回,身子空中半旋,一脚摧枯拉朽般往菩提道祖腰间扫出!

结果还是一样。

狂暴的力量,如泥牛入海。

菩提道祖仍巍然不动。

孙悟空狂躁了起来,以双手抓向菩提道祖的肩膀,一口獠牙也往菩提道祖的脖颈咬下。

他的獠牙,锋利如刀,比起拳脚的力量具有更大的威力。

然而,明明站在眼前的菩提道祖,突然化为一道清风,消失不见。

“三招已过,该接我的招了。”声音至孙悟空背后响起。

孙悟空大惊,忙折身回头。

脑袋才转过来一半,菩提道祖只是往他虚空一指点来,如同石化一般,孙悟空便无法动弹了,保持着一个半回首的姿势。

“怎么样,我说了三招之后让你出不了手,没骗你吧?”菩提道祖缓缓地向孙悟空走来。

“你个死老头,用的什么歪门邪道,有本事你放开我,真刀真枪的干!”孙悟空使劲的用着意念。

但就是动弹不得。

“你赶那位传说中的孙悟空差太远了,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吧。”菩提道祖说着,将手掌按在了孙悟空的头上。

他当然知道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孙悟空。

而他不知道的是,当初被佛道祖师联手打得灰飞烟灭的孙悟空,为什么还活着?而且,比当初弱了何止千百倍。

当年的孙悟空,十个广玄子也非敌手。

而现在的孙悟空,却受不起广玄子随手一击。

菩提道祖要弄清楚这里面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玄机与真相。

他将手放置孙悟空的头上,使出驭魂之法。

很快,他便通过了孙悟空大脑中的记忆,从孙悟空裂石化猴开始,到恐吓喜鹊,生吃猛虎,遇铁扇公主,收服六大妖王,救玉兔……

“原来如此……”菩提道祖似自言自语了声。

“死老头,你干什么,放开我……”孙悟空龇牙咧嘴地发出怪叫。

“我可以放开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菩提道祖说。

“有屁就放。”孙悟空狂躁地吼。

菩提道祖说:“回你的花果山水帘洞,学做一只普通的猴子,不要与牛魔王那等大妖为伍,不要出尘世,你能答应,我则放你。”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牛魔王?”孙悟空问。

菩提道祖说:“我不但知道你认识牛魔王,还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你只知道你是被一个仙子用一滴眼泪石头化猴,你想学道,便是想去天庭,找到那位仙子,弄清楚自己是谁。”

果然好生厉害,不愧是有无上道行的神仙。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你告诉我,那个用眼泪化出我的仙子,到底是谁?”孙悟空问。

这是他夜夜难寐的一个心结了。

“你还是不要知道她是谁,也不要知道你是谁了。”菩提道祖说,“这世间,有许多真相,都是不可以揭穿的。一旦揭穿,就有巨变。很多事情,难得糊涂的好,明白吗?”

孙悟空说:“我明白个屁,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不要神神叨叨磨磨唧唧了,你怕什么,我不怕,有什么后果,我受着,我只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菩提道祖说:“你知道你是谁,没有意义。”

孙悟空说:“对你没意义,但对我有意义啊。谁人一生,不想知道自己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存在这个世界,我活着,要干些什么,一个人活着,连这些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菩提道祖说:“简单一点,未必不好;知道太多,反而是祸。”

“什么祸不祸的,我怕事吗?”孙悟空毛躁地说,“你知道什么,告诉我就好了,有祸也是我的事,我会承担!”

菩提道祖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看来你还是心性不改,终究难逃。也罢,我就最后问你一句,你能不能老老实实的回到你的花果山去,不要出来搞这么多事。能,我则放你。不能,你就这样被定着饿死过去吧,我也不用送你去天庭受诛了。”

“我的事,你管那么多!”孙悟空一脸的桀骜不驯,“你要是不放了我,早晚我会让你自食其果!”

“算了,你慢慢反省吧。”菩提道祖说罢,一步一步的,蹒跚着去远。

他可以一个法术就消失无踪的。

但他故意走得很慢。

他在等着猴子的反悔,因为他走了,猴子就永远的那么定住了,面临的就是死亡。

猴子恐惧死亡,终究会妥协。

他就不会那样我行我素的狂躁,就会本本分分的回到花果山去。

然而,直到他走近大山里面,孙悟空也并没有喊住他。

那只猴子太过倔强了。

宁死不屈!

他有他心中的道,为了他心中的道,他宁死,不变。

“还是那只猴子啊,一点没变。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只怕,娘娘白费了一番心血,还会引出天地浩劫……”菩提道祖叹息了一声。

回转身来,走到了孙悟空的面前。

“算了,我一把年纪的人,就不跟你计较了。”菩提道祖说,“但有一点我得提醒你,这世界,仙妖不两立,不是所有的神仙都像我这么仁慈。第二,孙悟空是八百年前反天的妖王之王,是天庭载入史册的仇敌,即便他死了,这个名字也是禁忌,你叫孙悟空,是引火烧身。”

“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你的花果山去吧,否则,你必万劫不复!”说罢,菩提老祖往孙悟空虚空一点,让他恢复了自由自身。

他则化一道清风,消失不见。

孙悟空站在那里,看着消失的道人,看着这天地,心中一片茫然。

他在这世界,只想知道自己是谁而已。

这很过分吗?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书重新解读西游,每日连载,敬请阅读评论及分享朋友圈,推荐给朋友,大家的支持和宣传就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weinxin
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99八十一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简简单单即可查看99八十一所有内容,更快捷更方便。
九哥

吐槽一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